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岁月如水情如山
  海燕  2012-12-14 15:53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_刘维新 

  【作者简介】

  刘维新,1927年出生,辽宁庄河人。曾供职于大连市房产局、中山区环卫处等单位,现已退休。曾在《新黔日报》、《大连日报》等报刊发表过文学作品。

  今天,这个大厅里华灯璀璨,蛋糕飘香,欢歌笑语,喜气洋洋。这是你,我的老伴 85岁生日宴,你神态安详地接受儿孙们的祝福。这场景看得我心里发热,不由得回想起 60年前我们结合的情景。

  你我都是庄河城山镇人。你住坡前,我住坡后。你家梨树底,我家当铺街。两家相距四里半。

  1952年夏天,我以回乡转业军人身份,不远万里从贵州回到老家。回来后发现,我根本不懂农耕,更加土瘦地薄、农具不全,实在无法自食其力。所幸家中分得几亩蚕场,还可一试身手。放蚕这活儿,时间短暂,操作容易,成本低微,风险也不太大,只要舍得流汗舍得遭罪就可以了。于是我大着胆子放了八把剪子的秋蚕。该着我运气好,这一年,风调雨顺,阳光充足,柞壮叶肥,蚕苗兴旺。大概也就一百多天吧,我的蚕茧大获丰收。我高兴得不知道唱支什么歌好了。

  我放蚕一炮打响。一时之间,传为佳话。人们不无夸张地赞道:这小子读书好,放蚕也是一把高手,有这样的好小伙,还怕过不上好日子吗?还有人说转业兵读书人,风里来雨里去多不容易,不怕毒日晒,不怕毒虫蜇,这小子不简单呢!坡前坡后好评如潮。可养蚕解决不了吃饭穿衣。

  我复员转业,还有一份责任没敢忘,那就是找对象谈恋爱,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当年我 26岁,在今天 26岁不算大龄,但在 60年前,这可是不折不扣的大龄青年。大龄青年就像秒针一样,一跳就是一格,很快就会自动升格归为光棍。光棍现在叫单身一族,挺时尚,当时可是十分可怕。光棍就意味着被鄙视,被遗弃,被边缘化;意味着不光彩,不正统,甚至还意味着门绝户断,没人接户口本了呀!所以历史不允许我打光棍,我也不计划打光棍。

  我转业回家都好几个月了,对象还八字没一撇儿呢!我开始着急起来,甚至会从梦里惊醒。古人不是说过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吗?我环顾四周,不知哪棵香草属于我。就在这时,有人上门提亲来了。这个人就是我家的近邻,你的亲二姑张子河。她和我家左右为邻,鸡犬之声相闻已经好几辈子了。有我这一大馅饼掉在 300米之内,你二姑自然不能轻易放过。她知道她娘家就囤积着一个黄花大姑娘,养在深闺已经 25个年头,老大不小,亟待出货。

  有一天,你二姑终于大驾光临,找到我妈。你二姑说,大嫂呀,我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我妈说,咱们都不是外人,有话你就直说吧。你二姑说,我不知能不能高攀得上,我想叫俺侄女跟你儿子搭个伴儿,手牵手走一辈子……我妈说,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得问问我儿子。我从蚕场回来,我妈就把你二姑的话,一五一十学说一遍,我还没等听完就大腿一拍蹦了一个高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一刻我差一点儿做了范进第二,几乎当场乐疯了。

  你二姑能说会道,也算半拉媒婆。她说,大嫂呀,不是我自己说,俺侄女呀,嘴一份手一份,学什么会什么,干什么像什么,家里家外拿得起放得下。你要有这么一个儿媳妇呀,就算你老刘家烧了高香啦,你就等着过好日子吧!这不是,土改成立秧歌队,俺侄女又会跳又会唱,那歌唱得好听呀,区长亲自给俺侄女戴大红花呀,还有大奖状。再说啦,俺侄女长得那个俊哟,就是给一朵出水荷花都不换哦。

  相亲是在你二姑家。我一见你大大方方,泼泼实实一副粗线条儿,山眉水眼,一脸桃花。便右臂一挥,在半空中虚拟了一个大大的弧形,我给你打了一个 99.99的高分儿。

  我在心中起誓,我要一辈子对你好,决不让你忍饥挨冻受委屈。我要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

