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弃石”偶得
  海燕  2013-01-05 14:52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_王兆胜 

  王兆胜 一九六三年生,山东蓬莱人。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博士学位,现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已出版学术著作《林语堂的文化情怀》、《林语堂大传》、等十部,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等刊物发表论文百余篇。同时从事散文创作,著有散文集《逍遥的境界》《天地人心》等。

  

  那年,我到洛阳讲学。讲座结束后,主人问我想到哪里转转?我说想去看看奇石市场。主人不解,反问道:“那有什么可看的?还不如逛逛名胜古迹呢!”我说:“天下的名胜古迹太多,看也看不完,何况洛阳有代表性的景致早已看过,所以想一人随便转转。”拗不过我的执着,主人只得随我所愿。为确保我的安全,又想一同聊天,主人一定要陪我同去。

  春日的阳光变得分外明丽和妩媚,它仿佛由杨柳的柔顺、玉兰的华贵、牡丹的娇艳、孩子的笑容编织而成。走在洛阳的街巷里,脚下就有一种阳气缓缓升腾,仿佛踏在弹簧之上;心中也如饮了玉液琼浆一般,有沁人心脾之感!而石市空旷院落里堆积如山的石头,更让我眼前一亮,如入宝藏库府一样激动。

  看着我如痴如醉在院落的乱石堆里欣赏和寻觅,不少石商走过来围住我。他们一面笑我“没见过世(石)面”,一面邀我到屋里欣赏。因为,经他们之眼,已将名石佳作收藏起来,而散落于院子里的就是没多少价值的“弃石”了。但我却不这么看,我喜欢“人弃我取”,尤其从一大堆“弃石”中能寻到我中意的佳作。在不断的寻寻觅觅中,我得到两块石头,并以极便宜的价格买下来。后来,我为它们分别起了好听的名字:一是“石包石”,一是“玉开花”。

  “石包石”约有四斤重,它的高、宽和厚分别为 21厘米、9厘米和 6厘米,其状如酒瓶,也像一个凛然而立的将军。酒瓶一般呈圆形,而此石则呈方形,尤其是被包的内石向上伸出,颇似酒瓶之“脖颈”,这就显出了它的奇妙与珍贵!此石呈砂岩的灰色,上面点缀着芝麻般的小白点,只是内外略有不同,内里比外面深了些,也粗糙了些,这就显示不同的层次与力度。因外面一层石头将内石包裹了,颇似一件大衣外套披在身上,而伸出的“脖颈”也就像将军之头一样虎虎生威。难能可贵的是,此石方中带圆、粗中有细、规则中又有变化。这就带来了它独特的视觉美、把玩的便利和从中不断悟道的可能。因为外面的细腻润泽,犹如磁器般美妙,所以视之抚之如玉,也如婴孩的肌肤;方中有圆和圆中带方,又分明让我感到了世界和人生的内涵与智慧,方中有力而圆中有通。于是,一阴一阳中寓含着“道”;此石虽非名石质地,但它质地坚硬,且在“石”中包含了更为坚硬的石头,可谓集天地之灵气与神奇于一身。常言道:“石之美者谓之玉。”又说:“石中玉。”此石虽非玉石,但石中有石,也算是石中有

  “心”吧?再者,此石或站或卧、或前或后、或正或倒,内石均为“人形”,那么,有石中“人”必有“心”也。因之,我常让“石包石”立在书案上,它既有孔武之相、又有玉人之姿,可谓光彩照人、不同凡响。

