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在阳光下深情歌颂月亮
  海燕  2012-12-17 14:01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刘树元 刘倞 

  ——评海飞的影视文学剧本创作

  【作者简介】

  刘树元,现供职于湖州师范学院文学院;刘倞,现供职于湖州师院后勤服务总公司办公室。

  

  剧作家海飞的另一个身份是小说家。他左手剧本右手小说,几年来曾在《人民文学》、《收获》、《十月》、《清明》等刊物发表了《像老子一样生活》、《看你往哪儿跑》等一些让人喜欢的作品。2011年的中篇小说《往事纷至沓来》(《十月》),长篇小说《向延安》(《人民文学》)一经刊发即有多家选刊选载,并被两家影视公司买走影视改编权。《向延安》还获得了年度“人民文学奖”。从 2010年创作《旗袍》开始,海飞接连创作了《大西南剿匪记》、《旗袍2》、《从将军到士兵》、《太平公主秘史》、《铁面歌女》、《代号十三钗》、《隋唐英雄》等多部影视剧。有一个现象,他的小说写现实生活题材的多,而电视剧本却是写历史题材的多。用小说叙写现实,用影视文学进行怀旧。以十足的镜头感着力塑造刚柔相济的女性,构成了海飞创作上的一个重要特点。

  一

  1.艺术叙事的底层视角。在谈论海飞的影视文学剧本创作时,我愿意首先谈谈他的小说。作家本人坦言,最喜爱的依然是写小说。他的小说比较生活化,故事性强,接地气。而且具备文字表象下暗流涌动的气场。他早期的小说创作,一直凭悟性写作,让人有阅读享受,有感叹、开怀的情绪。其后强调小说还用来让人思考,愿意把小说看成是可以探究历史“本质”究竟如何,震动读者心灵的惊雷。长篇小说《向延安》与 20世纪 50—70年代的“革命历史小说”不同,写出了新一代青年对革命与理想的态度,对那段历史和时代以一种开阔的视野做了新的理解。让人印象深刻的小说《像老子一样生活》(《清明》2008年第 4期)、《我叫陈美丽》(《清明》2010年第 1期),塑造了同为底层女性的 K155路电车女司机国芬、公司推销员陈美丽等鲜明女性形象。这些人物描写有某种延续,挖掘深入到了生活的内在逻辑,写出了人物性格的内在精神,特别的有生活内容和质感。海飞好似站在苦难之上眺望美好希望,作品里处处洋溢着一种艰辛相伴的温暖。不论生活与小说哪个更精彩,作者在这里总爱追求一种坦率诚实的表达,让场景的四处都有其个人生活的影子。作品中的人物是普通的,内在精神是向上的,行为也是得体而强烈的。为了美好的情感需要,情节总会毛茸茸地,有质感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正如其所说:小说应该更好、更精彩、更有深度、更令人激动,应该在文字里装满那种辽远的东西。

  如同在影视文学剧本里面热烈表现上海,沉静的海飞对现实生活,对杭州这座城市都十分熟悉。尽管他崇尚《赵邦与马在一起》、《干掉杜民》这样具有寓言和仿梦特点的作品。但他对现实浓郁的生活情节却可以手到擒来。他一方面在小说里老实认真地去书写生活,以心灵去感应欣赏者的心灵。又自比寓言化小说《赵邦与马在一起》里的那个赵邦,是一个迷惘混沌的人。即便找到了那匹马,他仍然会迷惘得不知道方向。小说在近乎梦幻想象的生活情境里,又有精彩的颇具现实主义品格的真实。他的“创造力并非表现于表达形式层面,而体现在虚构层面,即创作并安排故事的能力”。①这种矛盾的认识反倒使得海飞的写作具有了艺术的轻灵之感,同时,面对现实社会中人们那些功利主义的状况,常常负责任地发出检视的疑问。在电视剧的历史叙事中,更多呈现为底层与普通人的视角。

