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王维旗/在天堂里“忍气吞声”
  海燕  2012-04-20 16:02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王维旗 

  王维旗,北京人,少年时参军入伍,先后毕业于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曾两度赴港工作,目前供职于中国太平保险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文章散见于《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科技日报》、《海外文摘》等报刊。著有《体验香港》一书,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前往杭州、游览西湖后喟然叹曰:“美丽的西湖,破烂的城市”,感慨“天堂之都”与淡妆浓抹的西湖极不相宜。无独有偶,39年后的今天,尼克松的天堂一叹在另一天堂——香港应声共鸣:“一流城市九流空气十足噪音”,芸芸众生在天堂里“忍气吞声”。

  如此谓之,似是对香港的戏说与调侃,东方之珠的风采倾城倾国,乃普罗大众“梦里寻她千百度”的“梦中情人”,溢美之词继往开来,游客慕名而至,至今趋之若鹜,如此不合时宜的流短蜚长,岂非冒天下之大不韪?可我的知觉告诉我:“东方之珠,再说爱你不容易”。

  笔者曾是东方之珠的铁杆粉丝,曾痴迷讴歌“东方之珠我的爱人”,孕育了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香江不了情。一个天造地设的袖珍海岛城市,本应空气如洗,宁静致远,如今“青山依旧在”却“几度夕阳红”,尝不到多少新鲜气儿,找不到几块清静地儿。

  很多人认为,香港气候湿润,空气特别干净,衣服鞋子穿很长时间都不脏,此乃“不识庐山真面目”也。香港的空气虽然“看上去很美”,怎奈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所谓的干净其实是习以为常的“眼不见为净”,是一种“糊里糊涂的爱”。眼见为实是毋庸质疑的,可人眼所见往往大处着眼,微观世界岂能是一目了然的。还是“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香港气候潮湿,地表被水泥和绿色植被覆盖,沙尘无以飞黄腾达。汽车尾气虽如潮如浪、一味毒大,但不会“黑烟滚滚来半天”,偶尔蹿上 20层楼入室穿堂,一味深长却视而不见。乌嚷乌嚷的人气,楼宇空调与“声”俱来的废气,地铁口冒出的酸馊气,美食天堂的油烟气,海产干货市场的腥臭气、犄角旮旯的霉变气,地面蒸发的阴湿瘴气等等,真可谓乌“气”八糟、气不打一处来,钟灵毓秀的岛城就这样被“气”坏了。

  PM2.5本是晦涩深奥的专业术语,是微观世界悬浮粒子的计量符号,一直默默无闻,只因今年北京空气质数的报喜不报忧,才万众瞩目跻身网络潮语。世卫今年 9月公布了全球 565个城市PM2.5排行榜,香港虽非法定监测 PM2.5,但环保署 2010年在中环监测的 PM2.5数据,年平均值竟达每立方米 36微克,在 565个城市中高居第8。PM2.5直径只有 2.5微米,相当于头发丝直径的二十八分之一,专家痛斥为“阴毒污染物”,能负载大量有害物质穿越口罩和鼻毛,直达心肺,而人体的过滤系统无能为力。越来越多的科研成果表明:大气颗粒物个头越小,对人类的杀伤力越强,PM2.5无疑是香港人健康的第一杀手。

  香港是一个高度浓缩的城市,不仅是平面的浓缩,而且是立体的浓缩。小肚鸡肠的空间大度包容,建筑物见缝插针、寸土必争、竞相攀高、密不透风,不管是平方面积、立方容积都已山穷水尽,一切是那么的零距离和浓缩到极致,纵然有一双“千里眼”,望眼欲穿也不过“鼠目寸光”。

  川流密集的机动车日以继夜地吐故纳新,写字楼、酒店、商场的中央空调、家家户户的窗式空调昼夜上岗,不断刷新香港的碳排放。夏天的空气安营扎寨、故土难离,如果没有台风的登陆,是不会远走高飞的,即使有点风吹草动,也不足以牵一发动全身。空调虽然是全天候的,也只是调节空气的温度,而无法净化空气的质数,空调气流不过是周而复始的“体内循环”,不过是半斤八两的互通有无。

