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两个春天的诗意解读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无疑写的是早春了,遂想起今年这个龙年,前后有两个春天。
 
特别推荐
 
·祝勇/帝王之都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搭讪
  海燕  2012-04-20 15:07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王念清 

  【作者简介】

  王念清 ,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做过重点高中老师、职业经理人。在《鸭绿江》、《北京文学》等刊物发表小说若干篇。

  出了车站,杨伟林给郭玉林打电话,问他在哪里。郭玉林说在北京啊。杨伟林说太好了,我也在北京。郭玉林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说今天不是愚人节。

  杨伟林把手机移开了一点,还感觉耳朵嗡嗡响。他说我真的在北京,坐动车来的,真快,不到 4个小时。

  能感觉到,郭玉林迟疑了一下,声音就小了许多。问他什么时候来的,杨伟林说刚下车,他接着解释说,自己也是一冲动就来了,没有来得及提前打电话。

  郭玉林说他可以提前从单位出来,问在哪里会合。杨伟林说北京以前也来过的,想去看看鸟巢。他们就这样说定了。

  和印象中一样,北京站永远是人山人海,杨伟林赶紧往地铁站里走。从网上看到北京南站和地铁连在了一起,可以直接换乘,就奇怪北京站为什么不改建成那样,也许是工程浩大,地下情况复杂难以操作吧。

  地铁里空调很好,很凉爽,杨伟林浑身不热了,头脑也冷静下来。他开始怀疑自己这次来北京是不是正确。

  决定来北京真是一瞬间的事情。几个大学同学见面了,喝酒的时候他们提到了这个同学当上副市长了,说那个同学做到了大学副书记,数来数去,最后说到了郭玉林。杨伟林很吃惊,他们竟然都对郭玉林有看法,纷纷说郭玉林牛逼,同学每次去北京之前给他打电话,都说不在北京,不是在深圳就是在上海。杨伟林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但是也说服不了他们。他们让他自己试试,马上试验,就说明天要去北京,电话打过去,郭玉林果然说不凑巧,他明天要去新疆出差的。同学说你看看你看看,你和他在大学是最好的同学,还不是这样?

  杨伟林纠结了很长时间。

  他和郭玉林的确是大学同学中关系最好的,来自同一个城市,名字里又都有一个林字,用同学的话说好得像穿一条裤衩。他们学习都好,为人也正直,唯一的不同,他瘦高,郭玉林矮胖。郭玉林的父母都是老师,家庭条件好一些,杨伟林许多时候都在吃郭玉林的饭票。郭玉林总是奇怪他的饭菜都吃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永远那么瘦弱。毕业后,他进了党校教书,郭玉林进了一个职业中专,也教书。城市不大,见面的机会多,郭玉林每次总是从抱怨开始,到抱怨结束,什么都抱怨。最多的是单位风气不正,这个女的和领导关系好提拔了,那个男的上面有人调到好单位了,诸如此类。一开始,杨伟林安慰他要想开一些,后来是激将,说要不你也这样做,最后是不再发表言论,他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

  老婆说你在党校,接触领导多,帮助老郭换个工作。

  杨伟林不吭声。

  老婆说你们是好哥们儿啊,他过去帮助你那么多,你怎么能不管呢?

  杨伟林说他这样的心态不改变,去什么单位也是一样。

  老婆也跟着叹了口气。

  杨伟林还是找单位的领导谈了,领导说可以研究。晚上找郭玉林说了这事,郭玉林一口回绝,说他绝对不会到党校去。杨伟林问为什么,郭玉林说你知道社会上怎么看你们市委党校吗?杨伟林问怎么看,郭玉林说党校是什么地方?干部拉关系是从哪里学会的?公费旅游是从哪里学会的?党校就是教干部腐败的地方。亏你想得出来,让我去那个地方。

