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我要再次大声喊出你的名字
三月,我要再次大声喊出你的名字。我确信,谁拥有了如你一样灿烂的笑容,谁就具有了上善大度的旷世之美!
 
特别推荐
 
·凤鸣/幸福街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素素/最后一片野性草原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陋室中的“王爷”
  海燕  2012-03-23 15:30 转播到腾讯微博

    ——访慈禧后人叶赫那拉·根正先生

    北京城市学院2007级英语系 王宁

    房间很小但颇有特色:门框上雕刻着清代特色的花纹,屋顶上挂着民国味道的吊灯,电视旁边蹲着一头别致的小石狮,书橱里摆放的大都是《颐和园风物记》、《满汉大辞典》、

    《清代典制研究》之类装帧讲究的历史方面的书籍;书橱的周围,堆放着许多书画,从弥漫的墨香中,可推断出其中的不少书法作品是新近完成的,望上去皆为满汉双文,且字迹端庄、厚重大气。再往屋子西墙上看,那里有一个神龛似的壁橱,正中摆着一幅巨大的老照片,前面供着香炉和果品,两边摆着清代风格的大花瓶。照片上的老妇人,使人一眼便能分辨出——她就是中国近代地位最高、权势最重、最具影响力的女人——慈禧太后!只有那台还算新的电视机和其下的播放机,提醒到此的人,这里并非展厅而是现代人的居所……所有这一切,都昭示出其主人的非凡与品位。

    他就是慈禧太后的后人,叶赫那拉家族的子孙——那根正。

    那根正,原名叶赫那拉·根正,1951年生于北京,系纳兰性德九世孙,慈禧太后内侄曾孙。他称慈禧太后为“老姑奶奶”,可谓是叶赫那拉家族血统纯正的传人。

    那先生曾在内蒙古建设兵团插队,1978年调回北京后曾在多个单位、机关任职。上世纪 90年代后,他开始担任颐和园游人接待总站站长。这个职务似乎特别适合他,因为颐和园与慈禧太后有着最密切的关系,用老百姓的话说——这是他老祖宗的园子。

    他自幼受到祖父、父亲耳濡目染的家学教育,对满族文化和满文书法艺术有着深入的研究和深厚的造诣。他为人低调,始终坚持着乐观向上的人生境界。在完成本职工作、研究民族文化的同时,他多次为贫困地区捐款捐物,包括文物和书法作品。近些年来,随着“清史热”、“旅游热”和“文化热”,他得到了国内外不少媒体的关注,被誉为“颐和园的活字典”、“民族团结的金字招牌”。但是,人们对他最感兴趣的,还是他那特殊的姓氏、特殊的家族,以及这个姓氏带给他的荣耀与无奈、喜悦与悲伤。

    与之结缘,始于那先生赠与父亲的《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一书,扉页上用极其端庄厚重的字体写了两句话“读史方知欢乐少,吟诗才悟别离多”。

    书的开头是这样展开的:“那一年,我8岁。

    在北京北郊的那座小院里,我们几个叶赫那拉家族的孩子围在院子里的石桌边,缠着爷爷讲故事。

    石桌旁,爷爷眯着眼,不慌不忙地烧上一袋烟,略微沉吟一下,我连忙凑过去给爷爷点上。我知道,故事就要开始了……”

    这本书是由根正先生口述,别人整理而成。书中那口语化的叙述、个性化的感悟、精美珍贵的图片,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也由此萌生了一定要寻机拜会这位神秘老人的念头。在父亲的穿针引线下,我利用毕业要录制一部专题片的机会,踏进了距西山不远处那先生的家门。

    此时正值夕阳将落时分,这个曾经是书里描述的孩子,如今已成为睿智的老者,现在正带我们这些晚辈走进那段往昔岁月:

    从那五百年前的遥远祖先聊起,从吉林四平的那座叶赫古城聊起;聊大清康熙朝名臣纳兰明珠,聊大清第一词人纳兰性德,聊大清历史上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太后隆裕。从历史事件到人物,聊得最多的,还是慈禧太后……交流的过程中,那先生一直保持着沉稳和理性,每一段故事都生动形象,每一个观点都有据可查。虽然在说到一些后人对慈禧的不公正评价时,我也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激愤不平,但他并没有多少情绪表现,仍然只是用事实说话——

    倾听着他那不紧不慢但却异常清晰的话语,给人的感觉,他并不想和别人争论什么,他只是作为叶赫那拉家族的后人,比其他人更多一些直接的了解和感悟。他希望尽自己的努力,还原一个真实、完整的慈禧太后,一个充满女性色彩和生活气息的慈禧太后。

    他还展示了轻易不拿出的珍贵文物收藏。慈禧太后赐给他曾祖父的龙凤碗,他祖父参加朝廷阅兵时光绪皇帝赏赐的双杯,慈禧太后赠送给母亲的朝珠,叶赫那拉家族的族谱,独此一份的三百多年前的纳兰明珠画像……

