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任惠敏/姐姐
  海燕  2012-04-20 15:17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任惠敏 

  任惠敏 ,女,生于 1950年代。诗歌曾在《人民日报》《诗刊》《星星》等多家报刊发表,作品被收入《中国当代女诗人诗选》《中国当代诗人诗选》及《台湾诗选》等多种集子。著有《随风起舞》《花雨倾城》等诗集和散文集。

  许多年前,我四十岁生日那一天,姐姐陪我去海边照相,这张合影是请一位路人帮忙拍摄的。当时那一位路人左边瞧一会儿,右边瞧一会儿,照片拍了好长时间。在他递还我相机的时候,我笑着问他:您怎么拍了这么长时间?那人很幽默,说是想多看一会儿。

  我知道,他是指姐姐。姐姐长得漂亮,像父亲。我长得不好看,像母亲。但是母亲身上有一种很少有人能相媲的风韵和内涵,所以才吸引了父亲,才吸引得父亲如此尽心地爱了她一生。这一点,我又不像。

  姐姐是学历史的。她特别喜欢中国历史并刻苦钻研。父亲在世的时候,和父亲谈论最多的正是这个话题。

  他们从三皇五帝讲到夏、商、周。从秦汉讲到两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直至中华民国。讲黄帝和炎帝战争,黄帝征服了炎帝,最后一起打败蚩尤,建立了华夏民族。讲杨家将、杨门女将的英勇……

  姐姐的历史知识竟能和父亲的知识分庭抗礼。我不敢。

  父亲和我谈的多是《诗经》,风、雅、颂,是楚辞,是汉乐府民歌《孔雀东南飞》,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是后主李煜,是辛弃疾,李清照……父亲讲起来,一字一弦,给我留下深深的记忆。

  世上最爱我的人先是父母,再就是姐姐。

  姐姐比我大两岁。年少那阵儿,只要我俩一出门,两双并排垂下来的手指就变成了藤条,自然而然地缠在一起。然后姐姐总是使劲夹我,我便甩开她的手。可是一会儿又缠到一起,直到今日。我说姐姐的手儿有劲,就是在我的手上练的。

  我非常爱吃甜食,无论烧菜、包饺子、拌凉菜、煲汤,均要放几勺糖。平时花生糖、奶油糖、冰糖,从不离口。姐姐不让我如此疯狂地吃糖,在厨房的瓷砖上贴了一个大字——糖,然后上面划了一个交叉。那细细的交叉,真像她举着胳膊。一看到,我就克制着自己。

  真正的快乐和忧伤是人间的真情。心装满了,情却无穷无尽。

  我每天遇到的或想到的事情都要打电话告诉姐姐,否则,那些事情就会像一条条河流,把我的心壁冲击得乱七八糟。只有心平静了,做其他的事儿才能得心应手。

  姐姐的心,是我倾诉的海。

  我家门外有一条长走廊,只要姐姐迈上第一步,我便能听到。用她的步子走,正好是二十一步。这二十一声清脆的高跟鞋声音一停,大门便应声打开。姐姐说我有特异功能,这种特异功能让她温暖。其实就是在天涯海角,我也能听出她的脚步声。

  在生活中,我一连几个月过得快乐了,姐姐就胖了;生活中我有了连续的忧伤,姐姐就瘦了。

  只要有时间,姐姐总来看我。她领着我驶过了一个又一个岁月的港口。

  我这个人天生多愁善感,遇到稍大一点的困难就觉得走到了崖边,姐姐告诉我:悬崖仍然远离天堂!

  由于我偏吃甜食,牙齿大部分是蛀牙,得经常去口腔医院看医生。

  有一次姐姐和我一起去的,医生操作那阵,她就站在我背后,我让她到走廊去,她执意要陪我。当医生用电钻钻我的牙根时,只觉得姐姐靠近我椅背的身体一寸一寸矮下去。姐姐竟心疼得晕倒了。医生放下我,和另外几个医生一起抢救起姐姐。

  看到姐姐当时像纸一样惨白的脸,我的泪水双流。我不修牙齿了,待姐姐醒来后,我一边擦泪一边扶着姐姐回到了家。

  这件事惊动了口腔医院,第二天医生给我打来电话,询问姐姐的情况,还笑着问我:您肯定能把这件事儿写出来吧?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入文,都那么有意义,但是姐姐做到了。我的书里和发表过的作品里写别人的诗文很多,写姐姐这是第一次。

  年前姐姐去了一趟海南岛,是随旅游团去的。我知道旅游很辛苦,再三叮嘱她,不要在海边购物,因为我们居住的地方也是一座海滨城市,贝壳的品种也很多。

  姐姐回来的时候,脸儿晒得变了颜色,脸上像挂了一块红色尼龙绸。连汗毛都晒秃了。皮肤光滑滑,似蛇皮。

  这次姐姐给我背回了半袋子南海的各种各样卵石,有椭圆形的,棱形的,圆形的。姐姐心太细了,因为我花房里有一个很大的圆形玻璃缸,里面放置了半缸海边的卵石,洁白的卵石上面有几只小蛙跳去跳来,我特别喜欢。姐姐千里迢迢背了这么多南海独特的卵石,以点缀花房。

  我能想像出,三十多度的海南,炎炎烈日下,姐姐蹲在那儿。那蜷缩的身影,变成了一只海螺。想着想着,南海涌进了我的家。渤海和南海,我都爱。

  姐姐和我讲了一些海南见闻,也讲了那座美丽的岛屿因为人的素质,破坏了旅游业的发展。

  我说,真是可惜,这座岛屿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夏威夷,姐姐点头赞同。

  我俩在精神气度,哲学理念,思维习惯上有一致之处,由此,谈话一般都能达成共识。

  在家里,我先是从父母那里领会了生存价值和旨意。再从姐姐那里懂得了一些“持两端取其中”的“中庸”。在家里我最小,在敬大人之外,我敬姐姐。

  仔细忖度,与世间所有的人就感情而言,任何人不如和姐姐来得亲近。倘使月亮慢慢落下去了,心中还有一轮暖暖的月亮。

2012年第四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