  郭玉林很生气,刚点上的烟给他狠狠地丢到地上,用脚使劲碾了碾。

  杨伟林很尴尬,只好闷头抽烟。

  郭玉林越来越不如意,直到不辞而别,到北京打工。春节见面,杨伟林说按照你的逻辑,你怎么能到北京呢?你不是看不惯吗?郭玉林说他是梁山好汉,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杨伟林说好好干,说不定哪天被大领导看上了,没准儿当上中央首长。郭玉林说那是不可能的,他在私营企业,在商言商,和政治不搭边儿。再说 40岁了,早过了提拔的年龄了。

  郭玉林很少回老家,他们见面的机会不多,许多事情都是电话交流。电话里,郭玉林说北京变化很大,奥运会很壮观,他贷款买了房子。杨伟林说可以啊,成了北京人了。郭玉林说屁,最多算个农民工吧。电话里郭玉林再三邀请杨伟林来北京玩,杨伟林说北京去过,还不是那么回事。郭玉林说他是老眼光了,北京现在比过去好玩,来了可以去北海三里屯的酒吧,美女如云,还有洋妞,随便就可以搭讪。下面的事情要看你的本事了,郭玉林最后总是这句话。杨伟林说下面的事情已经不行了。

  说是这样说,杨伟林还是有些激动,有些幻想,一定要去北京酒吧搭讪一下。这次下决心来,是因为要给一个人办研究生文凭,对方的意思很明确,文凭必须拿下,两年之内。杨伟林说要三年,对方说他的提拔就在两年内,三年后他的年龄就没有优势了。对方说钱不是问题。杨伟林知道对方已经在提拔的范围之内,研究生文凭是竞争的硬件。他和自己的研究生导师做了沟通,导师说自己为人师表是不做这些事情的,不过可以介绍杨伟林认识一个人,那个人是可以办这些事情的。

  来北京还有一个目的,这一点,杨伟林对自己的老婆也没有讲。

  在鸟巢广场,他们见面了。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毕竟有两年没有见面了。

  杨伟林眼中的郭玉林瘦了。他问郭玉林怎么瘦那么多,不会是糖尿病吧,郭玉林说那是富贵病,他哪能得上呢,苦夏,没有胃口。

  两个人寒暄了一会儿,杨伟林说其他的话晚上再说,我们转转,我要照几张相。郭玉林就给他照相,还请了一对夫妻给他们照了合影。郭玉林说好了,我们喝酒去。杨伟林说喝酒不急,我们到里面去看看。郭玉林说里面有什么看的,还不就是跑道和看台?开奥运会的时候你怎么不来呢?杨伟林说既然来了,怎么也要到里面感受一下吧。郭玉林迟疑了一下,说那好吧。

  杨伟林抢着去买门票,还是被郭玉林推到后面,郭玉林说干吗呀你,笑话我不是。杨伟林争不过,就让他买了。郭玉林按揭买了房子,在北京是个大事。他从报纸上网络上看到过许多房奴的事情,生活压力剧增,不敢消费。他回避那些同学朋友,估计也是有难处。

  鸟巢的里面仍然非常有震撼力。杨伟林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看到的最宏伟壮观的体育场,更主要的是这里见证了一个伟大民族的崛起。杨伟林有些后悔,当时他应该来北京来鸟巢现场看比赛的,哪怕不是飞人大战,哪怕是最不激动人心的。这一刻,他的心潮涌动,想和郭玉林说些感受,但是他发现,郭玉林紧紧地盯着高高的看台,眼角微微抽动。

  杨伟林断定,郭玉林也是第一次进到里面来。只是他不想说破,他要给老同学一点面子。

  两个人拍了一些照片,四处走动着,互相问着近期的情况,直到广播里提示游人退场。往外走,杨伟林说有机会来现场看看比赛,郭玉林说过段时间可以来看意大利超级杯,杨伟林说一言为定。

  鸟巢的出口是专卖店,专卖奥运纪念品的。杨伟林说出口设计在这里是诱导游客买纪念品,这是霸王条款。郭玉林说不要这样讲啊,大家到北京来,到鸟巢来总要买一些东西做纪念的,总归要给家里人以及亲戚朋友一个交代。杨伟林很惊奇郭玉林能这样考虑问题,感觉与过去的郭玉林很有区别。他正要夸奖郭玉林几句,郭玉林说为了奥运会建设新北京,我们都是做了金钱上的贡献的,给北京一些回报吧。杨伟林说我还做贡献了呢,现在却还要我花钱消费。郭玉林说其实你可以不消费,没有规定说不消费不可以离开鸟巢的。

