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童年况味
我还没有过一个真正的儿童节,童年时代就那么轻易地与我擦肩而过了。我只记得 6月的乡间,小路上到处都飘着槐花的香味儿,那么甜,那么清晰!
 
特别推荐
 
·何启治/厕所见闻录
·王充闾/卓文君的勇气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星海大音
 
·王向峰/举步程高日垒新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风中记(组诗)
  海燕  2012-06-21 13:06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王琪 

    【作者简介】

    王琪,男,1970年代生于陕西华阴。著有诗歌“罗敷河系列”。出席诗刊社第27届青春诗会。系《延河》下半月刊副主编,《陕西青年诗选》(年度)执行主编。

 

    十亩地

    我守着一亩三分田

    却望着河对岸的那十亩地

    刚立冬,一行行果树枯萎,叶子垂败

    鸟飞人绝之处

    只剩下十亩地上,麦苗发青

    独立十一月的寒风

    我幸免于自己不被悲伤带走

    心空渐凉,黑色的乌鸦

    从傍晚的村庄包抄

    黏稠的雾气,在大地上流动

    十亩地,不能让荒草疯长

    我走过去,麦苗覆没了我的双脚

    目光被沉静轻压

    河水快要断流,这个季节

    我不能再复述孤独

    十亩地上,已没有谁去忙碌

    凸凹不平的小道上

    你奔跑的样子,像多年前的自己

    雾,及其他

    不会再次走失了,秋事

    深深蓄积在心

    我随车流茫然地行走

    幢幢人影,看不清你消瘦的面目

    几声咳嗽飘过老巷口

    身前身后,都是些模糊不清的影像

    你有些疲倦,睡意未消

    所有的脚步无一不放慢速度

    最后几片树叶,走向初冬

    这个早晨没有半点生机

    我乘坐一辆去城北的大巴

    在含混不清的诘问中

    驶离深秋——

    记忆是苍黄的象征

    我此时留念于更远的乡村

    却与拥挤的城市难脱干系

    为什么一碰到冬天这个字眼

    钻心的痛,就蓦然而至

    我一次次拨开雾的迷幛

    举步冬天深处,蜷缩的心无法舒展

    北方的十一月会结冰

    可以告诉你的是

    我并不能从冬天逃离

    礼 物

    秋风即将走到尽头

    听着远方送来你的消息

    我带上一大袋熟透的橘子

    轻声吟诵过的月光

    一路南下,把你找寻

    相距千里不算遥远

    我还要手持火把,带上不治而愈的内伤

    日夜兼程。将种子晾晒干

    小狗托付给邻居看管

    多余的家什变卖掉

    选两件不一定昂贵但最珍贵的礼物

    经过一段山路,我会停下来

    想象诗歌中的你,身处异乡的你

    把静态的词语安抚

    让他们树成途中的旗帜

    引领我前行

    我没有更好的礼物带给你

    这是我愧疚的缘由之一

    看到浪花激荡,几声鸟鸣倏忽而过

    我加快步伐。在一路风尘中

    要赶冬天来临之前,送至你手中

    失 眠

    喝下几颗根治失眠的药粒

    依然不能安然入睡

    镜子里的自己面无表情

    似曾一张苍白的纸

    灯影扩散着,拉开了我和你的间距

    这般生疏的夜,能否与我无关

    我试着发出的声音略带沙哑

    小屋子装满黑暗,听不见丝毫嘈杂

    这些年,我像个糟老头

    已没有任何血气方刚可谈

    独爱茶香飘溢,一方静坐

    手中紧握的时光不多了

    凉风聚集一起,死死纠缠着我

    吹上明晰的额头,直到头发花白

    不用执意等到天亮,我就这么在灯下

    把失眠中的疼痛、原意一直写下去……

    桃园南路

    我所见到过的树

    在桃园南路不可悉数

    秋深已至,路灯目送行人

    看一个个疲惫的神态

    仓皇地消失在灌木丛边

    黄昏下,我总是孤独地出现

    在下班的路上

    我谢绝了可口的晚宴

    在无法确定的时间概念里踱步、错失

    一些枝叶伸过头顶

    像要从季节的缝隙间逃离

    凉风暗涌,把萧瑟的内心轻轻扑打

    桃园南路的秋,来得如此轻缓

    接近午后

    我们都下山了

    没一个人停在半山腰歇脚

    秋天的山坡这般冷寂

    只剩下不多的羊只从荒草上缓慢爬过

    孤零零的树下,我举目望去

    那座熟悉的老屋,再也无人眷恋

    风吹得人面目苍白

    脚下发出沙沙的响声,那么清晰

    灰喜鹊跳过枝头,飞向密林

    山谷空空如也

    我透过稀疏的阳光

    不想把闷在心里的话给谁说出

    唯一的一条河道干涸

    它指明的,却是下山的路

    山峰聚集在一起,成为空阔的背景

    继续往前走,不要停

    暮秋尾随身后,要跟着我们回家

    我不再歌唱

    春光近了,你老话重提

    说着陈年旧事

    我们都愿意回到过去

    触摸遥远年份里那些手臂

    与墙上刻下的灰白事物

    你越来越容易怀旧

    你看到落日之美

    停留在异乡的河畔

    这次你没有歌唱,静静地站立着

    看余晖撒尽最后一丝气力

    把孤单的影子,从

    故乡那个方向慢慢拖走

    我们分享了人间太多的幸福

    而剩存的欢乐已经不多

    没有人无端悲泣

    你的遗容挂在近处的园林

    有一天,当我身心疲倦

    我也会安息于此

    不歌唱,我们再无激情可谈

    就认真等待听完一首小夜曲

    你拉起爱人的衣角

    回到老屋子,从暗黄的灯下

    翻读一封少年的书信

    它字迹斑斑,却情真意切

    沉静着,屏住气

    你失去歌喉,发不出任何音

    我们就要睡去

    世界仿佛一片黯然,毫无声息

    爱 上

    我爱过的墨绿

    在深冬持续着更多的衰落

    它们恍若我曾经路过的青春

    在把父亲送走之后

    就一言不发,渐失光华

    现在,我更爱——

    风霜吹打,寒风迎面

    爱人间的一切悲

    罗敷河,有我背叛的理由

    走遍深冬,伤痕历历在目

    满坡的庄稼,而今被蓑草覆没

    我暂时忘掉恐慌

    枕着清冷的月色难以入睡

    幸与不幸可以隔岸相望

    却不可轻易抵达——

    我看到落日

    就看到自己的最后去向

    但我仍然爱着,死去活来

    ——从一降生,来到人间

    似乎,我就爱这尘世上的苍茫

2012年第6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