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雨水抵达故乡
辽南8月,雨季的特征极为明显。一场接着一场的中到大雨、大到暴雨甚至大暴雨,把人们浸泡得心烦意乱。因为,这里是我的故乡。对于雨水,我有太多的记忆!
 
特别推荐
 
·尹成敏 张华侨/缚住洪水的夜与昼
·周立民/梦里可识故园路
·口子窖杯《我的父亲》双征文作品选登
·何启治/厕所见闻录
·王充闾/卓文君的勇气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星海大音
 
·谢强/从汉代瓦砾到汉代宫殿
·刘元举/啼血书写
·王玉琴/可以成立的悖论:假到极致便是真
·王向峰/举步程高日垒新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诗意行走
 
·刘晓倩/杭州的脚步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老家之恋
  海燕  2012-09-28 13:20 转播到腾讯微博
庄河市第六高级中学高二 王珊珊 

    老家的“年”

    窗外的鞭炮和烟花在不停地噼啪闪烁,望着满天的绚烂,我的思绪却在飘远,回到了记忆深处孩提时代的新年。说实话,我现在虽然也为过年而欢喜,但这种欢喜再也达不到小时候的那种高度,也许是因为小时候在农村过的年更传统也更浪漫。

    农村的年过得很繁琐,但这些繁琐恰是我的乐趣所在。我们首先要准备对联、大福字、彩、糨糊和各式各样的器具。除夕上午,爸爸开始忙活贴对联,忙活挂灯笼。我万分欢喜地在一旁观看,一时心痒就会把手伸进糨糊桶,抓一把糨糊就往墙上抹,然后随手拿起东西就往墙上粘。爸爸朝我瞪眼睛,我见势不妙就逃之夭夭。我的“逃跑”路线很固定,总是跑进屋里,从奶奶刚炸好的油丸中拿几个吃,然后用油乎乎的嘴对追随而来的爸爸傻笑,这一招很灵,爸爸总是无奈地摇着头出去。

    在午饭之前,家里人一定会将供桌摆好。我最喜欢摆供桌这个工作,因为会有很多小酒杯、小碗、小碟子玩,还会有带着红灯泡的烛台和金色的小香炉。我很喜欢香的味道,也很喜欢那丝丝缕缕、缠绵不绝的烟魂,我总是幻想着:它会飘到哪里去呢?那里会有神仙吗?直到奶奶往供桌上摆吃的,才将我的幻想打断。看着供桌上摆放的装着米饭的玲珑小碗,我觉得好可爱,食欲奔涌,于是就把它拿起来吃了。奶奶一回身,发现供桌上的饭没了,再一看我正鼓着腮帮子大嚼特嚼,还笑嘻嘻地说:“奶奶,真好吃,我以后可以用这个小碗吃饭吗?”奶奶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傻丫头,这碗哪能用来盛饭吃,再说这饭你也不能吃呀!这是用来供养的。别在这儿捣乱,出去玩去。”我虽不明白,但出去玩是个不错的建议,于是我到里屋拿了些小烟花,摇摇摆摆地走出门去。

    夜幕降临,妈妈出来喊我:“别再玩了,跟你爸爸‘请年’去吧!”妈妈递给我一只小红灯笼,我小心地给它点上一支蜡烛,用小杆提着它同爸

    爸一起出门去“请年”。走在两边都是树的小路上,我可以看见点点红光——那是同我们一样来“请年”的红灯笼。“请年”好神秘,我也不知道请到的“年”是什么样,反正是放了几个鞭炮就提着灯笼往家走。回到家,奶奶和小姑已经把饺子煮好了。于是一家人围着一张大圆桌热热闹闹地吃年夜饭。开饭前,小姑很神秘地对我说:“你可要仔细吃呀,这些饺子中可有秘密!”“饺子里有什么秘密?”“不告诉你,吃了你就知道了!”于是我夹起一个饺子,想也没想就往嘴里塞,没嚼几口,我突然觉得嘴中的饺子变味了——变甜了。我问小姑怎么回事,小姑说:“恭喜你,你吃到糖馅饺子了,这意味着你在新的一年中,将会甜甜美美,顺心如意,学习更上一层楼!”正说着,爸爸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吐出了一枚硬币,家人一起祝福爸爸在新的一年里好运连连。我嘴里塞满了饺子,说不出话来,只好使劲地点头,我的吃相令家人再次大笑,那笑声直透窗户,向绽满烟花的夜空中飘去……

    老家的园

    老家的园,我嬉耍的乐园,常常让我魂牵梦萦。在农村,家家户户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院子,院子周围都会有几个园子,就是在这里,我留下了儿时的无尽乐趣。

