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编书、写书与读书
现如今出本书也并非难事,只要你能写得出来,变成铅字有很多方式方法。重要的是,你要有这样一份文学情结,甘于为文学付出你的精力和经济所得。
 
特别推荐
 
·张鲁镭/小燕子 穿花衣
·何启治/生命之歌
·周立民/说文谈书(二则)
·张宏杰/记忆力
·祝勇/铁屋里的呐喊
·素素/最后一片野性草原
·于坚/冰岛小记
·王剑冰/初识黛眉(外一篇)
 
星海大音
 
·王德兴/朱德嫡孙深情回眸红色岁月
·刘汝达/读徐铎长篇小说《大码头》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曾纪鑫/定格蟳埔
 
生命之歌
  海燕  2012-01-19 15:04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_何启治 

    何启治 一九三六年生于香港,一九五九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随即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历任编辑、副编审、编审、副总编,《当代》《中华文学选刊》主编。主持或参与新时期大量优秀文学作品的出版。同时著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传记文学、文艺评论若干,多部作品集在全国获奖。何启治一九三六年生于香港,一九五九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随即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历任编辑、副编审、编审、副总编,《当代》《中华文学选刊》主编。主持或参与新时期大量优秀文学作品的出版。同时著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传记文学、文艺评论若干,多部作品集在全国获奖。

    第一乐章 凤凰涅槃 在浴火中重生

    一

    火山爆发的滚滚烟尘裹着烈焰冲天而起,遮天蔽日,直达数百上千米的高空。炽热的火山熔岩以排山倒海之势横扫我国北方小兴安岭山地向松嫩平原的过渡地带,总面积达 1060平方公里。熔岩漫过之处,生灵涂炭,玉石俱焚。一切生命,从茂密的森林到活蹦乱跳的动物,乃至为数稀少的先民,都在瞬间化为灰烬,而最终凝结为一大片广袤的、像汹涌澎湃的黑色海浪似的火山岩地。毁灭,死亡,一切都在寒风中凝固为黑色的火山岩。

    这就是距今不到三百年前,发生在 1719-1721年(康熙五十八到六十年)间的事情。其中,在黑龙山和火烧山周围形成了 60多平方公里的裸露熔岩。这些熔岩中的结壳岩和翻花岩交替出现,至今各种熔岩流动的原始痕迹新鲜如初。当时这两座火山喷发的巨量岩浆堵塞了远古的河道,最终形成了五个湖水相连的火山堰塞湖。这就是如今的世界地质公园之新期火山奇观观光区“五大连池”。

    二然而,黑色的奇形怪状的火山岩就永远像黑色的海浪似的覆盖着这片北方的土地吗?

    2011年 8月 9日是黑龙江省所有公园的免费观光日。这天,五大连池世界地质公园人头攒动,游人络绎不绝。我们从黑龙山东大门登上公园的游览车驶向靠近火山口的中心停车场,由此徒步经“翻花熔岩石海”和“岩浆溢出口”等景观而抵达山巅火山口。沿途但见路边背阴处,苔藓类植物繁衍成一片翠绿。青软的垂枝藓、红花鹿蹄草和白色风铃飘逸的铃兰铺成的地毯向远方延伸。向阳处则是满山坡的灌木丛。更喜的是 ,在火山岩中偶见成片的桦树林。据说,这是当年火山岩浆未及覆盖的小块树林,如今成为地质学家所说的“地质天窗”,游人眼里美丽的绿岛。我抚摸着桦树白色的树干,抬头仰望蓝天白云,俯看白桦林周边由红果累累的接骨木、佛头花、忍冬等形成的斑斓色彩,浓郁的草木芳香沁人心脾,在享受大自然的美景时,不由得让人慨叹大自然的造化之功和亿万生灵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如果说,成片的桦树林就像逃脱虎口的小山羊,是火山爆发中的幸存者,那么,狭窄山路上偶见的独棵桦树,就只能说是生命奇迹了。有些地段从两面山坡下穿越,虽然如今已用石块混合

    水泥铺路,但在不到两米宽的狭窄山路上,却不得不在路中间隔离出一个小框,以保障独棵的桦树能继续安然地生长。桦树树干约有 10公分粗,高不到 10米。它怎么躲过火山熔岩的劫难呢?啊,这生命的奇迹!我赞赏美丽的桦树林,更由衷地敬佩这傲然挺立、独树一帜的桦树!