  有福气的女人。

  但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你堂叔张子发堂姑张子海就不同意这门亲事,他们组成反对派阴谋派代表去学校提出抗议,坚决反对你退学,坚决反对你结婚,誓死把“搅婚”进行到底。形势不妙,事态严重,弄不好有可能婚姻流产,一切归零。情急之下我找到你——一个村大姑,一个在册的大龄女小学生张淑玉。天啊,想不到你竟然那么毫不在意,那么胸有成竹。你说婚姻大事,自己做主,一切不劳别人费心。我明天就申请退学,你回去准备一下我们结婚吧!我跟你说,他们如果一意孤行将“搅婚”进行到底,我就告他一个破坏婚姻法,破坏军婚罪。其罪不轻,把他们送到监狱打板子夹棍子,让他们老死在监狱才好呢。听到这番话你笑了,笑得那么灿烂。我心醉了,趁热打铁,一把把你拉进我怀里。初恋的感觉真美妙。这一刻,你骨感的身板令我想起咱们庄河的大骨鸡,你火热的嘴唇让我尝到家乡的烤地瓜,你水汪汪的眼睛让我看见地里的秋菠菜。我对你说,亲爱的,别人先恋爱后结婚,我们先结婚后恋爱,长吻会有的,牵手也会有的,拥抱也会有的,你就等着瞧吧。下一个节目就是结婚了。你从你坐了五年的学生长板凳上被生生拉了下来,你面对教师面对同学面对坐了五年的教室,你的心情复杂极了,有羞涩,有惜别,有愧疚,似乎也有隐隐的惶恐——你哭了,在离校的那一刻,你哭了。此前我又见过你二姑一次,我说,上学上学,那么大一个姑娘还上什么鸟学,下学来结婚得了。我可能一时心急,口无遮拦匣枪走火,骂了一个“鸟”字。没想到你二姑厚道大度,竟然毫无怪罪,把我给原谅了。婚后不久你二姑竟又旧话重提,她说咱这么多姑爷,谁也不及你老刘大姐夫,敢说敢做也敢骂,拿得起放得下,都应当向人家学习呢。你二姑识大体顾大局,不但不恨我还把我大大表扬一番,这使我直到今天也不敢忘却你二姑的大恩大德。在这场婚姻中,你二姑出力最多功劳最大,我常见她早上出门上坡,夜晚下坡回家,两下传话及时纠偏,不辞辛苦一心玉成,那条小路上留下她无数脚印。

  但说来惭愧,当年的婚礼简单至极。没有车队,没有唢呐,家里家外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初冬的早晨,天气颇有点寒意,但是依然挂着太阳,视野相当辽阔。我看到你子臣叔赶着一辆牛车,吱扭扭慢悠悠地由南向北,由远及近。车上坐着你的闺密,还有我的新娘子,小学生大龄女张淑玉。此刻我的心头不禁涌起一道浪花,这浪花是艰难,是曲折,是感激,是爱情……什么都有,但归根结底还是爱情。

  牛车终于停了下来。我穿着你用你那少得可怜的嫁妆钱替我连夜赶制的黑棉袄蓝棉裤,戴着从于厚成叔那里借来的一顶旧中山帽,向前一鞠躬,然后便拉起你的左手,一步迈进了洞房。我可以向全世界宣布,我们结婚了。如今,60年过去,我们已是金婚了!

  我记得结婚那天午饭过后,亲友们都各自散去了,你姥说这件婚事办得太匆忙了。淑玉原本就性急,前后只一个多月就过门了,为了替你赶做一套棉衣棉裤,一口火左眼边起了一个火疖子,坐在炕上难看死了。你老姨说唉呀妈,新人坐床丑好啊,人人都说新人坐床丑,福寿九十九。您外孙女两口子白头到老没问题了呀!我说谢谢姥姥和老姨的吉言,我们肯定白头到老。你看,我说得不错吧?你今年八十五岁我八十六岁,离一百岁高寿还远吗?