    这些文物不乏商家想高价收藏,但是那先生一直没有动心,即使在家庭经济十分困难的时期也是如此。每一件东西,在那先生心中,不仅仅是因为它们的文物价值而精心呵护,更多的是为了收藏一段历史、呵护一个承载祖先意念的信物。

    交流期间,那先生几乎没有谈过自己。不是他自身缺少故事,而是时事的变迁和太多的沧桑与坎坷令这位老者比其他人更多了几分理性与成熟。其实,他内心并不乏痛楚的记

    那根正著作 《我所知道的末代皇后隆裕》那根正著作《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

    忆 ,而这一切均与他的出身有关:由于这个特殊的姓氏,他从小谨言慎行;也是由于这个特殊的姓氏,他和他的父母在文革中经受磨难,家被抄,大量文物被毁;还是由于这个特殊的姓氏,他必须承受太多情感上的伤感和无奈……应当承认,当下有不少人借“名人后代”的光环炒作自己,而他,却始终保持着那一份淡定和从容。就像他所说:“她是老佛爷,因而必然承受许许多多正确或错误、公正或偏执的评判。作为这个家族的后人,对此我无能为力,因为她不只属于我们这个家族,而是属于历史、属于中国。我们只有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无愧为她的后人。”

    那先生的确做好了属于自己的事情。他默默无闻、辛辛苦苦工作几十年,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许多成绩:出版《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我所知道的隆裕皇后》等专著,在史学界乃至海外普遍引起关注、受到好评;他的满汉双文书法

    也受到高层和收藏界的青睐;他多次为国家捐献自己收藏的珍贵文物,同时还为社会做了诸多善事……所有这些,足以告诉人们:他无愧于祖先,无愧于民族。

    然而,不可否认,现在他依然清贫,其住房的拥挤就是一个实证;尤其现已成年的儿子正欲成家,住房难是他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必须解决的问题。但正如季节的严寒不能抑制苍松的青翠、居所的简陋不能禁锢繁茂的思想一样,他的言谈举止无不透出他作为皇家后裔的高贵与风雅。

    在此,我想起根正先生同事经常给他开玩笑所说的一句话:“王爷驾到!”不错,如果不是改朝换代,谁说他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王侯将相……

    辞别时天色已晚。回头凝望,夜色中的西山宁静而又安详。此刻,叶赫那拉·根正先生正立于此,目送我们离去。

    情系纳兰,幽思容若

    大连民族学院2009级中文系 南映辰

    顺治十一年甲午,寒冬腊月,漫天遍地碎琼乱玉,京城纳兰府里,容若降生。身为明珠长子,自然被视如珍宝,高居富贵,受尽荣宠。待这幼小婴孩他日长成翩翩浊世佳公子,自有几段温柔缱绻缠绵悱恻之情事流于市井,待人言谈。

    容若聪颖早慧,神童美誉,名满京城,纳兰世家荣耀之外又添一分灵性。字字珠玑,篇篇锦绣,历尽岁月淘洗,传于后世。人们小心翼翼地翻阅着年深月久,早已脆弱不堪的书笺,企图在字里行间窥到半点柔情,几分暗示:烛冷香残,帘幕蒙尘,满腹经纶文采斐然的贵族公子,正为谁而醉,为谁而泪?哀感顽艳,纯任性灵,是三百年前的才情,借字字句句绵延至今。世人皆知宋词卓著,可未读纳兰,怎知,清词亦美。

    诗缘情而旖旎,纳兰词多为情而作,至真至纯,至情至性,衬得人间更显污浊了些。只是悲伤肆意流露,又要唤起多少善感之人的忧愁,平添几多柔情女子的眷顾。这荒唐世间太多飘忽情缘似过眼云烟,也唯有爱得真切,痛得真切,方能动人心弦。人间能有如此痴情才子挥就这般情真意切的佳篇,于当时,于后世,实在是幸事。

    究竟何等佳人让容若甘愿终其一生为情所累?人们竭力在纳兰词作中窥探一二。那些隐匿在时光背后的氤氲倩影,渐渐清晰起来:青梅竹马的表妹,结发妻子卢氏,红颜知己沈宛,这些在人们的想象里亭亭玉立蕙质兰心的女子,要带上几许柔情蜜意,才能走入容若的内心?

