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逛供销社
  海燕  2013-09-03 14:58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李皓 

  毕飞宇在《玉米》第二部《玉秀》里有这样一段文字:每天早上玉秀都要到菜市场买菜。买完了,并不着急回去,而是要利用这一段空闲逛一逛。主要是逛一逛供销社。说起来供销社可能是玉秀最喜欢的地方了。以往进镇,玉秀每一次都要在供销社逗留好半天,并不买什么。事实上,供销社是一个很不错的歇脚处,供销社可能还是一个很不错的观光场所……

  读到这里,我的鼻孔里仿佛又飘荡起供销社里特有的糕点的味道。我或许去买一支铅笔,或许买一本田字格本,或许像玉秀一样,并不买什么。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眼神是不够用的,对什么都稀奇、新奇。据为己有的想法是绝不曾有的,只是想饱饱眼福而已。那个在供销社里,傻孩子一样久久不愿离去的身影,或许是我的,或许是玉秀的,或许还是毕飞宇的呢?

  从我家到供销社大约五里地,通常是妈妈徒步领我去。妈妈一般都是直奔主题,该买什么就买什么,买完就走,绝不逗留。偶尔有熟人聊上几句,也绝不拖泥带水。这主要基于两点:一是妈妈怕“露富”,买了点儿稍微“奢侈”的物品,让老亲故邻见识了,保不齐哪天他们会上门来借钱的。二是怕“露怯”,虽然爸爸在外地当工人,但妈妈的零花钱极其有限,一旦耽搁时间久了,我嚷着要饼干糖豆儿吃,买也不是,不买也不是,当着外人的面儿,大人是很窘迫的。供销社是全公社消息的策源地,传出去咋说呢?

  我喜欢跟一个叫庆阳的小伙伴儿一起去供销社,因为庆阳的舅舅在那里当卖货员。庆阳的舅舅长得很精神、帅气,尤其是进了供销社,当上了卖货员,给他介绍对象儿的,据说把家门都挤破了。庆阳在我们小伙伴中沾沾自喜,庆阳妈也张口闭口拿孩子舅舅说事儿。妈妈颇有些不屑,跟别个大娘婶婶嘟哝:“这还没转正,是个临时工呐!哪像俺家孩子他爸,早就是国家职工了!”大娘婶婶便鸡啄米样地点头:“就是,就是……”

  1979年,爸爸与一批工友从鞍钢转业到地方,爸爸的好几个工友被安排到供销社上班。再去供销社,我就主动去跟叔叔大爷打个招呼,身边的小朋友羡慕得不得了:“啧啧,你家亲戚啊?”我不置可否,只是大摇大摆地走在他们的最前面,从文具组走到鞋帽组,从鞋帽组走到生产资料组。供销社有三个售货大厅,每个售货大厅都有各自的大门,我们一个大门一个大门地逛,常常一逛就是一个下午。除了过过眼瘾,除了一遍遍闻着商店里特有的味道,我们一无所获。

  后来,我再次见到爸爸的工友,他们都已下岗多年。他们告诉我,原先供销社的大瓦房还在,只是已被个人承包,分解间壁成若干个小超市了。

  我当年也跟玉秀一样,有过想上供销社上班的渴望。现在看来,这个梦是无法实现了。2013.08

 

上一篇:夏令营
下一篇:绿皮火车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