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横草不拿竖草儿
最常听妈妈说邻居家那谁谁谁,横草不拿竖草儿,整天那个脸擦得像个花脸儿狼似的,脖子墨黑(he)墨黑的,又懒又馋……
 
特别推荐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李阳/大雨
  海燕  2012-05-22 15:04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李阳 

    【作者简介】李阳,男,1955年生于北京,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中文系,诗歌、散文曾见诸国内多家报刊。

    这个世界,真的是充满了偶然。

    一早起来,周师傅的眼皮就在跳。左眼跳福,右眼跳祸,左眼跳,应该是跳福吧,周师傅一边嘀咕着,一边开车上了路。

    雨是从客人下车,关上车门的时候下起来的。周师傅就想起早上的眼皮,嗯,原来是这么回事,周师傅早上的石头落了地。终于下了,多少天了,活一直不好,满街的人倒是越来越多,可打车的却越来越少。每天给媳妇交钱时,周师傅就有一些犯愁,就要说上一句,今天又不好。媳妇倒是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地把钱捋一遍,然后找出一张皱皱巴巴、最旧的 5元,再递回周师傅。这是周师傅第二天的饭钱,是一碗葱花面。一般说来,每到这时候周师傅都会说上一句台词,台词随心情、随效益而定。前一阵子,周师傅的午饭经费时不时还会增加个三两块的,也就是说可以把葱花面变成大肉面,周师傅就会来一句谢了媳妇,笑纳了什么的。而这一阵子,周师傅净说不好意思了。说完不好意思,周师傅心里还要叹口气,唉。周师傅想起了过年的日子,要是天天过年就好了。周师傅怀念过年不是因为吃,至少不仅仅是为了吃,过年那几天,打车的人多啊,拉都拉不过来,周师傅满脸都是乐。问题是,怎么可能天天过年呢。周师傅又想,要不就下雨下雪吧,天天下雨天天下雪,大家都来打车吧,可是,怎么会天天下雨天天下雪呢,唉。

    周师傅之所以这么愁,还在于他正在搞一点小秘密,说白了,周师傅在攒小份子。男人攒一点小金库,司空见惯,也还算可以理解。抽烟喝酒打麻将,哪好意思问媳妇要钱。这些个爱好周师傅还真是曾经拥有过,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有的完全戒了,有的基本戒了。周师傅攒钱,是要派一个用场,对,是一个小秘密。按说几百元的事,也不该太难,谁知道老天爷偏偏不照顾,活就一直不好。当然,今天总算照顾了一下,雨总算是来了,虽然就是一场,可有一场是一场,有了这场再盼下一场,总比一场没有好吧。

    周师傅感慨,这真是一场及时雨啊。周师傅想到及时雨这三个字好像有点捅词的意思,其实周师傅本来就是一个有点词的人。高中时代,周师傅当过语文课代表,记得当时写了一篇关于雨的作文,被老师大加赞赏,说中学生周师傅写出了对雨的独特感受,并私下里鼓励中学生周师傅完全可以向文科方向发展。说实话,周师傅的骨子里还是有一点浪漫,有一点文人气质的,那时候甚至还有一点小自负。可是,一个偶然,中学生周师傅没能考上大学。后来又一个偶然,周师傅就成了现在的周师傅。而当年中学生周师傅关于雨的 N种感觉,只剩下眼前出租车周师傅的这一种了,就是下雨的时候,活好啊。

    周师傅左转上了中山路,奔友谊商店。干出租,一人一个打法。有人愿意去车站,码头,机场等客,有人愿意去酒店,还有人愿意去医院,也有人就在大街小巷上遛客。周师傅一般不遛,他认为太偶然,非常容易空跑油。周师傅的打法是蹲点,当然在蹲点的过程中也遛,但周师傅认为那是有目的地遛,是以点带面地遛。周师傅有几个点,其中比较重要的就是友谊商店。因为下了雨,这不,还没到友谊商店,就碰上了活,而且一个接一个。但是,周师傅再一次奔友谊商店的时候,雨大了。雨一大,周师傅心里就一紧。周师傅希望下雨,但不要太大,周师傅要的是那种雨,那种濛濛细雨,那个感觉真是太好了,人人争着打车。可是大雨天,你想,除了极特殊的,谁会顶着瓢泼大雨往街上跑呢。还有,也是更重要的,是因为格格。今天是周末,是格格从寄宿学校回家的日子。按说手里有个车,周师傅就应当把这个活揽过来,可是接格格,就得耽误活啊。比如说你正好在机场,一两个小时的路,你能像飞机一样上跑道飞回来吗。所以,都是媳妇去接格格。只是,雨越下越大,周师傅担心娘俩挨浇,唉,辛苦你了,媳妇,周师傅在心里说。

