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雪境山庄
  海燕  2012-12-28 11:05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雪来 

    【作者简介】

    雪来,博士,研究员,现供职于政府研究机构。生于长城之北燕山深处,曾为乡村中学教员,高校教师,国家公务员,地方官员。业余爱好文学摄影,在《光明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华散文》、《海燕》、《散文百家》、《雨花》、《百花洲》等报刊发表作品 60余篇。

    去年三月,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我和雪儿游避暑山庄,在湖畔偶然遇见了童年的山花燕。我的脚步和目光被她那身斑斓鲜亮的羽毛和轻轻颤动的小尾巴牵动着,从水面的芦苇到岸边的石头,从亭角的飞檐到山坡的树丛,追拍了很长时间,将她那美丽的身影永远地留驻在我的艺术时空里。一年来,这只可爱的小鸟一有机会就在我的心田里跳动着,鸣唱着,时时激起一丝甜甜的、凉凉的感觉。她那婉转悠扬的歌声宛如杏花姐姐的山间小调,又如老屋草脊上随风飘动的炊烟,轻轻地撩动着我童年的回忆。我多次向雪儿讲述着这个独特的心灵感受,盼望着来年春天再游山庄。

    盼望着,盼望着,又一个三月真的在盼望中姗姗走来了。

    早晨,天刚蒙蒙亮,我便带了长焦镜头,从梦中唤醒了雪儿,穿过淡淡的幽暗,直奔山庄。晨风清冷地吹拂着面颊,浑身凉凉的,心底却涌动着阵阵兴奋。

    进了山庄,依稀寻着去年的路径往前走。天虽已亮了,却灰蒙蒙地阴着,满湖山一副荒寒寂寥的景象。春意乍现,冰河初解,素洁萧疏的冰面隐隐透露着融融生机。靠近岸边的地方,东一片,西一片,断断续续地融成了淡黑色,恰如一张偌大的宣纸润出的几块淡淡的墨痕。这景象,让酷爱国画的雪儿激赏不已。踏上长堤,天更加暗了下来,还隐隐约约感觉到发际和脖颈凉丝丝的。仰面环视云天,才察觉到那银屑般的雪粒已若有似无地下了起来。纤柔的雪,像一个刚刚来到陌生环境的小女孩,生怕惊动了谁,偷偷地往下撒,东一颗,西一粒,一到地上便化作水痕,悄悄地将身子隐在各种东西上。可不一会儿,胆子便大了起来,粒粒银屑变成丝丝白线,轻柔地在空中飘舞,冰面上很快就盖了薄薄的一层,雪儿那猩

    红的披肩也变得斑斑驳驳了。从小在松花江边长大的她,一见到雪便兴奋起来。一种新的感觉也蓦然在我心底萌动着。

    过了长堤,开始那个害羞的小女孩变成了开朗的大姑娘,银屑连成的丝线便换成了一瓣瓣晶莹鲜润的梨花,大大方方地往地上铺,茫无涯际,无拘无束。转眼之间,大地上的一切都成了她的地盘。刚才还攒三聚五、依依呀呀地在各个角落晨练的人们,避雪如仇,急急奔去。环顾四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皇家园林旷荡萧疏,空无他人。我和雪儿却融在了张岱《湖心亭看雪》所描绘的那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的境界之中。

    下了大石桥,上了小山坡,雪姑娘的开朗大方变得更加热情奔放,瓣瓣梨花换成了片片鹅毛,一片大似一片,一片追着一片,任着自己的性子尽情地塑造着这个世界。我和雪儿都成了斑驳的雪人,心灵的原野也毫无遗漏地被雪覆盖了,一派自由清新、空灵冷逸的气韵充盈胸间,随着这漫天的大雪一起飞扬,一起流荡,一起歌唱。

    一下小山坡,便来到去年遇到山花燕的地方,却连一个鸟的影子也见不到。雪下得更大了,我和雪儿仿佛闯进了蒲松龄《娇娜》所营造的那种大雪崩腾的境界之中。先前的雪姑娘翻然变成了叱咤风云的女剑侠,把高空中无数个雪峰砍倒,轰然滚落下来,不分青红皂白,了无章法,劈头盖脸地往下泻。数武之外,不辨马牛,顷刻之间,已没膝盖。雪儿兴奋地欢呼着,跳跃着,从各个角度、以各种方式拥抱着雪,品读着雪,装扮着雪。我则激动地用相机凝固着雪儿和雪所创造的一个个精美绝伦的瞬间:一会儿是临流沐雪,一会儿是回眸笑雪,一会儿是仰天迎雪,一会儿是舒臂拥雪,一会儿时醉态吻雪,一会儿是依依远去地踏雪寻梅,一会儿又是迷迷茫茫的风雪夜归……一幕幕、一幅幅,仪态千姿,风情万种。

