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绿皮火车
  海燕  2013-10-10 14:27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李皓 

  高铁呼啸而来,绿皮火车正在慢慢淡出我们的视野。

  而立之年,我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每天乘坐绿皮火车,奔波在滨城和小城之间,讨生活。

  那些年,我居住在小城的铁西区,离火车站也就几百米的距离。每当火车路过或者进站,我居住的居民楼就跟着颤动,我的心也开始悸动:我始终觉得,远方的滨城才是我的归宿。

  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个冬天,我义无反顾地踏上开往滨城的绿皮火车,循着自己的梦和理想,带着妻子女儿的期盼。

  徐誉滕在他的歌曲《绿皮火车》中写道:

  奔驰的绿皮火车

  挤满了种种陌生

  对面白发的先生

  他问我要去哪里

  我说票根上的城

  ……

  乘坐绿皮火车有一个庞大的群体:我所在的小城和邻近小城在滨城做生意的人,在滨城上班买不起房子的人,挑着应季水果到滨城沿街叫卖的人,等等,当然还有大量的农民工。

  我买了一张月票,懵懵懂懂地加入到他们中间。没有人知道我是一个记者,拥挤的时候没有人顾及你是谁。

  绿皮火车年久失修,油漆剥落,墙板开裂,车门关不上,车窗打不开;有的车厢内服务设施不全,配件丢失,电扇不转,电灯不亮,管路不通,洗面池、便器破损,地板塌陷;车体外皮长时间不清洗,门窗不擦,积满污垢。有的卧具破旧,洗涤不净,不按时更换,厕所气味难闻。炎炎夏日,有的车厢因电扇配置不齐或不能用,溽热难耐,成了名副其实的“闷罐”;“三九”严冬,车厢成了“冰箱”。

  当我慢慢与其中的一些人成为朋友,他们的故事被我搬到了晚报的版面上,当我在火车上奋笔疾书写作稿件,当我不与他们一起逃票,拿着相机到处乱拍乱摄的时候,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他们开始敬重我,开始向我倾吐喜怒哀乐,开始为我让座。

  有一次,为了赶时间,我从一辆停在站台上的货车车厢中间爬了过来。我的身体刚刚离开铁轨,一声冲天的轰鸣,货车开动了,我吓得一身冷汗;

  还有一次,我在晚上的最后一班火车上睡着了。当我醒来,火车已经抵达另外一个城市,我拿着采访证跟工作人员一顿解释。最后在车站十元钱一宿的小旅社住了一晚,凌晨坐上第一班开往滨城的火车,直接返回滨城。经过小城时,我看到家中的灯还在亮着。

  一年后,我决定不再通勤,租个房子,把妻子女儿接来,在滨城安顿了下来。

  去年,当下中国最具人文精神的民谣诗人周云蓬,出版了一本杂文集,名字就叫做《绿皮火车》。据说,他把自己“游唱、知人、遇事”的经历写成文字,他关心很多事情,关心很多人,这位盲人歌者内心广阔的世界,令“正常人”倍感羞愧。

  我至今没有读到这本书,但这本书的名字足以引起我的兴趣。不为别的,只为“那一道老旧的绿色”。

  啊,“记忆中那道熟悉的绿色”,像我当年穿过的军装的颜色。2013.09

 

上一篇:逛供销社
下一篇:文学院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