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随笔五则
  海燕  2012-12-27 14:53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赵树发 

  辽宁文学巡展营口卷

  【作者简介】

  赵树发,男,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诗集、杂文集、电子版文艺作品集多部。辽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文艺理论家协会会员。

  

  想起“人之初……”

  因徒手接住坠楼女孩,被网友亲切地称为“最美妈妈”的吴菊萍众望所归地当选“2011年度感动中国十大杰出人物”,这是媒体的力量,是平民的力量,更是人性的力量。

  按照“八股”模式,每每有英雄壮举之前,脑海里便会涌现出一系列英雄人物: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刘胡兰、欧阳海等等。人在危险面前,在道义的选择上当然是可以犹豫的,选择之前,如果有一系列英雄人物做榜样,很可能会激发出意想不到的壮举。但是吴菊萍绝对例外,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那个瞬间不容许她想出任何一个完整的名字,她完全是出于本能,出于“女子虽弱为母则强”的博大母爱,出于“人之初性本善”的纯朴,不假思索地伸出天使般的双手,让不幸坠搂的小女孩幸运地躲过了死亡的魔爪,获得了新生。那一刻,吴菊萍关注的不是自身的危险,而是像她自己生命一样贵重的女孩的生命。

  之前,我对孟子所说的“人之初性本善”和荀子所说的“人之初性本恶”一直不大理会,因为我不知道他们的观点有没有理论依据,我只当是“百家争鸣”的一个插曲。后来出现个萨特(存在主义哲学的代表人物),关于“人之初”,他提出了折中的观点。他说人之初是无意识的,就是一张白纸,所谓的善恶是后天作用的结果。萨特的这种推崇后天影响的观点很容易让人相信,但我认为,他至少忽视了遗传学,就像老话所说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

  吴菊萍不过是一介平民,她也许还真不知道“人之初”的哲学意义,但她知道“人之后”应当怎么做。每个人都不是生活在真空里,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得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就可能遭遇许多意想不到的事。在瞬间的选择上,更能绽放人性的光芒。

  其实对于“人之初”这类绕弯子、累脑筋的事我经常选择的态度是忽略或旁观。但是吴菊萍的事迹之后,又勾起了我对“人之初”的好奇心。说实话,我也没有证悟“人之初”的天分和能力,所以我宁愿把“人之初”理解为“做人的基本原则”,也就是说你想迈进“人”的门槛,至少得有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一些善举。吴菊萍正是恪守了人的基本秉性,并付诸实际行动,所以她才真真切切地感动了中国。

  我们片面理解了叔本华

  自古至今,全世界解读叔本华的人都回避不了这样的文字:“幸福的可持续性对人来说是不可能的。我们天生的构造就决定了我们的生活要不断地产生意志、追求满足。当我们获得我们所渴望的东西时,我们可能会沉湎于片刻的欢愉之中,这种欢愉仅仅是我们在苦苦寻找事物时的一种放松。但这毫无例外是短暂的。要么我们沉入厌倦,要么我们就发现自己还有尚未实现的欲望,这种欲望促使我们继续去追求满足。那么,所有的人类生活都在痛苦和厌倦之间左右摇摆。”这是叔本华在他的代表作《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里不厌其烦地告诉人们的话,由此,叔本华被定性为不折不扣的悲观主义哲学家。

  其实,在同一部书里,叔本华在解释人类痛苦的成因之后,又提出了一系列改善和拯救的措施。他说:“要认识到对别人施加伤害是一种自我伤害,因为从意志这个层面上来讲,施加伤害的人和受到伤害的人是一个人。只是在现象这个层面上看,我们认为两者是不同的。”这种劝诫人们不要害人害己的说教,显然是积极的一面。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一书的最后部分,叔本华提出了一个极端的解决方法,那就是禁欲,也就是有意识地否认生活中的意志。他说禁欲的目的是通过减少欲望,最终战胜意志。这有点类似佛教的观点,即“无住相”、“放下”和“四大皆空”。

  英国当代哲学家奈杰尔 .沃伯顿在解读《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时说:“即便是我们拒绝了叔本华思想中的形而上学基础,但在艺术、经验和痛苦等方面他还是有很多高见,我们可以从书中挖掘出来这些睿智。”他还说:“一些从事艺术工作的人已经发现叔本华的著作鼓舞人心,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尽管叔本华宣称禁欲是通向拯救的途径,是解除痛苦的方式,但据奈杰尔 .沃伯顿考证,“他自己却没有保持贞节,经常在性爱中乐此不彼”。看来,叔本华自己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因为他热爱生活,并积极地享受生活。

  “一分为二”怎么分?

