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当心,《十年》来了
无所谓悲,无所谓喜,更不必大惊小怪。该来的,迟早要来,该走的,早晚要走。因为改变是永恒的,坚守抑或承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显得多么苍白!
 
特别推荐
 
·“口子窖杯”《我的父亲》“双征文”作品选登
·何启治/厕所见闻录
·王充闾/卓文君的勇气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星海大音
 
·王玉琴/可以成立的悖论:假到极致便是真
·王向峰/举步程高日垒新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啼血书写
  海燕  2012-07-20 14:25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_刘元举 

    【作者简介】

    刘元举 1954年12月24日出生于大连普兰店市,祖籍山东龙口。1980年末破格调入辽宁作家协会,历任鸭绿江文学月刊社编辑、编辑室主任、副主编、主编兼社长等职。

    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常务理事、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驻会专业作家。编审职称,一级作家。

 

    ——评刘文艳的散文长卷《爱的诉说》   

    爱的诉说 刘文艳 著春风文艺出版社 2011年 5月第一版

    记得托尔斯泰在谈创作时,有过这样的句子:当你每次在墨水瓶里蘸着血泪的时候,你才有资格开始写作。托翁那个年代是用鹅毛笔,管壁蘸墨水时,有着青色血管之蠕动感,不像现在敲打电脑,无墨水感亦无血管胀痛感。

    那个年代,许多年轻人怀揣文学之梦,拥挤在文学小路上。那时不叫笔会,叫办班。刘文艳便是在那个年代,以短篇小说《柳半拉上任》幸运地参加了省作协在沈阳举办的学习班,赫然跻身文学青年行列。那篇小说的故事早已随时光淡漠,但那极富辽西地域特色的语言,却仍然泼辣地鲜活着。

    应该是 1984年吧,迟松年由朝阳走马上任《鸭绿江》主编后,高调“出征”。小董开着我们编辑部的新车,亮闪闪地奔驰在辽西的原野上。记得途中停在一个半山腰的岔道口处,一时不知该朝哪条路走。下车后,举目远眺,一片光秃的山高地阔。朝阳地区的小说稿子一直归我分管,所以那次便一同去了朝阳。

    朝阳作家个性鲜明,郭世英、于海涛、傅月华(萨仁图娅)、田明府等,都是那一次相见的。我们在朝阳住了一晚后,便去了北票。在北票见到胡希久和刘文艳。

    第一次到北票这座县城,感受到了辽西的古朴。辽西县城街衢和建筑,与辽南县城很是相似。

    萨仁图娅走在最前面,把我们带进了一家院落。一溜平房,院子里栽种一片鲜花。很多的月季花、牡丹花,开得正盛。后来从刘文艳的《爱的诉说》中读到她母亲最喜欢种花养花。

    很多如花绽放的笑脸迎我们进屋。屋子很宽敞,刘文艳在家等候我们的到来。她那时已从北票县委宣传部调到朝阳市委组织部了。她扎着辫子,举止端庄。她的父亲母亲都在。父亲端坐在炕上,母亲热情地忙里忙外。有一铺大炕,墙上挂着好多照片,都镶在小木框内。屋里屋外活泼着一些孩子,热热闹闹的一个大家庭。

    像母亲爱花一样,刘文艳始终热爱着文学。只不过她没有执拗地拥挤在文学这条窄道上,她在坚实地走着自己的人生,直到后来当上文化厅副厅长。在我主编刊物期间,她作为杂志社的理事会成员,经常参加我们的活动。每当谈到文学时,她便会“指责”我们如何“扼杀了一个作家”。她是说有一次写过一篇小说寄给我们,未被采用。我笑着回敬:“扼杀一个作家,成全了一个局领导呵!”

    人都会有梦想的,只不过这种梦想会随着年龄增长或人生际遇的改变而趋于淡化。然而,做过《大公报》记者的刘文艳,则属于那种对文学理想始终耿耿于怀,“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人。几十年过去,没当成作家的刘文艳,文学梦却始终伴随。继那部《尹湛纳西传》之后,又有许多纪实性文字散见于各种报端。记得她曾写过省委书记顾金池的文章,在当时颇有反响。

    后来,我辞去刊物主编从事专业创作,便离开沈阳数年,在南方体验生活。这期间,得知文艳由文化厅调到广电局,工作环境改变了,却仍然笔耕不辍。当这部《爱的诉说》正式出版后,我被这部近 30万字的新著震惊了:她在如此忙碌的领导岗位上,何以有时间写出这样的大著?

