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沈阳,一座真实的城
  海燕  2012-04-26 10:26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帕三绝 

    沈阳城于我并不至于太过熟悉。或者,真的是只缘身在此山中罢。有时,身在其中,反倒会成为一种束缚或者羁绊,一叶障目,让你看不见她的美。

    某年,女儿动了个小手术,需要休养一段日子。我陪着她,因为病体初愈,自是不能走远,便只在沈阳城内循序渐近的走走停停,仿佛闲庭信步,那些朝朝暮暮,那些边边角角,那些一树一花,那些亭台楼阁,平常不过浮生若梦般勾引不起我的丝毫情趣,那时那刻,却忽地就仿佛一夜成长,恍若修炼千年得道成仙的女妖,不媚不惑,却又自有一套能让你流连其中、乐而忘返。

    沈阳是两代帝王都,这座昔日的皇城其磅礡恢宏自不在话下,一宫两陵,贵气逼人,如果你有时间,可以选一两个有着微雨或者薄雾的清晨,一扇朱门,最好是女人的纤纤素手,轻轻推开。而那随手开启的,又何止是刹那芳华。清晨的皇宫内,大墙外是市井繁荣,喧嚣而热闹,人们行色匆匆,车水马龙;而宫墙之内深锁的,自有另一番威仪与幽静。从故宫的崇政殿,到集天下秀色权力于一身的清宁宫,这里曾发生过多少惊心动魄,又曾有多少波谲云诡的后宫斗争,你轻轻的把手放上去,那些冰凉的木质回廊、藏青色瓦片、紫楠金的案牍、甚至纱帐,闭上眼,静静聆听,有歌如丝、其声若泣、其意如诉,宛若时间的洪流,突然就把你卷入前尘是非,那些情不自禁尽皆被湮灭的久远,会否顿成一曲绝唱,在你心间徘徊、在你耳边萦绕?

    它在叙说历史吗?却又只能说给有缘人、有心人去倾听?而非那些只是高山仰止它的繁华的匆匆过客?

    皇陵的晨曦则又略有不同。它却是热闹的,虫鸣、鸟叫、潺潺的水声、人们的窃窃私语,山水绿树与人声环抱着的,是一份静中有动,动中又取静的丹青水墨。墨绿、青翠、幽碧与红瓦相映成趣。不知是先人们的慧眼而后才有这匠心独具,还是那本就是地灵人杰的生动山水,置身其中,会不禁让你联想到许多许多,比如苏杭之灵秀、比如藏地高远、比如大理的神韵、比如丽江的澄澈。

    朱自清先生笔下曾描写过一次仙岩的梅雨潭,那种绿,绿意盎然,寻幽探趣。如若是在繁盛的夏日,你来沈阳城的两陵,那些绿,便又一下子让你尽收眼底、乍惊乍喜了。

    甬路两边的千年古树,遮天蔽日的浓密,连枝和干都透着苍劲,厚厚的叶片一片叠着另一片,那一片上面又覆着一片,你以为已经到了尽头,谁知道下面竟还压着一片,这还不够,错落而交替,此生彼也要长,热热闹闹的在枝头繁衍生息着,永远也不嫌够似的。那些碧绿碧绿就这样巧夺天工而又立意有趣的凑在一起,把你的眼遮得墨绿一片。你抬起头,用手遮着额,那碧蓝的天便只剩下零星的蓝,斑斑驳驳,此际,你定然觉得自己像个井底之蛙,不知天的玄妙,只见绿的勃发与多变。

    而初春的草儿们则是嫩绿的,若蹲下细看,你会发现,及到它的根部,会略有一丝丝发白,那种浅盈盈、欲说还羞的绿,和着的是青草野花和那些不知名的绿植们顽强的生命力,若雨天,若清晨,被大自然的恩物们浸泡过,或者,就是一叶纤纤叶片上有滴滴滚动的露珠,阳光斜斜或者直直照射下来,那种通体的碧与绿,上等的翡翠与宝玉恐怕都会黯然失色。

    如果,你心情好,走得远一些、再远一些、走到仿佛空谷幽静,那时,怕还是有石头甬道绵延至云深不知处的。你或者开始有些紧张,接着,有些小小的不甘心,不肯就此便罢,那末,你定然要注意下脚下了,如果一个不留神,或者,脚下会被那薄薄的苔藓滑上一下。

    你踩着了它,它便善意又顽皮的回敬了你。你这才注意到,这些平日里惯常被人们忽略的角色,任谁都会情不自禁地蹲下去,然后细细端详,那些或带着褐、或透着黑、或浓或淡、或浅或深的大片大片兀自荼蘼着的,不是另外的一番冠盖满京华?它所依附的,是石头的坚硬啊!

