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横草不拿竖草儿
最常听妈妈说邻居家那谁谁谁,横草不拿竖草儿,整天那个脸擦得像个花脸儿狼似的,脖子墨黑(he)墨黑的,又懒又馋……
 
特别推荐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碎碎念
    2012-05-23 15:09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 海默 

    海默,原名王丽,满族,辽宁盘锦人,从事财务工作,辽宁省作协会员。曾经在《散文诗》、《鸭绿江》、《辽河文学》、《芒种》等报刊发表文章。

    一

    原来,误入歧途也是一种快乐。

    一踏进内蒙古境内,电子导航将 50公里的路程,导成了 120公里偌大的一个抛物线,我们像上帝抛给尘世的一枚五彩石,划出一道潇洒的弧线,准确地落在了甘旗卡。

    沿途,车子在寂静的茂林间穿行,一路有树,一路有树,今生见过的最茂密、最多的树。古道,西风,青杉、松柏以及星星点点精巧的屋舍、泥草房,我只能将依恋与惊喜一处一处留下,我只能说我来过。

    我的心在每一处绿树簇拥的院落里流连忘返,我猜测着,每一家的烟火生活里,是不是都裹挟着快乐和辛酸,甚至隐匿着孤单,因为在这里几乎看不到我的家乡随处可见的那种户连着户的村落,人和人之间隔了那么远,白天劳作,那么夜晚呢,没有乡邻的陪伴,漫长的夜晚该是多么孤单……

    从日子的内部逃离,一路丢弃,一路捡拾,突然有了流泪的冲动,拿起手机发了一个信息:

    “儿子,一切将重新开始,加油啊!”儿子回复我:“好!玩的时候不要想这些,好好玩!”一遍遍看着他的话,心里又气又笑,臭小子,这语气,像家长。

    二

    很多时候,我不知道去往哪里,我的香格里拉在天边。但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目标在那里,我在奔赴,一切都在期待中,包括那些小小的惊喜。

    这是一次从容的旅程。不被目的追赶,却被目标催促,真是一种幸福,何况,时间攥在自己的手里。那么,我要在这陌生之地,将所有的思虑梳理成不歇的河,我是沿河奔走的一株新绿或者一簇释怀的安宁。

    三个小时后,我们已经漂移在大青沟沁凉的溪水上,河水舒缓、清浅,所有的人在随波逐流,一次次碰壁,一次次搁浅,更多的时候,在慢慢地前行。

    狭长的水道,人们时常彼此碰撞、拥挤,哂笑一片,而我一直没有出场,没有语言的时候,离神最近。

    磕磕绊绊中,总会有终点等在那。笑声止处,目送一条河远去,我在想,河水尽处,是不是我们的来生?

    浑身透湿的人们必须上岸,开始埋头赶路,不用回头,也晓得身后丢下的只是一场梦幻般的快乐,像所有的苦痛一样的短暂吧!

    沿着陡峭的小路寻找起点,我被一声召唤误导,一脚踏空,双膝重重地跪在石级上,疼也不出声。

    三

    与生俱来,我更喜欢黄昏迈着缓慢的步子,一点点走向夜的湖水,让微凉的黑一点点裹紧自己,最后归于永恒的安静,我甚至迷恋夜晚带给我的安宁和归属感。我的香格里拉常常在这样的夜色里,更加澄明、透彻,我的倾诉就是无边的细雨,渡口和彼岸就在那,摆渡是那一刻无法逃离的宿命。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香格里拉,那是人间最殊胜的地方,一个人的天堂“一切都可以在劫难逃,一切都可以重整河山……”

    所以,当大雾遮蔽了天堂,我困兽般的愤怒、哀怨,和心底陡升的失望,让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发出声音。为什么结局总是在意料之外?

    席慕容说:“我已无诗,世间也再无飞花,无细雨,尘封的四季啊,请别哭泣,万般、万般的无奈……那千条百条,都是已知的路,已了然的轨迹,跟着人群走下去吧,就这样微笑地走到尽头……”

    微笑吧,在一个干净的日子,去一个干净的地方,一梦醒来,我的香格里拉依旧熠熠生辉,它拯救着我。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失去的只是一种心情……这个世界唯一的香格里拉在自己的心里,别人那里搭建不起一座天堂。

    那个黄昏,徒步翻越数个沙丘,站在了最高点上,多么美妙的世界,一切的挣扎都成浮云,唯有这满眼细软的明沙,无声地流淌进内心的荒原,我听见水声潺潺,沙棘草努力地生长。

    躺在干净的沙丘上,辽阔的天空淹没我,看来时的一行脚印一点点被流沙抹去,我迷恋的世界啊,就这么绿着、软着,是不是我从没有来过?

