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医闾雪韵
  海燕  2012-04-26 10:28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杨家强 

    医巫闾山,古称于微闾、无虑山,《周礼·职方》称:“东北曰幽州,其山镇曰医无闾。”得名甚早,已不可考。与古华夏民族的“医、巫文化崇拜有关”,今称闾山,地处今辽宁省境内,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进入腊月,天气嘎吧嘎吧的冷。多数人躲在家中猫冬。而我竟突地冒出了登山的念头。这个念头就像窗外的风雪,挡也挡不住。只得循了心底的想法,由着性子上山。

    冬日的闾山不免有些清静,这正合我意。走进山门,目光沿崎岖的山路蜿蜒至松林深处,未见游人身影。回头望望更无他人相随。我暗笑,这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呀。看来此行只有与雪为伴了。

    进山,风已不知去向。只听得松涛汹涌却感不到一丝寒意,可谓只闻其声不见其形。林中那些昔日繁华争艳的花草已枯萎不堪,全然没了往日的妖娆与妩媚,惟苍松与翠柏容颜依旧。想夏日里,花草风姿绰约的华美身影,不知吸引了多少游人的眼球儿,真是今非昔比呀。

    落雪的闾山,色彩似乎清淡了些。乳白色的山石间,恰到好处地点缀着青翠的松柏,这一青一白应该是闾山的底色了。仿佛一个人洗去粉饰,露出本色,有一种本真的美。

    大概是少有人往的缘故,我还有幸见到了小松鼠。它正坐在岩松的枝桠间抱着一枚松果贪婪地啃着。发现我的到来它“嗖”的一下逃出了我的视线,再也寻不到一丝踪影。我后悔没有及时藏起来,也好仔细地偷窥一下这个机灵的小家伙儿。

    惊跑小松鼠,我倚石小憩。打量脚下古老的石阶,或依山开凿或巧妙铺就。千百年来,人们或朝拜或览胜,不知道有多少只脚踩踏而过,使这些原本普通的石头越发变得润泽光滑。其间有帝王将相,更多的是平民百姓。对石阶而言,那些脚又有何区别呢?可惜石阶无言,不能作答。

    来到半山腰,我被一根巨大的冰柱吸引,它如一条白龙从山顶奔腾而至,张牙舞爪地悬挂在道隐谷的洞口前。“龙口”中有泉水哗啦啦地喷涌倾注到洞下的“圣水盆”中。古人在洞口上方的石壁上刻着“古洞天”、“水石奇观”、“医闾佳胜”的赞誉,还清晰可见。

    乾隆皇帝到闾山巡游时见这一奇妙景观,便将盛水的石器封为“圣水盆”,并吟诗赞道:“应为仙家修养法,将临玉女洗头时。”

    道隐谷实为一天然大石棚,因辽太子耶律倍在此学道读书而得名。想那耶律倍在此洞中坐忘,不知参悟出多少人生真谛。

    洞中左侧殿内塑有释迦牟尼、观世音、地藏王、十八罗汉像;右侧则供奉着胡仙,当属闾山本土神仙,据说很是灵验,在民间还流传着许多有关胡仙的传说呢。

    洞内光线较暗,但依稀可见洞顶处有乾隆四年广宁知县钱学洙题写的“天然幽谷”四个大字。正品着,忽见大片雪花飞入洞中,如群蝶飞舞,煞是可爱。我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去拥抱这些空中精灵, 可它们哪肯入怀。那股顽皮劲儿竟撩拨起我遥远的童趣儿。

    道隐谷的上面坐落着闾山的标致性建筑——望海寺,亦称白云关,它的前身为辽烽火台、明长城关隘。

    过白云关石门,经代屏石,爬燕子翻身,沿仅供一人攀登的石阶登临绝顶——瞭望台,便将四周景观尽收眼底,更可见渤海那水天一色之美景,故乾隆皇帝将其命名为望海寺。

    望海寺像一顶宝石桂冠镶嵌在闾峰顶上。此峰顶由数块巨大的花岗岩天然垒砌而成,远远地看去,整座山峰就像一个巨大的蘑菇,以冲天之势拔地而起,在松柏的掩映下,卓尔不群。尤其是最上面那块椭圆形巨石,如一头老龟伏于峰顶,俯视世间万物。那灵动的态势更像一朵祥云在峰顶飘动,仿佛一阵风就可以把它吹落,这奇特惊险的姿态令人惊心动魄。而更惊奇的是,望海寺就建造在这朵“祥云”之上,说它是一座建在巨石上的古城堡更为贴切。在这个历经千年的古城堡里,到底发生了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不得而知,却给了我无限遐想。