  两个人说笑着出了鸟巢,郭玉林问杨伟林怎么突然来北京了,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杨伟林说给单位办事。他没有说给别人办文凭的事,他知道,郭玉林会骂死自己。

  郭玉林说公司附近有一个东北饭店味道还可以,杨伟林说有没有搞错,我可是刚从东北老家来的,不像你怀念家乡啊。郭玉林说东北饭店他们才能喝酒,才能找到感觉。杨伟林说拜托,现在整个社会都在讲以人为本,你也以人为本一回好不好?郭玉林笑着问他想吃什么,杨伟林回答说想去三里屯酒吧,郭玉林脸上的笑容有些凝固,说两个大老爷们儿有什么意思,杨伟林说你不是讲过可以搭讪吗?郭玉林说他不记得自己讲过,杨伟林说讲过的,说有许多美女,陌生也无所谓,只要你主动搭讪,就可以一起喝酒聊天。郭玉林不承认自己说过,杨伟林说怎么没有讲过,还说聊天愉快,还可以做别的。郭玉林坚决否认。杨伟林突然反应过来,酒吧是高消费的,郭玉林也许没有去过那里,他撒谎说自己得了不义之财,应该花在那样的场所自己心里才踏实。郭玉林惊奇地问发了什么不义之财,不是提拔了吧?杨伟林没有说实话,只是说帮一个后备干部补习了功课,郭玉林说那叫什么不义之财,合理合法的劳动汗水。

  两个人决定,再转一会儿,稍晚一点儿,去搭讪。

  远远看去,夜色下的三里屯灯火通明。杨伟林问郭玉林哪一家有腿子熟悉一些,郭玉林说你以为这是东北老家啊,还腿子,别说露怯的话行不?你以为我天天泡在这里啊,那得是千万富翁。杨伟林说你还不是啊。郭玉林说千字开头没有问题,万字距离我挺遥远。杨伟林说总要选择一家的,郭玉林说都差不多,随便哪一家吧。

  找家酒吧进去,灯光忽然变得柔和,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那里喝酒。杨伟林说里面不热闹啊。郭玉林说这不是上海成都疯狂类型的,这就叫底蕴,几百年古都,底蕴你知道不?杨伟林说底蕴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不能把人家搞怀孕了。

  坐下来,叫了啤酒,两个人四下打量,看到一个美女朝他们看,杨伟林说有人和你打招呼呢,还说没有腿子。郭玉林说那是在和你的钱包打招呼。杨伟林说还不赶紧去搭讪!郭玉林说他身体没有战斗力,让杨伟林冲过去,杨伟林说我再看看,万一还有更好的呢。

  酒吧里的人逐渐多起来。他们看到,真的有男人向那些女人打招呼,然后就坐到一起,喝酒聊天。杨伟林说再不下手可就没有戏了,只剩下非洲的了。郭玉林说打住,不要说种族歧视的话。杨伟林夸郭玉林有进步,郭玉林得意地笑了。

  郭玉林说哥们儿,要喝酒咱换个地儿,这里的酒可贵着呢。杨伟林没有说话,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个女孩儿,大个,身材更是没得说,一个人坐在那里没有喝酒,好像在思考什么。郭玉林说现在是高铁时代,看中了就出手。

  做了几次深呼吸,杨伟林下了决心,他端着酒杯走过去,问是否可以坐在那里。

  女孩儿点点头。

  杨伟林说,可以请你喝杯啤酒吗?

  女孩儿看看他,说啤酒有什么喝头儿?要喝就来瓶白的。

  杨伟林听出来,女孩儿操一口标准的东北话。他问女孩儿真的想喝白酒?女孩儿什么也不说,径直去了洗手间。

  回到座位,郭玉林说,怎么的?搭讪未遂?

