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童年况味
我还没有过一个真正的儿童节,童年时代就那么轻易地与我擦肩而过了。我只记得 6月的乡间,小路上到处都飘着槐花的香味儿,那么甜,那么清晰!
 
特别推荐
 
·林雪/辩护抑或妄言(组诗)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星海大音
 
·王向峰/举步程高日垒新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横草不拿竖草儿
  海燕  2012-05-22 13:27 转播到腾讯微博

  最常听妈妈说邻居家那谁谁谁,横草不拿竖草儿,整天那个脸擦得像个花脸儿狼似的,脖子墨黑(he)墨黑的,又懒又馋……

  妈妈说这一段的时候,大抵是在家里偷着说的,却又是当着我和妹妹面儿说的,基本上是教育的成分居多。于是,在我和妹妹幼小的心灵里,懒和馋是最不能拥有的毛病,因为在妈妈的日常用语当中,这两样有些十恶不赦的味道。据说,有了这两样毛病,一般就会在村子上屯子里有个不怎么地儿的口碑。当你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媒人一般都会到屯子里村子上打听打听你的为人,当听说提亲的对象有奸懒馋滑的毛病,那这门亲事就悬了,成功的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在妈妈不断的教化中,我开始从“拿草”做起——横草、竖草一起拿。

  那些年,乡下做饭烧菜基本都以烧干草、柴火为主,这些燃料的来源都要靠自己家人上山拾掇,大人孩子概不例外。我虽然有个在城里工作的爸爸,但家在农村,爸爸每年买的那点煤是不够烧的。放学了,节假日,我就和邻居的小朋友、小同学一起上山搂草、砍柴火。

  我是个多愁善感的少年,愿意琢磨事儿。就拿这横草、竖草来说吧,我觉得这个干枯的、落在地上的,以及那些需要用筢子搂的草,基本上都算做横草;那些干枯的树枝、死去的玉米秸秆、高粱秸秆等等,能在枯死时还保留着站立姿势的草,大约就是竖草了。这横草嘛,做稀饭需要文火的时候用;烀个地瓜土豆,特别是过年过节杀猪烀肉的时候,一定要用急火,那时竖草就派上用场了。都说农家大锅做出来的东西味道好,那是横草竖草配合得好。

  横草引火,木柈子在灶膛里越烧越旺,香喷喷的生活的气味从屋檐下飘出,勤劳的人家吸引着十里八村艳羡的目光。

  乡下人家,每家门口都有一个柴火垛。那是勤劳的见证,草垛越大,越说明主人的勤快。与这样的人家结亲,保准没错儿。

  往高里说,草垛是乡下人人格的财富,不偷懒,不耍滑。而那些什么活都不想干的人,天天活在梦里。现在叫剩男剩女,那时候,叫打光棍儿!

  令妈妈欣慰的是,在她的耳提面命之下,我终于成长为一个勤劳的男子汉。没有奸懒馋滑的毛病,顺利地娶到了妻子,生了女儿,没有打光棍儿。

  可是在百里之外的城市里,我终究成了一个横草不拿竖草儿的人了:手里拿的是树棍儿一样的钢笔,是可以敲打出方块字的键盘。

  妈妈一度有些许的失落:这耍笔杆子的活计,哪里是咱乡下人干得了的呦!不过妈妈终究是转过弯儿来了,每当看到报章上有她儿子的名字,她就积攒下来——她知道,这东西

  虽然烧火做饭不济,但那是儿子在城里赖以谋生的手段抑或资本。跟邻居拉家常的时候,妈妈常常极其“跳跃性”地说:“哎呀他婶子,俺儿子又登报了……”如果这时那邻居大婶儿露出一丝嫉妒的神情,妈妈那才受用呢!

  妈妈不再唠叨我是不是“横草不拿竖草儿 ”,我却倍加珍惜手中的笔。对于百无一用的我来说,这是我今生唯一的粮草。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