    在欣赏大自然的神奇魔力的同时,我更赞叹古代先民巧夺天工的智慧。望海寺正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与人类智慧巧妙结合的杰作。

    望海寺的西侧是桃花洞和风井,尤其是井旁耸立着的一株冠盖如云的参天古松,很有些来历。当年乾隆皇帝登临闾山,被古松竞天凌云的气势和傲然非凡的神韵所吸引,即封此松为“云巢松”,并随口吟出“地灵自呵护,天意本栽培,云巢真可号,龙种是谁栽。”的诗句。据相关文史部门考证,此松为辽太子东丹王耶律倍所栽,树龄已有一千多年了。

    这时, 忽听天空中有“ 嘎……嘎……”的声音。举目张望,原来是成群的乌鸦在头顶盘旋,我虽听不懂它们的语言,但这声音恰好赶走了些许的寂寥,使空旷的山谷顿时有了一丝生机,我也想喊两嗓子应和一下,但生怕惊扰了它们,始终未敢开口。作为闾山的客人,我不想让这些“主人”讨厌。我暗自期待着它们集体光顾云巢松,那景象一定不错。

    心中有了期盼,自然就多了一份欲念,心思也就全放在了乌鸦上。眼睛盯着飞得越来越低的乌鸦,奇迹真的出现了!近百只乌鸦竟然真的落在了云巢松的树冠上。这种奇异的景象实属罕见。看雪落鸦背,鸦似墨泼,松如云。我暗赞:好一幅百鸦群栖古松图!

    正是这群乌鸦让我更进一步感受到了云巢松的博大胸怀。在闾山,除了它谁能独自容得下这么庞大的队伍呢?不用说,乌鸦对云巢松也一定是极青睐的吧。

    我实在不忍心惊扰它们,下了望海寺。我绕过云巢松和读书堂,直奔我此行的目的地大观音阁最高峰——老祖峰,但此时雪已将陡峭的山路覆盖,登山是件很危险的事。稍作犹豫,我还是选择了攀登。

    说是攀登,实为爬行。我手脚并用,像一只笨拙的爬行动物。好在前后无人,不会看到我的狼狈相。“爬”上峰顶,我便“扑通“一声仰面朝天躺在雪石之上,赖着不愿起来。人与山融为一体,谛听山石松雪的心音,感悟山人合一的意境。

    我迎风站立于老祖峰顶,极目远眺,千峰万壑,松涛奔涌。这气势怎不让人为之倾醉?难怪古往今来,有隋炀帝杨广、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清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等众多帝王将相都曾亲临闾山,并对此山顶礼膜拜呢!想那秦始皇、屈原、李白、徐霞客等人,尽管都对此山心驰神往,却终未抵达我此刻的大美情境。

    这时,寂静的山中突然响起了众僧们悠扬的颂经声。浑厚绵长犹如天簌之音,在这飘雪的深山幽谷中回荡。我的心一惊,忽地发现,天色已晚,该下山回家了。

    我以为,偌大的闾山只有我一人独赏,可下山时,却见有三三两两的游人或丛林中或山谷间悠闲地踱出。原来是山大林密,相互间尚未谋面而已。

    回望雪中闾山,松雪相间,青白如翠。想我一平民,能够在寒冷的冬日,享受到这份大自然的恩惠,当感谢大自然的神奇造物,感念命运在时空交错之中让我与闾山相遇。

    雪越下越大,仰望苍穹,这漫天飞雪,仿佛又把我带到春日闾山那梨花香雪海的意境里。闾山,春天我还来看你!__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