  2.精神追求的亮丽表达。海飞的影视文学剧本创作更多沉溺于历史题材,这主要的不是在叙写历史本身的样子,而是通过历史来展示一种精神,在于对其背后隐秘动力的揭示。通过对活生生的有理想,有追求的革命者形象的塑造,不断强调我们民族文化和革命精神的重要价值与力量。2011年初荧屏热播的电视剧《旗袍》有一个结构牢固的故事框架,复杂而干净的人物关系,以及精英化的主题。是一部跌宕起伏地展现民国年间的苍茫与沧桑,表现英勇的女特工抗日锄奸,以及人性复杂性的谍战作品。如同我们集体记忆的一部分,传奇女子关萍露好似浣纱女西施,一身抵得百万雄兵,壮美人生如诗如虹,正面含义绝不缺失。信仰在这个剧里得到了很好的体现,美丽的关萍露从一名年轻、天真、鲁莽的女学生和锄奸队热血青年,不断成熟发展。她本可以与自己爱慕的富家子弟赵世杰享受荣华,但美好的信仰使她成长为屡建奇功的女谍报人员,毫无保留地用生命和青春祭奠自己的理想。她身姿曼妙,穿着名贵的九凤旗袍款款走来,显得如此高贵典雅。回眸一笑里有着岁月的明媚与沧桑,内心隐着的激情与热忱,还有对生活的美好期盼。关萍露忍辱负重,设法接近汉奸头子丁默群,成为了沪上旗袍皇后,赢得了丁默群的青睐。为了完成潜伏的任务,背下汉奸的罪名,遭受周围人们的

  误解。她那位朴实忠厚的父亲,支持女儿走上革命的道路,在女儿沦为“汉奸”后,每日拉二胡来寄托思念之情。最后在高压下精神崩溃,上吊自杀。丈夫赵世杰是个浅薄而又自负、爱表现又无信仰的人,最后叛变革命,被关萍露亲手除掉。作品的人性深度与复杂让人敬叹。

  美丽的关萍露为了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从容地看着丈夫和自己的同志假结婚;为了救护同志主动暴露,慷慨赴死;为了能继续潜伏,甘愿忍受汉奸的骂名。这信仰的动力来自内心最深处,荡气回肠的剧集内涵,毫无保留地用生命和青春诠释了血与火,青春与奉献,以及革命与奋斗的意蕴。该电视剧提供了与欣赏者有效沟通的价值标准。剧中女主角的原型就是一生从未索取,真正有理想的才女加美女。而描写极司菲尔路 76号汪伪特工首脑人物大汉奸丁默群阴险狠毒、深谋远虑,杀害军统特工和共产党地下党员时绝不手软,枪毙人时从容地在文件上批上一个独创的“诛”字。都是为了反衬英雄的精神所在。把丁默群写成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服饰文化研究专家,喜欢收藏旗袍,并对旗袍典故津津乐道,这都拓宽了这一人物性格内涵的宽度。英雄的生存斗争环境也更为惊心动魄,更易感染众人。

  3.旧上海形象的浓情书写。喜欢接受新鲜写作手法和切入角度的海飞,在影视文学剧本中时常站高放远去写那些美丽可敬的女性,尤其是上海这座城市的有为女子。女人和一座城构成了作品美丽雄浑的交响。这一方面有商业利益的考量,另一方面,作者也有意无意间将城市形象的书写呈现出来,让我们耳目一新。《旗袍》一剧中有对笔底人物性格化的情感描写,比如中共地下党人关萍露的成长史,还塑造了大汉奸丁默群,我党地下工作者钱鹏飞等人物性格。同时重视重现旧上海的风云,细腻描摹上海的城市形象。剧作善于呈现“孤岛时期”的光荣与梦想,旧上海名媛的传奇人生,黄浦江畔的爱恨情仇,百乐门舞厅的惊天刺杀,无不成为上海滩见诸报章抓人眼球的新闻。通过外白渡桥、百乐门、外滩等标志性的建筑,表现上海形象,这系列剧作完全可以比肩王安忆的《长恨歌》。他对上海的诠释力避开以往的地方,去发现更远处那丛有着苍凉之美的荆棘,将之演绎为看点极强的故事,成为电视剧中丰盛的精彩。剧作《铁面歌女》讲述的是民国年间,上海滩一座种满玫瑰的神秘庄园里,接连不断发生的扑朔迷离的故事,是关于爱情恨仇的又一影视作品。容貌姣好的山村采茶女胡音音父母双亡,巧遇富家子弟白一鸣驾着飞机在未开发的风景区探险,迫降时被胡音音救起。赢得爱慕,一夜缠绵后,白一鸣离开了山村,留下一块双鱼玉佩和自己的电话号,并说好一个月后接胡音音到上海。久等未果,怀孕的胡音音去上海寻找白一鸣不遇,尽管这个处理有点不可思议,但戏剧化推动了情节与人物的继续。其后,她生下一双儿女,并得到作曲家陶大为的关照。从此后,胡音音与真正爱她的这个男人靠卖唱共同生活在一起。

