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嘎木行(外一篇)
  海燕  2012-04-26 10:22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 马振凯 

    早就听说嘎木、江达两乡风光秀丽,终于因公可以成行嘎木。

    我们早上八点出发。荣西嘎公路才修好,路况很好。

    车一过西昌乡,树木便多起来,绿的黄的红的树,满山皆是。县城海拔4100 米,难得看见树,说那些看到的是树,其实不过是又低又矮的灌木。在索县只有下到季节性通车的三个乡才可以看到树,看到树就感到格外亲切,是一种非常奢侈的享受。

    山上是树,山下河水哗哗地流淌着,清澈见底,乱石重叠处,水花翻涌,雪白的一片。因为昨夜下过雨,又值旭日初升,整个山谷景色格外艳丽,尤其是那绿的黄的红的树,还有白亮的河水,让人仿佛置身于水彩山水画中一般。

    路边偶有村庄屋舍,藏式民居夯土成墙,黑白红相间的窗格映着阳光,古朴中透出庄重。主人在屋前草地上或坐或卧,看着威武肥壮的牦牛。河边草坝上,三五只或成群的牦牛随处可见,悠闲地吃着青草。

    这恬淡的田园风光,真如陶渊明在《桃花源记》所写到的一样。于是,突发奇想,倘若李白来过索县,陶潜来过嘎木,那么,“难于上青天”的不是蜀道而是索县的路,陶潜笔下的不是桃花源,而是嘎木乡。

    路依水而建,车伴水而行,车行峡谷之中,两侧风光秀丽,又有奔腾的流水相伴,真可谓美不胜收。

    到嘎木要翻过白雪覆盖的艾拉山(藏语音译),山腰海拔4900 米。

    远远望去,艾拉山顶白雪皑皑,映着阳光,衬着白云,雾气升腾,格外壮丽。融化的雪水,潺潺流下,宛若一条飘动的白练。

    路开始依山势迂回而上,所谓路,就是车子走过的痕迹,最多是用石头和土垫平一些。车行陡坡之上,让人有些紧张,艾拉山壮丽的景观会让你很快忘却紧张。

    行至山腰,望来路,山高林茂,白水蜿蜒;看前方,峰峦叠嶂,雾气弥漫,山峰若隐若现,仙境一般。山下雪水汇成幽幽一湖,像一巨大的绿松石,湖水蔚蓝澄净,与蓝天、白云、雪山交映生辉。

    接近中午,车便到了嘎木乡。

    嘎木乡政府所在地位于狭长的山谷之中,一条还没有平整好石块路,贯穿东西,道路两侧房屋不多,除了政府和学校,有几间不能再简陋的店铺,不见人影。据说,全乡仅有一千多人口,分散居住,民风淳朴,大多数人过着近乎原始社会的生活,与世隔绝,重复着几千年来牧民的生活方式。夏季一顶黑色牛毛帐篷就是家,冬季回到定居点。

    回来的路上,我们遇到帐篷便走进去,给孩子送几件学生的运动服。大多数帐篷里是一个妇女带着一群孩子,少则一两个,多则四五个甚至更多。帐内简陋得无法想象,一些干草就是床,一堆又破又黑的东西就是全家的铺盖,火塘上架着黝黑的炊具。每个帐篷中靠一侧地上都钉有绳子,那是栓小牛用的。

    作家马丽华在《藏北游历》中写到“越是偏远的未经现代文明熏染的地方,越富有人情味”。这大山深处是他们世世代代生存的家园,他们深深眷恋并热爱这大山。回到县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奇光异彩的大自然让我难以忘却,最难以忘却的是大山深处的那群人,年轻热情的扎西乡长和朴实憨厚的斯塔校长,那几位坚守在大山深处的教师,还有那位妇女带着几个孩子站在黑色的帐篷前一直目送我们车子消失的情景。

拉萨酒吧

    拉萨是拥有1300 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海拔3650 米,光照充足,素有“日光城”的美称。到过拉萨的人,在缺氧的情况下体验着西藏悠久历史文化、宗教文化、民族文化的震撼,也深刻感受到她的现代与洋气,丝毫不逊于国内外任何一个城市。这其中,拉萨的酒吧文化闻名遐迩,独具魅力。

