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有爱,就是幸福
    2013-07-16 16:37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美艳 

    (老家老宅内老瓦房檐下,母亲亲手种植的樱桃树旁,几垄韭菜地内,和母亲合了影。八年前老照片,背景都是勤劳母亲的杰作。瞧这韭菜长得的!)

    母亲总是最先看到春天里的第一抹新绿,总是能最先听到三月田野里的第一声布谷。

    母亲独自在乡下,年过七下旬,每当和母亲团聚就成了我们最幸福开心的事,在浓浓的亲情里的喜悦就是我们最大的享受,在温馨十足的乡下小窝有着母亲相伴就是最甜美的时刻。

    母亲小时历尽战乱,在炮火纷飞的刀光剑影中度过了忐忑不安的童年。时过境迁,那对和平的祈盼丝毫没有减弱,每当看到媒体对战争的报道,不分地域民族,总是给予关切。吸引她眼球的是希望早日平息事态,人们都能安居乐业。她常念叨:都飞走了,不太平时不知能不能在我的翅膀下。年迈的母亲,用孱弱的肩膀,扛了一生的风雨,在进入暮年,最大的心愿就是所有的人都能手拉着手,心连着心。

    当斑驳了双鬓的大哥,把头枕在她盘着的膝上,母亲用粗糙而且又有点僵硬的手抚摸着大哥的脸庞,眼中流露出千百年来慈母塑就得忘儿归的眼神,常招来妹妹的嫉妒。母亲最引以为自豪的是儿女们都安分守己,虽然儿女都没有多大出息。儿女们把母爱拉扯开,让他东南西北都有了牵挂,那种穿越了空间和时间的爱也常让儿女们揪心和惭愧。5.12大地震时,大哥正在日本,当电话互报平安时,母亲泪流满面,也能听到大哥在远洋那边的低泣。爱是什么维系着呢?我想不仅仅是血缘,大嫂是最爱和母亲唠,虽然母亲有些耳背。

    一个女人必将承受太多,作为母亲,特别是在条件最艰苦的那段时期,尤其是在乱世,需要的更多的是智慧。直到今天,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仍然是眼望着一群饥饿的孩子,母亲复杂的表情和手拿空葫芦瓢迟钝的转过身去的那种复杂的缓慢。那是怎样难挨的一步一步啊!无米之炊,在几年如一日的时光中,那种于心不忍的情感煎熬是多么的难耐!那段不平凡的日子注定有了不平凡的意义。一种深沉的含蓄在默默无声中升华。

    忍受不了饥饿,小手抓了一把生产队的黄豆,咀嚼的豆香还未来得及在舌尖味蕾上弥漫停留,就被母亲严厉的眼神制止,我吐出了那一小块一小块金黄的豆瓣,还未来得及被唾液浸湿。母亲常告诫孩子那句最朴实的大白话;千万别贪小便宜,穷的无路可走也别下道。处在那种窘迫的环境和今天物欲横流的大千世界,坚守那单纯的善良并言传身教给孩子,我体会到了那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努力。

    母亲生他第一个孩子时,正值数九寒冬,飘扬了几个日夜的风雪把窗台掩没了起来。一家老小推不开门,母亲不顾自己还在月子里,只有带子一扎裤脚,拿着铁锹铲雪。汗出了一身,从此病也落了一身。在以后还不到六十岁就住起拐杖的日子里,说着这些,有的只是淡定从容,丝毫没有怨言。爱是一种能力,在无私的境界面前,不懂爱的,无法企及母亲的心灵飞到没有风雨云层的高度。

    世界很大,我们都很渺小,可母亲的作为,让我们就得她无处不在。时光流转,衰老了可很年轻,笨拙了却很鲜活;寒冷中有了她温暖,干涸时有了她滋润——母亲就有着这种神奇。

    蚕吐着丝,在铺就儿女们锦绣前程时,母亲把自己看得很轻,那其实是一种淡泊,顺境逆境消磨着人的意志,也陶冶了人的性情。有谁能像母亲一样谨慎着不露锋芒:她像哲人一样,把儿女看得如此认真,如此透彻!没有什么特别了,可实在是最美妙的境界了。

    没有人能像母亲那样表现的只是世间最善良的本性,担天下最重的责任,却摆脱了对世间功名利禄的束缚。有幸活在世上,拥有着不曾太多的生命快乐,但是所有的母亲不会担忧她的一生会虚度,因为她所拥有的实在是太多;只有她把爱诠释的到位,演绎得精采绝伦,并把世界上最传神的东西延续保存下来。

    母亲是叩开房门时那一身淳朴的呼唤,是茅草小屋的守望者和木格子窗外如画的风景:是每个清晨黄昏挂在村庄的炊烟,是木桌上喷香的米饭和醇香的米酒。她用爱种植者心尖的那份依恋。

    什么才是世间最明亮的灯盏和永恒的怀念?面对这有些朴实羞涩的笑容,我们欣然而酩酊大醉,母亲在睡梦中笑,那是家的讯息缀起的甜蜜。母亲的皱纹日渐丰满而储满喜悦。

    珍贵过于简单,奇迹过于神秘,我喜欢用幸福来诠释母亲的生命。

    她炙热的传播着幸福,直到永远……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