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编书、写书与读书
现如今出本书也并非难事,只要你能写得出来,变成铅字有很多方式方法。重要的是,你要有这样一份文学情结,甘于为文学付出你的精力和经济所得。
 
特别推荐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素素/最后一片野性草原
·于坚/冰岛小记
·王剑冰/初识黛眉(外一篇)
·陈思和/我与杨浦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曾纪鑫/定格蟳埔
 
小燕子 穿花衣
  海燕  2012-01-19 15:09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张鲁镭 

    张鲁镭 曾在《人民文学》《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十月》《山花》等杂志发表作品,小说集《小日子》入选2008年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作协理事、辽宁文学院签约作家、大连戏剧创作室二级作家。张鲁镭曾在《人民文学》《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十月》《山花》等杂志发表作品,小说集《小日子》入选2008年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作协理事、辽宁文学院签约作家、大连戏剧创作室二级作家。

    我没钱,可我过得体面。为什么呢?因为我有智慧。说智慧有点夸大其辞,一点点小聪明而已。凭着这点小聪明我在人前屋后活得春风得意洋洋洒洒……

    此时我正心情摇曳地走在上班的路上,浑身暖洋洋的,都能觉摸出柳絮杨花对心的抚摸。你们看到我没有?我穿了件“巴宝莉”米色休闲风衣,衣领上镶着若隐若现的蕾丝边,胸前和袖口挂着六角棱形钻石(假的)扣子,它们的光点像碎银子那样散落在地上,把一条马路都给照亮了。还有我这淡黄色衬衣和黑色铅笔裤全都是“哥弟”牌子的,看我浑身的名牌就知道我是个时髦又时尚的女人,等下单位的旋转门把我往里那么一转,定会既无声又有声既温柔又猛浪地打击和刺激她们个稀哩哗啦。她们是梅和云还有青。

    早年条件差时人们在一起也就比个吃。我妈上班那阵中午都带饭盒,饭盒有铝的有不锈钢的,这倒没什么好比,人们比的是饭盒里边的内容。因为家里孩子多我妈饭盒里的内容就不太光鲜,那些饭盒里装着荷包蛋香肠排骨红烧肉的人总是鄙视我妈,他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你一块排骨我一块红烧肉的时候,我妈就在角落里啃一个大饼子两咸菜疙瘩。

    现在日子好过了,吃已经不是问题。你看人家啃大饼子,那是调剂饮食呢。现在尤其我们女人堆里,大家在一起就是比穿戴比男人。男人吗也不能总牵在手上和人家一对一角逐,你说比房子?房子又不能把它背出来,也不能把房产证扎

    个眼儿拴根绳挂脖子上。还是穿戴更直接些。不过家中男人直接关系着女人们在穿戴竞技场上的胜负。

    我们孩子她爸在一所中学里教历史。一说你就知道什么分量,不能补课不能辅导,一点油水都没有,他倒有一颗朴实敦厚的心,因为打小生在农村,在城里老婆孩子热炕头已经是他的终极目标了。

    我可没像有些女人那样,觉得男人没本事就怨声载道,脸拉拉得比马脸还长。要么离要么认,多简单个事儿!我觉得这样的男人自有他的好处,天蒙蒙黑你就能上下眼皮咣当一合,踏踏实实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不会有纹丝的噩梦来叨扰。

    别看梅她们几个整天把幸福挂在衣服架上,我敢肯定她们内心里绝对没有我轻松。晚上一下班梅就用小车拉着云和青去逛街,她们也会心不在焉问一句,燕子,一起去啊。我说我有点事得早回去。其实啥事都没有,我们孩子她爸就这点好,下班立马走家,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干得一包劲。他的唯一爱好是刻麻将,没事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脑袋上挂个灯,把麻将有字那面磨平,然后用小刀抠挖雕,十二生肖、各种名牌小汽车、卡通人物、花鸟鱼虫……弄好抹上橄榄油用红绒布包上,时不时拿出来摩挲摩挲,他整天闷头刻,像早年闺房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姑娘。这爱好非常经济,几十块钱一副麻将够刻好几年。他刻得平静又安逸,光阴里除了刻刻挖挖外没有一丝一毫起落。对,要是刻成一个物件,会有一层淡红色的快活年画一样挂在脸上。孩子她爸就这么个人,实在没啥好说的,还是说我吧。

