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夏令营
  海燕  2013-08-02 10:35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李皓 

  夏令营这个名词,对于乡下孩子来说是很神秘的。说不知夏令营为何物,那也许有些夸张,但我们知道夏令营是很遥远的。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夏令营是城里孩子的专利——乡下孩子没有夏令营,他们只有“野游”。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学校破天荒组织了一次“野游”,就是到全公社最高的山去爬山。老师们预先在石板底下、树枝树杈之间藏了一些字条,也就是“宝物”了。学生们找到这些字条,就可以到老师那里换取铅笔、铅笔盒、备课本之类的奖品。我不记得字条上到底写着什么,因为我一张字条也没找到。或许找到字条的同学给我看过,但我早已忘记。我也忘记了那天妈妈给我带的是什么饭,带的饭好不好吃,但那天显然玩得很尽兴,以至于三十多年以后,我还记忆犹新。

  夏令营到底离我们有多远,我不知道。但人生有些时候,一些梦寐以求的事物会猝不及防地来到你的面前,让你一时间无所适从。

  1988年春夏之交,我收到一纸获奖通知:我的处女作《男生宿舍》在“蓓蕾杯”全国中学生诗歌大奖赛中获得优胜奖,组委会邀请我暑假到北戴河领奖,并参加“首届全国中学生文学夏令营”。

  那时我正读高中,课余时间狂热地爱好着诗歌写作,即使许多所谓的作品,就连自己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但依然“为赋新词强说愁”。办文学社,油印社刊,发展社员,我兴奋地做着力所能及的一切。有时被老师误解,耽误了学业,但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支撑着我们,忘掉了一切干扰,为了“成名成家”,也为了神秘的“夏令营”。

  不用说,1988年的暑假,是我一生当中最难忘的一个夏天。在北戴河的七天里,我们游览了山海关、老龙头、孟姜女庙、鸽子窝,共青团中央领导和文学界前辈谢冕、尧山壁等为我们发奖,我们与关牧村、刘长瑜等艺术家们一起联欢。他们那么亲切和蔼,平易近人,对我们这些小作家、小诗人们寄予了厚望,充满了期待……

  这个夏令营打开了我的视野,也改变所有营员的人生。虽然许多人后来都已杳无消息,但据说大部分都从事着文学、新闻等相关职业。这么多年,一直都与文学不离不弃。

  现在想来,那二十余位营员,大多是乡下孩子,他们大概也如我一样,对夏令营充满期待。在祖国的四面八方,我们做着同样的文学梦。在各个学校里,他们都是写作的佼佼者。特别是参加了夏令营之后,他们身上有了一层似有还无的光环。与其说他们有点优越感,有点沾沾自喜,莫如说,他们已不能停步。他们必须付出百倍的努力,肩负着人们的艳羡与期待,不敢回头,不问对错,寂寞前行!

  夏令营啊夏令营,那个梦一样的夏天,让我们这些乡下孩子的人生,从此改变。2013.07

 

上一篇:寻找与发现
下一篇:逛供销社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