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文学院
  海燕  2013-11-06 09:58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李皓 

  上一次来文学院学习,是1998年秋天。那一年,女儿刚出生不久。这一次又是秋天,15年后,女儿已是15岁的大姑娘了。

  为了一纸二级作家的职称,我再次走进这个特殊的“大学”。

  辽宁文学院是辽宁作家协会下属的一个专门培训作家的学校,大约成立于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1990年、1991年期间,我在沈阳空军某部服役,当时有家乡的几个文友在文学院学习。赶上周日,我常常骑着自行车,绕过几乎半个沈阳城,从南塔的万柳塘旁边来到于洪区鸭绿江街的文学院,与在这里学习的那些“自命不凡”的“作家”、“诗人”们侃诗歌、侃散文,高谈文学理想。一晃,一天就过去了,但那股子兴奋劲让我的脑子,随后好几天都处于亢奋状态。来的时候觉得路很长,回去的时候,从文学院周围的菜地旁边经过,我觉得那一条土路太短、太短……

  我对能被各地文化部门选送到这里学习的青年作家是极其羡慕的,我也设想有朝一日能来走一遭。只是,当时我人在部队,部队有纪律,除了极特殊的情况,几乎是不允许军人到地方院校学习的,况且当时我还要忙于报考军校。于是,当时这个念头就打消了。

  1998年秋天,辽宁文学院开办了一个名为“跨世纪青年作家班”的短训班。当时,我已经从部队回到地方。然而,女儿刚刚出生,才几个月大。为了抓住这个学习机会,我把妻子女儿送到妻子娘家,与小城另外两个女作者一起踏上了开往沈阳的火车。其中一位女作者还在新婚蜜月期,毅然告别夫君,到文学院学习。

  文学的魅力到底有多大,由此可见一斑。

  随后的一两年内,我的诗歌创作呈现一个上升期,不能不说与这次学习有着极为重要的关系。

  然而,诗人也需要现实生活。为了改变不如意的生活,为了给妻子女儿一个衣食无忧的家,1999年底,我毅然离开小城,到滨城扎下根来。

  为了新闻理想,我果断地放弃了文学理想。我几乎不再写诗。我在滨城买了房子,妻子有了自己的业务,女儿健康茁壮地成长着,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初中,现在已经上高一了。她们不了解我的放弃,她们只看见我的忙碌、应酬,每天一遍遍翻阅着报纸的版面,文学书籍则躺在书架上蒙尘多年。

  生活井然了,命运再次将我推回到文学中间。

  北岛说:一切都是命运!

  我再次拿起手中写诗的笔。尽管它的表达方式与新闻不同,但用干净的文字美好着别人和自己,这些都是相同的。

  再来辽宁文学院,文学院周围已是繁华都市,喧哗中有一份宁静。像文学院墙外的两棵大柳树,垂着长发,兀自飘荡,宠辱不惊。

  文学院,这个年月难得的净土。文学,则如我深爱着的女儿,一生一世相守。2013.10

 

上一篇:绿皮火车
下一篇:诗人与农场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