  杨伟林点点头。

  郭玉林说你是不是太直截了当了?不会单刀直入就提出要去开房吧?要有前戏的,哥们儿。杨伟林什么也没有说,示意服务员买单。郭玉林说急什么,先别买单,你坐一下,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郭玉林走过去,一屁股坐下来,开始和女孩儿搭讪,很快谈得很热乎,不知道讲的什么,不时还朝这边看。杨伟林心说这家伙还真有两下子。他看郭玉林朝自己招手,就端着酒杯过去,坐下来朝女孩儿笑笑。

  郭玉林叫了三杯啤酒,三个人开始聊天。女孩儿说自己也是东北的,不过在北边,冬天冷,

  只能坐在家里烤火。杨伟林说北京干热,回家探亲,正好避暑。女孩儿说自己到北京几年了,回去很少,真的有些想家了。

  一瓶酒快下去了,杨伟林发现,他们的话题其实是东北,与北京无关,与世界更无关。

  杨伟林借着去卫生间,拿出 1000元钱想把钱押在吧台,收银员说有个先生已经押钱了。杨伟林笑笑,一转身,看到女孩儿站在身旁。

  女孩儿说算了大叔,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花这个钱没有必要。杨伟林说钱不是问题。女孩儿说你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回酒店睡觉吧。杨伟林盯着女孩儿说,别伤大叔的自尊心,大叔有准备。女孩儿说你别后悔啊。

  从卫生间回到座位,身边就多了一个女孩儿,小巧玲珑的,看上去很甜的那种。新来的女孩儿说她是南方人,但杨伟林听得出来,应该是中原一带的。中原女孩儿问杨伟林做什么生意,杨伟林实话实说不是生意人,是党校的老师。女孩儿说党校好啊,可以和学生公费旅游。杨伟林纠正她说是学习考察,女孩儿说对对对,是学习考察,回来就学会了怎么搞钱。郭玉林说听听,听听人民群众的心声。女孩儿打响指喊服务员送上来红酒,杨伟林看到东北女孩儿脸上的幸灾乐祸。

  东北女孩儿和郭玉林说着悄悄话,杨伟林问中原女孩儿在哪里高就,女孩儿说一家外资企业。杨伟林问企业是做什么的,女孩儿说除了三样不做,剩下什么都做。杨伟林就问是哪三样不做,女孩儿说军火毒品人口。杨伟林说看来假货也是做的了?女孩儿反问他,现在什么可以说是没有假的?假学历假简历的官员还少吗?郭玉林说起码你我是男人女人假不了,女孩儿说那也不一定。郭玉林说这样讲我可要验货了。女孩儿说要交手续费的。

  接下来,几个人或一起,或分成两堆儿说话。

  东北女孩儿问杨伟林来北京是办事还是旅游,杨伟林故意不说,让她猜,女孩儿一本正经地看了看他,说是来办事的,而且不是公事,是私事。杨伟林很惊奇,问怎么知道自己是来办私事,女孩儿说她可不会算命,只不过是阅人多了。杨伟林说看来姑娘阅人是不少啊,女孩儿的脸微微一红,说大叔想歪了。

  杨伟林自罚了一杯酒。

  东北女孩儿说意思意思就行了,不用喝一杯的。杨伟林问她的工作忙不忙,女孩儿说不轻松,整个人像机器一样,所以才来这里放松,只有到了这里,才远离了工作,远离了烦恼。女孩儿问杨伟林是否相信自己的话,杨伟林点点头,女孩儿问为什么相信,杨伟林说她的眼睛里有真诚。

  他们的谈话给郭玉林打断了,郭玉林拉他去卫生间,说挺热乎啊,看来有戏。杨伟林说什么啊,就是随便扯几句。郭玉林说大老远跑北京了,放着南方小妹妹不出手,和个东北老乡扯那么近干什么?杨伟林说别逗了,还南方,眼看就是一个中原的。郭玉林说中原的怎么了?开心就是了。

