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美的出场
  海燕  2013-01-09 14:56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林喦 张翠 

  【作者简介】

  林喦,渤海大学学报主编,教授,文学博士,艺术学博士后,新闻学硕士生导师。

  张翠,锦州师专中文系主任,副教授,文学硕士,辽宁省当代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锦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李见心等锦州作家作品的不同审美体验

  

  锦州那个地方不仅出苹果,而且出作家。锦绣之州有着丰润的历史,也有着充满无限言说性的文学。近日阅读锦州几位作家的作品,感受到锦州作家群在切近生活、书写人性、反映心灵、透视本质方面已臻于质的飞跃。盈美的思绪,悲悯的情怀就像作家内心隐匿的植物,从未停止过蓬勃生长。锦州作家以颇具冲击力的气度挺进了一次集体的美的出场。

  人性:灵魂律动之舞

  人作为一种有思想、有感情的高级动物,作为社会最基本的组成单位,人的本性通过各种社会关系表现出来。七情六欲是人类基本的生理要求和心理动态,是人性基础的基础,是人人皆有的本性,也是人间生活的最基本色调。挖掘人性本真的面目、跟随人性本真的律动、与人的灵魂对话,一直都是文学作品不懈追求的艺术境界。人性的本真在这三部作品中得到了不同方面的描摹,安勇的《草狸獭》依靠鲜明意象来暗指压制人对于金钱贪婪的欲望;詹丽娜在《被吃掉的童年》中,用童真童趣展示人对饮食的贪婪,表达了对故乡的热爱;而力歌在《去海》中,依托职场恋情体现人的情欲诉求,此乃人性本真是也。

  《草狸獭》和《被吃掉的童年》写的都是乡野山村里的孩子,不同的是一个因钱没了人性,一个由吃长了感情。立柱喜欢钱,即使在老黑给他讲完《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后,也始终认为钱是好东西。孩提的他认为钱可以买好吃的和好玩的,对于天真无邪的孩子来说,这本无可厚非。可是后来因为钱,他出卖了老黑,这个真正为他好的长辈,没想到就只有一枚硬币;长大后又因为钱,他背叛了曾经怀孕的女友,而她只能在绝望中投河自尽。老黑那把画着喜鹊登梅图案、镶着钻石的刀作为意象,是正义的化身,秉承着诚实守信的原则来横扫一切贪婪的金钱欲望。立柱成了金钱欲望的牺牲品,人性恶的一面被放大,像病毒一样蔓延至周身上下,病入膏肓求救却为时太晚,因为它已经占据了太多重要的东西。吃童年这个大胆的想象可能引起不少人的好奇,詹丽娜在《被吃掉的童年》中提到,春天是可以吃的,夏天是可以吃的,秋天是可以吃的,冬天也是可以吃的。现居城市的“我”因为看到受伤的麻雀想起了童年时烧麻雀的美味,于是记忆回到了那段故乡的童年时光。在夏天菜园子里吃香瓜、看秋天里堆满院子的成熟果实、垂涎冬天热炕头上爷爷杀掉的肥猪和烤地瓜。更重要的是和小钢一起抓泥鳅、分吃一个玉米饼、给兔子配对、白米饭鸡蛋的约定等等,贪吃在这里体现出来的是儿童的纯真、率性与自然。因为爱吃、贪吃让“我”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这里的人们。吃作为人的本能需求,是舌尖上的快感,

  也是人性本真的体现。在“我”的童年里,吃出了味道,吃出了回忆,吃出了情感。它是香甜的、美好的、值得珍惜回味的。也只有在故乡,“我”才能体会到最真实的自己,找到让本性释放和休憩的地方,重新回归到人性的自然、宁静和安定。

  同样写的是欲望,《去海》乍看还以为是职场小说,细细品读其实不然。它没有完全的利益交换和欲望宣泄,它表达了一种情感的诉求,捕捉到了人的微妙情感。对纯情美好的追求和喜爱是人的本性,身为上司的韩应强和作为员工的刘佳两人在初次见面时就被对方的目光所吸引,刘佳自然活泼、韩应强幽默自如,韩应强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和目光中贪婪,让刘佳难以自制。而韩应强也感到了神经的错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但外出开会的机会却终究没有满足各自的欲望。他们的情爱也只能停留在自己的虚妄遐想中。一个小女孩把沙滩上抱着的他俩想象成自己的父母,那是纯洁心灵对人性本真美好的想象和期望,而且这种美好可以净化心灵、弹奏出人性本真的律动。

  意境:有限绵延无限

  诗歌作为一种阐述心灵的文学体裁,它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借用诗人的智慧,发挥奇特想象力,赋予万物以灵性,超越事物本身界限,用纯洁澄明的心去触摸世人之外的玄妙境界,让情感在物我合一的心灵精神世界中遨游自如。世间万物在瞬间一股脑地推向诗人的思维空间中,它们被思想拉长,并且一直绵延着到达诗人的笔端深度绽放,然后又在读者的记忆里释放光芒。

