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探望母亲(组诗)
    2013-07-16 16:37 转播到腾讯微博
宁明 
    为母亲梳头五十年了,我第一次为母亲梳头母亲的头发像秋天的衰草即将被白雪彻底覆盖那些残存的灰色,也许是母亲对生命最后的几缕期盼母亲那双锄玉米高粱地的手那双薅猪草翻红薯秧的手那双喷农药摘棉花的手那双纺线织布纳鞋底儿的手那双把风箱杆拉瘦把锅台角蹭亮的手——今天,再也抬不过肩膀的高度我为母亲一缕一缕梳理过去的岁月梳理由黑变白的丝丝记忆那些早已离开母亲头顶的头发像失去的记忆,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在病床上躺得太久的母亲头发稍上打了许多死结我轻轻梳理的过程,就是在为母亲解开一个个心结的过程每梳一下,我都问她疼不疼怕一不小心,又牵出一块母亲心底的旧病

    母亲每掉一根头发我都感到心痛

    梳齿儿的脚步很轻很轻,像蹑手蹑脚地走过

    母亲操劳一生的长长鼾声

    我把飘落的白发一根根捡起

    悄悄夹在钱包的里层——

    当作母亲送我的最值钱的礼物

    为母亲擦脸母亲脸上的皱纹比一张飘落的叶子表情还复杂失去活力的叶子告别树枝的依恋,是一生中最无可奈何的选择我为母亲擦脸的时候看到了许多未曾发现的河流深深浅浅,纵横交错水已逝去,只留下一条条干涸的河床小时候,我像欢跃的鱼儿一样游在母亲的笑容里后来,我游向大海,游出了母亲的视线——没有鱼儿的河流,注定缺少欢乐很多年了,没有仔细端详过母亲的脸母亲也从没给过我脸色看她不仅没用巴掌打过我,也没用目光打过我在母亲的脸上,一辈子不生长责备与愤怒母亲常说,人活到什么时候都得顾忌脸面当娘的只要不给孩子丢脸孩子就不会给娘丢脸我想用热毛巾多为母亲擦一会儿脸悄悄擦掉她一生的疲惫也擦掉我心里多年的愧疚

    为母亲喂饭母亲已吃不进正经的饭了她把近似于水的稀粥当成饭对自己虚弱的身体,做最后一点象征性地弥补在母亲年轻的时候她为了把孩子们的胃填饱常常让自己的胃空着麦天,当我吃下一小盆面条时并没顾及,母亲喝面条汤吃窝头的情景现在,好吃的东西太多了母亲却几乎关闭了自己的胃口三分之一小碗的红梨粥不能就菜,只能就着半小时的工夫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力咽下当我用嘴唇替母亲尝尝粥烫不烫时就想起了小时候抢大碗的情景母亲故意把大小不一的碗摆在锅台上看着我最先抢走她盛满的笑声这时,母亲总是急忙提醒我:“别急,小心烫着嘴!”母亲用很瘦的声音说我胖了我把饭勺贴近母亲的嘴多想把她的身体和声音,喂得像我自己一样健健康康,白白胖胖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