    我为什么不和她们搭帮逛街呢?明摆着的事,人家有看上眼的东西那是要出手的。我去了也是干过眼瘾,那是什么心情?得,还是回家看电视连续剧吧。现在的反特剧像春风下的绿苗样,一片一片茂盛。我刚好喜欢这样的题材。她们也不是诚心叫我,只是随口一说,她们从内心里有些看不起我。一位名人说过,其实女人这辈子什么都抓不住,唯一能抓牢的就是衣服,现在满大街女人都觉醒了似的,疯狂地扑向她们这辈子唯一的一根稻草。

    我这辈子应该是没什么戏了,看着梅她们几个折腾,你能想像我是什么心情吧,和我妈当年坐在角落里啃咸菜疙瘩如出一辙。忘了介绍,我们几个是一个科室的同事,梅是科头。我们的工作就是月底送送报表,平时轻松至极,好像每天上班的任务就是为了守住这间办公室。屋里倒没啥值钱东西,一台旧电脑四个办公桌几张报纸一堆旧书还有个洗手盆和一块香皂。大家在单位里的主要活动就是相互交流。哪个品牌又出了哪种新款,哪种面料的裙子最有下垂感,什么样式的裤子最显腿长,哪种上衣能显腰身,哪种小衫又舒服又不刺激皮肤。大家集思广益各抒己见再根据自已的身材扬长避短地锁定目标,巴宝莉、古奇、玖姿……大家七嘴八舌乐此不疲,饭可以不吃,衣服哪能不买。

    她们一起海阔天空时只把我当空气。我从来不买品牌服装,嫌贵。我一般都去大众商城,那里东西便宜还能讲价。梅说她大衣上的扣子能买我一条裙子。她们热火朝天研讨时我就看看报纸翻翻杂志,报纸看闹心了就趴桌子上睡觉,在她们叽叽喳喳的伴奏下我还真就睡着了。

    不睡怎么办?就这么眼巴巴瞧着?你还别说,有时候仔细往里瞧,还真能瞧出点意思来。

    云早上穿了件宝石蓝白花连衣裙,领口那绣着银边儿,为了配合这裙子云的步伐也变得婀娜起来,随着她身体的舞动上面的白花纷纷扬扬飘了下来,还飘到我眼皮上一片,屋里一下子馥郁芳香了。云从来都是自己开场,怎么样,漂亮吧,两千五百块。云总这样,头一句先把价位报上来,接着她会把当时买下它的场景如是细说,服务员说我皮肤白正配这颜色,旁边一女的看我穿好看

    也买了,她可没穿出我这效果,她太黑。回家我老公逗我,等下和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拐卖幼女呢。我儿子也说,妈,要是现在去开家长会老师准把你当成我姐姐,连对门大妈都说像个小闺女似的。云每次都会这样很主动地王婆卖瓜,等着别人夸,她没那份耐心,关键是也不会等到什么结果,大家好像都不情愿把赞美免费送给她。一般这时候我肯定不吱声,我又不与她们为伍。梅通常会讲几句,梅是领导说话总有几分水平,她不褒不贬只是说曾在哪里看过一件类似的,不过比云这个不知要好出多少倍去,她还会很详尽对那个更好的认真加以注脚和说明。通常这个时候青不是接电话就是打电话,还会听到她一串接一串咯咯咯的笑声。要不了几天梅就会有件更鲜光的穿在身上,青也会偶尔暴出精彩。

    我觉得她们几个的关系都用得上搞笑这两个字。平时勾肩搭背嘻嘻哈哈,一起转大街一起逛商场,可某日里哪位穿了像样衣服,这衣服像在冰箱里冷冻过,它一问世空气便丁丁当当升出一股子寒气,又迅速冷冻出好几个格子间来,原有的嘻嘻哈哈被周边的寒气给淹没,几个人一下子生分起来。不过也不用担心,或是一个电话响了或是一片阳光照进来或是什么人打了个哈欠,她们都会一释前嫌地撞破薄冰从格子间里跑出来,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又亲密无缝了。我们的伟大领袖曾经说过,人一辈子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做好事。我们这里不用谁做好事,就随便动动嘴皮子说几句好听的咋就这么难呢?可把人急死了,有次青穿了件白真丝裤裙特别清爽,我都想夸几句,刚一张嘴就喉咙发紧舌尖麻木嘴巴不听使唤,想说的话一个字都没蹦出来。噢,原来是这样。