  浓缩的空间浓缩了百家争鸣的噪音:汽车的噪音,有轨电车的噪音,建筑工地、市政施工和楼宇维修挖掘机、气锤、冲击电钻、马路路面切割机的噪音,中央空调的噪音,海湾轮船的噪音,天上飞机的噪音等等,高亢雄壮、浑然一体、处处碰壁,构成交响的、立体的、震颤的、流动的、声嘶力竭的瓦釜雷鸣。狂躁不息的噪音似是向人们歇斯底里地咆哮和示威,烦得人六神无主、七窍生烟、没着没落。

  香港的住宅楼大多咫尺之间、与路为伴,夜晚就寢不要奢望息“声”宁人,汽车噪音穿墙入室,不时一鸣惊人。窗式空调像撒欢儿的马达,自鸣得意的鸣响是卧榻之侧无法抛弃的伴侣,夜夜“留一半清醒留一半睡”。对噪音的反感曾让笔者强烈地条件反射乃至零容忍,“那只没有落下的脚”曾是笔者彻夜难眠的牵挂。内地来港工作的同胞,经受的第一道考验就是对噪音的禅定和清净六根。

  喧声夺人的噪音咆哮在耳边,回荡在脑海间,渗透到骨髓里,潜伏在血液中,日复一日,人的肌体似是充满了噪音能量。离开声声不息的闹市,外面的世界静悄悄,体内的噪音却开始能量释放,声犹在耳。

  笔者忝居的港岛中环半山,是香港富人的聚居地(笔者当然囊中羞涩),也是老外青睐的动感地带,更是让穷人刮目相看的财富高地。闻名遐尔的兰桂坊、荷里活道南的 SOHO区,酒吧鳞次栉比,老外每晚人声鼎沸,把酒问天,逍遥快活。尽管富人、老外云集,污染噪音并没有敬而远之,富人和穷人的财富纵有天壤之别,享受的 PM2.5和分贝却平分秋色,甚至多吃多占,此时的财富已显得那么苍白和无奈。

  凭海临风的太平山顶,曾是郁郁葱葱、野香沁人的清幽之地,港英时期曾“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然而“弹指一挥间”竟“旧貌换新颜”,一片片“会当凌绝顶”的豪宅占山为王,人间烟火渐成星火燎原。太平山顶被都市的氤氲所笼罩,花草树木的清香渐被蜂拥而至的人气所吞噬,山下的交响不再甘拜下风,竟披荆斩棘乘风扶摇,向居高临下的山顶高歌猛进。若干年后,太平山顶或许是落日与灯火轮值、污染与噪音狂欢的唉声叹气之地。

  笔者的肺活量有容乃大,不免“英雄气短”;耳根清静,偏偏“震耳欲聋”。闻不到好味儿、吸不到好气儿、睡不成好觉,养不好精神儿,焦虑、烦躁、头昏、疲劳乘虚而入、不离不弃。身子骨入不敷出,底气越来越不足,有个头痛脑热、咽喉发炎、咳嗽、口腔溃疡等,真的是病去如抽丝,吃不吃药总要十天半个月,三番五次的经历足以坐而论道了。

  寻梦于“三界五行”中,人们既不愿看破红尘,也无法超然物外,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以血肉之躯进行旷日持久的搏弈,顽强演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

  这就是天堂之誉的香港,一个光鲜亮丽与“气象万千”的香港,一个弹丸之小与“声势浩大”的香港,一个扬眉吐气与“忍气吞声”的香港,一个快乐并痛着的香港。喜欢香港就要大爱无疆、爱屋及乌,就要放下身段、“忍气吞声”。否则,香港不是你的天堂,而是你心中永远无法释怀的纠结。

2012年第四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