    格格,格格,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一想到格格,就触到了周师傅心底那一块最软的地方。这孩子,怎么说呢,从打出生起,就一直是周师傅的骄傲。聪明漂亮,人见人夸。不是别人夸格格好,而是格格就是好。就说格格这模样吧,周师傅就经常问媳妇,你说格格怎么长得既不像你又不像我?你吧,长的还算行,第一次,媳妇还打断周师傅,你当时不是说我漂亮吗,周师傅就说,那得看跟谁比。后来,媳妇就不问了,就让周师傅自己说。周师傅接下来的话是,你吧还行,我那长相多对不起观众啊:可你看咱格格,怎么就那么,啧啧。然后周师傅总要再加上一句,其实这孩子也有点像我,你看格格的鼻子是不是有点像我啊。周师傅认为他满脸的零部件,只有鼻子还算挺拔。媳妇就说,像你像你,行了吧。作为当年对雨有着独特感受,对明天充满梦想的周师傅,还把自己当年的梦想全部弄到了格格身上。学钢琴学跳舞学唱歌学画画,等等等等,格格也真就配合,样样学得都不差。最后,周师傅又整出了一件媳妇认为最不着调的事,就是坚持让格格上格林学校。说周师傅坚持,是因为媳妇不同意。格林学校,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贵族学校,咱们一个开出租的,太不着调了吧。媳妇是这么想的,作为一个有着正常思维的人,媳妇的想法绝对是极其正常的。当然,媳妇虽然这么想,却没这么说,媳妇不想伤了周师傅。媳妇就说了一句话,咱家哪有钱啊。这是一个最简单最朴实也是最有说服力的理由。说到钱,周师傅立马就瘪茄子了。是啊,别的不算,一年光学费就好几万,哪有钱,钱在哪啊。就在这个时候,周师傅骨子里的气质起了作用,周师傅想到了自己,当年的自己,自己这辈子就这么着了,但是……周师傅很沉重地对媳妇说,一定要给格格最好的,一定。格格是多么优秀啊,这么优秀的孩子,怎么能不去最优秀的学校呢。格林学校,童话世界,周师傅顺口就来了一句格林学校的广告词,我们的格格,凭什么就不能拥有一个童话呢。就是砸锅卖铁,就是,周师傅差点想说就是去卖血,想一想又没说,也要去。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媳妇就像当年被周师傅几句话感染了一样又一次被感染,就和周师傅一样沉重地点了点头。于是,格格就去了全市也许是最好的,但肯定是最贵的学校。于是,周师傅两口子就像两个水手撑起了一条破船,能开源则开源,比如买个彩票什么的,当然从来也不中,不能开源节流也行,就省吧,就吃葱花面吧。当然,后来的实践证明,周师傅是对的,格格在格林学校继续优秀,学习好不必说,还不断显示出各方面的才能,比如随着年级升高,格格从小队长到中队长一直干到大队长。并且,周师傅家的锅没砸也没卖,也还是好好的,只是锅里的东西一直好不起来。

    雨越下越大,马路上都起了水泡,车上的雨刷器已经打到最大挡。周师傅想这么大的雨,还不如去学校接格格,可又怕一旦碰上活。这不,前面就看见友谊商店了。周师傅有了一丝犹豫,他想,这个时间,媳妇没来电话,一定已经在公交车上了。周师傅决定还是去友谊商店看一下,有活就干没活就去学校。周师傅还想,这么大的雨,友谊商店应该不会有客了吧。

    驶进友谊商店的遮雨棚,果然一辆出租车也没有,也不见等车的客人,周师傅松了口气。周师傅就要开出遮雨棚了,一个女人握着电话摆着手从商店跑出来,周师傅只好停车,看来是不能去学校了,周师傅只好再一次在心里讲,对不起,格格,辛苦你了,媳妇。

    打车的女人一屁股坐了上来,一边讲电话一边向前摆手,也不说去哪,周师傅就往前开。周师傅听出来了,她是在训她老公,什么说好了接孩子又不去,什么责任感之类的。周师傅想,不就是那么点事嘛,至于吗,这么厉害,像只母老虎。周师傅又想到自己媳妇,同样是接孩子,唉,还是自己的媳妇好啊。接孩子?周师傅忽然警觉起来,这女的该不会也去格林学校吧。周师傅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一激灵。太有可能了,那女的岁数和自己媳妇差不多,孩子也应当差不多大,而且,友谊商店里出来的,孩子不正该上格林学校吗。周师傅只好指望那女的别去格林学校,一旦这大雨天在学校遇上老婆孩,却要执行公司的规定,不许捎客不许拼车,那不是整死人吗。

    那女的终于完成了训话,而且,用完全不是母老虎的很温柔的声音说,对不起师傅,去格林学校。周师傅头皮一麻,心想这回是死定了。周师傅想,但愿媳妇已经把格格接走了,但愿不要碰上她们娘俩。周师傅想要不给媳妇打个电话,问问她到没到学校。可又一想,打了电话通了说什么呀,说我一会儿去学校,但不是去接你们?算了吧。再说,哪有那么巧的事,就像买了那么多次彩票,从来也没被大奖哪怕是稍微像样的小奖砸着吗?