    三

    树木如此,人又如何?

    这天游人摩肩接踵,不绝于途。半路上,凡有石凳石桌之类,即见一拨一拨的游客借机小憩。一位搀扶着小脚老太太的姑娘说,我奶奶都快八十了,怕以后走不动了,就抽空陪她来玩了。还有两位女士大概累了饿了,就找地方坐下来啃煮玉米。剩下一点没啃完,没放进垃圾桶,却扔到树丛中去。那年纪大的说,也给小鸟一点吃的吧。尝尝玉米,好好过日子呀!在她的心里,大概已意识到小鸟也是生命,应该好好珍惜吧。

    登山游客大都穿着方便走路的旅游鞋,但也有穿皮鞋和各色凉鞋的——真皮的,人造革的,塑料的,花色更是五花八门。最不可思议的是三位少妇,大概走得急顾不上换,竟穿着高跟鞋就上了路。一扭一扭的没到半山腰就把高跟鞋扭坏了。于是又不约而同地脱了鞋子光脚走。嘴里还哼着:“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大概是被一起登山的人嘲笑了,其中一个少妇还大声对一位小伙子说,你别幸灾乐祸,光脚我也要登上火山顶,你不信就等着瞧!真是充满了豪情壮志啊。

    终于来到山顶,到达火山口了。但见火山口周边真是人山人海,有的在边吃东西边聊天,有的在招呼老人和孩子,自然也有不少人排队上厕所。火山口周围设有栏杆,少数游人在围栏外侧摆出各种姿势照相。照相大多是用数码相机,也有用手机或配置长镜头的尼康,甚至还有“掌中宝”摄像机。就从这各式各样的照相机的镜头纷纷对准 200多年前爆发的火山口,也能让人感受到时代的发展变化和人类伟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我这个 75岁的老人也不甘人后,奋力爬到火山口的顶部,也和年轻人一样摆着胜利者的姿势照相。这里铺满了浮石和岩渣,遥想康熙五十八年间,就在我如今站立的脚下,火山轰然爆发,那山崩地裂,浓烟滚滚,高达 1200度的烈焰冲天而起的

    情景,真让人深深感慨人生的沧桑变幻和生命之值得珍惜呀!

    回程依然漫步在五大连池世界地质公园因地制宜的道路上:碎石铺就的崎岖山路,别有风趣的木板搭就的栈道以及平坦宽阔的柏油路。前面就是“翻花熔岩石海”了。这是新期火山喷发的产物。当火山口不断喷涌而出的岩浆到达这里时,因前端熔岩表层冷却呈塑态,流动速度减缓,阻力增大,被后面不断涌来的熔岩流推挤着而翻滚破碎并互相胶着,凝固后便形成这种国内唯一的奇特地质景观。其势如波涛汹涌的大海,故称石海。这是青灰色玄武岩构成的海,是与蓝天相连的凝固的海。举目远眺,翻花熔岩组成的大海,波澜壮阔,气势磅礴,仿佛还能隐隐听到波涛汹涌的声响。翻开这“火山教科书”最精彩的一页,着实让人震撼啊!

    就在此时,我眼前突然一亮:原来是迎面走来了队列整齐的、穿着黄衣黑裤统一制服的多达百余人的队伍。领头的打着一面大旗,上面有醒目的大字:“北安中学八一届高中毕业同学聚会之旅”。好家伙,过了三十年,这些年近五十的中年人,如今每人都有自己的专业和家庭了,却还能穿着统一的制服参加同窗的聚会,这该有多么真挚可贵的友谊纽带才能做到啊!就别说是本地的名校了,放眼全国怕也很稀罕呀!队伍后面,还有三五成群的同样穿着制服的人在照相。我不禁好奇地趋前打问。果然,说是有人出面组织,有人出钱,大家就聚拢在一起了。而这些三五成群的人往往就是三十年前的班委会或团支部委员会的成员。“中学同窗的友谊是最纯真的呀!”其中一位说。我在欣赏火山奇观之余,又一次感受了人间奇观的震撼。心里禁不住想,所谓幸福的人生,除了事业有成,物质有一定的保障以外,再拥有甜蜜的爱情,温暖的亲情和真挚的友情,这就足够了!