    她们几个条件最好的还是云,她家里那位有灰色收入。梅心气儿高,可能觉得自己好赖算个领导,怎么能被手下给比下去,那可不行。于是云八百梅一千云一千二梅一千三云一千五梅一千五百零一,总之要比你贵点。云还就不信了,同样衣服一下买两件,一红一绿,气死你。两人就这么貌合神离地PK开了。青条件和我差不多,但她没孩子也不准备再要,这就省出老大一块开销,她成天也是东买西买,一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架式。

    我经常被她们几个晾在一边,换成别人还不憋屈死,心里一憋屈回家就找茬跟男人干仗。这可不是我的风格,别看我不吱声不吭气,但我有给自己梳理心情的本事。没办法改变的就得学着去接受,对眼皮底下这个现实我已能泰然受之,还给自己找个乐,看真人版小品,比电视上有意思。偶尔想起哪幕精彩片段,我还情不自禁低头笑笑。那几位偶尔也会朝我这边瞥一眼,这女人在傻笑什么?看着我她们的心头会涌上一股温暖,那温暖的河流里淌着她们对自己优越生活的窃喜,还多多少少有点对我的怜惜。可怜的女人啊!知道她们在看我,我会把她们认为的这个傻笑再坚持坚持,呵呵呵。我想起一句卞之琳的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

    其实她们走眼了,说到这我还想夸自己几句,我这人最大优点就是心态好,总是拿自己的长处和别人的短处比,我还会自我心理调控,让短处变为长处。梅她们觉得我活得不易,我却感觉挺好,挺好的原因是我眼睛愿意往下瞧,我和孩子爸都有一个轻松并结结实实的饭碗,和那些忙昏了头的白领比比,和那些打一枪换个地方的大学毕业生比比,强多去了。再说我们孩子她爸,虽说没大本事却有一颗朴实的心脏。洗衣服做饭送孩子,能把白菜帮子炒出红烧肉的味道,能把个普通民房改造成别墅的效果。我在家就是看看电视睡睡美容觉连碗都不用刷。你问问梅她们行吗,饭盛在碗里菜摆在桌上人家一个电话有应酬就把她们晾了。夜里困也睡不踏实,都几点了那个人到现在还没回来,到底在哪里跟谁在应酬?有点躺不住了,这么一会儿上了三趟厕所,她们那厢忐忐忑忑时,我都在梦里咯咯笑出声了。什么是幸福啊,以为买几件衣服就是人生质量了,太浅薄了吧。这么一讲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过得还可以 ?相当可以。

    其实在心里边我还是挺羡慕那些有钱有情有调的女性的,每逢节假日你看她们散散漫漫地走在步行街上,神情专注却又漫不经心,左顾顾右盼盼,不厌其烦地在一个个时装橱窗前驻足流连,碰上特别可心可意的还会不管不顾一掷千金。走累了去咖啡厅里歇歇,叫上一杯浓浓的咖啡,挖一小勺白砂糖放里搅搅,端起来用嘴吹吹,轻轻抿一小口,满嘴的香甜和润泽。这时候屋子里响起了克莱德曼那首好听的《献给艾丽丝》,抿咖啡的女人心头一暖,有股热流从嗓子眼儿淌到心窝上,忽然想起多年以前那个美好的夜晚……渴了去吃哈根达斯冰激凌,要上三个漂亮的冰球球,

    绿色哈密瓜味红色草莓味紫色香芋味。饿了就去自助餐厅,韩国料理日本料理,吃饱喝得,用雪白的纸巾在唇边蘸蘸,轻轻打开皮包拉链,或是抽出几张钞票或是递上一张银行卡,那动作就和我女儿在超市买支铅笔那样轻松,你是不也挺羡慕她们?不羡慕?拉倒吧!

