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童年况味
我还没有过一个真正的儿童节,童年时代就那么轻易地与我擦肩而过了。我只记得 6月的乡间,小路上到处都飘着槐花的香味儿,那么甜,那么清晰!
 
特别推荐
 
·王充闾/卓文君的勇气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星海大音
 
·王向峰/举步程高日垒新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厕所见闻录
  海燕  2012-06-20 16:06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_何启治 

    何启治一九三六年生于香港,一九五九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随即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历任编辑、副编审、编审、副总编,《当代》《中华文学选刊》主编。主持或参与新时期大量优秀文学作品的出版。同时著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传记文学、文艺评论若干,多部作品集在全国获奖。    

    厕所,如今多称之为“洗手间”(Toilet)。但我要说的不是帝王将相、豪门望族家里的私人厕所,我想说的不是他们家里的金马桶、银马桶或镶着珠宝的马桶,而是普通老百姓都可以光顾的公共厕所。因而,准确地说,文章的题目应该是“公共厕所见闻录”。

    还留下清晰记忆的是中学生时期的公共厕所。1950年至 1954年,我在广州中山大学附中(后

    合并为华南师院附中,校址在俗称“大钟楼”、即如今的鲁迅博物馆的所在地)由初二读到高中毕业。学生一律寄宿。集体宿舍的公共厕所都以洋灰(水泥)建成。大便池其实就是水泥造的长条形的粪坑,中间用木板隔开,便成为一个个相对独立的蹲坑。厕所内有储水的大水缸,便后用水舀子浇水冲洗。厕所内难免弥漫着大小便的秽气。1954年夏,我考进武汉大学中文系读书。武大所在地珞珈山在东湖之畔,景色秀丽,据说堪称全国大学之冠,而学生宿舍的厕所却还是普普通通的拉绳式的冲水设备。水箱就在如厕人的头顶上,便后一拽绳子,水箱的水便哗啦一声把屎尿冲干净——但往往也有设备出现故障的时候,你使劲拽绳子水箱却毫无反应;或者,没人使用的时候它却哩哩啦啦地漏水,成了浪费无用的长流水。

    1959年 9月,我从武大中文系毕业分配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做了一辈子职业编辑。人文社与人民出版社合用的大楼于 1958年建成启用,公共厕所当然已经用瓷砖铺就,也还是用拉绳式的水箱冲水设备。因为设备总有损坏维修的时候,空间又比较狭窄,厕所内也就难免有刺鼻的秽气。

    1964年,全国学大庆。我作为中国作协赴大庆慰问团最年轻的成员参加活动。既然是慰问,就要有演出,同行的就有北京的演员王晓棠等人,也有上海来的评弹艺人赵开生等。那时对国家建设作出巨大贡献的大庆石油工人住的是干打垒的房子(墙用土夯实),男女公共厕所当然是挖个土坑,铺上木板建成,深也不过一米多。不久,便听说赵开生如厕时裤带掉到粪坑里,便后只好提着裤子出来再想办法。此事一时传为笑谈。

    1969年 9月,“副统帅”林彪发布 1号令,文化部系统近 6000人在国庆节前集中到湖北咸宁“五七干校”。我随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队伍到咸宁,在后来被称为“向阳湖”的沼泽地里安营扎寨。住的是临时搭建的简易房,公共厕所自然又回到挖坑铺木板的比较原始的状态。

    最出乎意料的奇特感受发生在拉萨。1974年至 1976年我作为中央出版系统派出的唯一的一位援藏教师,和其他部委派出的援藏教师一起,来到西藏驻青海格尔木办事处中学。1975年暑假,我和几位援藏教师以筹备阶级教育展览的名义到拉萨,住在有关宣传单位的招待所里。招待所原先大概是藏族高官或贵族农奴主的宅邸,是一座高楼。现在招待所的公共厕所就设置在高楼上——大约有三层楼的高度,而粪坑则在楼底下。这一来,大小便都是从三层楼的高度坠落到楼下,不但声音震耳,而且相当壮观,真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气概。我就想,贵族农奴主果真是不同凡响,让自己远离污秽,却让奴仆去清除脏臭之物;平时凶暴霸道也就罢了,却连大小便都要居高临下到如此夸张的地步啊!