  “一分为二”是哲学术语,指事物内部的可分性、矛盾性。中国古代不少思想家都提出和阐述过这个概念。《黄帝内经 .太素》撰注者提出:

  “一分为二,谓天地也。”南宋朱熹在说明“理一分殊”时认为“一分为二,节节如此,以至无穷,皆是一生两尔。”其中含有朴素辩证法的因素,但并没有超出一个分割为两个的思想。列宁在《谈谈辩证法问题》中说:“统一物之分为两个部分以及对它的矛盾着的部分的认识……是辩证法的实质。”1957年毛泽东在《党内团结的辩证方法》中说:“一分为二,这是个普遍的现象,这就是辩证法。”(《毛泽东选集》第 5卷第 498页)以后又多次加以论述和应用。总之,唯物辩证法所说的

  “一分为二”是指一切事物、现象、过程都可分为两个互相对立和互相统一的部分。也可以看作对立统一规律的通俗表达。中国古代有个“塞翁失马”的典故,可以看作是“一分为二”的最好注解。

  以上是关于“一分为二”的哲学表述和学术定义。但是,那些大思想家、大哲学家都忽视了

  “一分为二”的应用性,即:“一分为二”怎么分?是“对半分”还是“三七开”、“四六开”?从字面上看,,

  “一分为二”很容易让人理解为“对半分”这势必会助长一些人的“阿 Q精神”,而且,还

  可能为一些违规违法者提供推卸责任的理论依据。举一个通俗的例子:如果你无故打我一个大嘴巴,我是不是不应该恼怒?因为按照“一分为二”的观点,虽然我的脸火辣辣的,但你打我的手也一定会疼——这是哪门子混蛋逻辑?!

  2010年 12月 7日,河南渑池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共造成 26人遇难。可以说这些年来,由于矿难的频频发生,已经激不起民众更多的愤怒了,但是河南的渑池矿难,却强烈地刺激了人们已经麻木的神经。倒不是因为矿难的死亡人数,而是矿难发生后,当地的一个副县长在事故调查会上的发言。那个叫魏保元的父母官说:“一是周密安排部署;二是狠抓隐患排查;三是严格查处生产矿井‘三超’和‘三违’行为;四是严格实行煤矿安全检测……”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台上的一位省纪检领导打断了:“魏县长,你自我表扬的话不要再说了,说你的问题,你都自我表扬了咋还发生事故呢?”你看,那位魏大官员把“一分为二”的观点吃得多么透彻——虽然死了 26条生命,但是我们有“一二三四……”的亡羊补牢措施。

  2011年 7月 23日,高铁在温州发生追尾事故。一位铁道部的新闻发言人在搜救工作进行才 72小时就宣布脱轨的车厢内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他刚说完不久,又有一个小女孩被成功解救。当记者追问对此怎么解释时,那位发言人说:“只能说这是个奇迹。”如果按照“一分为二”的观点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虽然死了那么些人,但毕竟还有个小女孩奇迹般生还。

  去他妈的“一分为二”吧,那个小女孩根本就没死,哪来的奇迹般生还?

  人是哪来的?

  很多年前,不经意听到诗人姚志刚先生一句话:“我就不相信人是猴子变的。”我不知道是什么背景和起因使得他说出了这句惊世骇俗话。按照我所受到的正统式学院教育,从小到大,一直被灌输“人是猿猴变的”,所以,听到姚志刚先生这句话的时候我一下子就警惕起来。我记得姚志刚先生的下句话是:“如果人是猴子变的,那么猴子是哪来的?”这多少让我有些失望。从人追究到猴子,再从猴子继续追究下去,追究到啥时候是个头?既没有说服力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大概是初中的时候学生物课,书本上说世界上第一个有生命的生物是草履虫。草履虫一点点进化成水生动物,又一点点进化成陆地动物,又一点点有了其它生命直至有了人类。其实那么漫长的演化过程能是几句话就说清楚的吗?太缺乏实证了,反正我当时就不信。不过后来说到人是由类人猿演变来的,我似乎相信了,因为毕竟人和猿猴相对来说能接近一些,但仍然缺乏实证。