    打开看时,一片泣血含泪文字扑面而来,令人心颤。这确实是蘸着血泪写出的文字。文如其人。刘文艳几乎不加修饰亦不予掩饰地将一个女儿对母亲病故期间的全部悲情,铺进了字里行间。这显然不是“写”出来的,而是哭出来的!痛楚的文字,即使不事雕琢也会深切动人。这绝非通常意义上的写作,而是她掏出一颗脆弱悲伤的破碎之心,一次次醮着血泪,划开这条血泪长河……

    在澳大利亚考察时,她突然得知母亲患病:“我马上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妈妈将不久于人世,我的心在颤抖,我的泪水已经难以控制。”

    “我的心被击碎了!内心在呐喊:天啊!怎么是这样,怎么会这样!我走在考察队伍的最后面,泪水不断涌流,已经模糊了双眼。”

    “到了中午,大家一起到饭店吃饭,我没吃,一口也吃不下,悄悄跑到洗手间洗去满脸的泪痕。”

    于是,她毅然决定提前回国。在回程的路上,出租车司机跟她搭讪,她眼含热泪。上了飞机与国外读书的侄女通话,依然泪水漫溢。

    当你最亲的亲人在你毫无准备的前提下,突然得知被查出癌症晚期的时候,那会是怎样的天塌地陷般的感受!有过同样情境与经历的人,读这样的文字焉能不涕泪滂沱!生命是多么脆弱!人是多么的无助!在陷入深刻无助感时,绝望之中只剩下了眼泪。真不知道脆弱的女人除了眼泪还能有什么。

    “给家里打电话妹妹接的,问妈妈情况,妹妹说还行。我说我这周末回不去了,下周早点回去看妈妈,我再给妈妈开点药带回去……话没说完,我便有些哽咽。”

    “放下电话我又痛哭一场,觉得应该回去,妈妈是不是也在等我回去呵!可是忠孝难能两全,还有比这更痛苦的吗?可这痛苦我又能与何人说!”

    “下午哥哥来了,妈妈拥抱着哥哥痛哭失声,这哭声撕心裂肺,这哭声震天撼地!妈妈感到自己将与儿子诀别,这诀别将是阴阳两隔,生死别离!哥哥紧紧地抱着妈妈也失声痛哭。我和妹妹都泪流满面,这凄惨,这生离死别,叫人痛断肝肠!”接下来用十行文字记叙母亲将攒下的两万元钱给孙子孙女时,又这样写道:“我承受不了这样的场面,禁不住泪流满面。”

    2008年元旦时,去婆母家祝贺新年。婆母问起妈妈的病情时,“我说‘好点了,妈你不用惦记。’

    说着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滚落下来。”

    “下午两点回到文化厅,擦去眼里的泪水,平静了一下心情,开碰头会研究工作。”

    刘文艳是个要强的人,从书中看到她处在那样强烈的悲伤之中,却仍然没有影响到工作。在母亲病重期间,从未对女儿有过任何要求的母亲,对她提出了唯一的要求:希望她别回去了,跟领导请假多陪着老人待几天。我相信再忙的工作,也不是不能请假的,但是,她权衡再三,因为到了年底,是到了最忙的时候,她还是没有请假。

    她看上去很风光地做好应做的一切工作,但谁知道在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是怎样以泪洗面。

    “那一刻,我的精神真的快要崩溃了,有人在我的两边搀扶着,我不知道是谁,我的心碎了,我要亲自送我的妈妈去火葬场,这痛苦是无法承受的。我随着送行的队伍向前走着,我哭泣地喊着:‘妈妈,你就这么走了吗,我们再也见不到你了!’” ……

