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母亲的碎布头
  海燕  2013-07-16 16:32 转播到腾讯微博
单世朴 

    母亲去世的时候, 柜子里遗留了一包碎布头。我始终舍不得扔掉。那些碎布头品类繁多,有早年的青底白花粗棉布,有建国初的平纹、斜纹、卡其布,还有凭布票供应时期的纯棉布、的确良、涤纶、涤卡、人造棉,以及后来的毛料子、毛花呢、哔叽、混纺布、尼龙、涤麻、丝麻等等。包袱里的碎布头,可以说差不多是中国布匹发展的半部近代史。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碎布头,是母亲的珍爱,它装在我的心中难以释怀。

    童年开始,我经历了家庭生活最艰难的时期。父亲利用教书积攒的工资,为母亲买了一架上海产的“无敌”牌缝纫机。母亲心灵手巧,悟性很强,短时期内便学会缝纫、裁剪。这架缝纫机是母亲的得力助手,在母亲后来半个世纪的蹬踏中对家庭生活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母亲技艺精、人缘好,加工的服装时髦精良,缝纫活儿常年不断。

    母亲裁剪时剩下的碎布头,从来舍不得扔掉,包好后整齐的存放在柜子里。在漫长生活的日子里,母亲把碎布头剪成丰富多采的几何图形与动物图案,拼组缝制了许多富有创意的缝纫机套、自行车座垫、枕套、椅垫……碎布头给母亲的人生增添了浓浓的生活情调,为生活点缀了色彩。

    我们居住的是城里的“日本房”。每天都要给松木地板擦洗尘灰。母亲利用纤长的废布条,用铁丝牢固地捆绑在圆木把上,拖擦地板,经济耐用,一年半载也不需更换。那时生活拮据,少年儿童都喜欢踢布毽子,家长又不能去买新布剪碎缝制。利用陈旧布缝制吧,踢玩几天就破了“肚子”。母亲心细,平时就把色彩艳丽而耐磨的碎布头挑选出来,缝制了许多大小不一的布毽子,存放在门旁的竹篓里。天长日久,邻里大小孩子踢破了毽子后,便跑着跳着来到他们熟悉的竹篓旁,喊声大妈或婶婶,便能换取几个心爱的布毽子,回到街头巷尾欢快的玩耍。母亲用碎布头连起了邻里间的和谐。

    母亲有个专用资料袋,里面装满了所有家人的厚纸鞋垫样片。母亲用浆糊把碎布头一层层粘在一起,凉干后,把结实的碎布条缝在一起包在上面,再用缝纫机扎上密密麻麻的涤纶线,制做了数不清的鞋垫。除了家人用,母亲还把她的得意之作送给亲邻使用。后来,有些亲邻也开始了碎布头的收藏。

    在下乡到农村的那些日子,我还是个没蜕城市胎皮的毛头小子。拼死拼活只能挣到妇女劳力的工分,心里憋屈不服气,咬着牙关跟男整劳力比试。春天运粪时,人家挑抬多少,我也不甘示弱,下工后,肩膀头子鼓起了鸡蛋大的肉包。母亲心疼地安慰我,“别拿工分当命根,逞强累伤了身子划不来,能顶个妇女劳力就不善劲了。”第二天,母亲打开了碎布包袱,挑选了厚软的绒毯碎头,照我肩膀大小精心缝制了一个垫肩。打那以后,柔软的垫肩就象母亲温柔的手,每天抚摩着我稚嫩的肩头。我的肩膀逐渐坚韧,能为母亲减轻些许家庭重担。当然,那个令我仰慕的男子汉满工分,早已不在话下了。

    后来举家迁回城里,日子象开花的芝麻。我劝母亲扔掉那些破烂,母亲板着面孔厉声说:“你才穿了几天有裆裤子,就忘了腚片子露肉,拨了盖透风的日子。”

    生活中,母亲在其他方面也相当节俭。除了碎布头,旧棉服的棉花,清理干净,做棉床垫、棉椅垫。家里放鸡蛋的纸缸,装针线、盛烟沫的笸篓,都是母亲用废纸浆像制作手工陶艺一样,用手细心捏裹起来的。母亲挂了多年门帘,就是一件用旧挂历精心制作的工艺品。勤俭持家是母亲在艰苦岁月中滋生的传统美德。

    母亲吝惜碎布头,容不得铺张浪费。但对新的生活处处充满着追求与珍爱。母亲很入时,八十多岁了,还订了几份报纸,只要看到有用的资料,都被剪下来夹在一个大本子里,留着生活中查阅。母亲的孙子孙女们都愿和她去商场购物,帮着拎包提物。肯德基、麦当劳、德克士刚露面,母亲就让他们尝个遍。为灾区募捐,母亲踊跃参与,积极捐钱捐物。平时家里多余的衣服,母亲洗理得干干净净,经常让我打包,寄给乡下亲戚。

    母亲不强求我们按照她的方式生活,但母亲的潜移默化缺让我获益匪浅。我不知不觉中,下意识的把那些被人们遗弃的废木衣架、旧家具边框,制成精致的花瓶、画框。风化的矿石余料,在我手中可以变成方寸山水。 在山区工作时,从农家柴草堆里觅取残根枯木,制作根艺赏玩,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没成想,部分玩意还幸运地走进中国美术馆。

    感谢母亲。感谢母亲的碎布头。它不仅折射着母亲的人生经历和质朴的勤俭精神,更让我领悟了什么叫珍惜,什么是珍贵。生活中该珍惜东西无所不在,包括有限的时间。把琐碎的剩余的时间装进情感的包袱里,常回家看看父母,最珍贵,最美好。

 

 

上一篇:妈妈曾经称我侄
下一篇:母亲的眼泪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