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童年况味
我还没有过一个真正的儿童节,童年时代就那么轻易地与我擦肩而过了。我只记得 6月的乡间,小路上到处都飘着槐花的香味儿,那么甜,那么清晰!
 
特别推荐
 
·何启治/厕所见闻录
·王充闾/卓文君的勇气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星海大音
 
·王向峰/举步程高日垒新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生命与春天的往事(组诗)
  海燕  2012-06-20 16:20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邢海珍 

    【作者简介】

    邢海珍,男,1950年出生,中 国作家协会会员,绥化学院中文系教授。文学创作以诗歌为主,兼及评论及理论研究。曾出版诗集《远距离微笑》及文论著作数种。

 

    春天里,一场迟来的雪

    时光老迈,一万年的脚步

    在这个春天里,来得太迟了

    把这些雪匀匀地铺开,一个夜晚

    忽然须发皆白。我推开大门

    我一下子长高了,像那棵雪中站立的树

    在星光和灯火的城市里

    不愿早早就睡去

    这场雪,是春天疲惫的赶路者

    从高远年代的上空,从它亲人的故乡

    飘飘摇摇赶来,2012年的春天里

    以花瓣凋谢的方式

    跌落在我必须行走的街道上

    那是一个离去的冬天的献诗

    久别的母亲的目光渐渐淡了下去

    凄凉的句子在冬天飘散成雪

    终于等到这个春天,我所熟悉的表情

    让大地和这个城市收下吧

    来迟了,在温暖的日子里静静地化去

    今天早晨

    推开门,阳光把一个春天点亮

    春天起得太早了,阳历三月的雪

    孩子夸张即将离去的冬天的表情

    草在雪下还未醒来,它的梦

    正对着昨天太阳落山的方向

    今天早晨,我找到另一个地址

    我把一年中一棵小桦树的名字

    写在春天的白纸上,而后听见春雨的声音

    远方的河流向陌生的日子流去

    我知道,今天早晨我正在衰老

    绿叶从日后的枝上回来,是否

    还能认出我当年的面孔,一条小船

    摆渡着命运中的春天,朝着

    另一个地址款款地流过去

    说 话

    江河流淌,很远的地方

    我看不见那里的树

    一些树叶睡在泥土上,许多年前

    你从那里经过,我看不见

    今天你说话,你对我说

    抬头看见了不远的白墙壁

    一条小路拐过去

    江河流淌是梦的状态

    树早就不见了,只有童年

    只有几片树叶还在那里

    听你说什么

    我们原地不动,太阳活着

    太阳看着我,我看着你

    你看着墙壁说话

    三分钟停电

    一刹间黑下来,我只能把一根蜡烛

    从角落的更暗处摸出来

    摇晃的火光多么弱小,像远方的眼睛

    窥视着我的世界

    只是三分钟,忽然灯火通明

    窗外的世界开始霓虹闪烁

    此时的蜡烛还未熄灭

    举起自己小小的火光,从黑暗里走出来

    短暂的燃烧只是一次旅行

    悄然熄灭,然后以古典的形式

    与我告别,其实是他无话可说

    又回到原来的角落里

    对面的学校

    我坐在屋中,你坐在阳光里

    我曾经教书,你是一所学校

    你在我家对面,只有一路之隔

    你我相望,一天又一天

    读书的孩子们在书声中长大

    我在黄昏中抬头

    看你的风景慢慢变老

    在你的对面,我买一所房子

    比邻而居,生出许多好感

    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好

    一声吆喝,我的买卖开张

    听你铃声,看孩子们跑出

    人说我是生财有道

    把一些零钱攥紧的日子

    数过了黄昏,再数清早

    秋水共长天一色

    在春天的一个下午

    我写下这样一行字,作为题目

    或许有些不伦不类

    我喜欢王勃的这一句——

    秋水共长天一色,还有

    落霞与孤鹜齐飞

    现在是春天,这不合时宜的季节

    秋水长天,只是诗的景致

    让我感受一次人间世界的超然之美

    把天上地下写在一处

    写进怀念写进忧思

    写进人生命运的天南地北

    我尝试着,让唐朝的风景回到今天

    并从眼下的这个春天里

    找回共长天一色的秋水

    历史的落霞与现实的梦

    都栖居在滕王阁的上空

    那个叫王勃的少年才子,名字千年不朽

    正枕着诗卷和江山长睡

    我所立足的春天里

    醒来的太阳如此明媚

    诗赋一纸,季节的表情混在一处

    诗从远方来

    为谁幻境重构,为谁生死轮回

    在一个瞬间,让生命忽然展开

    双翅拂动红尘

    拓清万里长天,照彻千年秋水

    我在久远的史书之外,为眼下的春天

    深深地陶醉一回

    明日清明

    我等待这样一个节日

    明天,我会遇见你

    春风刮过一片开阔的平原

    正在行进的想象写下白云和青草

    穿过今夜,我的脚步一次次踏过忧伤

    你是这样的日子,我久久端详

    或者把一天的雨哭成泪水

    应该植树时,你的小树

    在我的梦中,疯长成节日的光芒

    春天来了,春天从清明路过

    从你深远的表情里

    走回一地麦苗的渴望

    明天是一个晴朗的日子

    我肯定会遇见你,在一条路上

    在这朋友们远走他乡的季节

    是该回头看一看,这清明的土地

    饱含着你的背影,以及明天的阳光

    剪纸中谁在说话

    时光一分一秒地移动

    越过小小的剪刀和红纸

    一些碎屑纷纷落下

    一位老人老了,八十个春天

    镂空花朵盛开和动物跳跃的图案

    冥冥中,听见谁在说话

    眺望远天,千古江山回到家中

    胸中的雷声隐去了

    只留下雕刻灵魂的绝美的曲线

    是一把剪刀开口了,面对一页红纸

    与生命说话,我的爱

    正在大地上无限展开

    美景和光芒,醒来

    同时把这个春天照亮

    而此前八十个春天的往事

    在一页纸上叙说着自己的梦想

    大雁的去向

    我用遥远的童音读小学课本

    一行大雁在天上飞

    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

    我在黄昏后读给年轻的母亲听

    我听见头顶的天上

    飞过的雁阵那优雅的歌唱

    再次抬头时,我已衰老在秋风里

    母亲在地下长眠

    天空不见了人字和一字

    我心中的大雁已不知去向

    我依然微笑着

    但我的微笑已带不回童音

    小学课本早已失去踪影

    怀念那个遥远的春天,在蓝天下

    我是一个孤独的人

    呆呆地站在空旷而嘈杂的世界上

2012年第6期

 

上一篇:王鸣久/诗 悬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