    雪停的时候,雪儿便抖落掉猩红披肩上的白雪,铺在一棵铁干横斜、琼枝扶疏的杏树下,侧卧在一尘不染的雪地上。好一幅美人卧雪图!我透过镜头静静地品读着这幅撩人心魂的图画,脑海里蓦然浮现出一首小诗,便轻声吟诵起来:大雪满深山,美人林中眠。幽禽唤未醒,月光轻拂面。

    月光是没有的,幽禽在哪里呢?突然,镜头里的雪儿急切地竖起一个指头放在唇边轻轻地

    “嘘”了一声,然后朝着斜上方小心翼翼地指了一下。我顺着她的手儿看去,眼前的另一幅图画让我的心激动得快跳出来:大小两只山花燕真真切切地蹲在杏枝的空白处,雅洁恬静,相映成趣。大的斑斓艳丽,娇波流慧;小的素雅淡洁,秋水传情。大的不停地梳理着被雪浸湿了的羽毛,小的时不时地啄一下枝头的白雪,偶尔相视一下,像在询问着什么,又像在交流着什么。她们的周围,瑞雪盈枝,条条嵌玉,花蕾半露,点点殷红。透过枝条,亭台依依,湖山隐隐。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思绪也陷入困惑迷茫之中:她们是在这里等我和雪儿吗?她们是嫌去年展示给我的图画不够美丽,又来这雪野中重新创设境界吗?她们是刚从江南飞来,惯熟了细风软雨,躲在这里避雪吗?万万没想到,在这旷荡冷逸的山庄中,两个小精灵竟然以这种方式悄无声息地和我,和雪儿和我,和雪和雪儿和我在一起!这是怎样一个难得的千年一遇呀!我和雪儿屏住呼吸,凝视着这幅绝世离尘的双燕雪栖图,完全沉浸在一个自由自然的人生境界之中。

    太阳出来了,雪境像梦一样渐渐散去。晨练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没过多久,山庄便游人如蚁,声如噪雀了。我和雪儿则避人如仇,匆匆离开,将雪后的山庄留给了他们。

    晚上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山庄宾馆的床上,一边体味着当下雪夜读书的心灵感受,一边回味着今晨山庄雪境的精神快乐。墙外夜幕下的山庄,万木萧萧,声如涛涌。我望着窗外满天细碎的星星和一尘不染的月亮,心思悄悄离开了书中的文字,飞到山庄湖畔那个小山坡上,开始了心灵的遐想:山庄这样静,月亮这么好,雪厚厚地盖在林间的空地上,那对山花燕还栖息在白天的杏枝上吧!雪儿该入睡了吧!说不定此时正和我神游于山庄的雪月梦境中呢!想着,想着,漫游的思绪越走越远,渐渐沉浸到那个境界的深处去了。

    第二天醒来,静静地回味,发现梦境的确更美,却与原来想的不一样,像写意画变了形,情节也朦朦胧胧的,如诗句拼成一般。唯恐逝去,赶紧翻身下床,追记如下:

    雪一样的人儿,是夜空中的月亮。微风吹动着月亮,散作细碎的星光。天空摇动着星光,化作雪花飘落到大地上,每一片雪花都带着那人儿的芬芳,那人儿的

    向往。不信,你看那沐浴着簌簌大雪的人儿,激动得仿佛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

    人儿一样的雪,是仙女的衣裳。微风吹动着衣裳,化作白云的模样,相思揉碎了白云,化作雪花飘落到大地上,每一片雪花都闪耀着自由的精神,爱情的光芒。不信,你看那人儿手捧着的雪花,娇润得仿佛仙女做了大地的新娘。

    雪一样的人儿,人儿一样的雪,在这初春的荒野上,都像花儿开在我心里一样!

    海燕文学月2012年11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