  李见心是游走于两端的心灵歌者,是在刀尖上舞蹈的行为艺术家。“我想用语言表达言外之意 /就像用死来诠释生 /给我两个相反的词 /我就会天平一样为你把世界摆平”——《字词》

  蝴蝶、雨等这些都是可见意象,但诗人的高明之处恰恰是赋予它们生的存在,赋予它们凛冽奇崛的姿态,用诗来歌唱生命,用诗来演绎心灵。“雨的针孔落下,雨的刀锋落下 /刺痛河流,劈开夏日的黑暗——/火的黑暗,而我的妹妹,诗歌的妹妹 /她会乘着她明亮的诗歌回来,认领前世。”再狂野的暴雨,再黑暗的夏夜也阻挡不了光明的脚步,它用雨的针孔穿引着灵魂的光线找到了通道,义无反顾、不屈不挠,始终专注于自己脚下的路,即使别人无法修改这雨,却也积极勇敢地迎接着。诗人像一个顽童好奇地探究着大自然的奥秘,发挥奇特想象用生机淋漓的语言与自然界对话,展现出生命的刚劲、世事的轮回、人类的力量与思考。大气恣意的节奏,是心境是内涵是意义的自由落体。

  李见心的特别之处还在于他左右开弓,用事物截然相反的对立面来展示心灵自由的奇观。“蝴蝶,作为一个词 /肯定大于蝴蝶本身 /……它切近到遥远 它清晰到恍惚 它真实到失真 它存在到不存在……如果有人对我说起蝴蝶这个词 /我就会泪流满面 /流泪到不流血 /梦游到不醒来”一种文字胀裂迸发出的力量震撼到了我。诗人好似参透了蝴蝶本身,顿悟于生命的喜悦与沉醉中,为我们构建了一个神秘的精神想象空间。或许是迷恋自由抑或畅往飞翔,它肆意地穿梭于周身的细胞,通透至心灵,在如痴如醉中大声歌唱。

  “有人住在街头 /有人住在垃圾里 /有人住在金子里 /有人住在别人的身体里”她看来,在别人的身体里寄生是一种悲哀,那些无主见无独立思想和意志的苟活,仅仅作为形式的存在全为她所不屑。在很大程度上,她诗歌的“身体”是作为二元参照强势登场的,指向生命、灵魂、死亡等人类思考绕不开的追问,一种深度的隐痛和繁复的纠结,并意在作为思诗的开掘而作出的“技术努力”和“良知努力”。很多时候,李见心赋予“肉体”的是超现实的“骨骸”,也正是在这样的坚守与实践之中,她将自己的诗写道路越拓越宽,也越来越澄澈与大胆。

  爱情是中国古典诗歌里的永恒主题,但在现代诗人这里却也是一个常写常新的主题。“不是我不给你 /要给就给你最好的、最初的— —/给你瓷器做的玫瑰 /无瑕的童贞、初笄的嘴唇 /第一首诗 /连一丝犹豫也没有的过去 /而现在,我的心已陈旧 /再也返不回时间的门了”与舒婷的诗比,李见心的爱情诗充满神性也充满野心,充满灵性也充满气场,充溢血液的潮汐也纷扬情感的碎片。她对爱情的表达,不仅高扬一种高度的自主性与探索性,也体现了诗人的良苦用心与艺术匠心。李见心是一只爱情的白狐,以诗为爱,以爱为诗,沐浴天地之魂魄、日月之精华,将诗与爱进行到底。

  刘亚中是微笑着流泪低吟的母亲。“谁又敢说,自己从来没有笑着哭 /或者哭着笑过呢?就像我的诗 /它用禅意样的文字讲述的,确是俗而又俗 /有时是苍蝇,有时是蝴蝶 /因为我的内心,已经能安详到 /只看到他们飞翔的翅膀了”— —《关于诗的随想》

  不去打扰、不去触碰,以一种平静、内敛的姿态去接近他的诗,刘亚中更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慈母,安抚每一个多愁善感的孩子,因为在他们娇美的容貌下都隐藏了一颗忧郁的心。诗人在创设一段距离的同时,却用最熟悉、最亲近的方式为我们展示了世俗万物与精神交集的艺术张力。他不舍得惊醒安静中自我陶醉的万物,而是用慈母般的关怀在倾听、理解和包容。