    1989至 1990年,我请了一年探亲假到美国探亲,这也是我第一次出国。回国后写了一本小册子,颇夸张地叫作《中国教授闯纽约》。在这本书的“后记”里,我强调了自己想亲自了解、探寻美国这个超级大国真相的意思。期间,大约在1990年的初夏,我真“忍痛”花了几十美元到肯尼迪艺术中心去观赏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剧院里的厕所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大、小便池干干净净不说,竟然还有堪称宽敞的休息室,其中整齐地摆放着沙发和小圆桌。是否有烟灰缸已经不记得了,反正不见有人抽烟。我第一次由公共厕所感受到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文明——原来让人排泄的地方不但应该弄得干干净净,还可以做到舒舒服服。

    1993年春,我受朋友的委托,以私人身份接待台北中央日报的副刊主编、诗人梅新。交谈中,他告诉我,八十年代初,两岸交流刚刚解禁他就回大陆探亲,曾经有意带女儿回浙江老家省亲。不料遇到的大难题却发生在厕所——那时浙江农村的厕所,实在让他很难向在美国某大学留学的女儿解释清楚。据说,他老家的厕所还是老样子,即搭个茅棚挖个坑,粪坑上铺上木板而已,也没有什么男女之分,吓得他女儿都不敢上厕所了。这种原始落后的状态和肯尼迪艺术中心大剧院的洗手间相比,真不啻有天壤之别啊!怪不得改革开放以来,据说外国游客最难以忍受的就是那时中国各地还比较脏乱的公共厕所。

    到 1995年,台北新闻局邀请一批大陆作家访问台湾,张贤亮为团长,还有吴祖光等人。我随团活动,当然也留意台湾饭店厕所的情况。记得在小便池上方,已经有如今小电脑大小的电视,屏幕上画面变幻,似有让人放松情绪之意。更有小块宣传板,其中文字大意为:当你掏出你的“家伙”,一定要对准目标射击,命中目标,方为好汉哦。这类宣示自然有点幽默,却也略嫌粗俗。

    1996年率团访问香港。住小饭店,其厕所状况略近台湾。浏览时,在半山风景区见有小面积的沙坑,旁有小木板画着小狗如厕的样子,知为宠物狗的公共厕所。

    1997年夏,随中国出版代表团赴澳大利亚访问。在悉尼供游客使用的公共厕所里,有两件事让我颇感惊奇。一为洗手间的厕所不但供应卫生纸,而且还有马桶圈的垫圈纸。先是觉得怕是有点浪费,但细想在这样的公共场合,为防传染疾病,还是备好马桶的垫圈纸讲究一点卫生为好。二为公共洗手间竟然同时有冷热水供应,心里便想,是不是有点奢侈呢?

    我在 1999年退休,随即返聘到 2003年年底。这以后,当然不会有公费出国的机会了。但私费出国旅游的一些关于公共厕所的见闻还是值得略加记述。

    2008年 7月,和女儿、女婿、小外孙出游,自天津登上“歌诗达”邮轮赴韩国济州岛和日本福冈市等地旅游。想不到在福冈的大超市里竟有设备一流的公共厕所,其马桶已经有热水冲洗下身的设备。我在北京是见识过这种便桶的,现在虽然看不懂日文、英语,但按动想象中的“冲洗下身”、“干燥吹风”的按纽,却也不怎么费力就用上了日本福冈超市的热水冲洗便桶了。由此便想,以小见大,对日本大和民族创世界一流的雄心可不能小觑啊!

    2011年 8月,和老伴赴俄罗斯旅游。想不到,在莫斯科普希金文化广场,却为内急着了难。好不容易找到那种用塑料布搭盖的公共厕所,也就是塑料棚里放个马桶,门口有一胖妇人管收费,为一人次 10至 20个卢布(约为人民币 5-10元)。此前所记,不论档次高低,一律都是免费厕所。现在如此简陋的厕所收费如此之高,让我不仅有挨宰之痛,更为昔日令人崇敬的苏联老大哥倒退到如此不堪的地步而感到深深的惋惜!

    有了这样的经历,再来看如今海南省三亚市为游客准备的免费的公共厕所,真是感慨良多。

    我最早是在 1987年海南刚刚建省的时候到过三亚,以后又去过几次。去年 11月再到三亚来,明显感觉到三亚城市建设的方方面面都有了不小的进步,其中自然也包括旅游景点的公共厕所。

    2011年 12月 19日,我和老伴到“天涯海角”游玩,发现景区道路和相关设施都大有改善,特别是三星级公共洗手间随处可见,对游客十分方便。

    下午 3时多,我在路边的一所三星级洗手间小便,发现这间厕所处处十分洁净。后来注意到每个公共厕所都有专职的保洁员。对他们的工作要求都有公开的宣示,即“环境质量达到‘六净’、‘六无’和‘三好’ ”。具体地说,“六净”指厕所内地面净,墙壁净,门窗净,洗手器净,厕位净,小便器净;“六无”是:无堵塞,无滴漏,无破损,无障碍,无蚊蝇,无乱堆乱放现象;“三好”即除臭效果好,背景音乐好,装饰美化好。