  故事可以虚构,历史需要真实;事件可以虚构,细节需要真实。作品从上海这座城市扩展了空间范围。上海滩、玫瑰庄园、神秘的情节、复仇的主题,甚至让我们看到了希区柯克作品《蝴蝶梦》的影子。其中胡音音式的沉默和隐忍充满张力,沉默的芳魂让作品萦绕着浓重而挥之不去的悲哀,也引起无数欣赏者心灵的震颤,让人对一个弱女子的情感悲剧唏嘘不已。那夜色深处神秘的歌声吸引人物在重重迷雾中寻找真相,而真正的幕后操纵者正隐藏在黄浦江畔对她虎视眈眈。这虽然很容易出剧情,却很难做到和所有观众沟通与交流。

  上海城市形象独特的文化气质也在海飞的手里得以重彩登场,他积极融入和想象上海人的生活与文化,让人们感受上海滩徐徐吹来的晚风,仿佛享用坐在老公馆里品咂咖啡的生活,在爵士乐中完成一种缓慢的苏醒。亦如能让你透过历史的尘埃,看见一个个有着多重文化印记的美丽女性,以及陌生的自己正缓缓走入我们的视界。

  影视文学剧本《代号十三钗》是一部战争题材作品,也可以归入谍战剧类型。该剧将枪战、动作、美女、悬疑等诸多元素融合,打造了一个抗日战争初期,硝烟弥漫、局势动荡的上海城市形象。随着军统要员投敌叛变,日伪军气焰逐渐嚣张,国民党上海站长顾海峰组建了一支名为“代号十三钗”的女子特别行动队。为了抗战的胜利,她们集结上海滩,牺牲了宝贵的青春和爱情。十三名身怀绝技的年轻女子胆色过人、能力超群、热血爱国,被中共地下党员郭春光相中,并最终吸收到我党抗日队伍中。他们在与敌人的周旋与角逐中,粉碎了日伪军策划的“蒲公英”秘密计划,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国家荣誉,为抗战的全面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该剧作与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精神上有异曲同工之妙,都试图通过一群年轻漂亮女

  子在战争中的毁灭来控诉战争的残酷和罪恶。透过十三钗的成长向观众展现女性在战争中所作出的牺牲和在精神及肉体上遭受的伤害。这十三位巾帼英雄来自社会各个角落,背景不同、价值观不同,但国恨家仇使她们聚集在一起,同仇敌忾。战争文化培养的“精英特工”李凤凰,同样热爱生活,有着普通女性的喜怒哀乐。这些柔中带刚的特质,以及不乏细腻的感情纠葛令这个角色十分生动立体,充满人性的色彩。李凤凰、顾雪峰、郭春光之间的三角恋,徐子晏与武田正治的异国情缘,错综复杂的烽火爱情令人感慨。正因为外部条件的恶劣,使得爱情更加纯粹和珍贵。剧中李凤凰等人就是在生与死的考验中慢慢理解了真爱的含义,找到属于自己的意中人。剧作给人们一种深层的感动与触发,一种隽永的回味。