    北安中学八一届高中毕业的同学们也可以说是“文革”的亲历者了,那时他们该是从小学到初中的阶段。他们在世界地质公园的火山遗迹奇观面前,会作历史的回顾和联想吗?我想,我们这一辈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出生,如今已经是七老八十的人,是难免要作这样的回顾和联想的。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只有短暂的安宁和对“共产主义”美好生活的憧憬,紧接着就是抗美援朝

    战争,稍后就是“镇压反革命运动”,“三反五反”,“快看,快看,火狐狸,火狐狸!”游人的呼“反胡风运动”,“反右”,“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喊打破了我关于个人和民族国家历史命运的冥想。

    公社”

    (史称“三面红旗”

    ),

    “反右倾”,直到极左举目远眺,但见黑色翻花石海与蓝天交接的远方

    登峰造极的“文化大革命”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这就是人世间的横扫一切,玉石俱焚呀!让我们不要忘记这不堪回首的历史,铭记改革开放以来的进步和成就吧。今年正逢“辛亥百年”,我们个人固然有许多痛苦的回忆,我们这个民族和国家,近百年来,又何尝不是也有太多的屈辱、折腾,流血和牺牲呢?在虽经毁灭一切如今又充满生机的新期火山地质奇观面前,回顾个人或民族、国家的历史,都难免有凤凰涅槃,在浴火中重生的联想啊!

    有几只火狐狸在跳跃着前进!“它们是一窝!”“一只,两只,三只……”有人大声呼叫着。火狐狸像一簇簇飘荡的火焰,以蓝天和黑色火山岩为背景,跳跃着,向前,向前……

    劫后余生的火狐狸能够在如此严酷的火山熔岩石海中繁衍生长,难道我们历经劫难生生不息的伟大民族还不能像“凤凰涅槃,在浴火中重生”那样,重新挺立在世界先进民族的前列吗!

    啊,“凤凰涅槃,在浴火中重生”!我深深地祝福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第二乐章 冷泉,冷泉,生命之泉

    一

    黑龙江省黑河市五大连池(区)的南北药泉,素有“理疗胜地,养生天堂”的美誉。天然的矿泉水清醇爽口,饮之对心脑血管疾病如高血压等有神奇疗效;而洗泉(即冷泉)水成分与饮泉相同,在冷泉(盛夏水温 5~15℃)洗浴浸泡后,到火山熔岩晒场进行太阳热能理疗,可起到软化血管、改善微循环系统、快速解除疲劳的作用,能治疗神经痛、风湿等病症。养生祛疾,益寿延年。这种种神奇疗效,使五大连池的冷泉与法国的维希矿泉和俄罗斯的纳尔赞矿泉并称为“世界三大冷泉”,而且名列前茅。

    关于泉水的成分,在《世界名泉——南饮泉》的公告牌中有简要的说明文字:

    南饮泉为铁硅质重碳酸钙镁型低温冷泉水。它的形成主要是来自深处具有较大压力的二氧化碳气体溶解于地下水中,形成碳酸水,对围岩产生溶蚀作用,水则逐渐矿化,形成铁硅质重碳酸钙镁型矿泉水。矿泉水中二氧化碳气体含量1200-1300mg/L,矿化度为1333.25-1418mg/L,偏硅酸75.40-83.30mg/L等,总共含有几十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

    南泉的发现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传说很早以前,有一位达斡尔族的小伙子到这里狩猎,射伤了一只梅花鹿。小鹿负伤后向这里的神泉跑来。拍马赶来的猎人,但见小鹿跃入水池中清洗伤口,随即健步窜入林中逃遁。猎人见如此神奇的泉水不断有气泡逸出,饮之辛辣清凉,顿觉身爽,疲劳尽消。从此转告族人,连同汉人和附近的满族、蒙古族、鄂温克和鄂伦春族人都把这里视为“神泉”,往后便有了“先人逐鹿溪水涧,留下神泉美名传,琼浆玉液祛百病,强身健体亦延年”的佳话。

