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对弈山水(组诗)
  海燕  2012-12-14 15:48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_田永元 

  【作者简介】

  田永元,生于 1949年 3月,山东蓬莱人。国家一级作家,全国著名铁路作家。1993年创办《中国铁路文学》,任副主编、主编;曾担任沈阳铁路局秘书科副科长、《沈阳铁道报》副主编,现任《鸭绿江》杂志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家协会副主席、辽宁省新诗学会常务副会长,辽宁省作家协会理事。

  浑河的桨声

  伴随着久远的时空

  它凝成一首歌谣

  追溯着历史的沧桑

  它鲜活着以往的流程

  只要浪朵不会消逝

  就一定会听到波动的桨声

  尽管,已载着太多的怀恋走远

  可是那么优美而动魄的声音

  常常在思绪的画卷里沸腾

  也许在不停的奔腾里

  它让一个民族的精神

  迸射出更耀眼的奇光异彩

  只有经过大江的陶冶

  一个民族才有自己真正的锋棱

  一个王朝的崛起

  从这里引爆出蓬勃

  自然,也因为承载着太多的耻辱

  而呜咽成亡国的倾诉

  在金戈铁马风扫残云里

  因它,多了几分凄婉的悠情

  啊,如今已经消逝的桨声

  却有了眼前最真切的回应

  那最后的停摆

  却为世纪的进程铺开话题

  唯有江水东流,不舍昼夜

  才会絮语着当今一个民族

  最具活力的复兴

  关于东北虎

  一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

  一个既亲切又尊贵的形象

  在我们的眼帘下消逝了

  被紧箍在笼子里的“王者”

  却没有了至尊的威容

  这里是它们的故土呀

  是谁一点点地蚕食了它们的家园

  面对虎落平阳的一幕

  没有生气的虎爪

  却会将我们的思想灼痛

  还是放虎归山吧

  既然生命在于运动

  我们的爱护

  应该书写最实在的一笔

  让它在更广,更深的山林里

  任其呼啸,放纵

  棋盘山

  真羡慕这两位老者

  在这青山绿水间

  总是那么不停歇地“博弈”

  将青山融入其中

  你们的天地一定广阔

  将绿水贯通脑海

  不倦的博弈

  才会有声有响,有滋有味儿

  彼此比它个

  虎啸山林,蛟龙出水……

  

  海燕文学月

  2012年

  10期

  一试高低

  啊,先辈是否疲累

  博弈能否有个结局

  我听到几声朗朗的笑声

  融入山水里的对弈

  是留给后人一道不倦不悔的课题

  以往的那些事情

  一杆猎枪,一壶老酒

  是我远房叔叔的装扮

  一把锄头,一袋旱烟

  是我老家哥哥的形象

  一只饭盒,同一台机床

  成为爸爸岁月的知己

  简单得如同一页白纸

  广阔得却能围住朝霞和星辰

  天是坦荡的

  地是温柔的

  溪流是甜蜜的

  腰间的钥匙常常是美丽的装饰品

  幻想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畅谈是浪花同浪花的欢聚

  对明天的期待

  如同杯中二两白干般的炽热,简单

  亲朋好友随想即到

  心灵的沟通总比当今的网络还要迅速

  总是留恋着那种感觉

  尤其在金钱装点的市面

  在镶金戴银的日子里

  遗憾着简单和快乐

  奢华和烦恼

  总是不可置换

  后悔有时也是一种幸福

  后悔那时没有拥抱你

  本来都是脉脉含情的花期

  后悔那时挽胳膊撸袖子地吵

  本来都是摘一捧山枣

  也要半分的兄弟

  后悔那一巴掌打在你的脸上

  本来是半个鸡蛋

  也要留给我吃的糟糠夫妻

  总算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

  永远的后悔是流淌不尽的

  苦涩和泪水

  如今却酿成了甜蜜

  有娘我就觉得自己很小

  老家的俗话说:一亩地要有个场 一百岁要有个娘

  有娘我就觉得自己很小

  有娘我就觉得自己富有

  有娘我还可以撒娇

  有娘就能甩开童真的衣袖

  啊,握住老娘的手

  手里攥出一江的温情

  心头流出不尽的日月星斗

  想起趴在娘背上的时候

  满天的神话通向归家的路口

  那时的娘啊是我心头的岸

  浪里飞起的舟

  有娘我就觉得自己很小

  无论坐在什么位置上

  因为娘在

  我的目光总是谦卑而宽厚

  那双颠颠奔走的小脚

  总能不断碾出人生的课题

  常浮现我的眼前,扪心问得汗溻衣透

  有娘我就觉得自己很小

  一路走来的日子

  胸间充实得如同大地之秋

  画家

  当千山万壑

  在你眼前眯缝成一条线

  当涛涛江河只在你心头撒泼

  当天地悠悠都成一个个圆

  你还缺少什么

  但愿激情瞬间飞迸

  从此将不朽点燃

  

  给一只喜鹊97岁的妈妈

  总是有诉说不尽的话语

  一年年我的院落

  是你最好的记忆

  孩子们喜欢你

  老人们惦记你

  只有满树的果儿惧怕你

  哈,调皮的喜鹊

  我总想让你成为我家庭的一员

  无论是金色的时节

  还是风雪交加的日子

  你给我喜悦

  我给你温暖

  有喜鹊的日子

  让人心旷神怡

  我以一个老司机的名义

  老司机是个什么概念

  是在烟熏火燎的日子

  去闯无数个斜坡

  经过无数弯道的日子

  是经过火烤胸前暖,

  风吹背后寒的路途

  啃着梆硬的干粮

  为革命经常加班加点的日子

  今天,在动车的驾驶室里

  自豪常常洋溢在他们的脸上

  总觉得还缺少点什么内涵

  我总想如果将昨天和今天两个人的际遇

  互相掺半

  也许现代化的故事

  真的有滋有味儿

  有地有天

  97岁的妈妈

  总是不忘她人生经历的两件事儿

  挨饿的年月和改革的日子

  常常捧起的碗又不得不放下

  膝下儿女的碗里早已空空

  只有她赔着笑脸

  将自己碗里的粥

  每只碗里匀出一点儿

  终于,妈妈倒下的时候

  一道课题奠定着儿女

  情感的底线

  改革的日子

  第一次妈妈张罗着要划船

  啊,坐在船上的妈妈

  笑声在浪里一颠一颠

  本来日子像走出江河的船

  妈妈就是船上扬起的帆

  97岁的妈妈

  让日子有了多少甜美的内涵

  2012年10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