  我也不知道当时村干部们为什么会对我们这么好。村支书刘云发,村长李义山,公安李国斌这三驾权力马车是我们永远不应该忘却的恩人。可能是他们见我们没办法在农村生活下去,就为我们跑区跑县办理户口迁移手续,把我们户口迁入大连市区。而后我们各自顺利就业,我进了一家公司做职员,你做了商场的一名卖货员,我们终于可以拿工资了。我妈和三个妹妹也同时进了城。

  人口多,收入少,经济紧张,生活困难。我在一个小胡同里租了一套简易房居住。一间半六等房,月租六角二分钱。木条白灰墙,铁皮房盖顶,夏热冬冷。这里自来水公用,下水道公用,电表公用,厕所公用……我看明白了,只要公用多了,穷人也就多了。穷人多了,公用也就多了。

  自古贫穷夫妻百事哀,因为贫穷,咱们夫妻没少吵架。有一次为了一件小事,咱俩掐起来了,你把大凤儿的襁褓扔出一米多远,多亏扔在破棉花套上。一旦扔在砖地上,后果不可想象,大凤儿算是捡了一条命。

  又有一次争吵,我看你火大心急,骂不成句,憋得一脸茄紫,我心有不忍,不无怜悯地劝你道:你骂不成那就唱吧。你如遇大赦,立马放声唱道:自从嫁了你呀,幸福都送完。没有好的吃,没有好的穿,没有人民币,也没有房地产,住的也不宽,用的也不全。这样的家庭简直是地狱罐,这样的家庭简直是地狱罐。

  我也不是省油的灯,也不是光吃干饭的。你方唱罢我登场,我回唱道:自从娶了你呀,每天听你烦。没有好的话,没有好的脸,没有温暖,也没有情绵绵,吃的饭不净,铺的也不软。这样的婚姻简直是琴乱弹,这样的婚姻简直是琴乱弹。

  互“骂”结束,我向你敬了一个标准军礼。然后我们相视一笑。是呀,你的好处是一片汪洋大海,而你的不好处只不过一滴水,两者之间不成比例呀!

  你穷人出身,你身上有那种穷人的可贵品质,勤劳朴实又聪明能干。记得有一次红卫兵麇集商场美容部,要求剪头。三位理发师连夜加班,还是忙不过来,只好请你过去帮忙。你逮住一个红卫兵,三下五去二,不到五分钟,一个头就“拿”下来了。理发师当时就说,他要拜你为师。你还做得一手好女红。你帮助顾客工友业余时间无偿剪裁,而且只凭目测,不用尺量。你会烹饪,做出的饭菜把全家都吃得肥肥胖胖。你还特会过日子,一把剪刀用了六十年还在用。至于你的心地善良,忠诚可靠更是远近皆知。记得有一位离婚的年轻父亲,出国时为了把一岁的儿子托付到一个放心的人家,找了很多人打听。在大家的一致推举下,他最终选定你。你果然不负众望,把孩子带得贴心贴意如同己出,孩子也一口一个奶奶,和你寸步不离。分别那天,孩子哭得背过气去,你哭得昏死过去。

  从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们再也不替人带孩子了。因为那种生离死别的滋味儿,真叫人刀剜心头,万劫不复啊!不但不替人带孩子,也不养猫不养狗不养宠物了。因为日久生情,再也经不起感情的打击了。

  当然你最大的优点还是会生孩子,你一连生了一男四女。说你会生孩子的意思是,如果一旦颠倒过来,你给我生了四男一女,可叫我上哪去弄那么些钱给他们娶老婆啊!当然这是笑谈了。因为我们这些孩子大都是高学历,他们中有医学专家,党政官员,资深记者,企业高管。他们婚姻美满,生活幸福,现在你看他们正在这里济济一堂,给你过生日,为你祝寿呢。

  面对着满堂儿孙,品尝着眼前的美食,看着你这个“寿星老”,我心满意足。老伴啊,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住上过去梦寐以求的大房子,甚至坐上了想都不敢想的小轿车,不要说衣食无忧,这一切不就是天堂里的生活吗?

  我对你的评价:生活上向下看,而不是向上看。一生淡泊而低调,这是我越老越敬重你的主要原因。你这一生好像和“五”字结下不解之缘:你五尺身高,五官端正,五脏健全,五个子女,五年文化。在我眼里,你还不失为五等美人。我为有你这样一位“五多”老妻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我现在老了,你也老了,但你毕竟小我一岁,你还算一个“少壮派”。因为现在是你做饭菜给我吃,而不是我做饭给你吃。我虽然还能基本自理,但毕竟不敢离开你一步。一离开你,就有大厦将倾的感觉。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相濡以沫吧。我常希望我能死在你前头,因为没有我你可以自己生活。我要死在你的后头,我自己能生活吗?这就是我为什么把你看得比我自己还重要的原因。

  我是一个唯物论者,不相信人有来生。若有来生,我还是愿意和你手牵手再走上一辈子。

2012年10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