    然而,这毕竟是古老的传说,今人对此又有怎样的评价呢?据介绍,科学家钱学森说过:“五大连池矿泉水有很高的疗效,它的科学性应当组织专人好好调查研究一下,应在五大连池建个矿泉医疗学校,以后发展成学院。这里可能要成为世界矿泉疗养中心。”作家张抗抗也用文学的笔触动情地表示:“火山即使在休眠的日子,也不会无所作为。它将自己生命的甘露和精华,融之于泉,化之于水……洗涤、滋润并灌溉世人的心田。”

    这些感人的话说得真好,不由人不生出一种心向往之的情愫。五大连池的“神泉”真有这样神奇吗?要知道梨子的滋味总得亲口尝一尝吧。看来,我一定要到冷泉的池水里泡一泡了。

    二

    五大连池世界地质公园的冷矿泉洗浴池就在

    冷饮泉附近。它的四周用直径约 20cm的巨大圆木

    隔成三个水池,总面积二三百平方米。水池上面

    有木板铺就的斜坡,每个池子有两三座梯形台阶

    供泡浴者上下;东面是入口,树木略少,其余西

    北南三面都有密林包围,林子与水池之间也有相

    当宽阔的厚木板铺成的平台,供洗浴者放置衣物,

    或泡水后就趴在木板上晒太阳。水池南北两面各

    有一标准时钟供泡浴者计时(一次泡 20-30分钟

    为宜)。

    三个水池中,北池似乎是约定俗成地成了女

    性专用池,共余两池则由男女共用。

    我来到冷泉浴池,但见蹲坐或平躺(身子连

    脑袋全泡)在三个水池中的有近百人,其他在木

    板平台上的也有好几十人。先用脚试一试,真像

    踩在冰水里似的,冷气从脚底下直冲脑门,身子

    禁不住一哆嗦。但心里立即提醒自己:遇到困难

    的时候一定要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遥想 1954

    年,我刚到武汉大学中文系上学的时候,武汉的

    冬天奇冷,在大雪纷飞气温降到摄氏零下几度时,

    我不是照样洗冷水澡吗!虽然有好汉不提当年勇

    的老话,我也不全信泡冷泉能治各种疾病的宣传,

    但就像金属加热之后用冷水淬炼以增加硬度和强

    度一样,健康的生命也要精神上的坚忍和生理上

    的磨炼呀!我于是一咬牙就慢慢地蹲了下去,直

    到靠在池边的圆木上,由下蹲的姿势渐渐变为把

    屁股坐在池底铺得满满的小鹅卵石上。冷水终于

    泡到脖子上,砭骨的奇寒也由于肌肤渐渐变得麻

    木而可以忍受了。

    这时,耳边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略显夸张的歌

    声:“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

    利!”然后哗啦一声,显然是有人终于泡在了水里。

    接着便是《十送红军》《绣红旗》《啊,莫愁,莫愁》《在那遥远的地方》《北大荒人的歌》……一首接

    一首地唱着。一看,竟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太太,

    穿着相当时尚的花泳衣,在一边泡着一边哼唱着。

    看远处,还有四五位女士坐成一排,衣服都浸泡

    成黄褐色了,也是一首接一首地唱着歌。她们显

    然不是赛歌,更不是卖弄自己的歌喉,而是用歌

    唱来转移注意力,以减轻那砭骨的寒冷罢了。

    “妈,不要怕,你一定要挺住呀!”原来,是

    南边扶梯上一位穿白色连衣裙的姑娘在鼓励她腰腿有毛病的老母亲。一会儿,又听她问正泡在池子里的人:“我一到冬天就四肢冰凉,泡泡冷泉有用吗?”“太对症了,你可要下决心好好泡泡。 ”一位晒得肤色黧黑的中年汉子说。那些泡了几十水(泡一次为“一水”,有些人一天泡晒两三次)的人也都随声附和。