    我的夜晚来临,我在心里大声地说:塔敏查干,若我离去,是不是将再无归期……

    四

    “所有不被珍爱的人生都应该高傲地绝版!”这是台湾作家简桢,买尽自己三家书店摆饰的集子后写下的一句话。

    读到这句话的时候,秋风渐凉,远山近水眼睁睁地委顿着。果实在忙着甜蜜,种子在急于饱满,唯独我,如失了水分的草芥,任自己越来越空……

    很长时间,已经没有文字可以影响我,可以让我废寝忘食地沉浸。

    然而,一整天,这句话像无处不在的风,在我安静的时候,霍然吹过来,多么自信而又任性的女子,面对时间,徒增了单刀赴会的勇气和决绝。

    万物都在路上,迎接或者告别,有多少生命,在这个秋天成为生命的绝版?且要高傲地!且不许回头望。

    在路边旅店的一个角落,我看见一株牵牛花的藤蔓在萧萧的秋风里,紧紧抓着栏杆,奋力地向上攀,纤弱的肩头抗着一朵盛开的牵牛花,一次一次抖落掉风的纠缠,顽强地打开吹皱的花瓣,充其量,她只有一天或者两天的花期,生命的微光,能照见的,或许只是这瞬间的独自相遇,这细弱的藤,又能探寻到秋天的哪一章,才能将这份顽强缠成绕指柔?

    几次回头望那一朵迎风独开的牵牛花,我担心随便哪一阵风吹灭了它。

    然而,我终是无能为力,我疼她的柔弱与执著,也疼自己的脆弱与坚强。我们不能成为彼此的绝版,我们只是忘记季节地,同时生长在路上的不同的生命。

    那么,季节的流转里,这刹那的相遇,平常如此,卑微如此,也是亘古仅存的一颗初心,即便不能鲜衣怒马地恣肆,也要注尽沉烟把迷津渡明,把月光开残。

    五

    最近,被一种虚妄的情绪左右,过去、未来、当下,哪个可以跟真实的生活对接?而真实的生活,哪个又可以抓得住、留得下?

    俗念太迫,所以,心灵会飞离自己太远,又无处安顿,所以焦虑、挣扎。三尺之外,我看见那个自己,其实,其实我要的,不过是次第而开的那一点心愿,要的是简单的枯荣。

    那日,在普陀宗乘之庙,第一次转动经筒,婆娑世界,唯愿留一条通幽的路,“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此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

    那日,静心拈香,拜求千手千眼观音,让命运开门,你白莲花手,指尖轻弹,为我一世夙愿拈一朵芬芳的莲;那一眼看穿红尘万难,惟愿好人一生平安、快乐!

    那日,抽得一上上签,佛曰: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慎终如始,不忘根本!孩子,永恒、永生的解救与神恩降临,为了那长长的旅途,你和我将再一次出发……

    六

    每天无数次随手翻阅一本本以为自己喜欢的书来读,文字飘在眼前,心思游离,仿佛失忆,仿佛枯藤上挂着的那只老迈的葫芦,装了什么灵丹妙药,都无法医治自己的疼……

    这么多天,还在梦里,头已经开始锲而不舍地疼痛,不是要学会忘记,是我已经什么也记不得。躺在床上,抬眼窗外一碧如洗的天空,澄明的世界,如果不头疼,这万丈红尘就是我一个人的,这灿烂的时光和好心情是我一个人的!

    我要对疼痛说不!我不!我也要款款立命,在如水的流年里,索取,也付出,更忍耐。

    怕冷的人,太贪恋这一刻的暖阳和好时光,我在努力地从日子背后,抽出九月的裂帛,书写来路上细小的爱与哀愁,目送他们一件件一桩桩奔向我、经过我、离开我——

    安德烈说:“你知道吗?有一种爱是妨碍人的生活的。”不晓得,母亲看着儿子坚定的眼神,这句话是怎样在她的心空翻转、腾挪,撞痛她爱的心房。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也在心里这么对母亲说过无数次,我是多么多么心疼她小心翼翼地爱着我的一切,牵挂着我的一切,无能为力却要事无巨细,这是多么残忍的折磨。我害怕这份超负荷的爱影响她的身体,我享受在漫长的路上,二老健康、快乐地陪伴我,只要他们在,无论走多远,我都

    时光滤给我的,是无需掩饰的泪水和溢于言表的温暖与幸福。

    还记得那次大青沟之行,一路上的草场、溪水、马群、沙漠、丛林……一样样展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一扇扇门自心底打开——天地广阔,条条大路通罗马。

    时光啊,我要慢下来,我要把这人间好景看个够。

    七

    你说,走吧,我们。眼睛和心灵,就有了阳光的明亮。

    走吧,我们。今夜,在坝上草原,我们就是漫天的星光,是遍地的流萤,我抵达你,你抵达我。

    所有的语言,所有的牵念,流淌成内心柔软的河——姐妹。兄弟。哪一个都是我生命里最温暖的诗句。

    走吧,我们,“趁着流年似水,趁着玫瑰芬芳。 ”走吧,我们,丢下栅栏和绳索,“手牵着手,肩并着肩,语言是多余的,心是共同的远方。 ”

2012年第5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