  杨伟林主要是和东北女孩儿说话,甚至很少看中原女孩儿。女孩儿扭过头来,说看来大哥不喜欢我啊。杨伟林矢口否认。女孩儿说那怎么不和我讲话呢?是不是还生我的气啊?杨伟林一头雾水,问这话怎么讲,女孩儿的回答是刚才她没有讲党校的好话。杨伟林说怎么会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只不过,你说的一些现象可能会存在,但是绝对不会是主流,否则,我们的国家怎么能够越来越好呢?就像大家有时候担心 80后的缺点太多,最终国家还是要由他们来管理来建设。

  中原女孩儿说大哥好口才。

  杨伟林拿了一支烟,眼睛寻找打火机,东北女孩儿把打火机推到他的面前。杨伟林看到她的眼睛里有异样的表情,没等他来得及想,中原女孩儿把酒杯举起,提议干杯。

  酒吧里的人更多了,杨伟林感觉人们不是在聊天,是在吵架。完全没有杨伟林想象的氛围和情调。借着去卫生间,他和郭玉林商量撤退,郭玉林说你不是一定要来搭讪吗?怎么后悔了?杨伟林说乡野之人露出了“破腚”。郭玉林说他已经让东北女孩儿给过话儿了,那个女孩子肯定能搞定,一会儿可以带走。杨伟林要带你带,我可没有这个意思。郭玉林说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警告杨伟林别后悔。杨伟林说他要为人师表,出污泥而不染。郭玉林说真的没有这个意思,他负责来善后。

  回到座位,东北女孩儿提议说为她的好妹妹能和两个老乡认识干一杯。

  郭玉林问中原女孩儿能不能出去再喝一点儿,女孩儿没有看他们,举起了两个纤细的手指。郭玉林说两百?太便宜了吧?女孩儿看着他,吐出个烟圈儿,说再加上这个。

  东北女孩儿说你们兄弟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我们就不占用你们的宝贵时间了。她拉着中原女孩儿说,走,我领你去那边见几个新朋友。

  出酒吧不远,小巷子里就有大排档。两个人坐下来,杨伟林说还是这小菜扎啤正经。

  连干了三杯,杨伟林说这夏天就得喝这个,过瘾啊。来,说说你的故事。

  郭玉林说没有故事,没有悬念,没有什么好讲的。

  杨伟林说主要是你还没有成为大老板,那样,找几个大作家一挖掘,就会写成催人泪下的奋斗史和创业史。

  郭玉林就讲刚来北京时住过两年地下室,做过许多工作:给保健品公司发报纸,给白酒企业联系客户,给出书机构查找资料拼凑图书,什么都做过,就差学骆驼祥子拉洋车了。郭玉林走到今天纯属意外,他原本是到这个培训办学机构应聘办公室主任的,不料被发现了曾经做过教师,又重新走上三尺讲台。杨伟林问他刚上讲台的时候是否心虚,这里毕竟是北京,首都啊。郭玉林的回答是他一点也不心虚,因为培训机构的老师里面还有高中生呢,只不过包装成了南方一个大学的高材生。杨伟林认为不可能,郭玉林说又不是公务员也不是明星,没有人在网上搞人肉搜索。杨伟林问他现在还能不能把课讲明白,郭玉林得意地说我现在小有名气了,深受学生欢迎。杨伟林说深受女家长欢迎吧。郭玉林说这么严肃的事情你总是给弄成不正经。

  尽管郭玉林说得轻松,杨伟林还是能感觉到他一定吃了很多苦。

  点上烟,杨伟林又给郭玉林点上一支,说这些年在北京也难为你了,吃了很多苦吧。

  郭玉林想了想,说其实也没有吃什么苦,主要是刚来的时候心急心焦,自己辞职了跑北京来了,如果站不住脚哪有脸回去啊?吃饭从来没有问题,就是心焦。刚当老师那会儿,也心里不情愿,跑北京当老师来了丢人啊!后来,等到名利双收了,心情就好了。

  杨伟林说何止名利双收啊,还有学生妈妈呢。

  郭玉林说又不正经了。

  杨伟林问买房子贷款了多少钱,郭玉林说不多 60万,合同规定 15年还清,现在看要不了那么久。

  杨伟林说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在老家有工作有房子,跑北京遭这个罪来了。

  郭玉林说老家的生活是舒坦,可是,那是死水一潭,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不知道怎么打发每天的日子。说是历史古城,一点儿古迹没有,说是文化名城,都是唱和之作。国家现在政策这么好,老家还是变化不大,除了街道宽了一点儿栽了几棵树,老百姓还是没有钱。衡量一个地区,最有说服力的指标就是老百姓有没有富起来。

  杨伟林说哥们儿,咱呢 40岁了,别愤青了行不?

