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享受德国文化
  海燕  2012-04-26 10:28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单世端 

    我向来对外出参观游览不感兴趣,除了省市教委统一安排的会议、活动外,我极少外出过。多年里,省市教委有关领导曾先后3 次特邀我随同出国旅游,我深知这是对我的关怀,但还是婉言谢绝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那么多事要做,总觉得离不开学校。

    也许是职业病吧,多年来我一直渴望着能有机会到职业教育先进的德国、日本或澳大利亚等国家开开眼界。1996 年,经辽宁职教研究所德国专家组联系,大连市教委决定组团去德国考察,我幸运名列其中,终于实现了自己多年的夙愿。

    这次出访时间20 天,任务是考察学习德国职业教育双元制经验,成员有市职教处2 名领导、11 名职高校长和辽宁职研所1 名翻译( 博士),共14 人。

    12 月1 日午后乘大连—北京客机,晚上在北京外事职高旅馆住了一宿。第二天11 点30 分于首都机场乘德国航空公司747 大型客机,翌日午后2 时到达法兰克福,等候2 小时后换机去柏林,下机便见到了专程来接的德方人员。此时天已黑了,偌大的柏林机场灯火辉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一眨一眨地闪烁着,光彩夺目、瑰丽多姿……由于6个小时的时差关系,机上的10 多个小时全是白天,这是两天来的第一个夜晚。我们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国际大都市,大家都兴奋不已,惊叹着、感慨着。我当时想:仅此一览就不虚此行。

    我们一行14 人分乘两辆中巴车赶往距柏林60 公里的国际职教培训中心驻地赫德斯莱本。这是一个不大的小镇,培训、食宿一条龙,房舍是早年一座修道院改建而成的,墙壁上还保留着当时的绘画、图像,走廊里悬挂或置放着古代一些生产、生活和战时用的工具、器械模型。给人的第一个感觉是德国人很注重历史,有极强的怀旧情结。司机还告诉我们,刚才行车的那小段颠簸不平的石子路,是刻意仿古建造的,其目的就是让人们在享受现代生活的同时,寻找一些早年人的感觉。这的确不失为一种深邃别致的雅兴与情致。

    12 月4 日午前,培训中心专门为我们举行了开班仪式,互赠了纪念品。之后由两位专家讲授德国职业教育双元制的有关问题。其中一位留着胡须的博士就是这个中心的总负责人格尔。真没想到,在此后10 多天里他和他的妻子竟成了始终陪伴我们的司机、服务员。先后3 次每天连续行车10 多个小时,还要安排、料理我们的活动、食宿等,简直是个名副其实的苦力工。

    他待人谦和,作风朴实,经常通过翻译跟我们交谈。他说这是很正常的工作,大家都如此。在德国期间,我们每天都要接触一些专家学者或教授、校长等名流,他们全跟格尔一样地吃苦耐劳、勤奋敬业。

    在德国,我们先后到汉堡、柏林两大城市参观考察了十几所全国著名的职业学校和职教培训中心,包括机械、电器、汽修、建筑、餐饮服务等专业。现场观摩了学生演练技术、生产操作等实践活动,基本掌握了德国职业教育双元制的概况。虽国情不同,国力差距悬殊,但他们的一些做法和探索精神,仍对我们有一定的启发和借鉴作用。

    在参观学校过程中,我们还没有看到过中国式的课堂教学。通常,学生都在车间岗位上工作,根据活动情况或生产进程,教师可随时把学生集中到就近的教室里进行有针对性的点评、指导。临近车间、现场的教室内,有挂图、标本、演示模拟生产或工作的各种仪表、器械等备品供教学使用。这就是他们的课堂教学——以实践为主的动态教学过程。

    最令我们感到新奇的是,有的学校还设有“心理调整室”。室内挂有全校领导、教职工的照片,摆放着不同规格的拳击手套和人体模型。当学生对哪位领导或教师不满时,可自由来这里,面对着照片上那个你怀恨的领导或教师猛力出拳击打,以发泄、排解心中的愤怒,借以进行心理调整。

    德国人尊重个性,更具人性关怀。我们在汉堡、柏林先后参观了两所特殊职教培训中心。其设施之完美、培训之精到、对残疾人关爱之倾心竭力,令我们惊叹、感动不已。其间,我们无论走到哪里,随处都可以看到专为残障人特置的设施。这是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标志,是一种人性美的体现。

    德国是盛产汽车、交通发达的国家,柏林一些路口的立交桥,多层纵横交错,车辆川流不息,可我们却从未见到过一名交警,没见过一起交通事故。到汉堡时,我们曾问过陪同夜游的汉堡大学斯德佩斯教授:“我们从未看到警察和交警,他们都到哪儿去了?”教授风趣地回答:“他们主要任务是押送不愿上学的孩子去学校”。翻译徐函告诉我们说,这并不是玩笑话。

    我们这次出访的费用是事前核算签订的。到德国后,吃住行全由德方安排。早餐在住宿的旅馆,食品有面包、饼干、鸡蛋、牛奶、咖啡和各种水果,随便取用,吃得饱。最难的是午餐,无论走到哪全是西餐,我们大都吃不惯。几天后甚至一闻到沙拉、奶油的气味就想吐。于是便想了个法子,每天吃完早饭,揣上点面包、饼干、鸡蛋等。旅馆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食物可以带走,但却不准剩下。这确是一个既大度宽厚又克俭文明的服务。

