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雨水抵达故乡
辽南8月,雨季的特征极为明显。一场接着一场的中到大雨、大到暴雨甚至大暴雨,把人们浸泡得心烦意乱。因为,这里是我的故乡。对于雨水,我有太多的记忆!
 
特别推荐
 
·尹成敏 张华侨/缚住洪水的夜与昼
·周立民/梦里可识故园路
·口子窖杯《我的父亲》双征文作品选登
·何启治/厕所见闻录
·王充闾/卓文君的勇气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星海大音
 
·谢强/从汉代瓦砾到汉代宫殿
·刘元举/啼血书写
·王玉琴/可以成立的悖论:假到极致便是真
·王向峰/举步程高日垒新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诗意行走
 
·刘晓倩/杭州的脚步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一首荡气回肠诗——评赵雁长篇小说《红昼》
  海燕  2012-09-28 13:23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晓宁 

    【作者简介】

    晓宁,本名王宁,文学硕士,二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供职于辽宁省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主要从事文学创作研究和理论批评工作,发表文学评论二十余万字。

    《红昼》 赵雁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2年 3月第 1版

    当无数冒着烈焰的铁渣如瀑布般被倾倒进河中,立即雾帐升腾,天炫地红,天空被蘑菇状的红云笼罩,红云下有一个神秘的城池……

    这是本溪女作家赵雁长篇小说《红昼》的开篇景象,颇有些惊心动魄的场面,而之后近 40万言的文字则揭开了这座神秘城池的面纱,为读者展现了一幅铁血丹心的工人群像!一曲哀婉崇高的恋歌!一首荡气回肠的史诗!故土情深、血脉相依,作家对这片神奇的土地有着难于抑制的激情,此情喷涌,化作笔端文字,方可感天动地,震撼人心。

    小说用传统的现实主义却又不乏神秘色彩的叙事方式,以新中国北方重工业的代表— —龙溪钢铁厂为缩影,记述了从上世纪 70年代到新世纪中国钢铁工业所走过的坎坷而辉煌的历程,反思了中国在工业化进程中所面临的体制、机制、观念、模式等深层次变革,即工业如何从最原始的传统生产方式走向科技现代化的最前沿。其中最感人的是塑造了以主人公林子奇为代表的新中国培养出来的具有先进知识和理念武装的知识分子群像,作为工人阶级的代表,他们对祖国充满无限热爱,将钢铁工业视为自我生存的全部意义,正是这个富于牺牲精神的群体创造了一个个钢铁神话,铸就了中国工人阶级不朽的传奇!

    作为一部大视角、大场面,笔力宏阔的书写主旋律的长篇小说,没有宏富的生活积累是无法想象的,没有深刻的对时代发问能力、反思能力,即深刻的思想力更是无法想象的,而本书的作者在这两方面则有着丰厚的储备,她以自己亲身亲历,大半生丰盈的生活积淀,全部的知识情感储备来进行一场倾情的书写,她说“我闻着钢铁城市的气味长大,我的身上落满了钢铁粉末,我的灵魂曾经亲吻过铁山,抚摸过高炉,拥抱过轧机,我身上的血脉已经与它们融为一体。这座钢铁的城市,永远是我灵魂的住所!我找到了自己的个性,破译了属于自己独特的密码。”唯有这种气度了然于胸,再加之长期在基层的生活体验,写作实践,使得作者的创作是质实的,耳濡目染,惺惺相惜,难怪在小说中的情节、事件、人物、语言等等诸多写作要素都是水到渠成的、浑然一体的,而没有多少文人刻意雕琢之感,令读者的阅读体验也是酣畅淋漓的。

    当金香峪从一个充满了神秘萨满遗风的小村庄走向钢铁工业的城市化时,一场中国式的体制、人心的变革便开始了,因为这场工业化变革涉及千家万户,涉及每一个人实实在在的生活,所以小说的视角既是宏观的又是微观的,有工业化进程中宏阔的生产场面,从无到有的艰难的技术改造进程,体制的转变,人心的嬗变,勇于牺牲的英雄主义与政治极左、玩忽职守的官僚主义、贪污腐败不正之风的博弈。同时,也微观地描写了工人真实的生活,他们的儿女情长,他们的家长里短,从日常生活角度揭示他们为新中国钢铁工业所做出的巨大牺牲,他们执著坚忍的脊梁式的人生精神。从这两方面,作者其实回答了中国社会近四十年来所不可逾越的问题,就是做什么是都要“实事求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坚持改革,剔除社会生活中不合理的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种种因素,这样才能使中国的工业化道路走向一条良性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作者用小说完成了对社会问题的积极反思,用文学的方式解读了时代课题。