    果真是说到做到。进入洗手间,除了清洁剂的清香气息果然闻不到什么刺鼻的秽气。更喜洗

    手间内展现出来的浓浓的文化气息。洗手间的墙上错落有致地张贴着一些幽默漫画和宣传话语。我在随意浏览时记下来的就有:“天涯何处无芳草,相逢何必曾相识”。朱德庸题为“绝对小孩”的漫画拼图:①不好好念书对不起妈妈;②不好好念书对不起老师;③不好好念书对不起国家;④还没有上学就内疚到这样还怎么上得下去?当然还有外国(丹麦?)画家的漫画作品:“我是快乐流浪汉,何愁飘泊到天涯?!”等等。

    最令我惊叹的是,近 20平方米的休息室里摆放了足够十来个人使用的单人和多人用藤椅,墙上约四十寸的高清晰液晶彩电正在播放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新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在 17日视察工作途中突然病逝……

    毫不夸张地说,这样的洗手间、公共厕所的物质设施水平和浓郁的文化氛围已经超过当年我在纽约肯尼迪艺术中心大剧院洗手间所看到的水平。就此而言,我真是由衷地为国家建设的进步感到高兴和自豪。

    然而,且不要高兴得太早。三亚市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其实还有不少问题有待解决和

    改善。

    游览“天涯海角”几天之后,2011年 12月25日的早上,我和老伴到三亚国际饭店一路之隔

    的鸿港农贸市场买菜。大约就在早上九时,老伴到乱哄哄的市场中央去买菜,我拉着小拖车在脏乱嘈杂的市场边角上等候。一位自称从沈阳来的中年汉子也拉着小拖车向我靠拢。交谈几句后即心有余悸地指着十多米开外的一个果摊对我说,你来晚了一步,就在十几分钟前这里发生了流血事件:四五个小伙子向一个年纪老大的人动了刀子。流了一地的血,好血腥,好恐怖啊!这里的人怎么就那么不按规矩做事呢!我呼应说,看来,不但官方应该依法办事,老百姓也该依法办事啊!你有理就去讲道理,为什么要用刀子说话呢!沈阳汉子说,他们不按规矩办事的事多了去了。你看,人行道上乱停车,摩托、电动车在人行道上跑,甚至小轿车在人行道上乱开的事也时有所见。我说,是呀,都说做买卖要讲诚信,可这里卖菜卖水果,卖鱼卖肉的人太不讲诚信,缺斤少两的事太普遍了。可不是吗,沈阳汉子立即以自己为例说,几天前我买七斤排骨一复称竟少了一斤三两,这里的买卖人贼不讲理呀!我说,确实让人不放心,你不看许多来买菜的主妇都自己带了标准秤准备复称吗?看来,这国际旅游岛要达标还早着呢!沈阳汉子气不平地说,还国际旅游岛呢?每到节假日就明目张胆地宰客,豪华间住一晚要一两万,几个人吃一顿普通饭菜要好几千,哪像个国际旅游岛的样子啊?!我说,着急也没用,再过十年看看怎么样吧。沈阳汉子便说,但愿十年后有大的改观吧。又嘟囔着说,三亚人不按规矩办事,看来又该换市长了——你知不知道,为了治乱,不久前三亚刚刚换过市长……

    这一天,是西方的圣诞节,是上帝之子耶稣的诞辰。如今的时尚是,中国人也跟着西方人过节了。本该高高兴兴的好日子,有了以上的谈话也就高兴不起来了。

    是的,就像从私人住宅的厕所和厨房可以看出主人的生活条件和水平一样,公共洗手间(公厕)的现状也可以折射出一个社会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所达到的水平。我们从三亚“天涯海角”等旅游景点三星级公共洗手间的高度文明程度,完全可以由小见大地看到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双文明建设的成就和进步,并为此感到做一个中国人的骄傲和自豪。但从三亚交通和市场的乱象来看,有待改善和提高的地方又实在太多太多。

    谁要是看不到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伟大成就和进步,那真是没良心;但如果因此而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自以为我们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等方面都已达到世界最先进水平而不思进取,那就真是没头脑,真是太愚蠢了。

2012年第6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