    老家的房子坐落在青山脚下,房前屋后到处都可以见到树。在 7层高的台阶旁,有一棵很大的梨树,那梨硕大、香甜多汁,而且绝对是无污染的绿色食品。在梨树的旁边,“上台”长着两棵樱桃树,我觉得它从那地方长出来就已经是奇迹了,没想到它居然还结出了果子。那红红的小樱桃让人垂涎心动,我迫不及待地把它们摘下送入口中,然后痛苦地一闭眼一缩肩,将樱桃吐出来,大叫:“好酸呀!”奶奶赶紧从园子里出来,看见我手里的樱桃和脸上痛苦的表情,就全明白了,笑着对我说:“你这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那樱桃虽然看上去是红的,但它还没熟透,不酸掉你的大牙才怪呢!”我一听连忙捂住嘴,再也不去招

    惹那些樱桃,直到它们熟透了,我才大开吃戒。

    樱桃树下是一块儿小菜地,我们称之为“西园”,奶奶在那里种着葱、韭菜和香菜。“西园”门口处还种了一些花,都有些什么花我已记不清了,但我知道肯定种了两株白色的百合。其余的地方种的都是果树,有杏树、李子树和酸梨树。这里不仅有好吃的水果,连空气也是甜香的。出了“西园”往院子的大门口走去,会看到一棵沙果树,它长在牛棚的前面。我经常在它粗壮的枝干上系两条绳子,绑上一个木板做成一个秋千,然后开心地玩上老半天。在牛棚和猪圈的夹角处有一个种芸豆和黄瓜的小园子,我们称之为“东园”。

    出了大门口有一个几家合在一起的超大菜园子,春天种土豆,土豆成熟后就种上白菜和萝卜,在老家冬天可就靠它们过冬了。大园子的外面隔着一条小道,是一条清澈的小河,里面有好多种小鱼:白漂儿、滑溜钻、鲶鱼、秋生……还有小虾、青蛙和蝲蛄。这些东西可都是农家餐桌上的补品,特别是蝲蛄,味道可鲜美了!在小河的对面是一座大山,山并不高,可山上的东西却很丰富,有拳头菜、蚂蚱菜等一些山野菜,还有小菇菜(山韭菜)、老古花、山辣姜和那满山的映山红……这是园外的自然之美。

    老家的人

    老家山美水美,人更亲。

    山青水秀的环境造就了淳朴善良的老家人。这个山沟里的人不算多,住的也并不密集,但邻里之间却相亲相爱,相处融洽,各家的孩子之间也像兄弟姐妹一样友好相处。记得我小时候从来都是不坐家的,我总是跟邻居家的小姐姐和几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小孩子在屯中到处乱跑,我们下河摸鱼,上山采花,一起去爬我家房后的一片栗

    子树……我们还到处找各种各样的器具来玩“过家家”——这可是我们最喜欢的游戏!每天晚上吃过晚饭是屯子里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候,这时候大家都会到邻居家去串门儿,轻松地闲聊,拉上几句家常,小孩子们都到有电视的家去蹭电视看。更有意思的是过年,邻居之间都会让自己的孩子把新炸的油丸送到常去的邻居家,而接受的邻居也通常会装一些好吃的让孩子带回家。这份情谊我虽然不太懂得,但还是在我的小脑袋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现在,大家都住在楼房中,钢筋水泥封住了一切,邻里之间也不见了我记忆中的那份和气,甚至连个人影也见不到,只有门上崭新的福字与小区中的彩灯提醒着人们:这不是一场梦,现在真的是在过年!

    老家真的是很美好,我甚至可以相信:无论我以后到了什么样的地方,我都不会再有这种感动。这份散发着大自然气息的、单纯美好的感受。无论怎样,记忆始终是记忆,理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而面对眼下的现实,我所能做的只有将这份美好记忆深刻于脑海,深藏于心底!

    我曾在梦中再次回到老家。那里,小河依旧在清澈欢快地流淌,小鱼小虾仍在滑润的鹅卵石与细碎的沙石上方游动;山上的映山红开得正艳,火红的一片似乎将天空也映红了;知了在欢快的歌唱,小鸟也在为知了提供伴奏;我从空中飞下,在花丛中飘落,转头看见儿时的伙伴们带着当年的欢笑向我跑来,我大声呼唤着他们,与他们拥抱,和他们一起在花丛中追逐嬉戏……突然,我醒了,看见自己躺在床上,窗外的路灯依旧亮着。看着灯光中那一片片紧密高耸且灰暗的楼房,我哭了,眼泪流进嘴里,很苦很苦……

    啊!我深深眷恋的老家!

2012年09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