    若朱老笔下的梅雨潭水是“女儿绿”,何如你就叫做“男儿绿”?

    曾几何时的铁马金戈、大清入关,造就了古城今日的雍容大气与海纳百川。或者,它是一座真正贯穿古今、融汇中西的城市典范。

    沈阳城的白天,你几乎可以窥得见这大城繁华的端睨。中街、太原街,再到闹市五爱和彰显时代科技的三好街,处处是人头攒动,商业氛围极浓。

    常常,你站在街的这一头,一眼望过去,那条街便俨然成一条浮动的人的河流,两边再华丽再淡定的建筑刹时也作了陪衬。在这里,喧嚣是一景。透着功利、透着浮躁、透着市井、自然,便也就透着烟火人生。

    老沈阳的繁华离不开北市场。旧时,那里曾是名躁一时的烟花之地,南北美人,辗转流落风尘的各色女子,那些花团锦簇,那些胭脂泪、留人醉,到底曾经成全过多少荡气回肠,又谱写过几回断爱残篇,已不得而知。

    但,时间却又是有记忆的。

    老北市里店铺林立,弹丸之地,却容得下八方才俊,虽也算得上是龙蛇混杂,但,浊而不俗,乱中又有序。五行八作,在这里都得以被容纳甚至是发扬光大。

    今时今日,若你有幸,赶上北市场里办的庙会,那些过往的荣光以及零碎的的依稀带着旧日痕迹的片断仍旧会在你眼前上演,东北大秧歌、龙狮表演、富有浓郁民族风情的清兵守关巡街和格格出嫁,锣鼓声、礼炮声、人声,满眼装得满满登登的都是喜庆。

    穿过这些鼎沸,走进去,是另一重天,杂耍的、撂地儿的、捏面人的,原是江湖上行走的老艺人,关云长、赵子龙、或者,就是那曼妙轻盈的月里嫦娥,你看那一双手,不动时沧桑略显疲态,有了生意上门,便又马上脱胎换骨,有如神助,手掌上下翻飞,捏捏弄弄,不大一会儿,你想要的可人儿便栩栩如生了,得到心头爱的人们不免喜出望外,端详着、揣摩着、惊叹着,也不嫌累,高高的两支手举着,如同护着个初生的宝宝,生怕被哪个莽撞的人碰得有了损害。

    再往里去,各色的小吃让你的眼睛也跟着馋得慌,五色的小汤圆、汤锅里滚着的小水饺,要上一碗,店家利落的往里撒上事先备好的佐料,你就看那汤,清得见底儿,上面飘着几朵油花儿,颤微微的跟着桌子碗儿颤动,那碗里打着旋儿的,黑的木耳,绿的是香菜,咬一口,里面的馅跟着“滋”的一声窜出一口热汤来,烫得你直咧嘴,却又是禁不住的开怀。

    东北的地方养着东北人,没到过东北,你永远也无法想像,就连她的空气其实都是烫的。热情,喝酒拿碗,不给你喝趴下不算完,且爱喝白酒。纯亮透明的液体倒进杯盘碗盏,就像是沈阳人的待人处世之道一样,一丝也不掺着杂,若酒逢知己,他定然是想连心肺都要掏出来给你看的。

    东北的女人是一景,豪气干云不在男人们之下。有时,入夜,你会看到这样的情景,路边的大排档或者灯火辉煌的高档食肆, 再不然,就是摇滚又暧昧的酒吧之夜,女人们一仰脖,杯杯见底,除非不能喝,否则东北妞儿们在酒桌上是没有扭捏作态的。她们以为这酒,喝的就是一个心情,喝的就是一个感情,要的,就是一个坦荡荡。

    人生得意须尽欢!人生失意,那么,长歌当哭又何妨?嬉笑怒骂,哭过笑过,擦干眼泪了重头再来。

    沈阳的女人就像这座城,就像那杯老龙口,醇,也烈,缠绵,也刚劲。

    如果你爱一个人,那么,让他来沈阳吧,因为那里恢宏也灵秀、热闹却不嘈杂、美女如云却不惺惺作态,那原本就是一座真实的城!__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