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芦苇的尖叫(组诗)
  海燕  2013-01-09 14:41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_刘亚中 

    【作者简介】刘亚中,出生于上世纪 70年代。2007年在辽宁文学院学习,2010年参与完成《锦州史诗》创作,有诗歌作品入选《中国诗歌二十一世纪十年精品选》。现在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工作。

    芦苇的尖叫

    已经不敢轻易落笔,因为落笔之前

    岁月的耳朵,总是清晰地听到芦苇在尖叫

    是的,就是尖叫,凄楚而无奈的尖叫

    它在质问:粉身碎骨之前的那一片沼泽地

    是否依旧以天堂的模样,继续孕育着死亡

    大雁不忍心看齐刷刷的白骨遍野

    于是总选择在芦花开的时候,远走高飞

    苇荡深处的足迹,也终被风掩埋

    而那停歇在芦苇梢头的蜻蜓,如今

    又都去了哪里呢

    芦苇自从被土地出卖以后

    就再没有了迎风而立的姿态,被碾碎的

    不仅仅是曾经傲然的身躯

    如此的经历,让芦苇在不是芦苇之后

    无法停止呐喊,它说它洁白的身体

    只渴望高尚、美好以及纯净降临

    所以每次落笔之前,我总是自问

    那即将流出笔端的文字,那即将示人的思想

    是否会经得起芦苇,那一声声的尖叫?

    流年

    不敢弹指,怕一挥间

    我的手掌心里,已长满青藤

    流年,是漏不尽的沙

    泛黄的日记里,鲜活着懵懂的爱情

    我却在苍茫大漠中,驻守着一株草的萌动

    银杏树,再次穿上黄金甲

    隆重迎接冷酷的君主。而最后的结局

    仍旧是尸横遍野

    温暖的,必将寒冷

    昔日那个英俊的邻家少年

    早没了当初模样

    回眸,并非都是留恋

    微雨含烟的小巷,轻踏的足音

    已是故人西辞黄鹤楼之前的事情了

    半倚昨日残阳,望穿月华如水

    却望不到,儿时的那只青蝉

    老树下,坐着透明的往事

    说话间,青藤已发了芽

    在我的指缝里,蠢蠢欲动

    它终将,把我淹没

    你不是你,我亦非我

    夏天的蝉声,止于秋天的最后一枚落叶

    薄薄的蝉蜕依旧牢牢地附在树干上

    蝉,早已不见

    星空下,打开智慧的掌印

    安坐,冥想,虚空

    ……

    我总清晰地看见一条鱼

    用尾巴在水中行走;我总听见,一只鸟

    在不停地歌唱,歌声洗涤着森林

    我还闻到了,一株狗尾草的味道

    远比玫瑰清香;我触摸到了一滴水的世界

    远远大于海洋

    彼时的我,却不见了,裳如蝉蜕

    在榻上,仍是衣冠楚楚的样子

    原来,从不曾有我,或者,什么都是我

    那一条快乐的鱼,一只唱到死的鸟

    那一株,山野间饮露卧月的狗尾草

    还有情人眼中那一滴,永远不能流出的泪

    王子在菩提树下成佛,后人却说

    菩提,本无树。其实蝉声亦非蝉声

    你不是你,我亦非我

    在黎明到来之前

    在黎明到来之前

    我与黑夜抗衡,看看谁

    活得更长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给出一个清晰的答案,我愿赌服输

    原来,黑夜竟在太阳底下

    日日重生,而我只死过一次

    却已经,万劫不复

    其实也没什么,就连所向披靡的胃

    昨晚竟也颠覆在一粒小小的玉米手中

    原来养尊处优,已让它经不起

    半点粗糙

    悲伤的甜蜜和甜蜜的悲伤做爱

    产下的到底是甜蜜,还是悲伤

    结果是 ,谁 ,更胜一筹

    我却欣慰,因为我所有的情诗依然纯洁

    那是写给我,尚未出世的爱人

    他一直隐藏在阳光里,并借黑夜的手

    温柔地惩罚我。而我唯一的过错

    只是,太相信爱情

    爱情引来一场战役。世界天翻地覆

    大雨让血的色彩更鲜艳。土地开始肥沃

    春暖花开时,我甘心情愿,做了

    爱情的俘虏

    在黎明到来之前

    我的脚步,已经义无反顾地跨过黑暗

    死亡在我身后,成了越拉越长的

    一道影子

    我输了,尽管赢得悲壮

    我赢了,尽管,输得惨烈

    故乡的老屋

    老屋,建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

    我走过人生第四十个路口的时候

    它已经旧得,像一张发黄的老照片

    母亲打电话来说,那场春雨过后

    屋子里却一直没停。就像我心里那间屋子

    细微的洞,却冻到我发抖

    凌晨五点,我已在老屋的房顶上

    此时,炊烟开始在空中作画

    我成了那其中,最轻的一缕

    风,嘲笑着我的黑色西装

    而金黄色的头发却在风里疯狂地跳舞

    油毡纸和泥土的味道呛到我清醒

    不远处,父亲的身影弯成一张弓

    母亲在房下喊着,冷不冷啊你们

    今天的风,真的好大

    那声音,仿佛从童年的风车里飘出来

    亲切而遥远。母亲梳着她那条乌黑的辫子

    走在父亲温柔的目光里

    天又要落雨,母亲却笑了。她如此

    容易满足,让我心痛不已。她给了我

    整个世界让我征服,我给她的,却太少了

    故乡的老屋 ,永远是我眼中

    最后的那一滴泪,陪伴我走完

    这痛了又痛的,一生

    关于诗的随想

    所谓的诗,其实早就在那里了

    只是它要等到专属的人或者事物出现

    它才会灵光样地跳出来

    在你我的笔下

    顽皮得像个刚出生的孩子

    我一直不介意分离,它是枚种子

    一旦种下,就会发思念的芽,开思念的花

    而结的果子,有仍不见,也有再见

    即使,整棵树上只有一枚再见的果子

    那也不枉,我等了整整一季的时间

    忧郁从来都是和喜悦并行

    就像我的眼睛里总有两条河流

    一条淌着往昔的伤痛

    一条淌着未来的憧憬

    我被夹在中间,稍左就疼,疼到想哭

    而向右看,我便又会笑了

    谁又敢说,自己从来没有笑着哭

    或者哭着笑过呢?就像我的诗

    它用禅意样的文字讲述的,确是俗而又俗

    有时是苍蝇,有时是蝴蝶

    因为我的内心,已经能安详到

    只看到它们飞翔的翅膀了

    有远朋四年未见,见时说的

    仍是四年前初见时那四个字:怦然心动

    我报以微笑。若岁月,只打磨掉了我的世故

    和圆滑,我仍愿只保留单纯与棱角

    若光阴,只消耗了我的无知和冷漠,我仍愿

    继续保留善良和温柔

    诗,在哪里呢

    我明明已经见了,却又莫名的不见了

    不见的时候,偏偏的,却又见了

    2012年12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