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刘汝达/房东大婶家的几只鸡
  海燕  2012-04-20 15:24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刘汝达 

  刘汝达,作家,大连市作协理事。

  房东大婶养了几只鸡,是五六只,还是七八只,已经记不大准了,大概就这个数。还有一群小鸡崽,十几只的样子,跑起来像毛茸茸的小球在地上滚。一只大公鸡,大红冠子,浑身披挂着鲜艳的羽毛,特别是尾巴那儿,不但黑红黄三色杂糅,而且有几根向上翘起,颇像孔雀的翎的姿态。两条高腿粗壮有力,爪子犹如钢钩。眼睛圆圆的,炯炯有神,一会儿左顾,一会儿右盼,显得气宇轩昂、孔武有力,又有些不可一世。其余是母鸡,有土黄色的,有黑色的,有白色的,有杂色的,有一只头顶上还有一撮毛,我们叫它“菇子头”。这几只鸡大部分时间都在房东大婶家的院子里散逛。

  那时正是秋天,我们刚刚下乡插队到这个穷僻的小山村,就赶上忙碌的秋收。我们整天在冰凉的水田里弯腰割水稻,一天下来,累得腰都抬不起来。在城里长了十七八岁,哪干过庄稼活呢?收工后,有青年点同学望着在院子里溜达的鸡,说,它们真自在呀,不用工作。

  我是个愿意琢磨事的人,夜里腰酸腿疼睡不着觉的时候,天南地北、大事小情胡乱琢磨,有天夜里忽然就想起了房东大婶养的那几只鸡,越想越觉得说鸡不工作是不公平的,也是站不住脚的。鸡怎么不工作呢?小鸡崽是不工作的,正像小孩子没成人也是不工作一样,成年的鸡是工作的。公鸡的工作我认为主要有四项,一项是报晓。大婶家的公鸡报晓的时间好像早了点,有诗句说“雄鸡一唱天下白”,大婶家的公鸡“一唱”的时候,天总是朦朦胧胧的有些黑,并不见一点“白”,我认为大婶家的公鸡是只勤快的公鸡。二项是保护母鸡。那些母鸡都是它的妻妾(它们不实行一夫一妻制)。有一次,大公鸡领着它的妻妾们散逛到了院子外面,从邻家院里跑来一只大公鸡亢奋地冲过来抓那几只母鸡,因为它来得太突然,竟让它得手了, 它抓住了“菇子头”,一下子把“菇子头”摁趴下,正要骑上去实施强暴的时候,房东大婶养的大公鸡斜刺里杀将过来,照着邻家那只大公鸡的屁股就是一喙。邻家那只大公鸡从“菇子头”身上跳下来,恼羞成怒,直奔房东大婶家的大公鸡而来。刹那间,两只大公鸡杀将起来。只见它们脖颈上的羽毛全部挓挲开来,头顶上的冠子也直直竖起,尾巴高翘,两只爪子紧紧抓着泥土,头微低,虎视对方。突然,两只大公鸡猛地跳将起来,冲着对方就鵮。房东大婶的大公鸡渐渐就占了上风。我分析是,房东大婶的大公鸡有着保护自己妻妾的凛然正气,还有强烈的妒嫉心理,妒嫉产生的力量是可怕的。相对来说,邻家的那只大公鸡就有些理亏气短,光天化日之下,采取暴力手段,妄图满足自己的淫欲,心里总是会发虚的。所以,斗了几个回合,便落荒而逃。几只母鸡簇拥着自己的丈夫,咯咯、咯咯地叫,弄出一副欢快和赞美的样子。大公鸡先是高视阔步,之后,使劲抖了抖浑身漂亮的羽毛,再把脖子抻得老长,扬颈向天,喔喔喔……喔喔喔……,嘹亮地打起鸣来,已经是午后了,显然不是报晓,这是胜利者在歌唱。

  大公鸡除了保护母鸡之外,还轧群(相当于性交),被轧了群的母鸡生的蛋才能孵出小鸡崽,要不鸡怕绝后了,这是一项传宗接代的伟大工作。公鸡的第四项工作就是吃,多吃,吃饱,这样不但可以保证性交的体力和质量,还可以长肉。等长到主人满意的时候,或家里来了贵客以及大节大年的时候,主人就将它捉去,揪干净脖子底下的毛,用锋利的菜刀往上一抹,放血,褪毛,掏出心肝什么的,炖着吃,或用其他方法,吃鸡的方式方法多了去了。之后,主人和客人大嚼,将鸡肉的营养转移到人的身上了。因此说,公鸡不但工作,而且工作的意义还是不平凡的呢。

  母鸡呢?整天扭着胖腚,在院子里惬意地散逛,愉快地吃着房东大婶用菜叶和玉米面(或玉米粉碎的细小颗粒)拌的食物。吃饱了,就抬起亮晶晶的眼睛,东看看,西看看,不时用爪子刨泥土,偶尔捉到一只小草虫,猛地一鵮,将草虫吃进肚里,然后高兴地把两只翅膀抖擞开,用力地搧乎那么几下。有时,一群麻雀飞到鸡食钵子里, 急促地抢食吃,边吃边快活地叽叽喳喳。几只母鸡踱着方步,走向前来,突然就是一喙,吓得麻雀忽地一下飞走。麻雀飞得并不远,就在屋檐上或是院边的小树上,看母鸡松懈了,又飞到钵子里急促地吃。母鸡又踱过来,又是猛地一喙,看麻雀惊吓地飞跑了,母鸡抬抬腿,仰脸望望屋檐上或小树上的麻雀,咯咯咯地叫几声,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我猜想,那几只母鸡是在逗麻雀玩呢!

  外表上看,母鸡是不工作的,但那只是外表, 它的工作是在肚子里进行。肚子里的子宫整天整夜忙得不行,一天下一只蛋,或三天下两只蛋, 肚子里的工作量该有多大呵!下了蛋,就咯咯哒、咯咯哒地叫,对自己的工作给予充分肯定的同时, 告诉主人,快去拾蛋吧,蛋在那儿摆好了(决不像我们有的干部虚报业绩,光听叫声,看不见蛋)。

  我注意到,隔些日子,房东大婶就拐上一个小筐,小筐里装上十几、二十几只鸡蛋,再在鸡蛋上蒙块布,到集市上卖。卖完鸡蛋后,买一本笔记本,两支铅笔,给家里的小读书郞。有时给家里买半斤煤油(那时小山村没有电),两盒火柴什么的。我看房东大婶家的小读书郞拿着笔记本和铅笔高兴的样子,就想,你个小读书郞,要是你日后有出息,你知不知道你和你家院子里那几只鸡有着瓜葛和干系呢?

  生命本应该是安静和快乐的,并在安静和快乐中做着自己应该做和喜欢做的事。可我们人类有几人能做到呢?房东大婶家的鸡做到了,做得那么自然、自在、自得。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16 世纪西班牙宗教诗人路易斯·德·莱昂修士说的一句话,他说:“美好之人生,不外乎各人顺其性情,做好份内之事。”

2012年第四期

 

上一篇:任惠敏/姐姐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