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菊花仙境
  海燕  2012-04-26 10:23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夏雨 

    菊花岛,人世妙手偶得的仙境。

    当阔大的游船在曼妙飞舞的海鸥相伴下,载着我们劈开更阔大的海面缓缓驶向它时,我只知道它叫菊花岛,现已更名为觉华岛。觉华,菊花,我还以为是取自“觉华”的谐音叫白了才叫成菊花岛的,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据说金庸的代表作《射雕英雄传》中所记述的桃花岛及《鹿鼎中》的神龙岛指的就是此岛。但无论叫什么岛,它都还有一个别名,叫大海山。在我看来,叫什么岛也好,叫大海山也罢,这个北纬40 度,位于辽宁省兴城市东南10余公里,距海滨浴场9 公里的长葫芦形的、只有13.5 平方公里的海中小岛,世代静卧在渤海湾中,以烟波浩渺、古迹众多、民风淳朴、宛若仙镜等独一无二的特色,吸引了世代人们的青睐和喜爱。

    我来时,它的阳光正好温柔地撒遍菊花岛的每一个角落。在船靠岸的瞬间,两辆中型客车携同岛的主人正在码头上迎接我们。那一刻,在陆地上司空见惯的客车,连同不远处一辆运沙子的拖拉机,在我眼里也变得圣洁和神秘起来。菊花岛以海水做栅栏,它通向外部世界也因此只有一条水路。那么,岛上的大小车辆,包括一块砖,一粒水泥,一只鸭子,一头羊,都是乘风破浪坐船而来,它们是有福的,甚至比我们这些游人有福得多。我们来了,又走了;它们来了,不走了,就扎根在岛上,以岛为家,为天地,守护着一生一世的爱恋与芳华。

    车子环岛行驶中,一处尚未被开采的景色吸引了我们。轻轻踏着青草的香气,下到坡底,漫坡的槐树、火炬树、花椒树、杨树等正神采飞扬地生长着,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野菜和青草,开着独特香气和形状的花朵们,还有蜿蜒在杂草中的类似于葡萄的藤蔓,也大大方方地呈现出最素美的容貌……但我还是认出它们中的一种——菊花,有着金黄色或淡紫色或纯白色花朵的花,正漫山遍野地肆意地怒放。有的紧挨着地表,有的托举着团团簇簇的花朵,像要把它的锦绣送进庞大无边的天空中……想必这应该是诗意菊花岛的由来了。那一刻,我看到同行者或站在突出杂草中的岩石上,或沿着更陡峭的岩壁下到海边,由着性子开心和欢呼,我竟有些恍惚起来。

    我早已过了雀跃的年龄,更多的时候,我以沉默或孤单遮掩内心翻腾的喜悦或思考,甚或是以愚痴或拙笨对抗内心的狂热与外界的喧哗。正如此时,我的悄无声息的恍惚,正在众多同行者欢乐的边缘悄无声息地漫延扩大。我甚至想到了年少时,放牧猪羊的家乡的小山坡,躺在如茵的绿草上,看白云悠悠,听小鸟啾啾,任蚂蚁爬上脚踝或手臂……那时我一定是在自己的仙境里做着只有仙人才能做的流光溢彩的梦。此刻,这个梦就在眼前了,一只喜鹊悠然飞走了,又一只以同样的优雅姿态飞过来,在这与世隔绝的孤岛上,我倔强地追求着纯净与真诚的心告诉我,我可不就成了一个地道仙人了!但有一句话在这时跳进了心海:世界越是变化就越是相同。此时,面对菊花岛,我不知应该是喜悦还是应该悲哀。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我想说在当今这个喧嚣的世界上,究竟会有几人能达到这种境界。在我踏上菊花岛,看到生长了千年的菩提树后才真正领悟到,自己原来竟一直是以入世的态度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甚至不比南北朝的神秀禅师悟到的更多: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一棵又一棵繁盛的大树出现在视野里时,包括同行的众多人,竟都惊讶不已。相传辽金时,这里还叫桃花岛,是北方佛教重地,有位叫觉华的高僧在此弘扬佛法,寺院发展到17 个,僧侣近千人。后来觉华大师被封为国师,桃花岛遂更名为觉华岛。当时一名印度游僧云游至此,带来一些树种,随意撒在岛上,这便是直到现在仍然枝繁叶茂的菩提树。没有人能说清菩提这种热带植物缘何能在北方生长,并千年不枯不朽。这佛教中的圣树,这本无字真经,在觉华岛像普通树种一样,迎来一轮又一轮的阳光普照,开花结籽,再开花再结籽,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距翻腾的海水只有30 米的海边,那棵碧绿的菩提树下,有一口千年古井,因井口呈八角形,故称八角井。无论月满月盈,潮涨潮落,八角井始终如一,以甘甜的淡水喂养井边的菩提树及岛上的僧侣及居民。况且八角井的水位始终与大海的水平面保持一致。这千古之谜无人能解,也正是这无解之谜,致使觉华高僧率众弟子建造的龙宫寺的香火,在当时的佛教领域达到了鼎盛,并留下“南有普陀山,北有觉华岛”之美誉。我来时,正如菩提的茂盛给我以绿荫的佑护,八角井水以清洌的香气滋润了我干裂的嘴唇及干涸的心。我在此流连忘返不肯离去,它的每一寸空气,每一寸天空都引领我抵达灵魂的深处……

    但有另一处荒疏的山坡,当地居民叫做龙脖子的地方,让我驻足并长久无语凝咽。满山坡的毛毛草正在成熟,粉红色的石竹花,天蓝色的钟蓝花,金黄色的野菊花,还有蓬勃着喇叭状的牵牛花也都正开得起劲儿……一块又一块硌脚的石头散落在草丛里,至使一条或隐或现的小路也不那么平坦了。据说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血流成河的战争。

    历史上,大凡有灵气的仙境宝地,除了吸引草民居住,高僧弘扬佛法,再就一定是兵家必争之地。相传在明代,菊花岛已成为辽东地区的重要港口。也是明军的一个重要军事基地,用于储备粮食草料、枪支弹药、设置水师等。而努尔哈赤的后金部队在1626 年,攻打菊花岛,与驻守在此的7000 多名明军展开了生死决斗,最后以明军全军覆没而结束了此次骇人心魄的战役。尽管时光流转,岁月轮回,往日的战火也早已飞灰烟灭,但今天,当我们来到这片安谧秀美的地方,那些封存在历史中的血腥与残酷,似乎又在眼前清晰上演。

    菊花岛,弹丸之地,却演绎着丰厚又沧桑的历史,轮回着只有人类才制造出的血雨腥风。人,只有人才是社会的推动者,也是社会的毁灭者。社会正是在刻意的毁灭中一步一步走向了新生,又从新生一步一步走向了繁荣,衰败,然后再重新轮回。只有这诗意弥漫,菊花流香的小岛,那青翠的菩提与沉默不语的水井,以及开了一年再开另一年的野菊花,及一波涌来又迎接另一波涌来的湛蓝的海水,可以见证并毫发不漏地领略到它的平庸与神奇。

    这比世外桃园更美的仙境啊!

    其实,我想说,世外桃源也没有它的幽然清秀,虽然世外桃源的美我并没有真正领略过。但因为在2010 年9 月29 日,我来到这里,做了一回仙人后,便有大团大团正盛开得澎湃的菊花,汹涌着将我包围了一层,又一层!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