    我这时看平台上的钟,知道自己已泡过 10几分钟了。这时忽见一位穿着翠绿色泳衣、丰腴修长、皮肤白皙的少妇正在栏杆旁踟蹰。从肤色就知道她是刚来泡冷泉的。只见她慢慢地挪步,终于蹲在水里。未及一分钟,便“唉呀”一声站了起来。我说你不要怕,坚持一会儿就好了。她又蹲在水里,却又是不到一分钟就喊太冷了,又站起来。如此反复至三。交谈中知道她从哈尔滨到妹妹家小住,受妹妹的鼓动来泡泉,这是第一回。这时,她妹妹便从 10多米外阳光直晒的地方走过来,说姐呀,你试试看,坚持一下也许就适应了。在我的另一边泡着一对父女,父亲自述 47岁,趁放暑假带还在上高中的女儿来泡冷泉。做父亲的说,泡冷泉不是为治某种病,就为了锻炼,增加免疫力。戴眼镜的女儿很轻松地说,受得了,没问题,挺好的。这样,在大家的鼓励下,那位姐姐终于又一次在我旁边蹲了下去。只见她半蹲在冷水里,不喊叫也不说话,双手和肩膀都露着,嘴唇颤抖着,只见她吐气不见她吸气。妹妹见状,说姐你真受不了就上去歇着吧。她这才哆嗦着问,这么冷,这水温有多少度呀?妹妹说,七八度吧,不会超过10度。她这样泡了约有五六分钟,便又起身到平台上休息了。我这时看大钟,已泡够了 20分钟,便起身到平台上去。全身浸泡后已发红发痒,我便用毛巾擦净身子,一面用双手按摩身子,准备到晒场上去。那少妇正坐在长凳子上休息,见我上来,仿佛不好意思地起身准备再次下池。我便给她鼓劲说,不要怕,坚持一会儿就好了。

    锻炼,锻炼,锻炼乃健康之正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想,勇毅刚强、坚忍不拔应该是生命的灵魂啊!

    三

    我每天到冷泉泡一次,多数情况下都会碰到一个在平台木凳子上闲坐着的中年人。交谈起来,才知道他姓宋,才 50岁,原是学美术搞宣传的,提前退休了。老待在家里没意思,便到冷泉来泡着玩的,所以不着急。他总是先坐在凳子上看够了风景才慢吞吞地下水,泡 20分钟就到晒场上去享受磁疗和日光浴。他到这里有半个月了,才泡了十来次水。他一再说,没什么病,就是来玩的。

    无独有偶。今天我要下去泡泉时,一位皮肤白皙,体形壮硕的年轻人泡完要走。小伙子戴一副黑边眼镜,双眸炯炯有神。我问他为什么来泡泉,他很坦然地说,图新鲜好玩呀!“图新鲜好玩”,这回答本身就显着新鲜哩!

    我已经泡过几水,如今坐在冷水池里虽然还有冷彻肌肤的感觉,却可以从容地边泡边观察周边的风景了。绝大多数人皮肤变成黑褐色,穿的衣服也被泉水浸染成黄褐色。有的夫妻挨坐在水池子里;有的妇女爱坐成一排,边泡边一支接一支地唱歌,彼此却未必认识;时而有两三个人平躺在水里(据说泉水浮力比较大),像几具“浮尸”,为的是把脑袋也泡上。从衣着肤色很容易区分出两种人群:穿正经泳装、皮肤白色或浅色的是新来的人;泡冷泉的常客则穿得马虎,有的不过是汗衫裤衩儿,能遮体而己,皮肤和衣裤都已成黑褐色或黄褐色,头上多是一顶遮阳的破草帽,更有些把破汗衫之类的旧衣服剪几个洞套在头上,可就有点像蒙面大盗了。

    正这么随意地看着冷泉池里的风景,或抬眼看蓝天白云时,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歌声:“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这可是前苏联时期的著名歌曲,我国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几乎都会唱。

    然而,听着听着我怎么就觉得不对了,那歌词可不是《喀秋莎》的词,什么“萝卜”、“豆腐”、“切了”、“炖了”的,怎么回事啊?

