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童年况味
我还没有过一个真正的儿童节,童年时代就那么轻易地与我擦肩而过了。我只记得 6月的乡间,小路上到处都飘着槐花的香味儿,那么甜,那么清晰!
 
特别推荐
 
·王充闾/卓文君的勇气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星海大音
 
·王向峰/举步程高日垒新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洗耳河畔的又一个春天(外一篇)
  海燕  2012-06-20 16:06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_王剑冰 

    王剑冰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鲁迅文学奖评委。著有诗集,散文集等多种。曾获全国首届冰心散文奖,全国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中国文联理论奖等。

    那个时候不知怎么了,都想着要把天下让给别人,而别人还不大乐意。不像后来人,别说让了,都是使尽各种办法占有天下。许由就唯恐这项大任落在自己头上,许由的智慧还是能够担此大任的,但许由不愿意跟人打打斗斗的,许由喜欢自己一个人清净,他心里透亮得很,所以尧一说禅位给他他跑得比谁都快,以至于路途借住时还被人偷了一顶很不错的皮帽。许由如此更像一介农夫了,皮帽子和天下都是身外的,惟有自由是自己的。

    箕山与嵩山相照,属于深山了,车子一路上迂回腾挪,山峰障眼,丘陵绊路,林木稀疏,野草蓬茸。当地朋友说,以前山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林木,大炼钢铁时给毁了。箕山不仅有许由,巢父、伯益也都隐居于此。后来唐王绩有诗:“家住箕山下,门临颍水滨,不知今有汉,惟言昔避秦。”这里似乎成了避乱逍遥的好地方。

    许由在一片山坡上盖起了房子,当起了自己的王。田地每年开花,许由看着那些花心里纷然,秋后结了果,许由去摘自己的收获。有人发现了许由,找到他的时候,许由已经是一个地道的农人了,他再不是那个戴着皮帽子,穿着长衫子给尧舜讲天下的老师。来人说了,尧要把九州长给许由去做,要说九州长是比这几亩田地好多了,不用费劲下力,一张口手下跑得比什么都快,多少人想这等好事还捞不着呢。许由是什么人?直恨怎么长了两只耳朵,让这样的话进去了,许由赶忙蹲在了水旁,不停地洗自己的耳朵。来人一看感觉许由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跑走的时候许由还在那里洗耳朵,水清凉地进去又出来,如此循环往复,一切又是清清亮亮的了,风还是乡野里带有各种啁啾和馨香的风。许由看着那条水,洗掉的已经流走了。

    我来的时候,世上已经过去了数千年。地上漫了水,一片湿洇洇的,沾了一脚的泥。乡野的味道灌得满胸腹都是。车子早进不去,山坡旁逸一条小路,路旁长满了野酸枣,一个老农正在堵水,看到我们,说来了啊,水漫了。我问这是哪里来的水,就听到了那个迷人的名字。老农是说,

    洗耳河。他说的那么随便,看着我惊讶的神情,似疑问这不是洗耳河吗?俺从小就叫洗耳河,我说是呀,洗耳河,你知道怎么来的吗?那还用说,许由当年为了浇地从颍水引来的,听了不愿听的话,就洗自己的耳朵。我相信了这条水,老农说,以前水大,现在不成样子了。水绕着山盘旋而下,消失在了山弯那边。水前不远有一片屋子,却是显出了古老,说古老是因为屋子周围有那些老树,树长弯了长残了,多是老槐,生长得不快,一棵树竟然长在了房子里。当年许由比这个住的还要简陋,许由是知足的。

    进到房子里,竟然看到一张许由的像。早先见过许由壮年的画像,俊朗慈善,这张老年的似乎更像一些,光着头,帽子被人偷了,就再也不戴,袒着胸,赤着脚,一副如来姿态。实际上如来还是讲究的,并且劳神的,许由则完全一个仙人。画像前有香炉,隐居到这样的荒僻之地,还是被人烧香拜了祖,一定不是许由的所愿。许由生儿育女,倒是弄得人丁兴旺,形成一个村子就叫了许由村。又慢慢形成一个许国,这是许由没有想到的。而成了国家又发生了争斗,许国也不知其果了,这也是许由没有想到的。一间屋子里跑出来一个小女孩,手里三两下就有了一把野菊。想问问她姓什么,女孩用花挡住一只眼睛不说话,另一只眼睛闪出羞来。老农说,她不姓许,她是外来户。