    有天去给我舅过生日,表姐穿了件和云一样的风衣。我说你现在日子这么好过,傍大款了?表姐噗哧一乐,你看我都什么岁数了,是仿的。我前后翻翻,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连商标都贴得严丝合缝。表姐说她们这有个专门卖品牌料子的店铺,什么LV香奈尔巴宝莉啥啥都有。店铺还配备高仿能手,那手艺和真货没什么两样。表姐说她这件专卖店得两三千,高仿连布料加手工才三百出头。哇,太诱惑了太神奇了,我在大众商城费劲巴力地讲价也不过如此。那天我强制又强迫地买下了表姐新仿的巴宝莉风衣和哥弟一条裤子一件衬衫。没想到这么个小地方竟如此藏龙卧虎,表姐舅舅他们住另外一个城市,不过从我家坐大巴到这才一个多小时。

    我踩着高跟鞋的嘀嗒声有节奏有内容地摆进屋子,三个人六只眼探照灯似的朝我扑来,梅的嘴张成了一个瓢,云使劲眨巴眼睛,青的水杯叭一声响在地上。我看见梅在拼命把即将蹦出嗓子眼儿的心脏咽回肚里。怎么回事鸟枪换炮了?我很是潇洒地用右手拉下左袖子,左手再往里一缩耸耸肩膀风衣就出溜下来,搭在椅背上那把破椅子立刻也跟着有声有色起来。云和青很不含蓄地对我的衣服动手动脚,翻过来倒过去,看商标抻接缝扒里子弹纽扣,云说再看看缝扣子的线对不对,就像有些小商贩对着一张拿不准的百元钞票又捏又拽,就差拿仪器扫描了。与此同时,我这颗脆弱的心也在一个劲噗通噗通跳……

    我天生胆小懦弱,从小到大没说过一次像样的谎,办过一件像模像样的事。老实说,我特别佩服那些瞪眼说瞎话的人,看他们那般镇定那般从容那般面不改色心不跳。这样的人往往都能成大事,我怎么就做不到呢。我也曾经尝试过,不行,没说几句就嘴也歪眼也斜,简直像抽羊角风。因为我的秉性才选择跟孩子她爸这样的共此一生。一个萝卜一个坑有菜有饭有汤有水有盐有油地过日子是我们的宗旨。我非常清楚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撑死胆大饿死胆小。孩子爸学校一个政治老师,贷款买房再卖出去贷款买房再租出去,这么折腾了几年,人家折腾成富翁了。还有我小姨夫,他卖一种百病都能治的药,卖两年换个牌子卖两年换个牌子,都卖十几年了还卖呢。什么基金股票,从来不敢轻举妄动。我真是个扔货,就像现在我的手已经在抖了,后背呼呼冒虚汗。我急中生智撕下一块卫生纸朝厕所奔去。我在外边磨蹭着,她们几个可都是老手,要是被揭穿了可怎么好?

    看着她们几个的脸,我这颗高悬的心啪啦一声落下来,验明正身有了结果。云和青那眼神里除了羡慕只剩下嫉妒。梅坐在那发呆,我都能听见她心里边的悄悄嘀咕,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就换了日月,傍大款了中彩票了?真是太离谱了。唉,梅轻轻叹着气,也是,这个世界从来都是风云突变,昨天还是亲亲热热的两口子今天就变成陌路,昨天还是肝胆相照的兄弟今天竟刺刀见红,昨天还在电视上风光无限今天却囚进囹圄……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世界就是如此,穿身像样行头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梅似乎想通了。

    我咸鱼翻身,白天我们在办公室里喝着茶水说着女人那永恒的话题,对,现在我已进入队伍,还算里边的主角呢。我们对电视上的名星们品头论足,对其他科室女人的着装指指点点说三道四,谁适合穿正装谁适合穿休闲,谁的气质更适合混搭。看她们科那个谁,黑得快成包公了,还穿了件水红色外套,我这肤色都没敢,说来说去最后总会绕到自己门前。梅和云的角逐也因为我的横空出世而不愠不火。晚上我们鱼一样游走在大大小小的商铺里,凭实力她们只能在三四线的品牌上动心思,一线二线根本不敢出手。我不管不顾径直往这些店里钻,怕什么?这里边东西着实贵,有的居然达到了六位数,她们的小脸都给吓白了,动作也矜持不自然,青进门时还差点绊个跟头,瞧这份出息,从前在我面前那股子威风都哪去了?这样的店铺装修高档,有皮沙发坐有矿泉水喝,服务员仆人似的跟着你跑前跑后,我在试衣间里启动了手机的拍摄功能,领边袖口前后左右咔嚓咔嚓一顿照。

    华服绝对可以撑起一个女人不太挺拔的腰杆,我现在专门盯一线二线牌子,什么香奈尔LV,这样的品牌梅她们也很少接触,更别说辨别真伪了,再说还有那超级的高仿手艺。想不明白,我们的国人为什么会不惜重金支持那些老外所谓的名牌,你们应该学我才是,呵,穿仿名牌竟然激