  二

  1.柔与刚相济的人物与风格。创作态度十分严谨的海飞对作品有很多的尊重,他喜欢写情节化的正剧,喜欢思考一番后才落笔,绝不轻率叙述。这让他的剧本语言干净明快,在保留小说痕迹的同时,多了委婉温和的风格,显示着一个在月光下喝烈酒的叙述者的特征。他的影视与小说相互依存,能游刃有余地取舍情节,认真负责地传达故事。当然,海飞不是一个追随时尚的人,觉得即使是主旋律作品也不能搞得太正统,浓眉大眼从来不是革命者唯一的外部特征。以力与美融合的方式,刚柔相济的情节,轻松地叙述中国近现代史上那些柔美刚毅的人物,成了他作品的主体风格特色。2011年他创作了 40集电视连续剧《从将军到士兵》。这部史诗特质的军旅题材作品,取材于开国的“疯子战将”王近山,以及五万女兵赴天山的真实历史事件。作品以个性十分鲜明的人物形象,表现了战斗英雄与三个不同性格女人复杂纠结的风雨情缘。通过情真意切,凄美悲壮,感天动地的故事,诠释了战争与人的主题。是一部激情燃烧,追求真爱,歌赞自由,展示生命真谛的剧作。男主人公契合了观众的审美心态,让人们找到了看剧时的期望与快感。

  在那血火与和平交替的岁月,一批在战争年代浴血奋战的军人,以忠诚和信念铸就了热血军魂。男主人公王朝天征战沙场,屡立奇功,从一名小号兵,从枪林弹雨中一步步走到司令员的位置。他极具人格魅力,是一个有大爱的人。他战功卓著,敢做敢当,又嫉恶如仇,喜欢喝酒。他爱军号,爱吹牛,我行我素,错误不断。在解放津门后,爱上了有“英雄情结”的妻妹李露婷。而为照顾手下已阵亡的坦克营长的遗孀田妹,把她们母子收留身边。妻子李露瑾看不惯其作派,于是一封信将他告到中央高层领导。王朝天被撤销一切军职,调到西北边陲戌边垦荒,从将军降为士兵。斩断了与李露婷的联系又收到妻妹绝交信的王朝天,一气之下与当上了家中保姆的田妹结婚。

  大西北解放后,二十万人民解放军和起义部队留守于此,屯兵开荒种粮。性格明亮、浪漫的妹妹李露婷仰慕英雄,敢爱敢恨。她不妥协、不服输,第一批入疆,千里迢迢追寻爱情。在荒凉的天地里与王朝天相守,以致最后守着爱人的尸体日夜说话、朗诵,安静地送走了王朝天。而不懂得如何去爱的姐姐李露瑾一直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矛盾,动辄以马列主义来说服和苛刻地教化王朝天。没有安全感的她以向上级举报的方式来管束王朝天,导致婚姻彻底破裂。而坦克营长任长河的遗孀田妹,做了王朝天家的保姆,她那健康纯朴,率真善良的性格赢得了王朝天的喜爱。她婚后事事以王朝天好恶为重,最后为救孩子,身陷沼泽,带着对王朝天不绝的爱意离去。

  剧本着重写了战友之间磕碰中见真情,对手之间互搏又惺惺相惜的情感,以及有情人之间爱得昏天暗地,甘愿以生命奉献的真情。动人心魄的战争场面与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交织,大写的“人”字构筑了可歌可泣的军人魂。

  40集电视连续剧《大西南剿匪记》,借了剿匪那段历史叙写了一段乱世中的情感故事。妩媚娇憨的歌仙郑幺妹和强悍如虎的土匪刘大卯等男人,在黔东南的十万大山中,有了无边无际且柔软敏感的爱情。剧作有着清晰的女性立场,娇美的郑幺妹穿起了作品的主线,外柔内刚的性格表现抓住了观众的视域。细腻的铺排有吸引人的功力,让我们记住了提篮洞这样一些充满意味的符号。戏的后面,大卯为救幺妹被特派员一枪击中,幺妹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心上说:“你摸,我心里全是你……”更把幺妹这一人物对大卯那温柔绵密的性格,展露得意境深远。真的爱情是令人尊敬的,现实又是残酷无比的。在不瘟不火的叙事进程中,人们感受到淡淡的忧伤。加之海飞的影视语言有动感十足的视觉化、快速转换的情节进展、扑面而来的强大节奏感,都强化了描写的作用。精彩纷呈的细节化事件令剧中弥漫着文艺气息。除了情节设计,旁白、对白在素朴中凸显着雅致,也十分有冲击力,刺激了欣赏者的多种感官,进而构成了那种以小的切入口、小人物来写大事件,以情感人、抓人的艺术功效。