    原来,唱歌的就是泡坐在我旁边的一位戴眼镜的老者,姓陈,1936年生,属鼠,正是我的同龄人哩。交谈中才知道,他唱的确实是《喀秋莎》的曲调,但歌词却毫不相干了:“买四个萝卜切吧切吧炖了(啦),放一块豆腐咕嘟咕嘟吧。没有花椒大料就加点醋吧,酸啦叭叽你就喝了吧。”我以为老陈也像我似的是五十年代的大学生。不料他却说不是,而是在五大连池展览馆搞宣传工作的干部。问他怎么会唱《喀秋莎》,说是到这里来疗养和游玩泡泉的俄罗斯人多的是,学几首俄罗斯或前苏联时期的歌曲并不难。那为什么就把人家那么美的歌词改成这样呢?回答是:好玩哪,唱着高兴哪。

    啊,新鲜,好玩,高兴,风趣,调侃……这一切,无非是快乐。是的,快乐,快乐,哪一个哲人说过,人生的根本追求就是快乐,只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快乐”也可能有不同的内涵罢了。

    四

    泡冷泉,通常都要在泡过之后立即到晒场去暴晒一两个小时,即火山岩全磁环境的磁疗加上高负氧离子空气浴疗和太阳照射的热疗。

    从冷泉池子出来,是一条平坦的南北向的柏油路,路边有小吃摊和卖火山小商品的杂货摊。对面,即路东便是紧挨着的男女晒场。男晒场相当大,大约有十几个足球场大小。它四周都被围墙包围,里面并不是想象中的平平展展的晒场,而是当年火山爆发又冷凝后全部由火山岩构成的沟壑纵横的场地。沟缝里大都长着青草和灌木,低洼处还有小水坑。除了围墙,厕所和方便洗浴者通行的用木板搭就的栈道,就全是原始的自然状态。

    我认识的那位贪玩的小宋约我一块儿去晒场,而且告诉我要准备一个两米多长的塑料袋,把自己装在里头又把袋口收紧了,直接躺或趴在火山岩上,十几分钟就会大汗淋漓,收到磁疗和太阳热疗的效果(火山熔岩台地上的平均温度是35℃—38℃)。

    我原先只是在火山岩上铺一条浴巾躺下来晒太阳,如今便按小宋说的买了一条足够包裹自己的塑料口袋。刚进晒场门便是一块有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凹凸不平的台地,约有二三十人在这里享受磁疗,大多是光着身子晒,只是个别人钻在塑料口袋里,或用被单蒙盖着,大约也是为了发汗。只有一个光头中年汉子光光地趴在一块呈六七十度角的火山岩上,同时很得意地大喊:“这可是我的专利呀!”

    我和小宋由此径直沿着一条栈道往东走,一路上看全身赤裸的人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打电话,有的抽烟,有的正在安排自己一个人的晒场,甚至有人就冲着无人的方向撒尿。

    我们终于来到晒场东边栈道旁的一块火山岩台地上。这里约有二三十度的倾角向一个岩缝里

    倾斜,台面也就四五个平方米吧,足够让我和小宋躺下了。小宋先要坐在那里很惬意地抽烟,我便先钻进我的塑料口袋里去了。

    在塑料口袋里看蓝天白云,那种纯净绝非被污染的大城市所有,真让人有点心醉。只是一会儿安静被近处掠过的三五成群的野鸽子的鸣叫声打破。但野鸽子旋即飞向远方,寂静便又笼罩了一切。真是物我两忘啊!