  那块“玉开花”更重,约有 16斤,其长、宽、高各有 26厘米、18厘米、19厘米。之所以称之为“玉”,就在于它有“玉质”。其色彩由黑、黄、白构成,或单独呈色,或交错杂陈,且三色都有玉质的感觉,细腻而光润、通透而内敛。所谓“开花”,指的是其状如花开,它仿佛是一朵三色杂陈的牡丹含苞待放,饱满、光艳、生动而又楚楚动人。在依稀可辨的花瓣中间,有一个凹地,可容水、可放物、可蓄气、可聚财、可含德。而其边缘则爬着一只黄身黑头的金龟,另一边则卧着一只晶莹透明的玉龟。如将此石翻转过来扣在平面,它看上去如蚌、如龟、如螺、如帽,极得丰富内敛、韬光养晦、安如磐石之致。有趣的是,在如龟的伏卧中,其周身有多只龟于其上,或大或小、或黄或黑、或动或静。另外,背部也有一凹处,其中有蟾蜍一只,黑色、光润,潜身于底,仿佛修炼成仙的高僧。我想,此石来自洛阳,它是不是牡丹的化身,否则何以如此气度不凡、出神入化?在风和日丽的春日,我常将它搂在怀中,细心地抚摸。于是,其周身的黑、白、黄以及色彩的交融处,都在厚厚的包浆中泛着花开样的光泽与美丽,令人有心醉神迷之感;有时,我又喜欢在阳台上,借着明媚的阳光,将它高高地举起,并让它慢慢地旋转,仿佛有微风吹拂,于是欣赏它的低首、弯腰、抬头,以及一颦一笑。洛阳牡丹,包括天下所有美丽的花卉,就如同美丽的青春岁月一样,它们都会随着时间的流水变了容颜,甚至随风凋落、入地为泥;然而,我这块“玉开花”石则不同,它会永远保持着自己的质地与美丽,开放在天地之间。只是不知道,在未来的岁月里,它将归于何处,花落谁家,主人又会是谁?

  在得到这两块“弃石”,也算是“奇石”后,我随店主登门入室,遍阅他们的藏品,有的还带我入其“密室”,让我领略和购买他们的精品和镇室之宝。像一只小狗、一只雄鹰,还有一尊菩萨,我都不感兴趣,因为其价格动辄以千、万元计,而一旦简单地只用像什么来欣赏石头,那就失于肤浅和狭隘!其实,奇石欣赏一是要象形,二是要神似,三是要在似与不似之间,更重要的恐怕是,它其中包含的天地之大道及其神秘。还有,我喜欢和欣赏奇石往往不以“价格”高低,更不以“众人”喜好为标准,而是用“平民”的眼光,用“人弃我取”的态度。试想,当以极其低廉、似乎是白给的价格,在被人弃放的一大堆石头中,得到我的至爱,那种心情与感受是最快乐和幸福的,而满足与美感也往往就蕴含于其间。这也可能就是在收藏领域中所谓的“捡漏”吧?

  看着我如此热爱和痴迷石头,陪我去的主人也有些感动,他说:“兆胜,你如果真喜欢石头,明儿我带你到深山里去。那儿有个奇石村,村里家家户户都收藏石头,那真叫一个壮观啊!看了那里,什么地方的石头都相形见绌了。”听到这话,我喜不自胜,而又充满渴望,于是一夜无眠,满目都是关于奇石的想象的景象。当晚,我想,这个深山老林里的村庄到底有着怎样故事,有着什么样的奇石、传奇和神秘?天明前睡着了,但睡梦中也还是在寻找奇石,最后竟然得到一块五彩宝石。

  在乘车去往山村的路上,虽然美好的春光无限,但我并无心观看,而是一心一意想着奇石村,想着即将到来的美妙与神奇。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看着沿街两边的石铺,真如走进了唐宋的画面里,我忍不住一个一个店铺观看和欣赏。此时,心中仿佛藏着一只兔子,我有一种按捺不住的激动、兴奋与渴望。然而,令我大失所望的是,几乎所有的石店都是黄河石,即经过打磨抛光的石头,美丽的图案有之,但原生态的石头却荡然无存。这仿佛是一只苹果、一个柿子或一头羊被剥了皮,其本真、自然、纯朴的美被破坏和污损了。于是,当同伴们在欣赏和购买黄河石时,我一个人离开石铺,在大街上闲逛,以释放我的失望与不快!

  在仰天长望中,村口有棵老树映入我的眼帘,那是一棵遮天蔽日的古树,仿佛它以自己的年龄显示着这个村庄的岁月沧桑,也以自己仍然茂盛的生命叙述着这个村庄曾有的辉煌。于是,我渐渐走近它,一是希望能一睹其尊容,二是有所期盼,期盼其下能有灵秀之物。不是吗,老人们常说:“老人参常在参天古木之下。”“老树下常有狐、菇、古玩等神物出没。”怀着这样的遥想,我向大树走去。或许是农忙时节,上午时光分外悠闲,街道上少有行人,大树下竟无一人,我像画中人一样离大树越来越近!突然,在离大树尚远时,我发现其下有块异样的石头放在另一块更大的石头上,它身上有灵光闪现。我快步上前,竟然真是一块