    雨还在下,一点小的意思也没有,而且起风了,路上偶尔见到打伞的行人,伞都撑不住了。周师傅认准这个时候她们娘俩一定在公交车上,一定。周师傅认准了这一点,心情就平静了一些。心情平静了,周师傅就开始想事。这其实是一个不好的习惯,如果是一般人,倒也无所谓,可是作为一个职业司机,就很危险。此时,周师傅一面开车一面从后视镜瞟了几眼那位女乘客,周师傅觉着那女的有点像哪个明星,又发现还有点像自己的媳妇。周师傅又想,这么说来,不是自己的媳妇像明星了吗。其实,这女的还真不如自己媳妇漂亮,但你不得不承认人家有气质,唉,媳妇跟了自己,怕是永远不会有气质了。周师傅接着又看着女乘客的包,周师傅现在是认识了,就那包,假的都得几百块,要是真的,就比这车还贵。说到包,周师傅就想起那件事,那件让他一想起来心就痛的事。

    前不久,周师傅好不容易陪媳妇逛了一次街,逛了大半天,就是逛,啥也没买。走着走着,周师傅发现媳妇没了,回过头去找,媳妇正在一个小摊上看包呢。见周师傅过来,媳妇赶忙把她挑出来的包挎上肩,问周师傅怎么样。说实话,那包还真不错,媳妇背上,年轻好几岁。可周师傅一看价,吓了一跳,好几百块。周师傅就说,还行吧,就是,贵了点吧。周师傅就看见媳妇的眼神一点点暗了下去。周师傅又说,要不,买了吧。媳妇默默地把那个包放了回去,说,走吧。其实周师傅太了解媳妇了,这么多年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添过,怎么可能花好几百块去买一个包,媳妇也就是看一看吧。周师傅一下子就想到媳妇的种种的好和种种的不容易,别的不说,这么些年,媳妇这么漂亮的女人,连些打扮的东西也没有,都快成黄脸婆了。每次回娘家,都拿不出像样的东西,可媳妇从来也没说过什么。想着想着,周师傅就觉得自己太完蛋,一个大老爷们,连媳妇那么喜欢的,也不是贵得了不得的东西都买不起,让媳妇这么些年跟着你受委屈,还是个男人吗。周师傅就下了决心,一定要把那个包买回来,送给媳妇作生日礼物。

    想着想着,格林学校到了。周师傅赶紧回过神,往公交站台上找。站台上人不多,没有媳妇和格格。她们果然走了,周师傅松了一口气。大雨中,学校门口有些乱,不过女乘客很快就接到了孩子,周师傅一看,真是和格格一般高。小姑娘一上车就是小公主的派头,就抱怨她爸爸怎么不来,又说回家算账什么的,不过,后面的话周师傅完全听不到了,因为,这时候周师傅的心全在车站上了,周师傅看见了站台上的媳妇,看见了格格。风雨中,两把伞形同虚设,媳妇已经浇透了,正在用身子给格格遮挡着雨。媳妇也看到了周师傅的车,看到了周师傅,媳妇肢体上没有任何表示,但是,那眼神,周师傅看到了媳妇的眼神,那里面是一种说不出的东西。

    周师傅心里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周师傅想停下车,周师傅甚至想求求那个女乘客,把媳妇和格格捎上。可是周师傅没有张开嘴,车,慢慢地驶去。

    忽然,车上的小女孩喊了起来,停车,快停车,妈妈,我们班的格格,咱们拉上她。

    周师傅停车,倒车。湿淋淋的娘俩钻进车里。

    两个妈妈礼貌地寒暄,那个小姑娘一个劲地和格格说话,格格应付着。周师傅沉默。周师傅能说什么呢,一个很是尴尬的场面。

    就是这尴尬,让周师傅有了一点恍惚。

    往市内走的时候,周师傅没有走他平时常走的近路,周师傅选择了走立交桥。不是周师傅绕远,周师傅想这么大的雨,还是走大道好一些。

    远远的,周师傅看到了上桥路口的绿灯,逐渐近了,大雨中的迷蒙的绿灯。周师傅驶过绿灯,驶过路口。也许是因为大雨,也许是因为绿灯,也许是因为那一点恍惚。忽然,周师傅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周师傅感觉到一股风,接着是一片黑影,一座大山,一声巨响。

    第二天,当地晚报报道了这样一条消息。昨日,我市东北路立交桥上桥口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大雨中,一辆大型载重车高速闯红灯,将一辆正常行驶的出租车撞毁,出租车司机当场死亡,车上4名乘客均不同程度受伤,但均无生命危险。

    据说,这家晚报的主编看到这条消息后,专门找来《故事会》的记者,主编说,司机遇到紧急情况,一般都有一个本能的自我保护,你看这起事故,也许,其中会有些故事。那位记者就去了趟医院,然后向主编作了汇报,说情况搞清楚了,主编你的判断很准,车上有司机的老婆和孩子。

    那位记者写完这个故事后,总觉得少点什么,对了,周师傅在被撞的一刹那,想告诉媳妇,衣柜下面那件旧棉袄兜里,放着360块钱。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