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横草不拿竖草儿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海燕  2012-05-22 13:52 转播到腾讯微博
林雪 

讲述

讲述我的童年:过去时间中的

故事,由于真实而慢慢

接近虚无。讲述我的青春:一串

逆境中的抵抗,如今我已经

与肉体言和。讲述

我现在的日子:可能的

或不可能的,都在瞬间

相互转换着。讲述我的生活

我的童年粉碎了我的青春

我的青春粉碎了我的未来

我的未来粉碎了一切

我的一切又联合起来

粉碎了我的现在

我活着,写诗,只是为了

给自己留下证据。只是

预防这一切突然中止

写作

我所学到的一种逻辑

我所理解的一种逻辑

我生活之前,对她

理解了一次。我

生活之后,对她还想

再一次理解

但一个诗人的信念

能否使这个世界

有所改变?一种

诗歌中的真理

是诗人对自己的辩护

还是对世界的妄言?

暂时

“在现在,疼痛是暂时的。困难

和忧郁也是如此。你要做的

只是等待。一个好天来临后

你会发现,一切都已经过去”

“这是暂时的”。我的教育是克制住

自己的烦躁,接受它。“暂时地”

但每天都在一样地开始

每天都是一种越来越多的

暂时。“暂时地”

“我们过完了整个的,暂时的

一生。在一个美丽的日子里

我们将暂时地死去”

单亲

我用一个复合词来反衬

这个词汇。我经常使用我们

我,我和孩子。我不是一个人

来到这里与你相见

我是你的双亲。爱。灰尘

和回忆。必须学会面对

生活里的这个词汇

面对痤疮。涨价

谎言。感冒。停电。失去

一部分肢体。必须面对

一切使你不便

或不快的东西

溃疡

边墙社区外,一条小路病了

一,二,三,这里和那里

大的和小的溃疡

被目的地驱赶的脚和车轮

一个个经历它:喷溅起污水

搅动着腐泥。它堆积的黑色素

它的不堪,像一种俚语

败坏了我们的生存

一条俚语混迹在语言中,发臭

腐烂,蔑视和嘲笑了

那些不得不说出它的人

你开始

你开始拥有时间:“我昨天

再去吧!”或者“我明天回来的。 ”

你开始拥有数字:“1,2,3,4……

26,27,25,28,20……”

你开始应用你所看到的:我带你

去看水壶里正在沸腾的开水:

“看!水开了! ”

你说:“该煮唐僧了。 ”

你说时,还带着一个刚刚

两周岁孩子的忧伤

你开始拥有颜色:红的,黄的,蓝的

你指着绿色块,说“这是蓝”

又把紫说成了黄

你开始歌唱。你把《小燕子》和

《大红花》唱到了一起。你开始

悲伤:电视里一次播出的陕北民谣

使正在玩积木的你凝思,站起

慢慢走到我身边来,抱住我

慢慢地,悲伤使你的嘴角下垂

你要我抱你,然后哭泣

你开始生活。开始恐惧

你存在:一个脑部的海洋

那些颜色随时都可以更改:

北风是蓝色的,南风是红色的

你开始出发。你应该走哪条路

你想去哪里?

只要你能走到某个地方。你就一定

会走到。只要你走得足够远

双重生活

作息表:6点起床

7点出门。8点

上班。一家事业单位

职业女性。副编审

空间位置:6点15分

厨房里的早餐。“姜丝

要榨出汁来。 ”“妈妈,我

的面里要再加些盐”我取盐罐

快速冲洗姜块

“妈妈,我的那份鸡蛋好了吗? ”

7点。我被拥挤的人推上公共汽车

“在人性的秩序和美来说

祖国啊!为什么你的人民

的欲望,比非洲的饥民

还要饥渴?”