    一股浓烈的香传过来,有什么拽住了脚步一样。蹲在水边,水依然清凉透彻,一个人的耳朵产生的幽默波澜还在荡漾着。这里是箕山脚下,抬眼就看见了那个东北西南向的山,山形如箕,名字是农家的。许由死后葬在山上,山也叫许由山。那个写《史记》的人登上过箕山,心情似也有不同,只是跑的路比我辛苦。

    许由是阳城人,那里离他隐居的地方不远,这个阳城,后来又出现了一个人物,就是弄得争霸不已的陈胜。陈胜真成了王,拥有了想有的一切,住在豪华的宫殿里,却将同耕的朋友忘却了,也不会保江山,时间不长死于乱刀之下。陈胜喊出的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话语,许由要是听到了,一定又要去洗耳了。阳城后来被叫成了“告成”,是武则天登封嵩山,在阳城举行庆祝大宴,喻为大功告成。这也闹闹嚷嚷地扰乱了许由的初衷。最理解许由的是那个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人,许由天下都不要,何要一县之令?想起来的路上,当地的朋友指着一个草坡,说这里每年春天都有自由寻偶的节日,就像诗经中描写的那样,成为一种民俗了。箕山脚下从古就是一个享受天然的区域。

    站在高处的时候,就知晓了那些芳香从哪里来的了。那是远远近近的大片大片的油菜,还有红红黄黄的山花,难怪许由会看中这样的地方。虽历经千年,物是人非,但大地还是老样子,始终有旺盛的种子在开花。

    春秋那棵繁茂的树

    一

    两千五百年前的一个秋天,子产死了。

    一棵大树的叶子开始下落,像一场庄严的降雪。

    整个郑国哭成了一团。“我有子弟,子产诲之。我有田畴,子产殖之。子产而死,其谁嗣之?”

    远远的还有一个人,哭得声泪俱下:“子产,古之遗爱也。”

    孔子一哭,树叶子就全落了。

    二

    子产执郑国政务那么多年,死的时候,儿子连安葬的费用都拿不出。郑国人自发捐献,男男女女,甚至有的解下身上的首饰。子产的儿子坚决不收,父亲在世时清廉,死后不能为他抹黑。

    人们为子产所感,纷纷把金钱财物扔到了河里,变成纪念子产的另一种形式。河后来叫做了金水河。

    现在这条河流经了郑州的主要市区。没有多少人知道名字的由来。

    子产病危嘱托儿子,生不占民财,死不占民地。人们踏着厚厚的叶子,把子产葬于高高的陉山,山上可以看到很远。墓没有使用山上美丽的石头,是人们从洧水边带的卵石砌成。

    红红黄黄的叶子纷扬着,旋起的风有些冷。

    子产是那么热爱大自然。郑国遭旱,子产按“桑林求雨”的风俗,令屠击、祝款和竖柎三位大夫到桑山祭祀求雨。三位官僚没祈到雨,却砍伐树木,

    毁坏了山林。子产很生气:“祭祀山神,应当培育保护山林,如何能这样毁坏。”遂将三人撤职。郑国后来到处林木葱茏。

    一枚叶子在眼前晃,心内有一种晚来的悲伤。登上高高的陉山,那里的树该是好高好高了吧。

    找寻了许久才看到一块子产待的地方。四处正在开山采石。子产睡的地方没有苍松翠柏,甚至没有一棵大树。一轮夕阳,苍然于山。

    子产寂寞了许多年。

    三

    郑国所在就是现在的新郑,有水有田的好地方,小麦和大枣都很养人。周围的齐、晋、秦、楚谁不觊觎?诸侯争霸,使郑国兵连祸结。而国内争权夺利,相互倾轧,陷入可怕的困境。多年的停滞和衰败后,子产应运而生,支撑危局。

    那时候,百姓开发的耕地,总是被人仗着权势掠走。子产先从整顿田制入手。多占者没收,不足者补足,确定各家的土地所有权。而后改革军赋制度,增加税收,充实军饷,增强国力。接着将一系列法令刻铸于钟鼎,开创公布成文法的先例。

    改革没有一帆风顺的,子产为政,也有人骂,唱着词编排他。子产只当是落了一身秋风,落多了就抖抖身子。

    子产主张国政宽厚仁慈,恩威并施。既以法治国,又施善于民。子产还重视教育,尊重人才。对于晋、楚强权外交,子产毫不惧让,维护郑国利益和独立的尊严。

    司马迁在《史记》中这样说:子产为国相,执政一年,浪荡子不再轻浮嬉戏,老年人不必手提负重,儿童也不用下田耕种。二年之后,市场上买卖公平。三年过去,人们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四年后,农民收工不需把农具带回家。五年后,男子不必都要服兵役。

