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与名人有关的风景
  海燕  2012-04-26 10:29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小山 

紫藤书屋

    紫藤书屋,因为冰心先生,成为福州名胜一景。它位于福州市杨桥路17 号。

    冰心先生在福州的时光很短,不超过两年。出生后的前七个月;11 岁从烟台随父母返归福州后,读书于福州女子师范预科。只有这两个时间段。即便这样短暂,由于是父母故乡,先生在后来的著述中多次写到福州。冰心先生是地地道道的福州女子,早年看她的照片我没有这方面的感受,我迁居福州后,对此就了然于心了,冰心先生的长相尤其是年轻时代,是典型的福州女形象——温婉而清秀,纤弱又颇有内力。

    离开沈阳迁居福州时,其中有一个动力催促我:那是冰心先生的故土啊。眼下我一住福州就是十年多了,我的房子就在她诗文中提到的闽江之畔。

    冰心先生出生在杨桥路的南后街巷口上。她出生的年代,这里是福州著名的古巷之一,即有名的福州“三坊七巷”,当年官宦贵族集中居住的地方。七年前夏天我来到这里,这旧居的匾额写的是“辛亥革命纪念馆”,而且正在重新改造,谢绝参观。我打听确证了这个旧居是冰心出生地。这是冰心先生的高风亮节所致。因为福州当年要建辛亥革命纪念馆,涉及一位重要的烈士,冰心决定让位烈士纪念,把本来属于自己的故居,全盘提供给国家。这位烈士是林觉民。因为这所住宅最先是林家的,由于林觉民遇难黄花岗,他的亲人急售,被谢家购得,冰心祖父买来这所宅院,把全家人迁入。冰心先生在这里出生,宅院里的天井、山墙、草木都可以默默作证。

    福州重振文化名胜,从海上丝绸之路遗迹、马尾船政文化故地,到各位文化名人如林则徐、严复、庐隐故居,通通重新修葺,以作城市文化亮点。所以,冰心故居又有了新的提议。出人意料的是,这所名宅被这样安排了:大门口两侧,左侧立“冰心故居”木匾,右侧立“林觉民故居”石刻。一个大院里,同时容纳了两位近现代史上的名人。如今,跨进院落,就有

    一个山石,上书“一座宅院,两位名人”“一位秉血荐轩辕的男儿志,投绝笔为檄;一位为照亮人类的生命路,举橘灯为炬”。今人的别出心裁,和用心美意,可真是圆满了一所名宅的归属!

    然而,院落里大多屋舍属于烈士纪念馆,这些屋内陈列烈士林觉民的足迹,他怎样走上革命道路、怎样牺牲、他的家人亲属(包括有名的林徽因女士,冰心的故交)、他的手迹,一一存照。英雄短暂的革命一生,非常全面地给予了纪念。我在这里驻足,还重读了林觉民烈士感泣鬼神的《与妻书》。

    存念冰心先生的地方,只有一间大屋:紫藤书屋。以及书屋外的小小空间,包括几根柱子、回廊、天井、植物。有心人新植草木时,有意在书屋前的院墙下两侧各栽一棵紫藤。刚刚有藤须的紫藤缘墙而上,像向往阳光的少女。紫藤书屋系冰心祖父建设,在冰心文章里有记录,书屋名称也是祖父命名的。现在为了恢复它的原貌,才以植物紫藤为标志。此刻,书屋前的墙下、天井边上,还有桂花树、山茶树、木瓜等常见的南方草木。

    我留心书屋前门柱上的楹联。据说是冰心祖父让人书写的,楹联的意思应该是体现老人的心志,“海阔天高气象,风光月霁襟怀”,“知足知不足,有为有弗为”“学如上水行舟不进则退,心似平原走马易放难收”。还有一副对联,是冰心外叔祖父送给她祖父的,“有才子如不羁马,知君身是后凋松”。那还用说吗?这种楹联的精神气质,非同一般啊。冰心呱呱落地,就是这样文化氛围里的婴儿。

    书屋很宽敞。由于举架高,屋子毫不逼仄,墙壁立面便很能布置一些内容。我想象一下当年书屋里的书柜怎样排列,书桌怎样摆放。因为据记载,这个书屋时常有多个人同时享用,童年冰心和她的堂兄弟、堂姐妹一起在此受教。他们得到过这书屋里的书籍熏陶。冰心是祖父钟爱的孩子,她是祖父力主上学的第一个谢家女孩,在那样的时代,这是很令人吃惊的事情。没有这位开明祖父,文学史上是否有冰心该另当别论了。冰心的父亲是刚刚兴起的海军其中一员,常年漂泊在大海上。紫藤书屋对冰心的意义,无疑和祖父常联系在一起。冰心对祖父记忆很多,作品中多有涉及。此时的紫藤书屋里,没有书籍没有书桌,只有一面墙上写着冰心先生在此度过时光的详细资料。冰心先生任何关于故乡的文字,也都在这里反映了出来。因为冰心先生,福州感到光荣。冰心是中国的女儿,更是福州的女儿,史册记之,人心记之。

    紫藤书屋故人虽去,留下的文化气脉未断,我踩着童年冰心踩过的青砖、石板,我凝望童年冰心瞩目过的楹联字迹,耳中闽水泱泱、南国的清风流荡……时间并不久远,冰心的脚步也没有走远,我仍可以听到她的《小橘灯》,可以听到她的《繁星》《春水》《施者比受者更为有福》《我请求》,听到她的《生命从八十岁开始》……

