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非诚勿扰
《非诚勿扰》火了,机智的孟非火了,睿智的乐嘉火了,就连“傻大姐”黄菡也火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到周末,男女老少一齐锁定江苏卫视。那感觉,就像当年万人空巷看《渴望》。
 
特别推荐
 
·徐铎/金石滩,永远的黄金海岸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素素/最后一片野性草原
·于坚/冰岛小记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王勇/美丽的沙湾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隆冬:虚数的花开(组诗)
  海燕  2012-02-23 12:19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菁菁 

    菁菁,蒙古族,中学教师。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多家文学期刊,入选各种诗歌选本。出版诗集《水之湄》。

    也许吧,自画像

    即使温柔的事物全部出场,也远远不够

    安抚上一环节,相信词语又被词语擦伤的人

    那年,红花绿草漫过视野。你走上前去

    勾勒,定稿,你丰富的内心与无意义的线团有关

    你想巧妙利用色彩之间的呼应关系

    织出独一无二的图案

    但丰饶的时刻尚未降临。

    你能对红黄蓝的势均力敌了如指掌

    能轻车熟路将相距180度的色相调和到握手言欢

    但这并不能说明你是一个好猎人

    年景的好坏不取决于你

    登高的心是低落情怀的一场铺垫

    萤火虫发出的微光在左,零度爱在天平的另一端

    无望的信号灯夜夜明亮,你拨弄念珠填满空房子的空

    你是以数星星对抗失眠的人

    亲爱的梦呓专家,除了不奢望月光里的白,简洁地呼吸

    不会有别的方式能让你支撑自己

    突然说起

    灯光包围的黄昏,钟声

    在难以回头的流水中,飘荡

    深陷长椅里的人,她能记起的

    都是遥远的。自舞台上的春风招展以来

    顽固的孤独症始终与剧情为伍,与攒了许多话的

    主人公,比邻

    车辙年复一年地繁忙,书写之手

    叹息着劳作。在相见恨晚的一首长诗里

    未终结的和新开发的弦外音持续钝化着天涯之人

    删繁就简的天赋

    缄默。一个词挨着众多的词。在白茫茫的十二月

    虚构的焰火一直无法脱缰和落脚

    扫描结果

    怎么说呢,症候是有的

    果味的夏季早已过去

    秋风停止了金色的演说,沉重的冬天

    压弯了,疲惫的影子

    我并非在玩牌,也并非背对窗户

    在深切的理解之后

    我只按规矩谈论我看到的

    ——云朵在变灰,落日正式成为落日

    谁能有效消解接踵而来的忧伤?

    我尚不能匀速前行,更无法完成与明日相映成趣的

    自画像。如果倒叙,我会写一首长恨歌

    “我远在天涯,我穷得不剩一只壁炉”

    拥挤的病房里

    我和那些等待康复的人没什么不同

    玻璃墙

    风吹草低

    而后呈现什么,已无需赘述

    时光如夺目的珠链

    许多昂贵的没让人辜负。许多修辞替我们列举出

    妙不可言的,整体和局部

    一秒钟等于一辈子,壹加壹

    等于一座城堡。我们谁也不能妨碍记忆

    走多远,或多久

    但我们不能动用任何一条虚构以外的路。

    我们既不是出站口归返的人,也不是

    候车大厅,起身离开的人

    如果想高于自己,我们必须躬下身子

    默数一簇一簇,虚数的花开

    秘密

    我看到异国他乡的人,赶路中的灵魂

    他们绕着自己,找寻看不见的圆心

    我也跟在他们身后,一起绕

    重复着绕,以为自己接近答案

    “其实我们都在原地”

    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

    但我们谁也没有说出声来

    生怕四周的风带走,微光里的羽翼

    去蓬莱

    途经数百里

    执意踏上七点二十分动车的人,是我

    我爱清晨纸一样洁白的雪,但不想

    被这场雪携带的傍晚的浓雾

    所困惑

    迎合不是一种可能

    隐于沉默也不是。离开是脱俗的

    这与神话无关,与巫术无关

    我只想一统身心

    没有什么能影响我的视野

    率领十万大军出场的彩信也不能动摇什么

    只要我不是虚指

    仙境就不会是虚指

    我走后,理想的人将成为理想中的自己

    她和隆冬再无必然的联系

    2012年第2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