    “天然冷浴场,磁化功能强。奇冷碳酸水,驱风治胃肠。矿浴加日晒,冷热平阴阳……”我捂在塑料口袋里,默念着宣传资料上的话,觉得在10℃以下的冷泉里一泡,再到 38℃的火山岩台地上一晒,一冷一热,真是“冷热平阴阳”啊!其实人生也大多如此,冷暖之间也要善于自我平衡和解脱呀。君不闻,弘一法师临终有言,是“悲欣交集”四个字。这种对冷暖人生的高度概括看来和恩格斯老人的说法有异曲同工殊途同归之妙。66岁的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文中说:“完美的社会、完美的‘国家’是只有在幻想中才能存在的东西。 ”也就是说,人世间如同没有十全十美的完人一样,也没有至善至美的人类社会,自然也就没有至善至美的人生了。那么,人生自然也就是“悲欣交集”,要懂得冷暖平衡了……

    这样想着,赤裸的身子上暴晒之处已明显感到灼热发烫,汗珠先是布满每一寸皮肤,渐渐便沿着身体的曲线往下淌,以致连脊背也捂满了汗水和塑料袋沾连到一起。真是大汗淋漓,通体舒泰啊!

    待我收拾好东西穿好衣服准备离开时,小宋也从他的塑料袋里钻出来了。

    我对他说:“你的办法不错,真痛快啊!”

    “你是第一次到晒场做磁疗吧?”他问。

    “是的,刚开始有点不习惯,但大家都脱得光光的,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真是很享受哩!”

    “我们学美术的,八十年代画人体素描,还不大好找女模特,现在就很正常了。”

    “说起来我们中国人是有点大惊小怪。其实,历来父子之间,母女之间,夫妻之间也不存在这个问题。西方都有所谓天体运动了,我们不过是少见多怪罢了。”

    “所以在晒场里光着身子做磁疗和热疗,不但锻炼了身体,而且也改变了观念呀!”

    “这就可以说晒场出真理呀!大家都脱得光光的,彼此都恢复了人的天性,每一个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都脱光了,也就无所谓级别高低,更不论贫富贵贱了。都放松了,解脱了,也就自由平等博爱了。”

    我们的交谈在哈哈一笑和告别声中结束。

    五

    五大连池的冷泉,不但是汉族健身爱好者的乐园,也是满族、蒙族、达斡尔和鄂伦春等少数民族健身爱好者的乐园;因为黑河市是中俄边境的中国城市,这里离俄罗斯很近,也就成了俄罗斯人喜欢的疗养胜地。

    来泡冷泉的俄罗斯人以女性居多。她们不但长相和我们中国人不同,而且服装华丽,一望就和简单套件汗衫,穿条短裤,戴只露眼、鼻、嘴的头罩,且一律经泡、晒而成深褐色皮肤的中国妇女形成鲜明对照。他们也不会到约定俗成的女池中去泡,无论男女,总是在不分性别的的池子里泡。

    这天,我刚下池,就见三个俄罗斯妇女手牵手从对面的扶梯从容地入池。一个肥胖似巨型酒桶,穿白底蓝花泳衣;一个高挑修长,穿碎花比基尼泳衣,这两位肤色都很白,仿佛是刚来泡泉;第三位穿白底红花泳衣,显然已泡泉多次,但浅褐色皮肤难掩其白皙的本色。她们叽哩咕噜地说着话,毫无惧色,也不会一惊一乍地叫嚷。到底是来自天寒地冻的国度啊!

    接着一位高挑丰满穿白底黄花紧身泳衣的俄罗斯女子牵着她同样高大健硕的男人下了水池,而且很体贴温柔地给她弯着腰的男人往背上浇水。冰冷的水便从那胸腹都是黄褐色体毛的男人的背上嘀嘀嗒嗒地往下淌。

    但也有并不那么果敢痛快的俄罗斯人。就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我身边来了个俄罗斯青年。他挺着个鼓鼓的啤酒肚,壮硕,白皙,穿一条花短裤。先靠着水池边的圆木站好了,一会儿用手划拉划拉水,一会儿又用手往身上浇点水,颇有点犹豫的样子。见他和别人搭话,说,好,来试一试。估计他能听懂一些汉语,我便说,你咬咬牙蹲下来坐在水里,一会儿就不冷了。其他人也热心地说,你身子骨好棒,进水几分钟就会适应的。他便慢慢地靠着池壁的圆木往下溜。我伸手扶了他一下,他终于蹲了下来,但还始终举着两只手,并不放进水里。就这样只泡了十二三分钟,说声够了,便起身走了。

    我泡了二十多分钟便起身上了木板平台,见两个苗条的、衣着艳丽的俄罗斯姑娘一个牵着一条纯白的宠物狗,另一位正给她照相。

    啊,五大连池闻名世界的冷泉是属于中国的,也是世界各族人民喜欢的疗养胜地。生命,生命,任何民族的生命都应该珍惜,都应该受到我们尊重啊!