    我自己的文学道路真正起点,应归于印度诗人泰戈尔的激励,文学的圣殿对我訇然打开,是那本永远美丽的《吉檀迦利》——“你已经使我永生,这样做是你的欢乐……”叮咚如泉的句子正是出于冰心先生的翻译。也许从那时起我就开始走向冰心先生,并向紫藤书屋走来。

胡也频“归来”

    2011 年春天,胡也频故居终于以崭新的姿态定位在福州市市中心乌山脚下,门楣上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题写的“胡也频故居”五个潇洒大字,墨迹的新鲜吸引人驻足观望。乌山属于福州著名的三山两塔所在地,市委市政府大院就在胡也频故居旁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这座唐宋八大家中的曾巩撰文留念的微小之山,富藏人文历史景观,眼下又成了省城中心花树遍山的风景区,每天游人甚是不少——胡也频故居不会寂寞受冷落了。当我体育锻炼登山,在桃花、紫木兰花纷纷盛开中散步着下山,看见醒目的作家故居,顷刻内心闪出一句话:游子终于回来了,英雄作家复活。

    胡也频是福州人。刚刚步入青年时期,他离家到上海读书。也是在上海,他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了英雄句号,牺牲时年仅28 岁。关于他成为左联五烈士之一怎样被专制与暴政杀害,事迹早已彪炳史册,我这里不赘言了。福州不是缺乏豪勇与英雄的城市,从林则徐敢于虎门销烟,到林觉民黄花岗罹难我以我血荐轩辕,这个城市给我的灵魂震动太多了。表面温静的南国福州人,在历史的炮声中从来不是懦夫或者逃跑者,年轻的鲜血给大海之滨的福州蓝色中增添一笔笔深红,使得这个小小的沿海省城庄严而圣洁——她近代发端睁眼看西方世界,产生严复、沈葆桢、萨镇冰等先觉之士,迄今,她仍然保有海纳百川的胸襟,城市文化呈现许多包容与开放势态,也给无数个外乡人诸多成长的呵护。这个城市的儿女爱家园留下俗话“七溜八溜不离福州”,因为这个水乡之城实在适合人居;但让人瞩目的是,一旦离开故土远赴外邦,他们不少人表现不俗成为腾飞的龙,也是不争的事实。文人中,谁不知冰心、郑振铎、林徽因、庐隐、邓拓在异乡的文化贡献?胡也频也是他们中的佼佼者。

    书生气十足的胡也频更体现出作家难能可贵的良知承担。在文化白色恐怖压制密不透风时,这个文弱青年,敢于举起一面斗争的旗帜,写出《到莫斯科去》《光明在我们的前面》这种警笛似的作品,成为“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员,加入被围剿的中国共产党。作为积极推动斗争与觉悟的文化战士,他和柔石、殷夫、冯铿、李伟森一同被秘密杀害于上海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鲁迅沉痛地为此写下《为了忘却的纪念》,28 岁的生命给我们留下血与火的背影,告诉我们一个作家也要在民族危难时铁肩担道义!事实上,他的死唤起了不少青年人前赴后继,比如他年轻的妻子丁玲在他逝后接过斗争的文化旗帜,继续创办号角作用的《北斗》。丁玲虽然命运多舛,但最赤诚的爱情是给胡也频的,一对红色情侣曾经刑场上的婚礼一样,经典地阐释了足金足赤的婚姻之爱,在胡也频被捕受难的日子里,丁玲奔走营救的壮举,在女性中罕见,这也是作家胡也频幸福的一面。若不是为民族苦难流血一搏,胡也频应说是幸运的男子,该有幸福的生活。可就是那样的年月,个人的享乐让位给了民族的曙光而宁愿自己倒下。

    我来福州十年了,但知道胡也频故居是去年。过去的尘封岁月,胡也频故居几乎被世人遗忘。这个珍贵的历史遗址能被发掘出来、重视起来,得到今天的重建一新,是许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其中,也包括老作家章武先生。他是原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退休赋闲在家已多年,但仍关注地方文化建设,比如前些年他寻访胡也频故居,写出《不该忘却的纪念》一文刊登在《福建日报》上,引起了各方关注,才使得英雄作家再一次被世人凝视。我不妨引述章武先生一段原文,来看看曾经的胡也频故居,“孤零零露出一幢仅存的旧式宅院,坐北朝南,土木结构,远远望去,就像一位‘贫居闹市无人问’的老者,正蓬头垢面地蜷缩在山脚下晒太阳呢!当我踩着遍地瓦砾,从胡乱停靠的车缝中步步走近它时,这才看清其大门开在东侧屋,门牌为‘卖鸡巷4 号’,残破不堪的木门扇上钉有一块搪瓷牌匾,上书‘胡也频故居’五字……”接着,章武用郁达夫追悼鲁迅的话,警醒众人对英雄作家的关注:“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好在福州市对此十分重视,今天,胡也频故居终于屹立在乌山,并作为城市文化亮点为世人观瞻。

    英雄归位,英灵再生。左联五烈士不该被遗忘,胡也频作为福州的儿子,故乡更应该给予永远的纪念。

    现在,若是你来福州,在乌山脚下可以瞻望这位牺牲的作家。登上乌山,在山巅的福州历史博物馆里,也会看到有英雄一角,记述他闪光的足迹。__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