从1楼到 4楼,寂静的

楼梯间,隐约的说话声连续传来

当它偶尔停顿,“比真实

更确切的虚空”

我打电话,取邮件

告示版上张贴了捐款公告

我名下的数字是:100元

这是一种当事人

并不知情的集体行为

“而体制的惯性,谁能幸免”

我的诗,隐身在日常的

细节中。她远比我坚强

忠实。她是另一个

不屈的我。体制时代里

我的一种双重生活

走在小北关街

每天都走在这里。看久了,那些摊床和店铺

是有表情的。灰白的楼房后面露出了天空

风从最远的那朵云吹来,多么亲切柔和

我是那朵云下走着的女人。风

从我眼睛的黑,吹出词语和眼泪

我忧郁平静。那少女脸上的花儿正红

我看见天空。看见小巷尽头含笑的你

看见了我与生活的距离。丁香树

那么满的花也在笑。这是它

M型的街道

一些人的故事和叹息

一些人一生脚步的半径

街景向内心一一打开。一条小巷的轴面

带着怀念,使自己也成了风景画的一部分

哭泣

这是无数平常日子里的一天

早上我乘

230路车从大北关街到

群众艺术馆站。一队哈津幼儿园的孩子

跟着老师,站在路口。他们等着绿灯

当我们的车,在他们身边慢慢停下

那些孩子无知而好奇地四处张望

他们全都只有两三岁的样子

脸上流露着或愚蠢或淡漠的表情

仿佛生活与未来都与他们无关

但有一个男孩子站在那儿哭泣

他一直在哭。我听不见他的声音

只看见他的眼泪,大滴的,通畅的

我们的车在他们的边上

停下,等待,发动,开走。不过

1分钟。在群众艺术馆站

一辆公交车在等候信号的时间

我看见了那个哭泣的孩子

那一分钟,因此无比漫长

一条街

这些天,我过着直径为一公里的生活

多么闭塞,美好。小巷尽头的太阳

人与人的相逢

我们这些勤勉而幸福的人

我们这些寻找亲人的人

已经找到,或正在寻找

我带着我生活小巷的风情

带着我精神上的起伏

在我游走的身体两侧,一条街

风情万千。风再一次吹过丁香树

吹过你的裙裾

风再一次吹过你的微笑,吹过小北

吹过南关里,吹出这个省份

风再一次吹开更多的时间

要你留下来,留在生活的原地

风使你留在已经消失或悄悄滋长的爱中

我看到自己也是那

风里的一缕。一个每天在小巷里

走过两次的人

他的显现更像一种风中的藏匿

在生活的后面,在细节之中

在自己禁忌的身体内部

那些曾站起来,大声抗议过我们的

事物,现在沉默了

我们正握手言和:向绝对的未来靠近

原乡

从山上下来,先看见了红色屋项

杖子上的绿叶,她说,所谓山庄

是八间房围成个院,中间是葡萄架

后来,山坡上的铁灰色

一点点深了。像越来越多的生活的愁苦

院子还在阳光里罩着呢!她说,偶尔什么金属

一闪,又灭了。像你突然想起的一个人

无所谓爱和恨,就是一下子想起来了

旧门上的折页把光映在房山上时,她说

我快要哭了。不是因为高兴和悲伤

我拢住了一只猫。井水的光照在犁脚上

砂砾又白又小,走起来那么软

让人走着走着就慢了下来,就想坐着

躺下。她说,这里的天光这么长

在这里,我真想长睡不醒

房子后面的地里,一个男人在间白菜苗

另一个男人走过来,说‘稀罕稀罕吧!老五 ’

院子外面还有个男人骂人

这首诗没法朗读了,她说

当我用了原乡的口语

在这里狭窄和漫长的土路上,她说

我只想把手插在裤兜里游荡

向草丛里吐痰,打孩子,像村妇一样骂娘

在原乡,心灵在迷路的时候,她说

同时找到了方向。她说

我仍然怀着幸福:在不得不放弃

生活的时候,我感到自己

比任何时候都更向诗歌归属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