  郭玉林哈哈笑了,指着杨伟林说你呀,经验主义猖獗。我愤青了吗?那是我过去的想法。

  杨伟林说你的意思是现在不那样看了?

  郭玉林说他早已经不那样考虑问题了,跑了这么多年,跑了那么多地方,中国这么大,这么多民族,这么多人,能发展到现在的水平,真的很不容易,很了不起了。

  杨伟林说士别三日真的要刮目相看了。

  郭玉林说你自己在这里酸吧,我去方便一下。

  现在肚子瘦了,装不下那么多酒了。

  看着他的背影,杨伟林心说这小子真的变化很大,心态好,能包容。那么,能够改变人的,是北京这个地方,还是时间与经历呢?

  杨伟林从包里摸出了银行卡,思考怎样给郭玉林。这是个秘密,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秘密,杨伟林结婚的时候,家里条件有限,杨伟林觉得亏了老婆,就向郭玉林借了 3000元给老婆买了条项链。后来他记得把钱还给了郭玉林,但是他又总觉得好像没有还。他问过郭玉林,是不是还了,郭玉林大咧咧地挥手说还了。越这样,杨伟林越觉得自己没有还。这个疑问纠结了他很长时间,他感觉是还了,又觉得没有还。他努力回忆着他们聊天的情景,细心捕捉着点滴细节,十五年了,越想越挠头。这次,托他办事的领导给了他 5万,他把其中的 3万单独办了张银行卡,送给好朋友,既是还过去的情债,也是为了老同学能减轻生活的负担。但是他知道郭玉林的性格,担心郭玉林不接受。怎么说才好呢?

  郭玉林回来了,鬼鬼祟祟地笑。杨伟林问他笑什么,郭玉林说一会儿就知道了。杨伟林马上意识到郭玉林又在搞名堂了,而且应该是与女人有关,他应该尽快把这件事办妥当。

  看到银行卡,郭玉林很奇怪,问杨伟林是什么意思。灵感帮助了杨伟林,他说自己参加了一本书的编写,得了 3万元稿费,现在也没有什么用,也不想让老婆知道,准备三年后用这钱领着老婆去欧洲旅游。

  郭玉林说感情是让我替你保管啊,我还以为送我的呢。

  杨伟林说你也有使用权。想了想,他补充说,如果三年后还够旅游的话,可以我们两个一起去。

  郭玉林奇怪地问为什么要三年,杨伟林没有回答。三年,就是领导拿到研究生文凭的期限,如果领导没有拿到,他宁愿把钱退还给领导。他再也不想欠任何人的情债了。

  杨伟林说你怎么就不问问书呢?

  郭玉林收起银行卡,说现在出书的太多了,没有时间看,不过你哪天可以给我一本看看,给你一点面子。

  时间就像安排好的一样,东北女孩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杨伟林看看她,看看郭玉林,目光最后还是落在她的身上。

  女孩儿说怎么?不欢迎啊?杨伟林说当然欢迎啊。杨伟林扯过郭玉林的耳朵,说你搞什么鬼啊,

  我不是说过不闹那个吗?郭玉林说,你别自作多情想歪了,人家姑娘找你是询问,她是否可以考取党校的研究生。杨伟林认真审视了一下女孩儿,说不会吧?老乡儿不是对我们学校有成见吗?女孩儿微笑着说,大叔,您的意思我是不合格了?

  郭玉林说都是东北老乡,没必要斗嘴皮子。否则,咱还去酒吧,当然要换一家,找欧洲的美女搭讪。

2012年第4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