  石头。只是它表面看上去并不显眼,在被灰尘包裹中,上面的石洞里还插着不少烟头,仿佛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尽管如此,我分明感到了此石非凡石,它一定有其非凡之处,因为即使在很远的地方,我都能感到它身上的灵光。于是,我冲上去,一把将它抓在手上,抖落其上的灰土、拔出和抠出其中的烟蒂,跑到同伴与店主聊天的店铺,用清水将其清洗一新,然后坐下来欣赏和把玩。

  老板眼尖,一下子看到我手上的石头,他大惑不解而又好奇地问:“这块石头是村头大树底下那块吧?一个用来插烟头的废物有什么好?”看着我不吱声,只顾前后左右地端详和不停地抚摸,他又说:“这样一块破石头有什么好,你给我说说,也让俺开开眼界吗!”看着他着急的样子,我就谈了谈自己的看法。我说:“老板,你的黄河石看上去也很美,但我不是太喜欢。因为它们是人工的,人工的就失了天然的本性,它们永远没法与天成相提并论。我捡这块石头虽然很丑,它甚至满目疮痍,但却是自然天成、没动过手的,是大自然的杰作。”老板听得入神,他已没了刚开始的不以为然与不屑,而是一个劲地催促我:“还有呢?”我接着说:“此石不大不小,约有三四斤重,在手里把玩比较合适。另外,它还有几个优点:一是石中有洞,就有价值,正所谓‘一孔值千金’是也!二是石呈黄色,正面呈泥黄,反面呈蟹黄。黄色是中国人喜爱的颜色,它代表着朴实、宁静、丰收和智慧。在所有颜色中,除了黑、白,我再就是喜欢黄和红色。三是此石正面是个人头,而且是个骷髅头,有双目、前额,惟独没有森森的白齿,看上去有点害怕,但它正因此具有辟邪之功,是室内的辟邪之宝。四是石头的背面像把紫砂壶,它有深厚的包浆,并且光润盈然,滑如凝脂,明清的老紫砂也不过如此。更重要的是,在一块石头上,竟会出现一邪一正、一魔一圣,这不能不说是个神奇人!”听到我的解释,石铺老板频频点头示意,在眉宇间和眼神里颇有受启和感谢之意。

  那次山村之行,虽在石铺中没有收获,但却有意外之得,这就是在古木之下与这块奇石邂逅相遇。将这块石头带回北京后,我给它起了个“魔圣石”的名字。有时,将它放在窗台上,以其骷髅头一面示人,可达避邪之功;有时,将它放在茶几上,以其紫砂壶一面现身,可收娱己之效。但不管怎么说,我与此石缘分不浅,它从遥远的山村来到我北京的房中,由一个被“弃”的遗物一变而为受“宠”的宝贝,真不知是它的“幸”还是我的“福”?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它不再被“弃”于荒村,也不再成为烟熏火燎的卑贱之物,而是成为我的至爱,一个可有知音交流的神物。尤其在我抚摸、轻叩、吹拂它的时候,此石会发出声响,那是天地的心声,一个知道世界和人生真谛与智慧的精灵的歌唱。

  当然,与前两块不受重视、被弃于都市中石市院落的石头相比,这块“魔圣石”更为不幸,它被弃于荒林山村之中,受到践踏与折磨。也正因此,在三块石头中,我更珍爱这块“魔圣石”。也可能因为它相对“小”些、更便于把玩,

  “轻”些,还可能因为它看不透、更神秘,所以我对其的溺爱又增了三分!其实,从人的角度讲,是人“弃”石;但从石的角度看,无所谓“弃”与“不弃”,因为天地有大德,所以“天地不弃”。如果从这个角度说,被“弃”之石为我所“得”,又何尝不是一种“失”呢?

  所以,我为此文,算是对我偶得“弃石”的一种反省。一是不敢独“得”,以去己“私”,至少减点自己的“私心”;二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弃石”之美、之道;三是表达我之受启,“天生我才必有用”、“天地不弃”,最重要的是“大美不言”、“大道稀声”、“潜龙无用”;四是“我藏石”,更是“石藏我”,与石头的生命相比,人的生命真可以忽略不计了!2012年第12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