    容若与表妹的传说,朦胧如梦幻,许是在情窦初开之时,情愫暗生,互为知音。这段感情,真纯至极,只是表妹敏感细腻,深知彼此之间隔着些许距离,故而时常对他若即若离,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这一番踌躇预示了日后的悲戚。心心相印,情投意合,终究逃脱不了命运的捉弄,他们似乎还来不及卿卿我我,耳鬓厮磨,便要无可奈何地向宿命垂首。虽有缘,却无分,表妹被选秀入宫,宫禁森严,咫尺天涯,再难相见。容若终于明白,纵然天生贵胄才华横溢,面对皇权,仍然是弱者,无从抗辩。况且在他看来,表妹入宫即可享尽尊荣富贵,未尝不是好事,更无抗争之理。孰不知,宫内伊人憔悴。对于容若,自此以后,任世间哪一条路,都不能与她同行,能做的,只有两两相忘,但用情至深,如何能忘?唯有将万千心事尽付词中,聊以遣怀,遥寄相思,也不枉动情一场。

    一日,消息传来,康熙皇帝为容若赐婚,娶两广总督、尚书卢兴祖之女卢氏,门当户对,珠联璧合。此时容若还未褪尽怅惘,一时陷入深深的忧虑:对表妹的怀想犹在,如何坦然接受另一女子?但心底又似乎泛起隐隐的期待,期待他的新娘助他割舍旧爱,走出阴霾。洞房花烛,良夜春宵,一双璧人卷帘而坐,那新娘美得宛如偶坠人间的仙子,轻启朱唇,柔声唤着新郎如诗的名字。无需太多言语,只一声温存,容若便可感知,他自是喜欢这般文雅娴静善解人意的女子,却也深知,自己到底无法彻底遗忘旧爱,不如就此将这份隐痛在心底掩埋,才不负了眼前注定携手一生的人,亦不负了自己。这上天赐予的绝代佳人,容若确应怜惜,红绡帐里,万般醉意,尽付温柔,年轻伉俪,朝夕相处间,感情笃深。转眼已过三年,容若原以为此生将永浴爱河,谁知,造化弄人,卢氏突然撒手人寰,离他而去。昔日举案齐眉,琴瑟相谐,而今生离死别,阴阳两隔,曾经以为会天长地久,但最终,却恨不能一夜白头。容若悲恸欲绝,何以慰藉?唯有翘首企盼,与他一样痴情的妻子,可以魂兮归来,以解追思之苦,但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缥缈魂灵岂能呼之即来,与他相伴。此夜红楼,天上人间一样愁,只剩浓情万千,凝聚心头,化作相思清泪,打湿了素笺,模糊了隽秀字迹,却抹不掉,那一片愁红惨绿,那一种愁肠百结。

    经此死别,容若心成灰烬,纵使才情为人称颂,却难以平复几番苦痛,也不过沦为人间惆怅客罢了。回想一路走来,钟情表妹却终不可得,深爱卢氏而今天人永隔,容若今生仿佛与美满无缘,总要在一往情深之后痛彻心扉。好在命运垂青这痴情才子,赐予他一场因缘际会,以挣脱苦情泥淖。江南烟雨里,即将而立的容若终于觅得红颜知己。她叫沈宛,飘逸如梦,聪颖灵透,琴棋书画皆通,与容若可谓志趣相投,他们虽相识不久,却也算得上倾盖如故。容若欣赏这诗样的女子,恍如浮萍的心又找到了栖息之地。在沈宛面前,他是一个纯粹的词人,愿为知音交付真情至性,一诉衷情。沈宛亦把这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当做灵魂之唯一伴侣,今生今世,只求与他携手白头,但又不禁忧心这段邂逅,轻如萍水,离别时不过换得一次回眸。容若岂是薄幸之人,他早已决意与沈宛相守到老,遂带沈宛一同回京。他们心里清楚,若要成就这一段姻缘,必定波折重重,为纳兰世家所不容,但容若执意纳沈宛为妾,倒让沈宛安心了些。不出所料,明珠极力反对,在他看来,汉家女子,出身卑微,门不当户不对,成何体统。容若自是不肯妥协,暂且将沈宛安置在别处,得空便赶去与她相见。沈宛终究不是寻常女子,眼见容若辗转奔波,知道这并非长久之计,又不愿加深纳兰父子的隔阂,思量再三,只得含泪斩断这缕缠绵情丝,回到山清水秀的江南故乡。

    多一份遗憾,多一道心伤,三十一岁的容若,正值盛年,风华无限,谁料得到,他的生命已近枯竭。从来情深,奈何缘浅,那些令他魂萦梦牵的人,终不能常伴身边。纵然再繁华的世间,也不能让走向消逝的生命回眸一瞥,暮春时节,容若集南北之名流,咏中庭之双树,当晚与友人一醉方休,谁知便一病不起,七日后,溘然长逝,一路的哀恸,尽归尘土。

    花开得愈灿,愈让人不忍其凋零。容若家世显赫,才貌双全,文武兼修,卓尔不群,更难得情真意切,情深意浓,完美得不似这世上的人,当时与后世,对其皆不乏溢美之词。超凡如此,奈何是薄命之人,风华绝代,离世匆匆,韶华之年里,长眠痴人梦。

    怪只怪,情根深种。

2012年第3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