  每一次提笔都用饱含深情的热泪去表达对生活的期许,每一次落沓又伴随着强烈的情感穿透力去

  探寻生命的精神境界。你听,她在沉郁中幽幽地诉说着“忧郁从来都是和喜悦并行 /就像我的眼睛里总有两条河流 /一条淌着往昔的伤痛 /一条淌着为了的憧憬……若光阴,只消耗了我的无知和冷漠,我仍愿 /继续保留善良和温柔”。不管岁月如何摧残、怎样打磨,“我”始终保留内心深处最珍贵的东西笑着面对世界,“我”会哭、也能笑,但“我”要用最充沛的情感面对一切,只要保持着善良和温柔,“我”就会微笑着流泪,心甘情愿地无怨无言。这是一颗同样坚强的内心,而且质地纯净,纯洁到连我都不舍得去抚摸,喜欢欣赏它最纯真的样子,仿佛自己在经历一次灵魂的洗礼。

  思想:立足儿童本位

  儿童本位,顾名思义即以儿童为中心或其他人、事物必须服务于儿童利益的理念和观点。儿童本位的思想是“以人为本”的有效贯彻,也是人文关怀的重要体现。关注儿童的健康成长是教育的重要任务,童话创作亦是如此。从儿童本身出发,写儿童能看懂的作品,阐述儿童能明白的道理,才是真正有意义的文学创作。杨越的童话作品就充分尊重了这一点,下面我们以《鼹鼠妈妈的菜谱》和《一只想刷牙的猫》为例,来看看他的作品是如何体现儿童本位思想的。

  童话的生产者是大部分都是成人,成人应该具备“儿童观”即用儿童的思维方式来衡量童话本身的价值。儿童思维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其中两个重要的特点需要把握,一是泛灵性,另一个是自我中心主义。童真无邪的小朋友喜欢想象、容易好奇,这和他们的天性密切相关,顺应天性、歌颂美好,是众多童话备受欢迎的重要原因。让小动物像人类这样说话赋予它们人的特性,鼹鼠妈妈做饭和想刷牙的猫都符合儿童想象范畴,也符合儿童思维方式。而对于自我中心主义来说,儿童很少能考虑到别人或理解别人,他们不会隐藏任何简单的思维,他们的语言建立在目的基础上。杨越在《一只想刷牙的猫》中提到“难道我真的要去偷牙刷吗?一想到‘偷’字,我连连摇头,‘不,我不要当小偷!’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是一只猫,一只时尚的猫,一只疯狂地想要用牙刷刷牙的猫!”这只猫的语言是建立在想要刷牙的基础上,而且它的想法奇特,是一只特立独行,希望能够继续引领小区宠物潮流的猫。这种简单思维的表达符合儿童思维方式,也符合儿童自我的表达。

  形象浅近、简洁明了、机智有趣而又富有个性色彩的儿童语言是童话创作成功的必要条件。杨越的童话充分体现出语言上的优势。“哎呀!鼹鼠妈妈的菜谱丢了!这可是天大的事儿。因为这菜谱是

  她的超级宝贝,连睡觉都搂着菜谱睡,宝贝得不得了,比起她的核桃项链,柳叶披风要珍贵一百倍,一千倍呢!鼹鼠妈妈的菜谱居然真的不见了!‘我要我的菜谱,呜呜……’菜谱啊菜谱,你究竟哪里去了?……天哪!你们猜,鼹鼠爸爸看见什么了?”作者反复强调被弄丢的菜谱,并且和其他事物做比较。小朋友们一定可以从中体会到菜谱对于鼹鼠妈妈的重要性,鼹鼠妈妈着急地哭泣样子也形象生动地传达给了小朋友,通过浅近简洁的口语化表达,一个急躁不安的鼹鼠妈妈形象呈现在小朋友面前。和鼹鼠妈妈相比,想刷牙的猫算是极具个性了,“作为小区里的明星猫,我早就琢磨好了,我要让大家见识一下我刷牙的优雅!……可是我是一只好猫,一只不想当小偷的猫!”渴望继续成为明星,喜欢看到大家对自己的行为表示的惊讶和羡慕,这只猫的想法其实是和儿童渴望备受瞩目,成为焦点的现实相近相通。想刷牙的个性猫不但表达了童真童趣,而且深层次地传递了儿童的思想,值得我们成人去关注,去挖掘。

  不论是小说、诗歌还是童话,作为不同的文学体裁,它们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文学审美体验,小说似清茶,淡淡地笼罩着你,可以在惬意自然的氛围中清晰地透视真实的自我;诗歌像烈酒,越品越香,用火的热情缠绕着你,可以在虚无缥缈的世界中与灵魂共舞;而童话是果汁,从头到尾都是甜的,甜到你的心坎儿里,可以用浅显透明的视界来回首曾经的年少。

  总之,文学必须与人的灵魂接轨才能发挥它的超能量,关注人的生存、重视对人的探讨始终是文学前进的方向,作家需要充分发挥想象力,用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去审视这个世界,并透射进我们的现实中,释放出人的光芒,让人们在现实中跟随万物的律动,窥探到人性本真,从而找到精神的属地和灵魂的居所,编织一个属于自己的简单、纯真而又奇妙的美的世界。

  2012年12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