  2.以悬疑剧结构扩张观赏性。海飞是小说家,但他不赞同故作清高地沉浸在所谓的高雅艺术中,所写的并不属于理性深邃的作家电视剧,而都有着十分生活化的,总是颇费一番匠心的剧情。一般来说,电视剧按照情节的发展脉络,可以大致归纳为:“爱与浪漫、危难与求生、复仇、成功与成就、调查与探求、团体和家庭纽带、幻想、回归”。②他往往综合了前三个方面的内容,挚爱以悬疑的手法进行了建构。他曾坦言对电视剧《潜伏》、《人间正道是沧桑》等十分喜欢,有的电视剧在题材上就很接近于此。所有的戏剧悬疑都被海飞灵巧地混合在其电视剧本中,作品往往悬念迭生。在介入电视剧创作的同时,保留了个人较为鲜明的艺术追求。他“首先是一个将自己完全融入他所看见事物中的观众”,③怀着十分轻松坦然的心情,完全沉浸在艺术的想象之中展开写作。谍战剧包含了一个特别吸引人的元素——悬念,还包含了推理和斗智。间谍们混迹江湖,靠的就是见微知著的智慧和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心理素质。观众看此类作品,很大程度上也是希望跟着剧中人物一起体验和解题。如果剧作者总能在生活的逻辑下棋高一着,观众难于拿捏,于是就会心生佩服。所谓“尊重观众才能得到观众的尊重”。反之,就会因为仓促造成的某些疏漏而被人们判定为虚假。《代号十三钗》在美女枪战的外衣下包裹着一颗悬疑的心。作品中那个巨大的悬念始终萦绕在残酷血腥的故事中——究竟谁是一号金钗?十三钗作为一支潜伏部队,在“铁血锄奸”行动的召唤下被相继唤醒,但是一号金钗的身份却迟迟未揭开。剧作给观众带来一次全方位的感官享受,一边看着令人血脉喷张的美女枪战,一边还能从中找到解谜和推理的乐趣,叫人真正投入剧情之中。老辣阴险的敌人与勇敢美丽的女性碰撞,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激情火花。不到最后一分钟,观众无法猜到结局。解密的乐趣和推理的快感,令欣赏者充分地享受到谍战悬疑艺术的魅力。热闹激烈的《代号十三衩》天马行空,堪称引领当下谍战题材风潮的标杆之作。

  而那部《旗袍》全景式地展现汪伪特务机关的凶残阴险、中共地下组织在逆境中的奋战过程、情报战中的斗智斗勇等看点,剧中复杂人性以及凄艳爱情的表现,都为这部悬疑谍战片增添了一些亮色。但无论何时,追求作品的意义比讲求作品的意思总是更重要,而不是相反。海飞的擅长是情节剧,到目前还没有创作瞄准现实,掐中社会热点的影视文学剧本的计划,似乎久违了像小说那样把身边活生生东西交给观众的锋利的现实主义精神。我喜欢欣赏历史表现的精彩与灿烂,也更欣赏海飞在小说中对现实大大小小生活的充分关注与表现。这是欣赏者的热切期待,也应是有胸怀,乐于挑战自己的创作者难以推卸的艺术责任。

  【参考文献】

  [1]〔法〕热拉尔·热奈特:《热奈特论文集》,史忠义译,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1年 1月版,第 89页。

  [2]〔美〕理查德 ·A·布鲁姆:《电视与银幕写作》,徐璞译,华夏出版社 2003年 7月版,第 39页。

  [3]〔法〕莫尼克·卡尔科·马塞尔等:《电影与文学改编》,刘芳译,文化艺术出版社 2005年 3月版,第 248页。

  2012年10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