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高原的馈赠——序刘志林《而立高原》
  海燕  2013-01-05 14:53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_刘元举 

  刘元举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常务理事、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驻会专业作家。编审 ,一级作家。分别在沈阳和深圳的建筑与艺术院校兼任客座教授。曾任鸭绿江文学月刊社主编兼社长。已出版小说集、散文集、长篇报告文学《西部生命》《上帝广场》《爸爸的心就这么高》《天才郎朗》《城市 .大演奏厅》等二十一部,五百余万字。

  近年来,我发觉自己对故乡的情怀愈加深浓,这是年轻时所不曾有过的。在以前写过的一些小说或散文中,我对普兰店有着自己的解读:三面环山,一面临海,或许由于这种地理环境所致,家乡人不封闭,不保守,而每每眺望临海的方位,犹如一扇希望之门,给人以渴望远行的梦想。尤其处于人生转折关头的年轻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背起行囊,远足天下。

  不久前,我在沈阳参加了一次同乡聚会,见到了三代从普兰店走出来的故乡人。以新发为首的少壮派们,显示着新一代的魅力,觥筹交错间,人们的万般感慨,道出普兰店人的共同特点:勤奋、朴实、要强、能吃苦、凭毅力,“咬定青山不放松”,总是能干出一片新天地……

  人是需要有见识的。古人云:行万里路,破万卷书。开阔的胸襟,高远的境界,敏捷的思维,不凡的谈吐,概源于走出来,走得多远多高,决定了见识多少。

  志林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普兰店同益乡的。他从小就走出了大山的围困,在瓦房店度过了清贫的少年时光。他早慧也早熟,他的名字至少彰显着父辈的期许。志林,可否这样解读:志,少小立志;林,多立志,立多志,层层立志。

  实现人生最早的志向,是考取了省城的大学。而学成之后,他并没有留在省城,而是选择回到家乡。那时候,我不断听到家乡人对他的夸奖,夸他如何有才干,如何仁义等。

  也许因为他更早体验到生活况味,更早从书本中读到了人生真谛,他成长迅速,在大学读书时,就在校学生会主席的位置上显露才华。即使他做过团市委书记,当过乡党委书记,然因常怀青云之志,在而立之年,他竟然选择了高原。

  作为援藏干部奔赴西藏,并非什么人都情愿的,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适应的。甚至还会有人对其进行消极的诠释。何况,高原缺氧气候恶劣等种种艰苦,直接导致生命的折旧,令许多人对援藏望而生畏!

  然而,对于踌躇满志的人而言,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是一次人性的历练与升华,或者干脆就可以说成是上帝的馈赠!

  事实上,数年后,刘志林拿出这部《而立高原》的书稿时,我不能不为之惊叹!为之击节!

  近年来,西藏开通了铁路,那里成了人们旅游的热点地区,而关于西藏的书也一直成为人们阅读之热点。几乎所有内地渴望提升水平的画家,没有没去过西藏的,而去西藏摄影的人,更是趋之若鹜。翻一翻市面上那些关于西藏的图书,光怪陆离,五花八门。写西藏拍高原已成时尚。然而,快餐式的制作太多,粗疏的体验太多,真正用心花大气力挖掘,从心灵中流淌出来的文字,却并不多见。

  究其原因,往往是由于急功近利或浅体验所致。尤其那些游客与猎者,为猎奇而来也浅尝于猎奇;为刺激而来也辄止于刺激;为神秘而来却迷陷于神秘。这既是生命的误区亦是写作的误区。

  西藏不是那么容易去的,海拔如此之高;西藏亦不是那么容易写的,那么多人写过西藏。西藏有众多的神山神湖,神妙玄机如经幡般遍布,似玛尼堆林立。藏传佛教与西藏文化,高深莫测。要想书写西藏不仅要有勇气,更要有阅历。就算你作为一个游客要走近西藏,也是需要时间的。

  从入藏时间上看,大多人是十天半月,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式的浮光掠影,真正能够待下来,住上几年的人不会很多。而住下来之后,不是作为看客,也非仅仅端着相机,而是作为参与者、建设者,更属不易。