    第一次到酒吧是应中央电视台一位记者的邀请。她是东北人,有东北人特有的那种热情和开朗,到索县来采访,我接待了她。适逢我出差到拉萨,她建议一定要体验一下拉萨的酒吧。老乡见老乡,虽没有泪眼汪汪,却也是话语较多。同行的几位是她的同事,还有一位朋友——阿旺,一位四次攀登珠峰的藏族勇士,皮肤黝黑、身体特结实的藏族小伙。

    那是个叫“别处”的酒吧,论位置确有“别处”的意味,内部很破旧,空间也很狭小,民居改成的几个小房间,没有门,但装修很别致,朴实,有格调,更具民族特色,其中又不乏现代气息。大家三五成群,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也有,或席地而坐,或蜷在沙发里,或倚吧台而立,非常闲适。从那时起,去酒吧小坐成了我在拉萨不可或缺的休闲之道。

    第二次去的酒吧是“新起点”。和那曲地区教体局电教馆的嘎桑馆长、教研室的扎西主任一起去的。酒吧是一个闻名却未及谋面的朋友创建的。他叫旺青,是索县人。这个酒吧也很有特点,本色的木制地板及宽厚木质桌椅增添几分古朴,墙壁和屋顶的装修弥漫着民族气息。整个酒吧,房间大气,民族气息十足,又融入了现代元素。

    正巧旺总也在,便邀来一起相见、畅谈、饮酒。他因身体原因,只能喝水。大家边谈边喝,非常尽兴。高兴之余,旺总讲起了这间酒吧的发展史。最初,他在那曲开了间店铺,由于多种原因,他失败了,赔得很大,败得很惨。康巴汉子的坚韧品质使他没有一蹶不振,便来到拉萨开了这个酒吧,命名为“新起点”。这也是拉萨的第一个酒吧。“新起点”诞生之后,拉萨酒吧才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讲到开业之初,他兴致最高,言语中透出了康巴汉子独有的豪迈激情。当时,拉萨的社会名流、外国游客都来光顾,天天爆满,用他藏族式的汉语说,生意好得很。有了基础以后,他将这个店子交给徒弟打点,自己忙点别的事情。据说他在上海等地都有经济实体。

    那晚我们喝了很多,聊了很多,很晚了,大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在雪域高原,特别是我,能找到酒吧这样一个地方,有朋友交谈,有酒助兴,有真情倾诉,有侧耳倾听,真是难得啊!酒吧的好处,在于给人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场所,一个沟通的空间,一种文雅的休闲方式。

    我一个人去得最多的酒吧还是“玛吉阿米”,就是八廓街上那个二层的黄房子。从外部建筑到室内布置,典型的西藏风格。在拉萨,黄色,除了寺庙和寺庙中僧侣的衣服,只有“玛吉阿米”才能有这种黄色。因为,传说“玛吉阿米”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和情人约会的地方,就是以写情诗闻名的那位情僧仓央嘉措,“不负如来不负卿”和这座黄房子一起驰名海内外了。玛吉阿米,为藏语音译,在藏语中有“未嫁娘”之意,就是汉语中的“年轻姑娘”。

    我每次都喜欢坐在二层靠近窗边的那张宽大的木桌旁,每次都点上一碗藏式酸奶加白糖。每次都是一边品尝民族美味,一边欣赏百看不厌的街景。黄房子处于八廓街拐角处,坐在这儿,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尽情欣赏两侧的街景,视野非常好。向北看,是八廓街里面南北向的一段;向南看是八廓街出口处东西向的一段。八廓街两侧商铺林立,朝佛的、转经的、游玩的、购物的;本地藏族、外地游客、国际友人,形形色色的人,汇成人流。桑烟(宗教活动中燃烧桑柏的叶子产生的烟)弥漫,热闹非凡。藏香和桑烟的味道,有些呛人,让人感受到浓厚的宗教气氛。

    我更喜欢那种情不自禁产生的顿悟人生的感觉。品尝着藏式美食,看着藏式民居、临街商铺与人流涌动组成的街景,耳边回响着寺庙僧人美妙的诵经声,还有那个广为流传的情僧佳话和人世间的林林种种,此情此景,内心澄净,思绪万里,不由得你不产生顿悟人生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一种心灵的皈依,是一次灵魂深处的朝佛,是一瞬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人生禅悟。

    想念拉萨,更想念拉萨的酒吧。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