  关于人类起源,仅在中国就有女娲造人、盘古造人、地下来人(哈尼族)、木刻造人(傈僳族)、龟婆孵蛋(侗族)、神膝相擦(高山族)等很多种说法,其中流传比较广的是女娲造人。外国可能有更多的关于人类起源的说法,流传最广的当属上帝造人。女娲造人是神话故事,上帝造人是宗教信仰,我都没有资格去猜想和论证。流传不太广的还有一种说法,说地球上人类的产生与外星人有关——外星人和黑猩猩杂交,产生了黑种人;外星人和黄猴子杂交,产生了黄种人,外星人和白猿杂交,产生了白种人。当然,这种无稽之谈我是当笑话听的。

  还回到姚志刚先生的那句话上来。“我就不相信人是猴子变的。”是啊,为什么人不能是猴子变的呢?这个问题在我的脑海里很有趣地留存了很多年,现在我试着回答一下:既然猴子有变成人的功能,那么,每一年的每一天的每一时的每一刻都应该有猴子逐渐地变成人,不可能只有那一批猴子会变成人,变完人后,猴子就又失去了变成人的功能。如果这样的话,岂不和“上帝造人”的说法如出一辙?只不过是“上帝”在“造人”之前先造了一批能变成人的猴子而已。

  如此看来,我还是坚定地支持姚志刚先生的观点。至于人究竟是从哪来的,是专家们研究的事。不是我等小文人能参透的。

  赠书轶事

  读过贾平凹先生一篇文章,说的是他有一天在旧书摊上看到一本自己的书,便随手拿过来翻了翻,发现扉页上写着“请ⅹⅹⅹ先生雅正”的字样。显然“ⅹⅹⅹ”先生是贾先生熟识的朋友,见到自己好心相赠的一本书竟遭此境遇,贾先生哭笑不得,当即买了下来,在扉页上写道“再请ⅹⅹⅹ先生雅正”,然后寄给了那位朋友。

  十五年前,我出了本诗集,当时手舞足蹈地赠送了好几百人。里面有作家朋友,也不乏缺少诗意的公职人员和大小老板。既赠书当然有赠言,

  而且指向非常明确,给谁的就是给谁的,赠言也极少雷同。大约两三年之后,我在旧书摊上也看到了自己的书,我好奇地打开扉页,发现是我赠给一个开印刷厂的小老板的。我赶紧花一块钱买了下来,然后做了销毁处理。我不敢步贾平凹先生之后尘,写上调侃的文字再赠给他,因为我这点小名气太容易被人忽略了。

  前不久去千山旅游,想起了久违了的当地作家姜鸿琦,就给他发了个信息,告知他我来了。不一会,姜鸿琦的电话就打进来了,让我赶紧到市里见面,还说他已约了辽阳的两个作家,正打车往这赶。傍晚时分,我赶到了姜鸿琦的住处,还没坐稳,辽阳的王念清和李舒慧也到了,我们一并来到了附近的酒店。酒到方酣时,诗人巴音博罗也晃晃悠悠赶了过来。那天姜鸿琦的兴致很高,不仅是因为老友相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刚刚出了本书。在座的两位女士得知姜鸿琦是位作家后,兴奋得不得了,争着抢着让姜鸿琦签名留言。其中一位女士打开书后,第一眼看到的是署名孙ⅹⅹ(著名小说家)写的序。立刻就警觉起来,充满疑虑地问姜鸿琦:“这到底是谁写的书呀?是你写的吗?怎么写着孙ⅹⅹ的名字?”我不知道当时姜鸿琦是怎么想的,至少我愤愤不平——这种连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赠她书作甚?!

  近期我相继还要出几部书,这回我一定要慎重地选择赠书对象,我想我得对我的“劳动成果”给予必要的尊重。2012年11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