    大家最渴盼的是晚饭,每天都到华人料理的中餐馆。虽然都是广州、上海、香港或台湾去的华人,但饭菜口味却跟北方人差别很大,即使这样,我们仍感到味美可口,而且还能喝上一杯啤酒,各人从国内带来的白酒也可轮流在餐桌上分摊。这是大家每天最开心的时刻。中餐馆晚间都点蜡烛,门厅、吧台、墙壁和棚顶等全是中国式装饰,充满着浓浓的民族氛围,亲切、温馨、优雅、祥和,颇有回家的感觉。华人餐馆每天都暴满,好多外国人都喜欢中餐。

    酒菜都是限量配给的,不够吃,连盘底残剩的菜汤都不忍舍弃,大家互相谦让着泡饭吃。每次走出饭店,大家都议论着在家的情景,甚至不约而同地提出:回国后,各校轮流坐庄吃顿饭,一律吃光吃净,决不准有剩弃的饭菜。可惜事过境迁,回来后,谁也不再提起此事。也许早已忘记了,或许并没有忘,只是当故事,甚至作为光荣经历讲给别人听的。

    在德国考查期间,培训中心还穿插安排了一些游览观光活动。先后到街市、艺术宫、教堂、广场、森林公园等处观览。在汉堡易北河上,我们乘坐过豪华游艇,也亲临神奇的河底大隧道……切实感受到德国独具的民风习俗,领略了德国博大精深的文化成就和壮美秀丽的山河风光。特别是柏林墙遗址和波茨坦纪念馆,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

    那是一段何其沉重而又悲壮的历史!

    1945 年8 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夕,根据波茨坦协议,德国分成东西两国,由苏、美、英、法4 国占领。1961 年东德在柏林分界线上建起了一道隔离墙,这就是著名的柏林墙。国家分裂,东西对峙长达45 年之久,直到1990 年统一,成立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分割局面方告结束,柏林墙随即被拆除。可这堵历经时代风云、见证历史沧桑的柏林墙却永远地留在人们的记忆中,拆下来的砖瓦石块都成了前来旅游观光者争相索取的纪念品。我们在柏林墙遗址只停车20 分钟,这里早已没有了任何留痕,仅有几块板装的广告标识……知心有情的德国人,临行前每人赠送我们一个用精美木盘托撑的柏林墙石子。这是一份极珍贵的纪念品!

    12 月8 日,波尔和夫人驱车带我们来到当年波茨坦会议的旧址,而今这里已成为一座历史纪念馆,慕名前来参观者络绎不绝。年轻的女解说员性情爽朗、落落大方,用流利的汉语向我们讲述着那些震惊世界的日日夜夜。

    她首先向我们表示敬意,说你们是二战胜利国的公民,德、意、日军国主义的侵略曾使你们国家蒙受了巨大灾难……她介绍说,这里原是一个富豪的庄园,1945 年二战即将结束前夕,苏、美、英三国元首斯大林、罗斯福、邱吉尔在海上登岸,按规定的时间,从不同的入口,同时驶进庄园,入住各自的宅区、寝室。会谈期间,一律禁止记者采访、报道,只在会议快结束时,于二楼遮幕处敞开个豁口,让少数记者远距离拍摄一些现场实况照片,7 月26 日向全世界发布了会议公告。

    我们跟随着讲解员,逐一参观了当年斯大林、罗斯福、邱吉尔的住屋。最后来到了会议大厅的超大圆桌旁,聆听着有关几位元首的风趣轶事和机智幽默的口舌交戈……按规定,馆内不许拍照,我与王吉奎校长互递了眼色,心有灵犀,在离开大厅前相互迅即按了一下相机快门,管理人员并没制止,于是就留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走出展室,大家在馆院门前都拍了好多张远景照片。

    参观波茨坦展览馆后我最大的感慨是:如今的德国民众像我们受害国人民一样,对军国主义深恶痛绝,而不像一些日本右翼分子那样歪曲历史,为军国主义歌功颂德。这就是日尔曼民族比大和民族更明智、更具远见卓识的例证。

    在德考察期间,我发现德国人最大的劣习是吸烟学生极多,而且还不被禁止。在几所学校里,每当下课时,校门口处便聚满了学生,其中还有不少女生,都在吸烟。那里安放着像公共痰盂样的一米高烟灰筒,显然吸烟是被允许的,只不过限定时间、地点而已。

    学生尚且如此,公民吸烟更为普遍。这次出国坐了3 次( 包括一次倒机) 德国飞机,机上均不禁烟;而两次乘坐国内客机却绝对不准吸烟,有人刚刚点火警报器便响起来了。不曾想,在这一点上我们却比德国先进。

    德国学生的另一个劣习是乱画。几所学校厕所内的墙壁、门窗框上全画满了五颜六色组合的横条竖杠式的图画,杂乱无章,像似天书,根本看不懂。我通过徐函问过德方的一位校长,校长摇头晃脑,示意很无奈。这样的图画,在德国大街小巷的一些墙面上也屡见不鲜。

    在德国期间,我最大的遗憾是没能见到有关世界伟人马克斯、恩格斯和著名作家诗人歌德、席勒、海涅等任何遗迹遗物。同样的遗憾也留在了法国、留在了巴黎。由于时间条件的限制,我们也没有见到有关莫里哀、雨果、巴尔扎克、左拉、莫泊桑等大作家的任何留痕。据悉,各国都为本国的世界名人、大思想家、艺术家建立了纪念馆,有的还立了纪念碑,缅怀、弘扬这些人类精英的伟大精神和对世界的卓绝贡献。

    此次遗憾,只能待等后来弥补了。后来在何时?后来有多久?实在太渺茫了,也许是个永远无望的梦……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