    有这样的一位国理,且执政了二十六年,可见百姓和国家得到了多么大的实惠。

    子产就是一棵蓊郁的大树,让人感到了他的阴凉。

    四

    我想沿着一枚叶子的纹路走到子产的内心去,苍远的岁月,他只活了六十来岁。我觉得他活得很充实,他不需要看谁的脸色,端正了一颗良心,什么都不怕。

    子产是受郑国的上卿子皮推荐执掌国政的。

    子产应该感恩呢,子产感恩的方式就是好好工作,克己奉公。子皮找子产来了,他想让儿子尹何当个邑卿什么的,子产热情地接待了,但很认真地认为,尹何还年轻,缺乏经验,恐怕难以胜任。答应了就等于毁了国家利益,也毁了尹何。

    看到这里,我有些为子产担心,按现在的话说是不识时务。这时我们该感慨子皮了,子皮听了反而感动了,认为是子产开导了自己,心内忏悔不说,还从这件事看到了子产对国家的忠诚和责任感,就放心地让子产执掌全国政务。这件事好让人一阵思索。那个时代,不仅遇到了子产,也可以说还遇到了子皮。

    我想找找那个乡校,应该在哪一片地方呢?小的时候知道子产,是因为那篇著名的文章。

    初开始还以为子产对教育的爱护,读完才知道是比教育更大的事情。在乡间,每个村子都有一片地方,不是场院就是大树下,人们总是有事没事在那里聚集,说些有用没用的话。当然会有些议论,甚至发些牢骚。有人讨厌这地方,要求关闭。子产搞的是民主政治,不毁掉公共场地,听从人们的心声。

    不毁乡校成了子产的名策,所以《子产不毁乡校》代代流传。那个乡校要是留着,肯定成了重点保护单位。

    想到了鱼。一个朋友给子产送礼物,说是上等的好鱼,十分鲜嫩。子产非常感激,乐呵呵收下,但又不忍杀掉无辜,活蹦乱跳的生命呀,子产便叫人将鱼放进了池中。虽然这鱼被下属偷偷下肚了,但鱼的族类还是为子产的善举狂欢劲舞。

    一片秋叶掉进了池水,鱼们喁喁而围,发出唼喋的声响,池水中一片碎金乱银。

    五

    一大片的莲叶摇晃着微风,溱洧河还是那么清且涟漪。

    子产曾在溱洧河边走,那时的水比现在的还大还清。

    后来的人就在溱洧河边修了祠堂,纪念这位人们爱戴的圣贤。圣贤不是我说的,古人就说“郑国的子产是不世出的圣贤。”

    岁月流逝,子产祠建了毁,毁了建,一直持续了多少朝代,溱洧河水总有那祠堂的倒影。

    人们到河边游玩,采莲浣衣,总要经过子产祠,不忘去缅怀祭拜,那是一个风景呢。子产祠现在也看不到了,真想到祠中上一炷香啊。有我这种想法的人许是很多呢。在溱洧河边,只能咏诵那些诗篇了,一代代写的诗篇何其多。

    溱洧河边子产祠,郑侯城下黍离离。惠人懿范应难见,君子高风何处追。尘世几更山色在,英雄如梦鸟声悲。行人马上空回首,落日荒郊不尽思。

    这诗有些悲情,一匹马,一个人,一袭黄昏,一片庄稼地,当然还有一条河。这些构成了“不尽思”的苍然画面。最后,我们看到了那个“回首”的特写。

    诗人一定记住了子产的话:“苟利社稷,死生以之。”那是影响中国的十三句名言之一,是后世众多名臣的座右铭。王安石改革时就说过类似的话。林则徐则有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以前对子产了解得不够。自然也是宣传得不够。但古人可都知道,且崇敬无比。孔子先前这样评价子产:“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还有人说:“子产之德过于管仲,即使是诸葛亮,也不过是以管仲、乐毅自况,不敢比拟子产。”更有将子产奉为“春秋第一人”,这可是至高赞誉了。

    六

    子产又字子美,这让我想起另一个叫子美的人。他或许也是因为崇尚子产而起的名字吧。仰天看一棵树,就看到了子产那个清癯的形象。子产有点像杜甫,一点也不高大魁梧,倒有

    些善和忧怅。但这样让人感到真切,也感到亲切。子产没有传下多少文字。子产不需要文字的托举了,他本身就是一篇最好的文章。

2012年第6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