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香粉弄温柔的杀气
  海燕  2012-04-26 10:27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王冠一 

    上海是一座有杀气的城市,它的杀气不是刀光剑影大漠孤烟直,却暗流于古往今来最细碎的里短人世间,好比清清白白一女子染了满指头的蔻丹,再平常不过她,亦再亮烈不过她。

    而我感受到这种杀气,最初跟“香粉弄”有关。

    那年在南京路闲逛,不经意间绕过百年老店“沈大成”,于浙江中路上看见了簇新的“香粉弄”路牌,它是一条极普通,极瘦小的巷子,委屈于高楼大厦、人海匆匆的十里洋场角落,显得有些破败,无人关注,无人关心。但我陡然停了下来,或许人与之人,与之物,与之天地,皆有一种缘分,无明缘行方可遇到。

    既然已遇到,我便不肯轻易放过,贪玩也好,好奇也罢,总觉得人生哲学都在“相逢莫厌醉金杯”这一句中,因为别离多,欢会少。

    我端量着“香粉弄”这三个字,这样的华丽与哀愁,如果把它安置在《海上花》的剧情中就再妥帖不过了,它是红色与鹅黄交界的一抹,有沉香浮起,远处传来幽幽评弹声,女子有情,男子有意,在这一方寸之地觥筹交错莺歌燕语,甜腻得完全忘记了外面叮叮当当电车的匆忙,忘记了整个大上海的喧嚣,不知今夕是何夕。

    我想,旅行的乐趣就在于这种不期而遇中得到一惊一乍,而后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上海大大小小的景点、街市、风土我都粗略游览驻足过,却唯对蹩脚又不知名的“香粉弄”念念不忘,跟友提起,友笑称,你前世到过,今世才剪不断,理还乱,爱无端。虽然友之玩笑带着玄学般的模棱两可,但我把它作为了心驰神往的借口,做事做人,须有个借口,才心安理得。

    《新民晚报》曾刊载过戴敦邦先生一幅速写《香粉弄里的戴春林》,画的是两位婀娜轻巧女子站在唤“戴春林”的胭脂香粉铺前,似窃窃秘语着什么。铺子里货品充盈并挂满了朝廷贡品、秘制鹅蛋粉等宣传条幅,穿马褂的老板微微佝着身体正殷勤介绍店铺里各色“化妆用品”呢。听说这细细的小弄当年真的聚集了很多类似的胭脂水粉作坊,一入弄巷便异香扑鼻,仿佛坠入脂海粉浪之中,故称之为“香粉弄”。暧昧之味兴许从戴先生的小画中可以揣测一二分,两边排列着土木砖块二层弄堂,灰色的。晾衣杆从每户窗边架起,在半空纵横交错,或新或旧的日常衣裤袜单在那浓香中随风飘荡,是一片又一片的市井欢喜。下层作坊林立,商贩们迎来送往,女客持团扇掩面耳语,时不时传来一星半点儿街坊打麻将碰撞的声音、买货卖货讨价还价的声音、痛斥孩子的声音、男女私情的声音……反正人间之大悲大喜都在晾衣吃饭、谈笑喝茶、相聚分离、拼搏闲逛中融化了,这便是上海朗朗的宽容,因为宽容,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平和。

    但香粉弄的“内容”,远不止此。

    它其实为一条烟花巷,且专是“末等”妓女卖弄风情的地方。

    旧时上海妓女大致分为三等,头等的叫做书寓(先生),她们的门上或者门旁常常标明“某某某书寓”字样。书寓极工吟咏,擅书画,会唱昆曲精说书弹得一手好琵琶……更重要的是,这些女子卖艺不卖身,算的上如今的“技术型”人才了。我想聪明女人都懂得对于男人的拒绝就是最好的诱惑,那时男人狎妓自称雅趣,所谓“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因为那时高级妓女们可以给他们婚姻之外的心灵补给,披头散发陷于柴米油盐斤斤计较家用活计的女人是生活,男人不肯知足,常希望摆脱生活窠臼在虚幻中纸醉金迷,谈谈风月聊聊世道。职员、文人、小市民,龙头老大皆如此,在这温柔乡里消磨时光,是毒,也是瘾。

    当然,人,生来又贱,再好的东西得到了就味同嚼蜡,得不到的才金贵,书寓就深知男人得到与得不到之间的那个点,站在那个点上,不偏不倚,痒得须眉欲罢不能又无可奈何,只好以“雅”为借口,花上大把银子夜夜笙歌——全是假。书寓的下一级叫长三,据说因为最初每出局一次收费三块而得名,多被米商和竹木商人供养,书寓和长三属于高等妓女行列,常身着摩登衣饰闲逛媚行,所到之处无不引来倾慕,可谓风光无限。而么二就比长三还下了一个等级,杂居在大马路和里马路的市肆楼上,她们不具备高级妓女们的弹唱技术,单侑酒作乐,风华绝貌,眼波流转处必众生倾倒,很有现在“花瓶”的意思。那时么二的数目太多,竟然难以统计,怪道鲁迅先生在《南腔北调·关于女人》里说:“民国初年我就听说,上海的时髦是从长三幺二传到姨太太之流,从姨太太之流再传到太太奶奶小姐,__一派‘小上海’的繁荣景象”。