  志林便是后者。他去西藏肯定不是为了写书,他每天记录下来用以慰藉自己心灵的这些文字,集中在一起,居然堆起了书脊。三年啊,如何日复一日地度过?又是如何搭设起一座心灵的建筑!这样的写作动因与过程,对于当下读者而言,更具启迪意义。

  我曾多遍抚摸这些文字,像抚拭圆润的捻珠;捻动着神山神水,捻动着日月星辰,也窥测着作者的心灵轨迹。

  全书分为四辑:《高原阳光》《灵光在心》《大道行旅》《一品清淡》,散文、随笔、诗歌、杂谈逐一铺陈。虽然文体不同,但他的写作特点鲜明,无非是外在与内在的互映,外在取材视角广阔,凡肉眼所及的雪域高原,上天入地,从天上的“高原阳光”到地上的“圣水河边”;更具诗意的文字还是细腻捕捉那些具有生命的灵性,如高原狐的描述:被称作天狐,——像精灵,“仿佛有一种神异的色彩只在传说中,只在意境里。”也有对格桑花、青稞的认知:“经过无数个青稞与格桑花盛开的季节,仍然经年传唱关于它们的诗词、歌曲与民谣,让激情萌动的青年,诗意的文人,深沉的学者,常在咏叹中怀念。”

  外在描述并未停留在表象,而引发的作者内在感受,更具深度。那是写心性,写内外共鸣。天人合一,上下天光。

  “生来就注定,每人有自己的宗教,它存在于心中,潜化在命理,留迹于旅途,品鉴于世俗流言。其实,人都活在关塞前。一辈辈求索,一片片倒下,一茬茬衍生又消亡,化做黄沙飞尘。”(《众生的关塞》)这些哲思是一种悟性,是渐悟,也是顿悟。一切皆源自他的敏锐,他的细腻,他的投入,他的痛楚与他的欢乐。

  他对藏区的深入,不仅深入到人们的生活之中,更深入到藏区的文化之中。从而显示出开阔的胸襟,丰富的想象,笔力雄健之中不失其阴柔之美。许多处他写到了思念家乡,想念亲人,既有大的悲悯,也有人间烟火的细致咀嚼。

  他还喜欢在对比中寻找反差,形成自己的叙述支点,那是构成这些文字的内驱动:思乡之情与高原之志的反差;平原文化与高原文化的反差;热闹而温暖的小家庭余温与高原强烈阳光和酷烈风雪的反差;饱暖而优裕的闲适机关生活与高远孤寂的藏区生活习俗的反差,一言以蔽之:生命中的轻与重的反差。

  这一切反差,都是大而强烈的反差。鲜明出作者的真情实感,及执与智的特质。

  志林的特点,还在于他有着丰富而成熟的基层领导工作经验,这使他在书写西藏的空灵之美同时,也有着脚踏实地的工作经验。这些文字同样宝贵。

  阅读志林的西藏,字里行间无不洋溢着他对西藏的热爱,对大美的讴歌,那是高原之境与人生之境的碰撞文思——

  “在西藏,最可贵的资源是阳光。在多云的天气转晴,到户外享受阳光,就成为我的一种渴望,一种独到的欢乐。没有阳光的日子,生活与工作常会充满阴郁与消沉的感觉。高原阳光的意义已经走出气候的界定,它让人感恩,它让人积极向上,它让生活变得富有生机与希望,它让霉障与湿气在光热中逃得无影无踪,它与高原的圣灵之光相生相伴。”

  诸如此类的语句,在书中俯拾皆是。意象、哲理、美景、神秘、亲情、文化等关键词,珠子般缀连出光泽。如果你在一天的繁忙与烦躁后独处,只要打开此书,就会被一幅幅简短诗性的文字将你裹挟到西藏,纳木错、羊卓雍错湖会洗濯你的烦尘;念青唐古拉山会提升你的阅读意境,即便掩卷之后,也会有高远的白云陪你入梦。

  西藏真好,能去西藏的人,有福了;能写西藏的人,有福了;而能读到西藏的书的人,岂能没福?2012年第12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