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特别推荐 | 大连写作 | 沧桑看云 | 飞翔姿态 | 诗意行走 | 菁菁校园 | 星海大音 | 海燕博客圈 | 海燕作家club
一日为师

一日为师,恩重如山。我们必须忽略老师当年粗暴的体罚,我们必须忽略老师当年简单的说教,我们必须忽略老师当年恨铁不成钢的责骂。他们不易——他们上班是老师,下班就是一介农民。

 
特别推荐
 
·王充闾/古镇灵光
·刘立云/沿途雷声轰鸣
·迈克.保罗.霍根/飓风季节
·宁明/永不殒落的加加林
·张淑清/桃花灼灼
·张天夫/中国哲学的法眼
·高海涛/青铜雨
 
星海大音
 
·高惠丽/总让人惊奇的何“教授”
·李亚伟/远方的大葱
·陆瑶/《非诚勿扰》节目形态与社会影响力之关系辩证思考
·邢富君/一个女人生存的史诗
·乔世华/读王晓峰《大连文化散论》
·张玉珠/《大连文化散论》序言
 
诗意行走
 
·孔庆武/玉乡风景
·格格/时光,是一件迷人的盔甲
·刘志成/裸坦的渴意
·马力/曾朴故居
·庄百政/大树底下的传说
·张济/四月南方买文房
·黄文山/塞纳河你对我说
·曾纪鑫/定格蟳埔
 
曾朴故居
  海燕  2011-08-19 15:58 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马力 

  马力 北京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高级编辑。著有散文集《鸿影雪痕》、《南北行吟》、《走遍名山》、《走遍名水》、《什刹海的心灵游吟》,文学评论集《山水文心》,专著《中国现代风景散文史》(上下卷)等。

  “进门一个影壁,绕影壁而东,朝北三间倒厅,沿倒厅廊下一直进去,一个秋叶式的洞门。洞门里面,方方一个小院落。庭前一架紫藤,绿叶森森,满院种着木芙蓉,红艳娇酣,正是开花时候。三间静室,垂着湘帘,悄无人声。”我做一回文抄公,从旧小说《孽海花》第十九回抄下这一节文字。抄,是因为我今年春上到常熟古城西南隅,遇着一座旧式庭园,知道曾孟朴故居便是这里。最初映入眼睛里的光景,和小说里的这几笔大致不差。往迎面一块刻着“虚廓邨居”四字的青色照壁投去一瞥,我也不细品这翁同龢的手笔,就径朝右手那边去。一道曲廊,连着数间老屋,转过一面粉壁,又是一汪水,池岸尽是花,朱朱粉粉,像是临水甜笑。明漪间也漾着浅浅绿影,是斜下来的垂柳的柔丝。桃柳之色已叫人心悦神爽,更有红梅、丹枫和丛植的青竹伴在前后。那株数百年红豆树我没有留意,想必瞅一眼,也会惹相思的吧。就记起,横在大门上的那块匾,题着“虚廓园”,这三个楷体字是吴大澂写的,却不是他最拿手的篆书。在我的感觉里,进了这园子,空而大之味不浓,幽而深之趣倒是不淡。

  庭院旧为明万历年间监察御史钱岱的“小辋川”。桥亭、池轩、水榭、廊台,更有飞香的花树、堆叠的湖石,尽心虚拟出一派山林之气,深寄求隐的意味,颇有王摩诘蓝田别业的影子在。扫一眼,心上就仿佛印着终南山的翠影。以景入文,就有了曾氏小说里的那些楼台摹绘。清同光年间,直隶州知州赵烈文侨寓海虞,购得西边一半,榜其门曰“静圃”,俗呼赵园;曾朴的父亲、刑部郎中曾之撰中年辞官返乡,购得东边一半,榜其门曰“虚廓”,俗呼曾园。曾、赵两家把小辋川一分为二,且在基址上施以营建之功,凿池构庐,植花艺卉,造出那一派胜绝的园景。退归故里的曾之撰,也学悠然见南山的陶靖节和辋川闲居的王摩诘,吃斋奉佛、焚香禅诵或者可以不必,独坐而啸吟、雅集而觞咏却是可想的。归耕课读庐、寿尔康室、娱晖草堂、梅花山房、涵虚天境、柳堤双桥、清风明月阁、琼玉楼、邀月轩、揽月亭、不倚亭、超然榭、啸台、盘矶..一园建筑,山林野望的意蕴足至十分,又仿佛皆从五柳先生那里得名。

  踱至一段曲廊的尽头,就是归耕课读庐。这是一座主厅,堂匾悬在高处,仍是吴大澂的字,小篆。立着的木屏有一面墙那样大,《兰亭集序》刻其上,书者汪鸣銮。汪氏,传《孽海花》里那个墨裁高手唐卿,有此公的影子。北临池塘,粼粼波涟从厅后的长窗映进来,满室摇着光,饶具水木清华之致。厅前多树,香樟、古槐、银杏、山茶、白皮松,杂成一片。修篁掩花台,忽然耸出一峰太湖石,殊灵峭,似比林木更为挺直,上镌曾之撰所记、曾朴所书的数行铭文:“余营虚廓园,依虞山为胜,未尝有意致奇石,乃落成而是石适至,非所谓运自然之妙有者耶,即书‘妙有’二字题其颠。石高丈许,绉、瘦、透三者咸备。”这番笔墨,是在给自家园林点题。

  寿尔康室是一个内厅,我没有什么印象。侧厅则是娱晖草堂,匾额、抱柱、堂屏、条案、扶手椅、瓷器、铜鼎,静静地摆在那儿,若调素琴,弹古调,就更清雅。更可想起老莱子彩衣娱亲、孟东野春晖寸草的旧典。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