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没有回报的爱
    2013-07-24 09:16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克胜

 

    我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生产力低下、物质贫乏,因为我家人口多,那种捉襟见肘的困窘更是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这一切让母亲精打细算过苦日子的习惯根深蒂固。每天吃饭时,母亲先吃的永远是红薯,却递给我们白馍或窝头;清明和中秋节每人能分得一些煮鸡蛋和月饼,她自己总是一口不吃,默默的递给孩子们,而孩子们中我又受到母亲额外的偏爱,因为我是她的“老儿子”。

    母亲自己虽然没读过太多书,但一直让我以知识分子为榜样。整个学生时代,我的信念就是努力学习,考上大学,给母亲一个最好的回报,一个最好的精神安慰。

    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打破了我和妈妈的梦想。初中毕业后,我和全国同龄人一样,响应领袖的号召,来到了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上山下乡的第二年,母亲由于积劳成疾,在医院被确诊身患胃癌,而她不顾医生的劝阻,拖着病弱的身体,坐在车斗里,同父亲一起颠簸了四个多小时到我下乡的知青点看望我,我却只能站在车站焦急地等待。车到了,母亲手提着我爱吃的食品,在父亲搀扶下艰难的下了车。因极度疲劳、虚弱,她的病容更添了几分苍白,但一看到我——她的老儿子,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霎时露出了欣慰的微笑……我的心在颤抖,眼圈湿润了,母亲却强忍悲伤,不提她的病情,不断鼓励安慰我。我暗下决心:妈妈,我一定在农村好好表现,虚心接受再教育,争取早日回城,力争在您的晚年余下不多的时光里,奉上我迟到的孝心。

    那次会面后没有多久,家里来信了,信的内容是我极不愿意看到的:母亲的病情已经发展到了癌症晚期,现在已经住进了医院。接信后我再也待不住了,立即坐车回家飞奔到了医院。母亲的病床前,我低头弯腰握着她那瘦弱颤抖的手,终于忍不住流泪了,我隐隐地感到,苍天或许已经剥夺了我回城尽孝的权利。焦急、歉疚、痛苦将我的心深深地刺痛。命运!你为何对母亲如此残酷,对我如此无情!我问主治医生,有让母亲延长生命的办法吗?医生只是遗憾地摇头,但说如果我们给母亲献血对病体会起到好的作用。朦胧中母亲听到了我们和医生的对话,不知什么力量支撑了她,卧床多日的母亲竟奇迹般地坐了起来,她的双眼写满了决绝,极力反对我们为她献血,说我的血小板本来就比普通人少,是万万不能献血的,如果我们献血,她就出院回家,拒绝治疗……

    1976年四月,母亲走了,她弥留之际在我耳边断续而反复地说:你学习好,应该上大学。这句话如同一记重锤砸在我的心口。

    1977年恢复高考,在农村昏暗的煤油灯下,我重新拿起丢开已久的课本认真复习,参加高考。不久后,我收到了公社招生办让我回去参加体检的电报。我当天晚上赶到斯大林广场 (人民广场)在高考初录榜复县(瓦房店)栏目中找到了我的名字,那一刻,我无比激动和自豪,我多希望这一刻有母亲与我一同经历啊!我兴奋地参加完了体检,回青年点安心等待录取通知书的到来,但不知什么原因我并没有被录取,这是困扰我一生的谜团,更是我一生的遗憾。从打击中平复后,我认识到上学已经成了我此生遥不可及的梦想。

    母亲过世也已经三十几年了,回想起对我一生影响巨大的母亲,我竟然真的什么也没来得及为她付出过!有时我天真的在想,如果苍天问我:“愿意把你后半生的幸福时光分给你母亲一部分吗?”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愿意!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