    六

    在冷泉泡过十来水之后,仿佛有了一些特别的感觉。首先,是泡水的姿势从下蹲变成坐姿,即完全坐在池底的鹅卵石上,双脚平伸或随意蜷曲。这样,屁股下面便有了一点点温暖的感觉,好像那些在沙滩上暴晒过的鹅卵石能替人分担一些刺骨的寒冷似的。其次,是坐下来就会紧紧地靠在池壁的圆木上,仿佛全身的重量都有了承载的地方,自然地减轻了挨冻的难受感觉。这时我会想,这些直径约 20公分的圆木,长在山上时也该不折不扣是一棵参天大树啊!如今,我们在冷泉泡 20—30分钟,有些人就受不了啦,它们每天24小时泡在冷水(零下 5℃—15℃)里就不怕冷吗?这时,我会觉得它们仿佛没有死,还是一种鲜活的、顽强的生命。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们确实已经是死了,就像人的每个个体的生命最终都要死亡一样。然而,它们死了,它们牺牲了自己,去继续对人类,对人类社会作贡献,这种精神难道对我们不是也颇有启迪的意义吗?

    8月 20日,天气忽阴忽阳。因为快到计划离开五大连池的日子,我又在中午去泡冷泉了。以为不过和前两天一样,阴晴交替而已。不料刚下池浸泡几分钟便下起雨来,而且颇密颇急,原先平静的水面上立即弹起密集的雨珠,发出一片哗啦啦的声响。我立即想起了唐朝诗人白居易的名句:“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琵琶行》)然而,正在泡泉的人却没有这种雅兴,他们呼啦一声纷纷上岸躲雨。我正犹豫不定时,忽听对面一位肤色黧黑的中年妇女大喊:大姐你可千万要坚持呀!我们只剩八个人了。这就是八仙过海呀,你上去

    就凑不成八个了!在她的喊叫声中,只见一位瑟瑟缩缩正准备上去的老妇人终于停了下来。我扫了一眼,可不,三个池子不多不少连我总共只留下了八个人!几分钟后,果然雨过天晴。老妇人真诚地说,真要谢谢你呀,我总算坚持下来了。那位中年妇女仿佛有意对冷泉上下的人大声地说,我又有脑梗又有风湿病,我就下决心泡泉,如今已泡过三十多水了,你们看,我不是好多了吗!

    我一直为她俩敲边鼓,也为自己成为最年长的“八仙”之一感到有点小小的得意。我心里其实在想:乐观和坚持也是生命力的重要元素吧。

    七

    在即将离开五大连池的前一天,我又来到泡过十多水的冷泉。对冷泉的冷已经比较适应,下池似可用“从容不迫”来形容了。天气晴朗,在冷泉上上下下也有近百人。浸泡在冷水里,不禁想起我的同龄人老陈,把前苏联名曲《喀秋莎》的歌词改成什么“萝卜”“豆腐”这件事。我想,我爱唱三毛作词李泰祥作曲的《橄榄树》,我又何尝不可以把《橄榄树》改成我的“泡冷泉”呢?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南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北方,泡冷泉。

    为了身体结实又健壮,

    为了心情快乐又舒畅,

    为了晚年的幸福安康,

    我来到连池,泡冷泉。

    还有,还有,

    还有梦中的乌托邦,乌托邦,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南方。

    我知道,《乌托邦》是一位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的著作,指一种不能实现的理想社会。然而,裴多菲却说:“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人,毕竟还要有理想,有希望呀!

    我相信,有梦的人生,有理想的人生,就是有希望的人生。

    2011年 11月 3日晚 11时草

    2012年第1期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