    她深知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但她努力去两全着,她既不想辜负肩上工作之重任,又不能忽略做儿女之孝心。她以一个女强人的方式,以内心的巨大张力,完成着脆弱的挣扎。在这样的挣扎之中,母女间的生离死别,构成了人间的永恒的“安魂曲”,从而增加了作品的力度。

    也许有人会以为这是人之常情,谁人不热爱自己的母亲?哪一个母亲在罹患重病期间做儿女的不痛不欲生?哪一位母亲在子女眼里不是世上最好最高尚最无私的人呢?然而,扪心自问一下:我们究竟能够为母亲做点什么?忙于生计,忙于应酬,忙于孩子,忙来忙去,我们忙在父母身上的时间有多少?前些年有部书《发现母亲》,赢得了许多读者。我很欣赏这个题目。母亲是你发现和认识的第一个人,然而,母亲也是你最容易忽略的人。你是否真正发现了你的母亲究竟需要什么?在物欲横流,道德沦陷,良知迷失的今天,能够像刘文艳这样啼血含泪地呼唤母亲,是多么可贵!

    我曾问过她,这部书是怎么写出来的?她说,当初只是一种日记,是为了把母亲的病情点点滴滴记录下来,或许对后人有用。后来,她将这些文字打印出一部“内参”,只给家人或亲友看。再后来,因为对母亲的思念不仅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淡化,相反愈加强烈,她总感觉对不住母亲,总感觉无法弥补的遗憾,这源自她平时对母亲关心太不够了,只因忙于工作,而对最亲的母亲有着惊人的忽略。母亲的故去,让她支撑心灵的大厦瞬间坍塌。她将此书付梓,仅仅是作为一种内心的补尝而已。她在此书出版后,第一时间在母亲坟头“烧书”,她一边对母亲哭诉着,一边一页页将书烧完。她深长地喘着气说,母亲会收到书的。母亲看到了这部书,就是对自己的安慰。她认为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填补内心的巨大痛楚与遗憾。

    拳拳女儿之心,也能感天动地!

    本人撰写此文这两天,正逢母亲节。我在香港感受到母亲节的亲情气氛更加浓郁。几乎所有店铺因节日而打折。我延续一贯的早起习惯,掷6元港币在街头随手买一张当天报纸,坐在一家茶餐厅边吃边翻看。《太阳报》的一篇社论《逢人都说妈妈好 谁怜世上妈妈苦》。文中写道:“今天是母亲节,是所有妈妈的节日,子女们以各种方式向母亲表达孝心,有人献花,有人送礼,有人相约饮茶,有人结伴行街,到处可闻‘母亲节快乐’的祝颂,整个香港洋溢在一片温馨气氛中。母爱是伟大的,它沉浸于万物之中,充盈于天地之间,母亲将幸福快乐献给子女,将艰辛苦涩留给自己,值得赞颂,值得讴歌。”

    作者在后记中说:“此书只是想让我们的亲人和朋友,永远记住那些没有显赫之位和惊人之举的母亲,永远不要忘记那些无与伦比的平凡而又高尚的伟大母亲,继承母亲的遗愿,传承母亲的精神,让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人,千秋万代都踏着母亲的足迹,坚实地走在人生的旅程上,走得坚定而平稳,走得踏实而有意义。”

    作为写作者,在目前网络写作汹涌冲击传统纸质媒体的阅读时,对于每一个写作者而言,究竟为何要写作?究竟写出书来谁爱看的问题,不能不予思索。令人欣慰的是,这样一部纯粹的“内部家书”,作为公开出版物,竟然赢得了那么多读者的洒泪捧读。不久前出版局对于农村读物调查时,由读者推荐出最喜欢的 20本书中,就有这部《爱的诉说》。这是对于写作者最好的回馈。

    刘文艳的眼泪没有白流,那是纯金白银,每一滴都是拥有分量的。我们不难看到那颗晶莹易碎的拳拳女儿心,在经历了惨痛的丧母打击之后,终于可以告慰自己九泉之下的母亲了!不啻于此,她的书还是一剂补药,可以用来弥补自己因对母亲的“忽略”而造成的内心空洞,也可以慰藉天下孝心未泯的那些儿女们。

2012年第7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