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伏在寂静的光芒里(组诗)
  海燕  2012-12-28 10:32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翟营文 

    【作者简介】

    翟营文,1988年以来在《诗刊》、《诗选刊》等发表诗歌,入选多种年选。出版诗集《背靠亲人和万物》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协会员。

    玉的清澈是如此寂静

    在成熟和腐烂的边上,她的深度

    和生活相等,和枝上尚未融化的

    雪相等。别让蝴蝶提前飞来

    别让亲人的影子过早的出现,别让炊烟

    说散就散了

    现在该说到荒野里的几棵树,说到

    幸福和宿命,说到从前垂挂的天空

    被你洁净的手指轻轻划出伤痕

    在秋天你分辨不出我和身边的植物

    哪一个更像一株植物的影子,我只能

    怀抱平静,等待你和那些石头

    努力飞过谎言,然后

    梵音一样,伏在

    寂静的光芒里,一声不响

    远足者

    现在都暂时暗下来,关于

    明天的话题,院子里的那些草

    都疲惫地没入深秋

    不要提起玫瑰和天堂

    我只相信落日和灯盏

    我们都曾误入空山,误入词汇的

    温度和忧伤,期待水做的翅膀

    和向日葵结实的手臂,来证明阳光

    证明我和这个世界还在相爱

    那么打开流水打开花朵的声音

    我知道还要再花费些时间

    去辨认雾中的道路和田园上的影子

    还要记住你不断更换的地址和面容

    然后尽量把你想象成新鲜的

    一株植物一座桥,把自己想象成

    远方未曾谋面的村庄

    我和那些秸秆一定有什么联系

    那些秸秆散乱地停留在

    风里,它们的身上空了,叶子干枯

    只剩下抱紧土地的一点力气

    它们的手臂随风摇摆

    像在拒绝什么

    太阳下山了,田野里有一丝

    苦涩的温暖。我相信明天

    就会有一场更大的雨

    让这些秸秆的身前身后

    更加空旷和寂静

    我好像在等待什么

    又好像融入了空旷

    只是这些风中的秸秆让我

    充满牵挂和惦记

    不忍一个人回家

    蜡染是我一直在做的一件事

    从前也喜欢干净的事物,喜欢

    高处的麦秸垛和月亮做背景

    过滤掉跋涉和停顿连嘈杂的

    花朵和颜色也省略

    滤去清晨,只留下鸟鸣

    那些美丽的冰纹多像成长中

    留下的伤口,走向不确定深浅也不确定

    多像我沿着春天的想象被粗暴

    打断,多像一些美丽的迷茫

    而他们又是那样干净,灰尘滤去了

    浮躁滤去了,不着边际的想法和

    随意夸大和缩小的影子也滤去了

    只剩下中年的疲惫和单薄的力气

    时隐时现

    在尘世

    无缘由的喜爱下午,凌乱

    略带一点点潮湿,但那好像就是

    它们原来的位置,连同草地上的影子

    连同角落里的积雪,不需要

    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来清理

    也可以是缓慢的,慢到自己感觉出

    衰老,慢到汽笛整整响了一个下午

    纸上的情感站立不稳。一封信写了经年

    也可以忽略一株习以为常的植物

    它向下的叶片依然亲切

    时光柔软地醒着,不尖锐也不迷茫

    守住了窗口和午后的时光也就守住了

    倦怠和幸福,在时光的深处

    我们时而走失,时而找回自己

    东坡是我的父亲

    东坡是我的父亲,我随他

    在坡地上开荒,他相信朴实的真理

    燕子呢喃,饥饿的时候学会竹子

    一样挺直腰身,有时他也喂给我

    诗词,在行云流水中

    大开大合。他的粗布衣上

    有尘世的亲切

    世风刚烈,吹瘦了他的腰身

    而他的词更瘦,瘦成一柄锄头

    我们在溪边锄草,更远处

    天空很低,一些雷声隐隐而来

    最畅快时我们把天地翻转过来

    倒着读一段历史

    我是他最小的孩子

    所以在他的身后没有我的脚印

    我为原野上奔跑的火车感动

    那列火车幸福地奔跑着,带动起来的风

    让这个春天有一阵小小的躁动

    穿过村庄和原野,穿过怀疑和枯燥

    春天只是他路过的一小段历程

    如果需要他还可以穿过幼稚和

    困惑,绕过一段中年的坎坷

    他的任性和执著

    让心始终欢快地跳动

    现在那列火车正跑过我头顶上

    的春天和一段傍晚

    时光一样恍惚和忧伤,那列火车

    像我在春天里新添的一道伤口

    有着新鲜的疼痛和刺激

    他那么生动地跑过,毫不犹豫地

    碾压我中年的无助和恐慌

    秋天了 那个除草机还在响着

    那个老式陈旧的除草机还在响着

    像秋天一阵不断的咳嗽,带着尘世的

    微凉,青草的味道,在这个午后蔓延开来

    这阵强大的青草气息

    是一个季节最后的谢幕

    像一个人在被修剪头发,从头到尾

    那些草默不作声,对着天空默不作声

    沉默的心事只有除草机能懂

    铿锵的节奏中草末乱飞阳光乱飞

    那个老式的除草机现在

    正从一个坡上缓缓移过来,像在努力

    完成一件必须做完的事情,他的声响

    听起来,有些骨节的支离和疼痛

    2012年11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