    如果说这部作品最闪耀的地方非人物形象莫属,是不为过的,以林子奇、赵梁、郝家姐妹等为代表的新中国新一代知识分子及产业工人正是托起整个钢铁工业的中坚力量。作者对他们身上那种无私、忘我、奉献、牺牲的英雄主义精神给予了热情讴歌,高度赞美。特别是在主人公林子奇身上,作者倾注了高度的情感,没有将他塑造成一个以往程式化的知识分子形象,而是充分地揭示了他作为一个个体生命的全部丰富内涵。他执著、乐观,表面上诙谐调侃,内心却一副古道热肠,他为新中国钢铁事业热情忘我工作,却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在政治迫害和生活窘迫下依然保持旺盛的激情,体恤民情,与一线工人血肉相依。他不回避自己真实的情感,与郝小妮的真挚爱情亦打动人心,两情相悦,水到渠成,是自然人性的表达,小说都给予了恰如其分的描写。他不陈腐、不守旧,却实事求是,尊重科学规律,以一个知识分子的聪明才智和高度责任感托起钢铁企业体制改革和技术改造的重任,正是有他、赵梁、郝小铀、路茵等知识分子的带领,前仆后继,我们才看到了一个产业的希望,国家的希望,民族的希望!

    小说除去塑造了以林子奇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形象,更是塑造了一大批有血有肉的工人形象。作为新一代产业工人,虽然他们多从农民经过身份的转换,离开土地,成为炼钢工人,做上了“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既艰苦又危险的工作。可他们身上迸发出的如火激情正如这座城市上空的“红云”般,凝炼出城市的宽广胸怀、粗犷精神。金禾、赵腊月、郝小妮等优秀的女工更令人难以忘怀。这里值得提及的是女主人公郝小妮,这个耗尽了作者一腔爱惜之情的女劳模、好姐姐,不但将她全部的爱奉献给了炼钢厂,她还懂科学、积极上进、埋头苦干、不事张扬、刻苦隐忍,她的身上集一切中华民族女性的美德,又更多一份钢铁之花的坚毅。并且她在对爱情的追求上更体现了人性的光辉之美,她对林子奇的一往情深,忠贞不渝,最终超越了珍贵的生命,她飞蛾扑火,投入铁水炉,化作一缕轻烟。为她纯洁的爱情、为她付出一切的恋人而牺牲自己,从此她成为一个隐喻,一个化身,冥冥中护卫着钢铁工人们的安全。作者正是在她的身上对劳模重新的释义,劳模是人,他们可爱更是因为有了人的七情六欲,他们才更真实更值得人们去敬佩。

    如果说长篇小说是一种结构的艺术,那么如何组织丰富的素材,统一在主题意象之下并使之浑然一体,就成为考验每个作家艺术表现能力的必答题。《红昼》这部小说笔力宏大、细致、繁复,线索多,但主线却突出,采用了传统现实主义却又不乏神秘色彩的叙事方式来结构小说。这“神秘”二字正是作者匠心独运之处,它包含了两个意象,一是“红昼”,二是“萨满”,二者在小说中多次出现。如果说“红昼”作为对城市、工业、现代文明的象征物,在小说中起到了提领、抒情、烘托主题等作用,那么“萨满”则更深层次地隐喻了全书精神实质,更是一个民族精神集体的抒情诗,集体无意识的再现,灵魂神话的图腾。在东北这片满清王朝的肇兴之地,满族的民族符号虽然留存不多,但它的精神没有衰落,它已经化为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力量,“它使我们精神饱满,承担重任。”它使每一个生活在这方土地上的人有足够的精神动力,不枯竭的生命力,不停歇的脚步,传承着本民族的文明。因而,小说在如此的意象书写之下,陡然间加重了文化含量,使得主题意蕴更加丰富而深刻,而超越了一般工业题材小说的表述。可以认为,文化的力量依然是这部小说艺术水准的支撑因素。

    如果论及小说存在的不足,笔者认为依然触及了辽宁文学乃至长篇小说的老问题,即如何在质实的基础上探索出新的更有时代特征的全新表达方式,如何深化现实主义的表现力,如何开掘新的艺术元素来丰富发展传统现实主义,以及对浪漫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积极有效借鉴。我想,每一个执著于艺术的作家,都会深省时代的呼声,精进自己的文学视野,找到最适合自己又富于创新精神的小说方式。

    《红昼》,一部豪情与沉重共存的历史,一个产业艰难阵痛的蜕变的行程,一段钢铁工业诗意的神话,带着你回归那个时代,与那群最可爱的人一同呼吸,涤荡身心,砥砺前行!

2012年09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