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不忘妈妈的那篓鸡蛋
    2013-07-16 16:39 转播到腾讯微博
贺传峰 

    

    孩提时代的事情大多已经忘记,唯独妈妈的那篓鸡蛋却牢牢地铭刻在我的脑海里,使我至今难以忘怀。

    记得小时候,全家九口人,两男五女姊妹七人加父母亲住在庄河的大山沟里,挤在三间破草房里。在那个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里,俺们屯里能吃饱饭的户数不占多数,由于我家人口多,父亲又是“右派”三天两头挨批斗,折磨、上火得了肺结核,吃药打针,家里穷得叮当响。无奈之下,我那可怜的哥哥不满十六岁,小学还没念完就辍学去生产队和大人一起干活挣工分,帮助父母养家糊口;接着,十四岁的大姐、十二岁的二姐含着热泪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校门,用她们那嫩稚的肩膀扛起了沉重的铁锨镐头,扛起了全家的重担。当我看到二姐柔嫩的小手上起了血淋淋的血泡、矮小瘦弱的大姐挑了一担水累倒在山坡上时,我禁不住号啕大哭,我拿起大姐的扁担,要为大姐挑担,大姐爬了起来,为我抹了抹眼泪,姐弟俩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场……

    我对妈妈说,我也要下学挣工分,不让大姐、二姐遭罪。妈妈坚定地说:“不行,你还小,你必须好好读书。”我顶撞妈妈说:“咱家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了,还拿什么去买本、买笔?”

    妈妈没有生气,反而摸着我的头,微笑着说:“我老儿是个犟铁头,妈妈在院子里不是饲养了几只老母鸡吗?它们一下蛋,我就拿到集市上卖了,换了钱我就给你买本和纸,这些不用你操心,你只管好好学习就是了”。妈妈是个言而有信的女人,说到做到。每当我需要本和笔还有其它学习用品时,她总是把攒下的鸡蛋小心翼翼的装进小筐里到集市上卖了,再给我买学习用品。

    父亲的肺结核病越来越重,已经吐血并卧床不起。妈妈东奔西忙,到处借钱为父亲抓药,里里外外一把手,妈妈累得面黄肌瘦。我心疼妈妈,再一次请求妈妈下学劳动,为家里减轻负担。左邻右舍也劝妈妈让我下学干活挣工分。妈妈仔细地端详着我,一字一顿地说:“你记住,尽管咱家里穷,但咱人穷志不短,就是砸锅卖铁妈也要供你念书!”说完,妈妈的眼角挂着泪珠。妈妈的言行,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懂得了什么是刚强,什么叫坚强信念。

    尽管在“读书无用论”盛行的年代,妈妈供我念书的信念始终没有改变。每当我取得好成绩时,妈妈总是笑容满面,煮个鸡蛋塞进我的布兜里算是对我的最高犒赏。记得有一次,我和同学们去听我们队里的模范饲养员李大爷精心饲养生产队马牛的先进事迹报道后,我写了一篇报道,居然被公社广播站给播出了,那时没有电视,家家户户的墙上挂着个小喇叭,恰巧妈妈在小喇叭里听到了我写的文章,她那高兴劲儿就甭提了。从此后,妈妈觉得我是块学习的料,就更坚定了她那“砸锅卖铁”也要供我念书的信心。

    过了段时间,我又需要稿纸和其它学习用具了,妈妈照例又拐起了一篓鸡蛋,篓底依旧铺了一层塑料布,另装了几匝绿油油的地瓜芽苗,天还没亮就爬山越岭赶集去了。集市离我家足有十多里路,山路逶迤陡峭,坎坷不平。谁知妈妈在爬山过岭中不小心被石块拌倒了,篓里的鸡蛋都被摔碎了,妈妈的心甭提有多难过啊。到了集市,她好不容易才把几匝地瓜芽苗卖了出去,时近中午,她赚得的块八角钱一分钱也舍不得花。竟饿着肚子走进商店为我买本和笔,直到下半晌才踉踉跄跄地翻山越岭回到家。我发现妈妈一脸蜡黄,看样子就像得了一场大病。我急急忙忙地迎上去接过篓子一看,那混沌的蛋清蛋黄,我什么都明白了。妈妈定定地看了看我,然后把两本稿纸还有本和笔庄严地放在我的手上,两颗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直打转,半晌,妈妈一把将我搂进怀里,哽咽着,一字一顿地说:“儿子啊,要永远记住我们家过得穷日子吧,将来即是有一天当了大官进了朝,也别浪费一张纸、一粒粮啊!”我紧紧地捧着妈妈买来的稿纸、本和笔,点了点头,看了看妈妈那消瘦的身躯,眼泪也禁不住夺眶而出,我向妈妈下了保证:“妈妈,我的好妈妈,您的儿子会永远铭记您的话”。

    是呀,那稿纸分明是妈妈用血汗换来的,是妈妈的希望,是伟大母亲的一颗企盼的心啊!我又看了一眼那篓破碎的鸡蛋,再一次哭成了泪人……。

    从此以后,我更加珍惜这每一张稿纸,也更加发奋苦读,于一九七八年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大学。当我把红彤彤的录取通知书捧到妈妈眼前时,妈妈笑了,笑得很幸福,笑得满脸泪花。

    如今,我已成为国家公务员,并当上了正局级国家干部,案头上的纸张、高级精装笔记本应有尽有。迎来送往的酒局档次和小时候家里吃的是天地之差。尽管再不用妈妈的鸡蛋来买这些纸张,再不用吃那浑浊的碎鸡蛋,尽管都是公家花钱,但是我不曾浪费一张纸,不愿浪费一粒粮,因为我永远记住了妈妈的那句话,也永远忘不了妈妈的那篓鸡蛋……。妈妈的刚强、妈妈的勤俭让我受用一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