    发了我的爱国主义情怀。

    每次我盛装出场梅总是恰到好处地赞美我几句,话不多,句句都沉甸甸的有分量,青都开始亲近我了,从家里给我带包茶,拉我手一起去餐厅,还把好吃的萝卜条夹给我。只有云对我不发表任何感叹,先前云在我面前总是高仰着头颅,她在梅面前还收着手脚,对我就特别放得开,我们的对话也仅限于啊、嗯、噢。现在我们几人一起逛街呀交流呀都很正常,只是她对我的着装吝惜得从没给过一个字。

    我的日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充实而快乐,白天和她们几个娓娓道来,晚上四处游走收集样板,周末去表姐那里选布料做成衣。我问表姐,你说怎么会仿得这么像?人民币不用验钞机都看不出来,何况件衣服。可也是。我的仿名牌日子过得如鱼得水,我从心里无限感激这个高仿裁缝,是她把我从咸菜疙瘩一样死沉沉的日子中打捞上来,让我的生活一下子有日有月。愿老天保佑这个裁缝永远健康永远身强力壮。现在我的胆量也一点点变大,这不又配备了仿 LV包和水货欧米茄表山寨版苹果手机,因为前期铺垫非常成功,她们几个也没再对我的东西表示过任何怀疑。不过对我这个人还是心存疑惑的,怎么一下子就飞上天了?看她这浑身上下扒拉扒拉都够台车了,我常听到她们几个窃窃私语。有一股神秘的气息在我头顶盘旋,有神秘感真好,让她们对你又怕着又敬着又不知所措着,怪不得有些名人动不动就玩点神秘。

    各种各样的名牌像幕布似的包在我身上,她们总是想方设法哪怕是用手指头掀开一条缝也好,看看里边究竟是唱戏还是说书,到底演的什么节目?梅试探着问孩子她爸工作是不是有什么变化。我心说那家伙地球摇晃他都坚如磐石。云竟然向我兜售东西了,说她老公能买到打折的豪华车,我说我最闻不得汽油味儿,闻了就想吐。她又给我推荐个依山傍水的别墅,我说我家可是块宝地,算命的说了,这风水比哪都好,可不敢瞎折腾。再说我住的可不比别墅差。来探我家底了,好阴险!提到房子我可要显摆显摆,我家房子宽敞,楼上楼下足有二百多平,没想到吧,凭我的经济状况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千真万确我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山寨版?胡说,房子怎么可能。说实话,这完全要归功于我家那位农民出身的孩子她爸。结婚时我妈送给我一套平房,后来动迁给我套六十多平的一楼,带个院子。唉,到什么时候都是我们老实人吃亏,又黑又潮谁愿意住一楼。可正是这给了我们孩子她爸一个能发挥特长的广阔空间,他一下班就拎把铁锹在院子里挖,这人有股愚公移山精神。从孩子在肚子里直挖到孩子上学,终于在地下挖出个一百多平的房子,安上楼梯我家立刻变越层了。到过我家的人没有不张大嘴巴的,现在我们家休闲娱乐吃喝拉撒全在这挖出来的一百多平里,原有的面积变成宽宽敞敞三个睡房。每次家里来客人孩子她爸都要拉着人家的手展示自己的杰作,书房卫生间里边还有个浴室,左边是饭厅拐角上有个茶吧……茶几下边是他雕刻的小物件,他也一件件拿出来,这是他所有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家和这些小物件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内容和意义。说起房子来我就刹不住闸,因为我自豪。

    有天我和云的眼神撞到一起,我发现那里面除了嫉妒还有仇恨的火焰了,我心一惊。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现在却噩梦连连,苹果手机黑屏 LV包绽线巴宝莉大衣掉色,这些都被云抓了现行。每次醒来我都一身冷汗,看看我这点出息。可不敢这么得瑟了,说不定哪天一个小手指头轻轻一勾,节目就没法进行了,我得在外边垒上石头,再安上一把结结实实的弹簧锁。

