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要强的妈妈
    2013-07-24 09:14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跃东 

    妈妈上年纪后,和儿女们聊起自己时,常常以“你妈这辈子就是太要强了”这句话开头。的确,从记事起,妈妈要强的个性,便如同一幅水墨画一样,伴随着我的成长,淋漓尽致地次第展现开来。

    爱干净是要强的妈妈的第一大个性。这一点给我儿时留下的记忆尤其深刻。从卫生角度出发,大家一直推崇的“饭前便后要洗手”的行为规范,在妈妈那里简直不堪一提。她每天究竟要洗多少次手,恐怕连她自己也记不清楚。这么说吧,撇开爱干净的妈妈把家里拾掇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不说,就连我家的抹布,在妈妈的勤洗下,都比很多人家擦脸用的白毛巾还干净透亮!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尤显突出。那时的毛巾基本上都是白色的,不像现在五颜六色的;且因经济原因,大多数家庭仅备1~2条毛巾,由五六口人甚至十几口人共用,经年不换。若女主人懒散,不善洗涮,那毛巾用不了多久,便从浅灰渐变成深黑,且干硬无比,与洁白的本色彻底绝缘。正因用惯了自家的白毛巾,所以,每每串门走亲戚时,最让我打怵的,便数早晨洗脸了。为此,我要么用亲戚递过来的“黑”毛巾象征性地胡噜两下脸,要么撒谎说自己早上不愿意洗脸——只求躲过那条“黑”毛巾,便完事大吉,以期早点儿回家,洗完脸,用妈妈洗过的毛巾,舒舒服服地擦脸。

    要强的妈妈的第二大个性是太节俭,舍不得穿、舍不得吃。先说穿,几十年来,儿女亲朋送给她的高档羊毛衫、羊绒衫、时装、礼服,少说也有百八十套,可这些衣物几乎就没被她上过身。她的日常穿着,大都是旧目拉眼的过气衣物;内衣甚至都已经千疮百孔,拿不成形了。可任尔东西南北风,她自岿然不动,谁说也不好使!再说吃,无论逢年过节还是平常日子,只要家里做了好吃的饭菜,她从来都是做完饭菜,非把厨房收拾干净后,才最后一个上桌,而那时,桌上就只剩残羹冷炙了。尽管如此,妈妈却从未有过一句抱怨。这还不算,但凡剩饭剩菜,她绝不允许扔掉,肯定要留到下一顿饭,由她打扫,而且依然谁说也不好使!假如谁敢大逆不道,擅自扔掉剩饭剩菜,她定会第一时间跟你急赤白脸地发火,而后则心疼地磨叨数天,让人不得安生。

    擅女红是要强的妈妈的第三大个性。心灵手巧让身为长女的她在出阁前,替养育了8个孩子的姥姥分担了数不清的烦忧;更让她嫁人后,尤其是生下我们兄妹5个后,作为长媳,受过无数的苦,挨过无数的累。然而,这苦与累,因为爱丈夫、爱孩子、爱家,在她大抵是甘之如饴的。否则,便难以解释她为何能在大半生的时间里不辞辛劳地为公婆、为丈夫、为孩子、为家人,甚至为亲朋、为邻里、为同事设计、裁剪、缝纫无数件衣物。记忆中,每年年三十儿,妈妈一准儿会踩踏着她那台比拖拉机声音小不了多少的老旧缝纫机,一宿忙到天亮,只为让全家人,尤其是她的孩儿们,在新春第一天的早晨,便迎着朝霞,衣着光鲜地走出家门。说实话,妈妈做服装的手艺绝对拿得出手。我现在仍穿用着一件30年前妈妈给我做的涤纶半袖衫,如果不挑明,没人怀疑它不是出自正规厂家的产品。

    要强的妈妈的第四大个性是爱艺术。妈妈的字写得不错,但和她的绘画、刺绣、做绢花、做布贴画、做布老虎等技艺相比,就算不了什么了。尽管由于家庭、子女的拖累,由于教学工作的牵绊,更由于晚年罹患各种老年疾病的折磨,她的艺术天分没能得到充分施展,也没能实现她从小立志要成为艺术家的理想,可我丝毫不怀疑,假如没有那些拖累,没有那些牵绊,抑或没有那些折磨,妈妈肯定会在艺术道路上有所建树,成就一番事业。

    求上进是要强的妈妈的第五大个性。虽然因为经济等原因,妈妈连高中都没念过,但她在小学和初中的学业都是品学兼优、出类拔萃的,因此,一直出任班长。参加工作,供职小学教员后,不甘落后的妈妈,在搞教学、做家务、带孩子等诸多压力下,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以求,从没放弃对进步的追求。终于,在她年过半百之后,实现了她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崇高理想!

 

上一篇:青 花 碗
下一篇:没有回报的爱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