    或许你会认为旧时妓女行当多么妙趣横生风花雪月,但事实并不如想象之美好。

    在当年的“五马路”,也就是如今上海的汉口路福州路、胡家宅、香粉弄一带,散布着等级颇低颇廉价的三等妓女——野鸡(咸肉庄、淌排、钉棚)。从书寓长三至么二再到她们,有人的地方便有等级,高与低,贫与贱,上与下,强与弱……下九流中的妓女行业亦如此。有意思的是,旧时上海妓女们“升职加薪提高等级”须进行考核,形式类似现在艺术类加试。每年一次,分春秋二季,清代末年上海县的小南门书场就是考场之一,应试妓女先说一段传奇,然后弹一曲琵琶,最要紧的是你得能讲一口吴侬软语,之后再由业内养家的高手评论打分,及格就取得书寓称号。

    香粉弄里的女人们,绝望到几乎是不可能参加这种考试,因为她们不够资格。她们既没有书寓长三的高超技艺,又不如么二国色天香魅惑众生,多数来自寒苦家庭,丫鬟侍从,破落人家的小姐夫人也是有的,哪里会这些玩意儿,所以生活就更艰苦。她们常白天在茶楼卖笑,晚上拉客开工还要兼做针线活计,如果没有完成任务,便是要受鸨母龟公拳打脚踢,毫不客气,但她们为了活着为了明天或许还为了心中的些许隐事,一天挨着一天这样挺过来了。原来人在贫困中,可以这样卑微,又卑微得如此理直气壮。

    我闭上眼睛尽力去想象香粉弄里每一个烟花女子们的心事,她们高兴时的神态动作,悲伤时的细微呼吸,每一次颤抖与静默……这种揣想很像今天流行的穿越,在芸芸众生中她们又算得了什么呢?地位再高再低都身在红尘烟花巷,都有一份身不由己,这繁华背后的辛酸,谁来体味?谁会体味?谁能体味?

    这让我想起禅宗的一段公案,慧能拜谒弘忍,当弘忍得知他从岭南来便道:“岭南人无佛性,还求佛干什么呢?”慧能脱口而出:“人既有南北,佛性岂然?”意思是说众生即是佛,佛即众生,众生平等,均有佛性,何来东西南北、高低贵贱之分呢?佛性里没有东西南北高低贵贱之分,旧上海的风尘女子也是如此,皆悲凉。但俗世中的人,往往只看到了“有”,很难体悟“无”,“有”是天地间万事万物的色相,花红柳绿,霓裳闪烁;色相后面的真相便是“无”,今时今日,我们在现世的“有”中无法自拔,被社会既定价值观挟持趋从忘了本心,追逐金钱,攀附权势,纵情欲望……又何况她们,统统深陷灯红酒绿的激烈竞争中,在迷失中如履薄冰。所以,分级分等又值得原谅。这便是各自的命,也是她们悲凉之大悲凉。

    可我总愿意认为这样低等的烟花女子都有故事,而且心是干净的。

    记得第二次去香粉弄,是冬日的午后。

    我靠在路牌的旁边,听着稀稀疏疏风吹过来的声音,仿佛就在我所站的路牌之下,在这若隐若现的风声中,曾经有一个女子,穿半旧了的齐膝旗袍,一双眸子早已暗淡无光,她低眉顺眼儿瞅向过往的男客,妖媚却不甘,麻木程式化的面容后面涌动着属于她的希望和失望,她有时会望向破旧的小弄发呆,想那个青梅竹马的惜花人,他为什么还不来?想家中需要供养的老母弱弟,他们是否吃饱穿暖?想自己贫瘠不堪的生活,什么时日才能到头?便无奈一叹,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吧……

    她们也不过是岁月流光中的一撇,另一撇,香粉弄里的一间简陋小屋曾是作风大胆什么都要揭发,以致造成对簿公堂屡被罚款,红极一时的小型报刊《福尔摩斯》(时称《蚊报》)报馆所在;而清末,与袁世凯并驾齐驱,后办实业立学堂敛财无数的朝廷重臣盛宣怀,他名下多处物业亦散布于此……

    林林总总,在这条香粉弄里又发生了怎样的跌宕喧哗,忧伤振奋,痴恨无常,皆不得而知,亦不言而喻。

    我转身离开时,天边夕照划出一道如血的弧线,香粉弄里是安静的,香粉弄之外是国际化大都市的旖旎华丽。我想,或许那些旧时的故事,那些旧时人的精魂,凝集于此,是女子的倔强与执著,历史的绵软与坚定,所以散不去,晕开了一片最温柔的杀气,这杀气直逼向我,荡在上海的每一个角落,变成了这座城市的一种气质与性格,与忙忙碌碌的现代人擦身而过,无声无息……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