    我买了本厚厚的外国小说,她们几个唧唧喳喳时我就闷头看书,看着看着还真看进去了。里边山盟海誓爱恨情仇可比她们瞎呛呛有意思,先前的沉默寡言实属被动,山水轮流转,现在我只想静下来看书。通常我会在下班前接到一个电话,好的好的,下了班我马上过去。看我这么忙哪有工夫搭理你们?有天下班我居然在一家商铺的玻璃门上看到云的身影,好家伙,我急慌慌推开旁边一家酒楼的大门。保安问我上几层,我说顶层。他说顶层是库房,我说那我就上顶层的下一层,他说下一层是员工宿舍你去那干什么?这,我本来想上高一点拖延时间的。保安好像觉得我这人有点问题,你是找人还是住宿?我说我待一会就出去,我回头往门口那张望,生怕云忽一下推门进来。保安一个箭步冲到大门口把身子趴在玻璃门上向外张望,望了半天也没望出什么名堂,有人追你?你欠人钱啦。我说我从来不欠人家钱。都是这衣服。保安说你衣服确实挺高档,不过现在流行抢钱包抢项链抢车,好像没有抢衣服的。

    再说外边也不黑,总不能大白天从你身上往下扒吧。要不你先坐一会喝杯水。保安用一次性水杯给我接了水,我知道我现在肯定很不像样,脸也红了手也抖了汗也流了,不就穿个仿名牌吗,我得罪谁了!好心眼儿的保安这么一热情我忽然感到好委屈,眼泪不自觉丁零当啷落了一地。有个女服务员走过来,保安说她怕人抢她衣服吓哭了,胆子太小,现在哪有这种事。怎么没有,女服员说那年我二姑的貂皮大衣就被抢了。保安对自己的孤陋寡闻有点不好意思,他摸了摸自己手上的电棍说你去军人服务社买个小型电棍吧,真要遇到突发事件完全可以自救。女服务员说看她这个胆怕是到时候抖得连电棍都拿不住,我二姑从那以后就养了个藏獒,现在她走哪都带着藏獒,真遇上什么事,狗拼了命往上冲,还是养狗有保障。不过藏獒那玩意太贵,你养个黑贝也成。怎么搞的?我的日子怎么一下乱成这样了?

    云先前可是我们科里穿戴最讲究的,梅时常会和她 PK一番,现在这俩人好像也没有从前的精神头了,她们一起把目光转向我。我的古奇大衣可要上万块,她们急得干瞪眼儿,却被我的来势凶猛打击得一落千丈,现在云看我的眼神都夹着棍棒。这都可以理解,从前你老跑第一,忽然有天被人追上来还落你个老远,你能平衡?云总想在我身上找个什么突破口,我发现我去卫生间有人动过我的书和背包,我去打饭有人动过我的大衣。都是云干的,青偷偷说,瞧她看你那眼神,真没劲,买得起就买,买不起也用不着红眼病。青总是把云背地里一些行为通报给我,偷着试我大衣拿我毛巾擦桌子故意把我背包撞地下……青现在处处维护我,像我的耳目一样。有天孩子回来说看见我单位的云阿姨了,在哪?小区大门口。天,太恐怖了。我赶紧拉上窗帘。

    现在我又配备了墨镜口罩围巾……我去收集样板去表姐那高仿时都要全副武装,有点像特工。那天我在量尺寸时发现云就站在对面的空地上看我,当时我差点没晕过去,心脏在胸膛里房倒屋塌地轰隆起来。这么防范也没躲过去,妈的,一不做二不休,我得出去和她理论理论,我就是穿冒牌货了怎么样,天天跟踪没累死你!根本不是云,其实连像都算不上,我现在走在街上看谁都有几分像云,有天我看见小区里一个保安和她也连相。云啊,这都是你给逼的,你说我穿什么碍你什么事了。现在我进门拉窗帘出门戴口罩,都快疯了。

    青继续当我情报员,也多亏她。我送她件玖姿衬衫深表感谢。把她乐得不行,一再向我表示一定好好监督云,包括行动上和思想上统统不放过。我说你拉倒吧,像从前那样太太平平多好,你累不累!青说一点不累,还挺有意思。坏了,这件玖姿衬衫激发了青的全部热情,即便我们四个人都在屋里她也一会儿一个短信,云的嘴角在上撇云的眼神很迷茫云打了个喷嚏云偷偷白了你一眼……有天晚上青打来电话,云今晚回家和她老公干了一仗,吵得很凶,然后她一路朝你家这边跑过来,此时正在你家楼前徘徊。你在哪?我在离云不远的一个电线杆子后边。都他妈疯了。

    梅到底是领导,仍然那么不紧不慢有张有弛。偶尔还会跟我开个小玩笑,还常给我绿箭口香糖。一天梅悄悄跟我说,每个科室要评个先进,把你报上去了,我说我不够我不够。梅说别谦虚了。她的眼神告诉我,你已经是先进了,非你莫属。

    得先进的奖杯让我老公宝贝似的放在床头,晚上去卫生间时还摩挲摩挲。我从小到大也没得过如此殊荣,他也一样,看样子他比我都高兴,他把我得先进的事告诉给他同学他同事孩子老师小区保安收煤气费大姐,还有他远在农村的父母及兄弟姐妹。跟你说个事,我老婆当先进了,给老大一毯子,红的,纯毛的。我非常感激梅,我用语言简直没有办法表达,你猜到我会怎样表达了,对,我送她件古奇风衣。

    当晚我接到梅一条短信,亲爱的燕子,衣服非常合适,谢谢你。看着你日子一天天红火真为你高兴,你人品真善良出手大方。在单位我俩是同事,在私下我们可以做姐妹,亲爱的妹妹,姐姐有件事白天在单位不方便说,孩子下学期上初中,我们想把房子换得离学校近些,那里房价很贵,我把这边处理掉还得添不少,我从亲戚朋友那借了一些,现在还差二十万,我知道妹妹现在条件不错,在家也说了算,帮我个忙,过后连本带利一起奉还。

    即便煽肿了脸也得把这个胖子充下去,不然你说怎么办?这几天我到处跟人借钱,跟我妈借跟我姐借跟亲戚朋友借,就差跟青和云开口了,我妈问借钱干什么。我说买房子。我妈说你房子不够住?我说是我领导买房。我妈说领导买房关你屁事。我说她让我当先进了。我妈说一个破先进哪值这么多钱,这钱都能买个局长当。我说人

    家还给利息。我妈说你没钱就算了,哪有借钱再借给别人的。我说我都答应她了。知道怎么考验你和他人的情谊吗?跟他借钱。我所谓的亲戚朋友没几个经得住考验的,她们被吓得蛇行鼠蹿连电话都不敢接。我让孩子爸跟他乡下的亲戚借,他说那边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不跟我们张嘴已经不错了。虽然这么说他还是给那边打了电话。没几天还真给凑来两万,虽说杯水车薪,但我还是非常感动,让我更深层次地体会到了农民的朴实和善良。以前她们总是笑话我找了个农村人,实践证明我的选择多么英明。钱凑不上我都急病了,打了好几天点滴,梅买了一堆水果来看我,看见我唇边黄豆粒大的水泡,她说燕子你现在生活得这么舒服还上哪门子火呀,单位有什么不顺心就告诉我。我说这几天就把钱拿给你。她说不急不急。我拖着病歪歪的身子去找我妈,我妈说看着也不缺心眼儿,尽干这二百五的事,可怜天下父母心,最后她还是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把钱凑足了。把钱拿给梅那天我都想抱着她哭,借条写完梅主动拥抱了我,她说燕子你是我最好的妹妹。

    现在我不在梅她们那个科室了。我去找领导,领导还表扬我说当了先进觉悟也跟上来了,主动要求去更忙碌的地方。别人都跟梅这个科室叫休闲科,等着往里进的人排长队,领导答应得非常迅速。其实我哪有领导说的什么觉悟啊,一言难尽。后来青也跟我借钱,她妈妈病了要动手术,我说我把二十万借给梅了,她说二十万都拿得出,我这点钱还这么为难,看起来还得当官。她就这么和我掰了,话都不说了。梅也不满意我,她觉得我不该把借钱的事说出来,好像说出来就伤了她的自尊。没多久她不知从哪里弄了钱如数还给我,还完钱就再没多看我一眼,你说我还能在那地方干吗?没法干了。

    进新科室第一天就有个丫头片子对我的着装大加赞赏,古奇这么牛啊,另外两人也把头伸过来,我说什么呀,仿的。怕她们不信我就把衣服脱下来让她们瞧个仔细,你们看这针码看这线的光泽,所有蛛丝马迹的破绽都让我抖落出来,我没骗你们,真是仿的,确确实实是仿的。她们让我说的有点二乎,那丫头片子忽然来一句,看看你,我们又不跟你借钱。我想,我想我有必要再换个科室。

2012年第1期

 

 

上一篇:生命之歌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